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兒,爹爹知道錯了,爹爹不該凶你,以後你想要的東西,就算是天上的月亮,爹爹也想辦法給你摘下來!」

突然,屋內什麼東西倒下,寧楓心底一痛:

「雪兒,雪兒?雪兒!快,把門砸了!」

一群下人手腳利索,哐當一聲,門倒在地上,屋裡亂的不成樣子,看上去哪有女兒家閨房的樣子,正中的地毯上躺著的女子,面色蒼白,毫無血色。

「雪兒!快請郎中!城裡最好的郎中!」

寧楓跪在地上,老淚縱橫,「雪兒,都是爹爹不好……都怪爹爹……」

……

幾番折騰到了深夜,送別了郎中,寧楓還在寧雪兒床邊守著。

因為太長時間沒有進食,導致寧雪兒缺少營養,總得來說就是餓的,再加上過度悲傷生氣,動了肝火,郎中開了上好的葯,不多時就能醒。

子時,滿城燈火都熄滅,獨獨寧家還有光亮。

寧雪兒緩緩睜開雙眼,乾裂的嘴唇,太長時間沒有說話導致聲音嘶啞,「爹……爹……」

一旁守夜的寧楓見寧雪兒舒醒,趕緊遞上溫水潤喉,「雪兒,現在還有哪裡不舒服的嗎?如果有一定要告訴爹爹!」

寧雪兒緩緩搖頭,「沒有……」

寧楓突然就眼淚婆娑。

「原來爹爹……也會哭……」

「傻孩子,爹爹也是第一次做一個父親,爹爹想盡方法做一個好父親,可沒想到,還是不夠好。」

寧楓抹了一把眼角快要落下的淚,他今年四十多,因為不是靈修的原因,對於蒼老格外敏感,他怕他走後,寧雪兒會被人欺負。

寧雪兒蒼白的嘴唇努力玩出弧度,伸手握住寧楓的手,「我知道……我都明白,雪兒以後會好好便的成熟……不讓爹爹操心……」

聽到這話后,寧楓又灑下一把老淚,「女兒長大了,女兒長大了呀,我的好女兒……」

漫長的夜裡,兩父女冰釋前嫌,打開心扉。

寧雪兒在房間里想了很多,不知不覺,好像突然就看開了,她雖然沒有母親,但有一個很疼愛自己的爹爹,哪怕遇到煩心事,爹爹就是避風港!

或許是前半生都活在蜜罐里,突然來的辣椒,讓自己痛哭流涕。

她其實並不是真正討厭古畫那群人,只是覺得為什麼一個女子身邊會聚那麼多男子,而二殿下也看她,心中不免多了些惱意,再加上乞丐女言語相斥,種種堆積在一起。

兩日的反省,寧雪兒真的看開了,只要別人不觸及自己的底線,忍忍就過去了,又不會掉塊肉。

「爹爹,明日是不是第一樓的拍賣會?」緩過勁來的寧雪兒說話都利落了。

「問這個做什麼?想去?」

寧雪兒點點頭。

「想去就帶著秋月一塊,回頭我讓管家多給你取些盤纏,明日看上什麼就拍什麼!」

「女兒不是靈師九階嘛,就想明日去拍賣會上看看有沒有可以幫助進階,又沒有副作用的好東西。」

寧楓頓時嚴肅起來,「雪兒,雖然爹爹不是靈修,但爹爹明白萬事都要打好基礎,你可莫要好高騖遠,一位晉級而忘記鞏固!」

寧雪兒伸出四隻手指,也嚴肅道:

