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愧是新時代的正義!』

守衛軍看着遠去的斬夜支隊感慨著。

數公里距離,在月步與剃結合之下,很快就被越過,當斯凱勒落地,站在城門,一臉白痴笑容的卡普,已經站在這裏等待了。

「啊哈哈哈~不愧是你!雖然沒有老夫高明,但是也很不錯了!」

卡普對於斯凱勒帶領斬夜支隊做出的行為很滿意,但是同時又不忘誇一誇自己,斯凱勒也露出笑容,點了點頭,又疑惑的問道:

「那你是怎麼帶着支隊過來的?」

卡普聞言,雙手叉腰,哈哈大笑的說道:「我讓守衛軍去底下代替奴隸,拉老夫過來的!啊哈哈哈~」

「不愧是你!」

斯凱勒也用肯定的眼神,看着卡普點了點頭,隨後問道:「他們同意?」

「有空去找他們的長官打一架,把他們長官打趴下了,你說什麼都是對的。」

卡普為斯凱勒傳授著經驗,身旁,城門處站崗的瑪麗喬亞守衛軍瑟瑟發抖,敢怒不敢言。

「走吧,老夫下令了,你沒到,不準上菜!」

「多謝了。」

在卡普的帶領下,斯凱勒和斬夜支隊一千來號人,朝着建築群中心的盤古城而去。

盤古城聚會廳之中,卡普支隊的成員已經在等候了,看到斬夜支隊的成員過來,他們也都露出了笑容,對着一個個被自己暴打(劃掉)教育過的同僚打着招呼。

一些來得早的加盟國的國王和使臣,看着這兩支在加盟國之中,名聲最為差勁的海軍支隊,面帶不滿,但是卻不敢說。

往屆只有卡普這麼一個混蛋的時候,他們這些國王和使臣,都被整得苦不堪言,現在來了一個口碑不比卡普高多少的斯凱勒…

而且他們好像還是一家人…

其實晚點吃也是可以的,起碼深夜睡覺的時候不餓。

努爾基奇此時悄摸對斯凱勒說道:「長官,安排裏面,好像只有您、卡普中將、鶴中將、戰國元帥以及幾位中將才有資格來這個宴客廳的,我們其他…」

「廢什麼話,一家餐廳的食客越多,不是越熱鬧嗎?我們願意一起來,算是給他們這裏的廚師捧場了!」

斯凱勒帶上帶着和卡普同款的無所畏懼,身後聽到兩人對話的萊昂,肯定的點了點頭,畢竟作為廚師,他願意有更多人愛上自己的手藝。

世界會議還沒正式開始,戰國等人還沒過來,加盟國也只有一部分提前到來,因此宴會廳,雖然滿滿當當,但是也並沒有多到坐不下的情況。

世界政府也習慣了卡普的胡鬧,這些無傷大雅…不能說無傷大雅,只能說…影響不大的事情,也懶得計較,晚宴也雖遲但到。

「砰~」

可就在眾人用餐之際,幾個人突然推門而入,幾個奴隸拱衛著一個天龍人,天龍人坐在一個魚人奴隸身上,看着奴隸手中的電話蟲,憤怒的說道:

「你說的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她死了?!她可是我的未婚妻,她怎麼可以死?真是自私!我不管,哪怕是屍體,你也不許給我帶過來!」

隨着天龍人的進入,宴會廳內出現了兩極分化的場面,加盟國的國王與使臣站立起身行禮,卡普支隊和斬夜支隊,則是穩坐席位,巋然不動。

斯凱勒看向電話蟲,她覺得那電話蟲幻化的那張臉有些熟悉,努爾基奇也是適時說道:「電話蟲那邊是辛朵莉小姐的經紀人,這位是…」

「不想聽,臟耳朵。」

斯凱勒擺了擺手,看向了卡普,卡普感受着斯凱勒身上那冷冰冰的氣質,摸了摸自己的鬍子,目光逐漸變得深邃,一瞬間,他宛如一個智者。

「不要動用武器,皮肉傷頂多就是去喝茶。」

「我明白了。」

斯凱勒站起,朝着那天龍人走去,天龍人看到斯凱勒的瞬間,臉上的憤怒、不滿緩緩消失,露出了痴狂的笑容。

「女人…」

「實話說,我今天心情很差,你走運了。」

「什麼意…」

「砰!」

「不愧是我女兒!啊哈哈哈~」

。 陳沖接下詔書,反覆看了三四遍,不免有荒誕之感。巨鹿之事後他與董卓公開決裂,在往常政事中除了必要往來,兩人絕不多說一字,更何況年前還有樊崇刺殺一案,陳沖暗自忖度,若自己落入董卓手中,千刀萬剮也應是尋常。

