「雅雅,看來我這次走不掉了。」

「怎麼,他們已經追到你的行蹤了。」

「沒有,不過他們不知道用什麼手段,現在任何人都不準出境了。」

「私人飛機也不行?」

「這個節骨眼上,私人飛機太明顯了。」

「你的行蹤這麼快就被泄露,難道我們中間還有內鬼。」

「這件事我還要回去創細調查一番,也許真的有漏網之魚。」

「你先安心待在這裡,我把你的信息清理掉。」

「麻煩你了。」

蘇雅快速回到了屋了,還好她來的時候,把自己的電腦帶了過來。

蘇雅十指飛快敲下了一行行代碼。

將簡易斯的行蹤徹底隱藏起來。

這才放下心來。

又回想起簡易斯剛才說的話,他的意思是葉秦川就是一直在針對他們的人,包括上次肯特出事,也是因為他。

就是因為一批貨的原因嗎?

蘇雅想到葉秦川覺得他不應該是這樣的人。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他一直盯著x盟呢。

看來有機會要試探一下。

葉秦川眼看著蘇雅從簡易斯的房間出來之後,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間,他就站在門口,而她對他視而不見。

葉秦川不由得有些心煩。

一陣急促的鈴聲響起。

「老大,失敗了。」

「沒找到人。」

「我們差一點就找到他的行蹤了,可是還是被他逃脫了。最後消失的地方就在京都。」 s總台新的小演播廳內,舞台佈景由一個個金屬隔斷作為支撐,兩邊還未完成表面鋪裝的c型隔斷接觸地面的邊角經過延伸彎曲處理后隱約能夠看出g的樣子,另外四個同樣架構的隔斷已經完成鋪裝,統一在中間加上了圓柱狀的裝飾。

染成不同明暗度的粉色木製擋板堆砌在隔斷中間構造出木製擋板,藉助明暗的不同搭建成e的字樣。地光燈放在硬質的玻璃地台下方,地台整體用金屬梁架作為支撐,構造出今天用於錄製的舞台。

「劉哥,二號和三號錄製廳的道具組那邊您還是多關照一下,今天錄製來了不少人,別讓新人出岔子。」看上去有幾分年輕和瘦弱的男子挺直腰桿站在舞台上,手裏捧著今天的計劃書和錄製時間表進行着今天的工作分配。

被稱作劉哥的人嘴唇上方留着鬍鬚,抽出黃色馬甲里的筆在計劃書上記錄着:「知道了,城久。你放心,我一會兒派幾個老手過去調換一下吧。」

白城久點點頭將筆記上的一條劃掉,視線轉向台下另一邊有些戰戰兢兢、佝僂著肩膀的年輕男生:「嗯,李承燦xi。第一組的錄製九點鐘準時開始,你去後台安排一下。因為今天要進行三個場地的錄製所以叫了人來幫忙。等他到了我介紹給你,時間表到時候你和他對接一下。」

「內」李承燦的第一聲應答聲有些過於低沉,第二聲他聲音顫抖著加大了音量,挺直了脊背回應着:「內我知道了。」

看見他這幅樣子的白城久張口欲言,剛抬起手就見李承燦有些慌張和害怕的望向自己,收回手在台本上輕點:「不用這麼緊張,我又不會算了,一會兒過來的人應該會教你的吧。」

「內」

見他還是不敢大聲說話,白城久頭搖了搖,只好繼續向下進行:「荀哥,今天沒有新的團體進行錄製,攝製組如果需要哪些團隊掛牌的話提前和統籌的人還有瑜良哥說一下吧,讓他們安排對接一下。」

「哦,今天是瑜良那小子來幫忙啊。」脖子上掛着麥克風向上收起的黑色耳麥機,荀組長查看着手中的時間表,在上面寫着自己組員的名字進行分配,聽到林瑜良的名字筆尾在墊板上一敲:「程pd升職了那小子來的也少了,要是程pd還在今天不得把那小子一個人當兩個人用」

「瑜良哥不是還跟着趙pd的家族誕生么,只能趁沒有錄製的那一周來幫幫忙。」白城久勾掉表上的一項,好笑的打趣道:「不就是瑜良哥最開始的時候叫錯過您的名字么,至於記到現在么。」