「爹爹,女兒寧雪兒以未來一個月的零花錢保證!絕對不會好高騖遠忘記鞏固修為!不會貪心丹藥帶來的好處!」

寧楓看著寧雪兒這幅嚴肅的模樣,和自己如出一轍,笑著颳了一下寧雪兒的鼻子。

「好了,爹爹回房間去了,你好好休息,明日好好去淘些寶貝!」

寧雪兒笑著答應,「好了,放心,以女兒的眼光,還愁挑不到好東西?」

「嗯嗯嗯,爹爹相信你!加油!」

寧楓做出一個打氣的姿勢,寧雪兒也做出相同的姿勢,這是他們爺倆共同的打氣手勢! 第218章我就問個名字

「秋博,好久不見啊。」李橋出去吸了幾口新鮮空氣,感覺空氣舒適了不少,二伯家人口密度太大,讓他有些憋得慌。

「先不說這個了,你在西夏嗎?」

「在。」

「那就好,下周三我結婚,到時候你一定來給我捧場。」陳秋博催促道。

聽著陳秋博略有些亢奮的語氣,李橋笑了笑,「你都要結婚了,我可還記得你說不想結婚。」

「現在不一樣了。」陳秋博聲音又提高了幾分,讓李橋覺得吵得頭疼。

「怎麼不一樣了?」

「王玉潔懷孕了,必須要趕緊結婚了。」陳秋博說道。

「恭喜你了,我一定去喝喜酒。」李橋答應道。

掛了電話,李橋在二伯家吃了頓飯,怪不得陳秋博結婚這麼匆忙,感情是有了孩子。

李橋覺得有點羨慕,陳秋博都要結婚了,而他還在談戀愛,甚至連戀愛都不怎麼順利。

作為一名窮到只剩下事業的人,李橋又去忙碌了,他給自己列了一份計劃表。

大米已經確認生產的智能手機將會裝載聯絡,並且已經在實驗二維碼掃描功能了,他接下來要去某國找焦布斯,嘗試著讓焦布斯把掃碼功能使用上。

再接著,他下一個目標是憨國三興,在智能手機剛起步的時候,三興和平果可基本上霸佔了華夏的智能手機市場。

當然,後來隨著國產手機興起,平果和三興熱度也漸漸消失,尤其是三興,事實證明,三興手機一個不高興,它可能會炸。

不過,現在來說,三興和平果都有必要拜訪一下,聯絡軟體的擴張,當然是越快越好。

確定好了接下來要做的事,李橋抽時間又去看了看雙莎莎,大年初四,電腦培訓班已經上課了,雙莎莎也在培訓班努力學習了。

等雙莎莎從培訓班出來,李橋迎了上去,問道,「怎麼樣?視頻剪輯好學嗎?」

雙莎莎搖了搖頭,「可能我太笨了,我也努力在學,可就是學不好。」

「沒事,還有一周假期呢,夠你學會的了。」李橋安慰道,現在的視頻剪輯軟體確實複雜又難學,不過,正是因為視頻剪輯難學,b站up主才稀有,雙莎莎才更容易火起來。

「嗯。」雙莎莎和李橋聊了一會兒,便走回家了。

李橋沒送雙莎莎,他繼續去處理他的事了,護照辦理還需要一段時間,前往某國機票已經訂好了。

大年十一,這個時間從黃曆上來看,正是一個適合結婚的好日子,也是陳秋博結婚的日子。

趕在早上十一點左右,李橋開車去了開元食府,這個餐廳算是出了名的實惠,梅城有一半的新人結婚,是在這家餐廳舉行婚禮。

沿著紅色的木質樓梯走上樓,三樓臨時搭建了一個舞台,燈光打在舞台上,顯得十分明亮。

舞台旁拿著話筒,在給自己化妝的人應該是司儀,可以預見,這將是一場西式婚禮。

雖然陳秋博說不用掏份子錢了,但李橋也不缺這點錢,他拿出一千塊錢,到登記禮金的人那裡,把錢給了。

「李橋,禮金一千元。」記錄禮金的人很誠實的把李橋的錢記錄在了賬本上。

突然,李橋瞥見一名女孩從他視線最邊緣略過,女孩有著修長白皙的手指,指節分明,指甲上塗了亮紅色的指甲油。

頓時,李橋腦海中閃過了齊夢瑤的形象,他抬頭望去,果然看到齊夢瑤正和齊宜年站在一旁,似乎在等著婚宴進行。

今天,齊夢瑤扎了雙馬尾,配合齊夢瑤的臉蛋,儼然成了全場適齡男性關注的重點。

看見李橋,齊夢瑤稍微詫異了一下,然後,她向李橋吐了吐舌頭,指了指一旁和別人聊天的齊宜年。