孰料董卓掌權后,首月便任命陳沖為并州牧,陳沖實在難以置信。但皇甫堅壽又端出象徵牧伯地位的金印紫綬,眼見為實,陳沖雙手接過印綬,對皇甫堅壽感嘆說:「我以前在河北時,總以為董卓貪嗔過甚,可如今他掌握朝政,卻能克心忍性,倒顯得我心胸狹隘了。」

皇甫堅壽笑說:「那還得多虧蔡公與曹君呢!」便將雒陽諸事對陳沖盡數相告,陳沖聽聞蔡邕已被徵召回京,轉首問陳群說:「四月遷族,泰山沒有隨家中一起到東平避難嗎?」陳群回答:「蔡公到底捨不得鄉祉,還是留在圉縣了。但董卓今日獨掌社稷的情形,又有誰能預料呢?」

陳沖默然,他翻轉著手中的印璽,難掩神色擔憂,他說:「董卓到底心眼狹小,若他因我的緣故遷怒泰山,那我就追悔莫及了。」趕了一月的路,他本來頗為疲累,但此時得見朝廷來的使者,他又急切地想知曉朝局發展,哪怕剛與妻子重逢,他也顧不上了,將蔡琰在房中安置好,陳沖立刻回到府衙,把陳群、徐庶等人都叫來身側,而後與皇甫堅壽討論朝局的變化。

董卓因嫉妒皇甫嵩才能緣故,素來與其不和。但皇甫堅壽為人親和,不因父輩矛盾就敵視董卓,反而對人說:「長輩之間若有間隙,後輩怎能匡補過失呢?」,因此長期與董卓往來,深得董卓喜愛。此次董卓掌權,他率先被加官侍中,而皇甫堅壽得益於皇甫嵩獨子的身份,諸派也競相巴結,以致他對雒陽勢力變化也如數家珍。

他與陳沖見面不多,但父親常誇讚陳沖的才能,他便自然視之為友,將近日朝堂變化以及對并州的安排事宜盡數告知。陳沖聽聞盧植已棄官離京,擔憂問說:「盧公去時,可有說於何處定居?」堅壽搖首回答:「盧公說回幽州養病,但幽州如此之大,誰又知曉他在何處呢?」陳沖聽聞荀爽、韓融等世交長輩也已入京,他斟酌少許,問堅壽說:「他等可攜有族中其餘子弟?」堅壽太息回答:「董公初掌朝政,黨人多不看好,便是賢如文若(荀彧)都棄官歸鄉,各族大人又怎會攜帶后俊呢?」

最後談及并州事宜,堅壽指著城外的青山,對陳沖笑說:「董太尉給龍首移了幾座青山來,讓龍首肩膽巨峰,北定大漠。朝中諸公都說,『挾太山以超北海,孟子說誠不能也,不知以龍首胸襟,能否做到呢!』」。這是暗諷孔融、邊讓等人不易相處,陳沖不以為意,只說:「收復失土,原是郡府本職,我先前上表朝廷,大將軍與太后都未曾回復,我還為此心中忐忑,如今既有朝廷旨意,便正好施為了。」

九月十三,劉備聽聞陳沖擔任并州牧的消息,將手中諸事扔下,快馬回到晉陽。他抵達郡府時,陳沖正與兩名文士談笑:一文士湛藍長袍、頭頂大冠,腰佩鋼卯與長劍,腳踩木屐,胡坐在席間,笑容豪放,頗顯瀟洒英氣;另一人面相清矍,他身著素色儒服儒冠,白色絲履擺在身後,於席間正襟危坐,面含莞爾,正是一名翩翩君子。

陳沖見劉備回來,便與劉備引薦說,這便是新上任的雁門太守邊讓與五原太守孔融。邊讓聽聞這便是劉備,挑著眉眼上下打量他,讓劉備殊為不適,而孔融對劉備行禮過後,則端坐在席間一言不發。

等劉備坐入席間,邊讓出口驚人,開口竟問劉備說:「劉君沙陵大破鮮卑,可占幾分之功?」劉備老實回答說:「不足三分。」邊讓聞言詫異,又問說:「劉君桑乾敗於鮮卑,可占幾分之過?」劉備安然說:「十分。」邊讓追問道:「劉君戰功非多,居敗非少,何故坦然呢?」劉備正色回答:「劉備為國效力,唯死而已,敗亦何憂?勝亦何喜?」

邊讓聞言擊節讚歎,為此滿飲一杯酒,對孔融笑說:「久聞劉玄德英豪,今日一見,名不虛傳。」孔融亦是頷首,對劉備緩和神色,評價說:「劉君有馮陽夏之風。」馮陽夏指雲台名將陽夏侯馮異,可見孔融雖不多言,心中對劉備卻甚是親近。