「哼,跟別人介紹我都能介紹錯,這事兒我得記到退休。」

「城久別理他,老荀他心眼兒小的像針鼻一樣。」卞組長整理清點着道具箱上的發射器,回頭瞥了一眼:「還記到退休呢,你問他昨天晚飯吃的什麼,他能記到現在都了不起了。」

「嘿,就你話多啊老卞。」

白城久在舞台上看兩人的話越聊越多,合上文件夾趕緊揮手制止:「行了,知道您兩位熟,您兩位就私下吵去吧,湊一頓飯吃個痛快。顧fd」

「在」顧fd高舉起胳膊示意著自己所在的位置:「中控檢查單半小時之後給您,您複核簽字就可以。」

「好,那就這樣。解散開始幹活吧。」

「白pd,好久不見了啊。最近節目怎麼樣還順利嗎」林瑜良懷抱着頭盔走進主控室,將拎在右手的幾個裝滿咖啡的袋子放到一旁的桌面上,視線在主控室里掃過向幾個臉熟的面孔,最終停留在自己有些陌生的李承燦身上。

看他縮著肩膀站在角落裏不斷翻看台本的樣子,向白城久挑挑眉:「嗯來新人了不過時間過得真快啊當初還是新人的你都已經是pd了。」

「瑜良哥你就別故意叫我職稱了,我們這個打歌節目還能有什麼不穩定的,每次不都是看來打歌的團體決定收視率的么。」白城久放下手中正在檢視的文件,撓著臉頰站起身有些不好意的看向林瑜良:「而且我也就是負責預錄的這兩三個小舞台,主舞台和直播還輪不到我呢。」

「一年當預錄舞台的pd就已經是超常了,而且收視率要是光靠團體就那麼容易穩定,程師姐就不會被升職了。」林瑜良將右手拎着的小紙袋放到圓桌上,拿出桌面紙袋子裏還有些溫熱的咖啡遞給白城久:「給,小心燙,剛買了沒多久。」

視線掃過屋子裏的其他人,指指圓桌上的小袋:「大家都自取吧,吸管和奶糖都放在這個袋子裏了。一個人兩球兩糖,你們自己分配吧。」

「謝了瑜良」、「林fd謝謝」、「那我就不客氣啦」

屋裏的一群人說着感謝的話涌到桌子前,每個人都拍拍林瑜良的肩膀然後漸漸把他擠出了人去。

手舉著一杯咖啡從人堆里逃出來,在無人理會的圓桌上拿了兩個奶球和糖,林瑜良走到默默站在角落裏的李承燦身前,手裏拿着的咖啡送到他面前,另一隻手托著奶球和糖:「給,別緊張。你們白pd當初還不如你呢,連翻看時間計劃和簽報表都不會。」

「謝謝。」李承燦將文件夾在胳膊中間,一邊接連鞠躬一邊接過咖啡,奶球和糖拿起來后就放進兜里,掰開塑料蓋子,舉杯嘗了一點味道。

苦咖啡的味道一下讓他變了臉色,整張臉都皺在一起,但是馬上將表情收斂,視線偷偷撇向林瑜良怕自己剛剛的表情被看到,喉頭微動面露苦澀的再次舉起杯子。

「別着急,先把文件給我吧。」林瑜良突然開口說道,從兜里又拿出一份奶球和糖放到桌面上:「哦對了,我習慣和苦咖啡的,這個你就用了吧。」

「內康薩米大。」手忙腳亂的放下手中的杯子將文件遞給林瑜良,見他開始翻看和才掀開杯蓋吧所有的奶糖都加了進去。.

你是天才,一秒記住:三千五中文網,網址 與陶老一起的,還有一名老者,在二老之後,是林念文與陶文涵等一行人。

和之前的傲嬌相比,此時的陶文涵站在林念文身邊,文文靜靜,儼然一副乖巧可愛的模樣。

「晚輩見過陶老,見過前輩。」林青山對兩位老者拱手道。

雖然不知道另一位老者什麼身份和修為,但林青山感應不到老者身上的氣息,可以斷定,這老者非同一般。

「小友,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大魏煉丹師協會的黎長老,四階煉丹師!」陶老淡笑道。

「晚輩林青山,見過黎長老!」林青山連忙再行一禮,四階煉丹師,大腿!

「不錯,後生可畏!」黎長老打量了林青山一番,年輕人血脈差了點,但修為還可以,更重要的是,林青山已經觸摸到了勢的境界,如此天賦,只要將血脈再提升一線,未來武道成就絕對在自己之上。