雖然她現在已經沒那麼煩李橋了,還答應了李橋元宵節去看花燈,但這不代表李橋之前做過的事可以忽略掉,有齊宜年在,她也不能明目張胆和李橋說話。

李橋張開手,用雙手比劃了一下數字十五,元宵節在傳統的叫法中也叫正月十五。

「李橋?」突然,一聲粗獷的聲音將李橋從調戲齊夢瑤的快感中拉了出來。

李橋看向齊宜年,一時間呆住了。

「齊叔,你真是越來越年輕了,我差點沒認出來。」好在李橋反應快,趕忙開始拍起了馬屁,至於調戲齊夢瑤這件事,當然是當做沒發生過了。

「滾!我警告你,少騷擾我女兒。」齊宜年怒喝道,他趕忙擋在了齊夢瑤身前,警告了李橋。

「怎麼能說騷擾呢?」李橋厚臉皮的說道,他發現齊宜年看他的眼神很冷,只好嘆了口氣,默默溜走了。

陳秋博宴請了一些還在梅城的初中同學,這些同學坐了一桌,李橋自然也摻雜在了其中。

「這不是李橋嗎?現在哪兒發財呢?」剛坐下,有人喊了他一聲。

李橋將注意力全集中在了隔壁的齊夢瑤身上,等被人喊了一聲,他這才反應過來,看著眼前的人,皺了皺眉。

這人的名字他已經不記得了,不過卻是一個他討厭的人,雖說具體原因已經想不起來了,但那種感覺很強烈。

「還在上大學。」李橋如實回答道。

「你也然能考上大學?是不是野雞大學?這種大學沒什麼前途,還不如早點去打工掙錢。」該同學假裝詫異,實際上毫不留情的譏笑李橋。

一旁在聊天的同學都尷尬的看著這個人,但這個人好像根本沒有察覺,依舊侃侃而談,讓李橋下不來台。

李橋眉頭已經緊緊皺了起來,他大概知道自己為什麼討厭眼前這人了,眼前這人,欺軟怕硬是一把好手,初中時期的他性格有些內向,自然不免成為被「欺負」的對象。

「誰給我介紹一下,這個傻逼是誰?」李橋看了看四周,問道。

這一下,初中同學的聲音就更小了,眾人都驚訝的看著李橋,似乎發生了什麼奇怪的事。

四下悄無聲息,看起來好像沒人願意搭理他。

李橋有些無奈,他掏出兜里僅剩的兩千塊錢,遞給了旁邊一位想不起名字的女同學,問道,「我就問個名字,幫我解釋一下。」。 心中有此想法。

很快,葉青就催動了體內的血脈之力。

在他的身後,浮現出了一條青色的巨龍虛影,渾身遍佈着荊棘,一股浩蕩的龍威,釋放而出,震懾全場。

「轟隆!」

葉青身形一躍而起,沖向了天空之中,而後,兇猛的天傷神拳,轟擊而出。

對準了雕像。

葉青的全力一擊,威力非常恐怖,就連葉青自己都被嚇到了。

一拳下去。

金色的雕像,劇烈顫抖。

通體綻放出來的金色光澤,都變得暗淡了許多。

「嗡!」

雕像之中,許多金色的光團冒了出來。

不過,那金色的光團還比較小。

星星點點的金色光團,飈射而出。

葉青狂暴的一拳,至少讓雕像飈射出了十幾道金色光團。

在那金色的光團裏面,都是寶貝。

一時間,古殿之中的人們,皆是眼神狂熱。

有些天才,自認為實力不夠,無法與馬伍德競爭。

而現在,古殿之中的金色光團變多了。

他們完全可以去搶奪其他的金色光團。

「老大,我也來轟擊雕像!」

劉清風見狀,眼睛一亮,御空而起,在那金色的雕像上,就是狠狠一拳下去。

下一刻。

劉清風的身軀就被反震了回去,渾身浴血,看起來極為凄慘。

古殿之中,還有其他天驕,想得到金色光團,效仿葉青的做法。

不過,金色雕像的防禦能力和反震能力,可不是開玩笑的。

頃刻間,所有轟擊金色雕像的人,都是遭到了重創。

以他們那脆弱的身板,根本就無法抵擋。

唯獨葉青,還好端端站着,身上沒有一丁點的傷勢。

「一拳竟然砸不爛,這就要多來兩拳了!」

葉青眼中綻放出了一道精芒。

下一刻。

身形再度騰空而起,施展出了天傷神拳。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