兩人再在席間談了些州郡見聞,方才告辭離去。劉備等屋中只剩他兩人,才脫下拘謹神色,對陳沖戲言:「一月不見,未料到庭堅你一躍龍門,轉眼已是我的主君了。」

陳沖無心玩笑,他心中想著關東政局的變化,臉上則肅容對劉備分析時情:「玄德,董卓執政大有失策,他在朝中拔擢黨人也罷,如今卻放權於州郡,令袁本初遠赴渤海。渤海遠離東都,董卓鞭長莫及。而袁本初心懷不甘,定然在關東聯絡州郡,起兵生亂,今年過後,安寧的時日恐怕就求之不得了。」

劉備聽聞這番言語,卻露出一番昂揚神態,他鼓勵陳沖道:「庭堅,人生在世,本就不稱意的事情居多。大河東流,能逆流而上才是蛟龍,關山難越,能行路冰川方為英雄。自黃巾大亂以來,我日日枕戈待旦,如今有用武之地,正可報以天下,有何愁嘆可言?」

陳沖聞言打量劉備,見他持劍直立英姿勃發,心中陰霾隨之一掃而空,隨之鼓起的是滿腔豪情,他便不再談朝局亂事,反問劉備說:「如今董卓命我為并州牧,讓我肩收復全並,驅逐胡塵。言雖大義,但朝廷不撥一兵一卒,實則是欲施驅虎吞狼之計,使我與鮮卑兩敗俱傷。玄德,現下九月,正是馬兒都生出肥膘的季節,并州諸郡有三萬郡兵、兩萬胡兵,你可敢與鮮卑一戰?」

劉備談劍而笑,回道:「寇可往,我亦可往,又有何可懼?」

兩人定下先北擊鮮卑遠離朝政的方略,當即便開始抽調各郡的郡兵。此次董卓任命陳沖為并州牧,卻不對劉備做提拔,本是心含挑撥關係的邪念,正所謂名實相符,陳沖向來輔佐劉備,官職最多與劉備齊平,兩人方才合作無間。但此次陳沖位在劉備之上,可謂長幼相悖,多少兄弟因名利之心心生芥蒂,最後背道而馳,但兩人卻毫不受影響。陳沖此次抽調西河、上黨、太原三郡郡兵,盡數交予劉備統帥,自己在人前人後仍以幕僚姿態伴隨。邊讓、孔融、陶丘洪等人暫時駐留在晉陽辦公,見狀都說:劉陳二君的友誼,恐怕鮑叔牙與管仲也難以企及啊。

待到九月三十,三郡郡兵匯聚晉陽城北,又有美稷王庭胡卒兩萬,白波軍士一萬,分別由大且渠智牙斯與郭大率領。雖說兵卒不到四月大軍的半數,但百姓們在城北圍觀新軍,都說出征將士龍馬精神,身挺如劍,還未見多少病卒老卒,便是三河騎士前來,恐怕也有所不及。

瀕臨出征時日,陳沖在家中整理甲胄,蔡琰脫下他上衣,摸著他背後腰間猙獰的傷疤,一直到摩挲陳沖的斷指,難過的落下淚來,她不禁問說:「男人若不以刀劍征戰,便無事可做了嗎?」

陳沖知她多愁善感,便停下手中活動,對她溫言笑說:「我不像玄德,不會衝鋒在前,除非遭遇敗仗,我定然是不會有事的。」

蔡琰抹去眼中淚珠,嘆氣說道:「你何必騙我呢?若是當真如此,你這一身傷疤從哪裡來呢?」陳沖便不再說話。蔡琰則讓他稍等片刻,從攜帶的行李里抱出一個酒瓶大小的藥罐,拔開蓋子,裡面撲鼻而來一陣濃烈的藥酒氣味。

兩人聞著都咳嗦起來,陳沖苦笑說:「這又是哪裡弄來的偏方?」蔡琰沒有說話,縴手沾了藥酒抹在陳沖的傷疤上,一直擦到皮膚髮紅髮燙為止,她問陳沖有無藥效,陳沖不忍讓她失望,便說:「癢痛小了不少。」

蔡琰便把藥酒小心翼翼地封好,給陳沖包在行軍的行囊里,找來魏延給他叮囑說:「文長,庭堅麾下你與他最親近,記得每日幫庭堅抹上一次。」魏延連連頷首,並許諾誓死護衛陳沖安全,這才讓蔡琰安下心來。

在妻子的注視下,陳沖將行囊系在馬鞍上,騎著青隗走出府門,正見劉備也被劉笳送出來,兩人相視一笑,待出得城門,他們當即在原野上比拼馬術,劉備自然一馬當先,率先奔入軍陣之中。軍隊一片歡呼沸騰之聲。