「過獎了,長老丹道大才,實乃晚輩學習之對象!」林青山笑著道,堂堂大魏丹道協會長老找到自己,所為何事,他自然是猜出了個七七八八。

「哦,小友對丹道有研究?」黎長老問道。

「非也,晚輩對丹道不通,但晚輩對丹道很感興趣,所以時常鼓勵家族子弟,專研丹道。」

「哈哈哈哈,不錯!」黎長老對林青山的話很是滿意,這年輕人,心思屬實玲瓏,隨即又笑著問道:「不知小友和林念文是什麼關係?」

「晚輩乃林氏族長,念文是我林氏優秀後生。」林青山回道。

「原來如此,勞煩小友再稍等片刻,待我給今日通過考核的煉丹師們頒發了勳章,咱們再細談!」黎長老道。

收徒不是他想收就能收的,這還得林念文與其家族同意才行。

林青山是林念文的族長,自然有足夠的話語權,而林青山話里行間,透露著很感興趣的樣子,甚得他意。

頒布勳章的地點是煉丹師協會內部的一個禮堂。

黎長老命人取來幾枚刻著精緻小鼎的黑色勳章,親手一一頒給了通過考核的幾人。

「丹道無涯,希望諸位今後不忘初心,砥礪前行,再創巔峰!」說著,他特意瞥了林念文與陶文涵一眼。

除了這對少年少女,其他人都是二十幾歲乃至三十多歲的青年,成就有限。

陶文涵雖然天賦不如林念文,但除開林念文,她就是帝都百年難得一遇的丹道天才,而且,陶文涵有陶氏支撐,日後成就必是在他黎長老之上。

至於林念文,血脈確實遜色了一大截,但如此天縱英才,只要對方願意繼承他的衣缽,自己砸鍋賣鐵,也得助這孩子更上一層樓。

他不是世家之人,眼裡只有武道與丹道,無拘無束,若是能收下如此優秀的弟子,有何不可為?

簡單卻嚴肅的儀式結束后,黎長老熱情地留下了林氏眾人,以及陶老和文涵。

「今天就由老夫做東,咱們好好吃一頓!如何?」黎長老道。

「黎長老做東,晚輩自然是恭敬不如從命了!」林青山道。

「難得你個摳搜老鬼請一次客,我可是好些年沒喝過你釀的丹酒了!」陶老笑道:「今天你怎麼也得拿出幾壇來,給客人們嘗嘗鮮吧!」

「你個陶老頭,那玩意是用壇來裝的嗎,還幾壇,你是想老夫傾家蕩產是吧,最多只能給你喝一小杯!」黎長老白了陶老一眼道。

倆靈台境長老,在一眾後輩面前,絲毫沒有架子,林青山不知道他們是不是裝的,但其中確實傳達了不少善意。

「哈哈,青山小友,到時候你們定要多喝幾杯,這老鬼的丹酒,那是帝都有名的一絕!」陶老轉頭對林青山笑道。

「那是自然,我釀的丹酒,別說是帝都,就是在整個大魏都是赫赫有名的!」黎長老昂起頭,滿臉自傲道。

「說來,青山也是好酒之人,今天算是有口福了。」林青山笑道。

「哈哈,諸位請隨我挪步,方才我已命人備好了宴席,咱們邊喝邊聊,豈不美哉!」黎長老道。

「那是自然,咱們走。」

說罷,眾人隨黎長老一起離開了。

煉丹師協會內部很大,各式功能俱全,黎長老的宴席就設在協會內部,專門招待客人的屋子裡。

宴席上,眾人一一介紹認識了一番。

屏南衛的武者們吃靈食,主要是奔著其滋補效果去的,支撐日常修行,所以菜式都比較簡單,原滋原味。

帝都的靈食,相較於屏南衛,做法更講究,菜式更精緻,且不說誰好誰壞,卻屬實另有一般風味兒。

林氏幾人看著精緻的菜品,皆是食指大動,忍不住品嘗起來。

「黎長老,我都快吃飽了,你的丹酒啥時候上啊?」陶老夾起一塊雕成龍形的玉須老參,放入口中,囫圇著對黎長老說笑道。

「瞧給你急的,這才剛動筷呢,玉須老參都堵不住你的嘴是吧。」黎長老又給了陶老一個眼神,隨即又道:「不過你老頭既然開口了,我也不弔大家胃口了。」

說罷,黎長老手掌一翻,一隻羊脂白玉雕刻的玉壺出現在他手中。

「看好了!」黎長老輕喝一聲。

只見他掌中真元流轉,送入壺內,緊接著,一團金黃色的靈酒從壺口升騰而起,而後分成幾個小團,飛入眾人身前的玉杯中。

更神異的是,這一小團金色的靈酒落入杯中之後,並不沉入杯底,而是氤氳著靈光,不停翻滾著,蒸騰而起。

最後酒汽凝成一團,在杯口位置浮沉。

林青山只覺一股濃郁的酒香夾雜著丹藥的香味撲鼻而來。

「這就是丹酒?」林青山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