關羽、張飛、顧益、令狐淵、楊會、赫連凡莫、郭大、楊奉、胡才、劉宣、且渠智牙斯也一一入陣,點過兵數后,劉備一聲令下,六萬大軍便猶如滿弓射出的一支箭矢,以目不能視的急速消失在并州茫茫的群山中,他們一路飛越六座山脈,五百五十里征途,在三日後的夕陽餘暉里,這支箭矢抵達終點,並牢牢地釘在平城城腳下。 「你不是跟我說有多麼重要的事情要做嗎?這就是你說的重要事情?」

宇恆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我這不是出來促進經濟的交流和發展嗎?」

看着宇恆一臉正氣的樣子,陳靜妍「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找不到理由就別找了,明天訓練我倒要好好看看你的水平,要是實力有所下降下次就別來擺攤了。」

陳靜妍在俱樂部中是出了名的嚴謹,可不知道為什麼面對宇恆時就下不了那個狠心。

宇恆一看主教練沒有追究下去的想法,頓時活絡了起來。

「靜妍,坐下來休息休息吧!有這大遮陽傘,也不怕被雨淋。」

陳靜妍可能覺得一直舉著傘也比較累,乾脆弓著腰鑽進了攤位。

宇恆看着坐在自己身邊的佳人,不自覺的嗅了兩口空氣。

「今天的事情,謝謝你了。」

「都是小事,不過,你今天怎麼改賣乾果了。」

宇恆指了指這天,「這要是賣雪糕,估計沒人買呀!」

陳靜妍這才想起來最近一直是陣雨天氣,誰會沒事跑到集市上買雪糕?

「你這銷量也不錯,剛才要不是那人給的假幣,你這乾果就賣光了。」

「唉!」

宇恆嘆了口氣,「就差這麼一點就賣光了,靜妍你有沒有什麼好主意?」

陳靜妍笑着點了點頭,「主意當然有了,而且很快就能幫你賣光。」

宇恆表情有些豐富,他實在沒想到什麼辦法能有如此立竿見影的效果。

「別想了,剩下的這些乾果讓我包圓就行。」

「嘠!?」

宇恆沒想到陳靜妍用的是這招,但轉念一想也不是不可以。

反正都是擺地攤售賣,賣給誰不是賣?

「既然之前那個人買這些東西要用五塊錢,那我就收你四塊錢吧!」

宇恆當然不會坑陳靜妍,所以他已經把價格壓到了成本價。

陳靜妍似笑非笑的看向宇恆。

「你還知道心疼姐姐,不錯不錯!」

宇恆微微有些臉紅,他沒有敢和陳靜妍對視。

…………

將乾果遞給陳婧妍的一瞬間,宇恆就聽到了系統的提示。

「恭喜玩家完成任務一!」

宇恆很興奮!

防空塔技能到手!

終於不用擔心第二天的集訓了。

…………

可能是有點興奮過頭,宇恆一把抱住了陳靜妍。

「謝謝靜妍,你就是我的福星,每次碰到你問題都能迎刃而解。」

陳靜妍哪裏會想到宇恆這麼大膽,再加上兩人之間的距離很近,所以被抱了個正著。

她只是剛開始掙扎了兩下,發現無果后,索性躺在了宇恆懷裏。

曖昧的場景

微紅的臉色

好奇的目光

這是陳靜妍第一次和男生如此近距離的接觸。

當然,前提是她對宇恆並不排斥。

看到宇恆沒有收手的意思,陳靜妍裝出一副嗔怒的樣子。

「你抱夠了沒有?」

奈何宇恆耍起了無賴,「沒有!」

陳靜妍還真拿宇恆沒有辦法,她只能開出條件誘惑到。

「你只要放手,晚上我就陪你吃頓飯!」

宇恆搖了搖頭表示拒絕。。 牢洞內的老頭兒依舊看起來非常虛弱的癱靠著石壁,姿勢和少年離開時似乎也沒有什麼變化。

不過當聽到少年回來時的聲音后,老頭兒卻是睜開了雙眼。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

老頭兒虛弱而無力的聲音在牢洞里響起,已經靠坐下來的少年看了他一眼,因為他已經聽出來這應該是一種功法的開篇講述,而如果不出意外,這個功法應該就是先前老頭兒口中的一二神功。

不過他也就是看了一眼,然後也不理會,自顧自的閉上雙眼休息了起來。

老頭兒似乎也不管少年有沒有在聽,也自顧自的說著。

「氣入百穴,納氣為竅……運貫周身,沉凝氣海……一化陰陽,和氣沖虛……」

這應該是一二神功的運功法門,老頭兒毫無保留的口述而出,是鐵了心要將這門功法傳給少年。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