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噼里咔嚓…』

因為光線突然變化的緣故,一陣陣細碎扭捏的聲音,自四人周圍的黑暗中響起。

四個激戰的人們沒有發現,不知什麼時候,在他們周圍的上下左右,來了一群不請自來的客人…

不,不對!

所謂禁林,本就是這些魔法生物們生存的家園,要說客人,相較於周圍的生物,四個前仆後繼湧向禁林的人,更加符合客人這個名詞的定義才對。

一雙雙或明或暗的眼睛,覬覦的盯着四個激戰的身影,它們有的需要鮮血,有的需要骨肉、有的需要皮囊。

四個人還沒有分出勝負,周圍的魔法生物們,卻已經將四個巫師視作是它們的囊中之物了…

沒辦法,在一個黃皮膚巫師的威脅下,它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享用過人類的滋味了…

別說巫師了,就連麻瓜都不被允許,每當有黑魔法生物忍不住打算殺人的時候。

都會被那個神出鬼沒的巫師抓住,扒皮抽筋,淪為魔法材料!

長此以往,它們已經沒有膽子在殺戮人型的生物了!

當然,不敢殺歸不敢殺,要是面前這幾個細皮嫩肉的小巫師們因為自相殘殺,死了一個兩個,那就怨不得它們了…

吃不了活人,吃個屍體總可以吧…

反正都是新鮮的,是不是自己殺的,也沒什麼太大區別,還能省力不少。

白嫖嘛,誰不愛呢…

一隻長了許多複眼的蜘蛛,揮舞著半人多高毛茸茸的步足,兩扇如同倒勾一般的螯牙不住的開合著,還留下了如同口水一般粘稠黃綠色的腺液,散發着刺鼻的氣息。

殺吧!殺吧!我們已經迫不及待了…

「嗷嗚嗚嗚嗚~」

恰在此時,一聲悠揚的狼嚎,響徹在熱鬧的禁林里,原本漸漸熱鬧起來的禁林,在剎那之間化作一片死寂。

包括小天狼星在內的四個人的臉上,瞬間變得一片煞白!

月色隱晦,狼人出更!

。 「紅玉,參加獵人協會,真像你說的那麼好?」

學校餐廳里,楚焱嘴巴里塞著一整條雞腿,含糊不清的說道。

「沒大沒小的,叫紅玉姐。」

秦紅玉擺出一副大姐頭的模樣,說著就要去扭楚焱的耳朵。

被他嬉笑著躲開了。

「楚焱,紅玉說的是真的,只要你能順利完成任務,就能獲得懸賞,可以用來兌換卡牌,也可以用來兌換錢。」

洛瀟瀟放下筷子說道:「從高一開始我的學費和生活費,都是從獵人協會裡獲得的。」

洛瀟瀟是個孤兒,剛進清水中學的時候,連吃飯都是問題。

幸虧認識了秦紅玉,和她一起進了獵人協會。

通過獵殺凶獸來補貼生活,否則是她能否順利讀到高三都是個問題。

「楚焱,既然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你是咋想的?要不要加入我我們霹靂姐妹團,一起去獵殺凶獸?」

秦紅玉收回了要去扭楚焱耳朵的手,正色說道。

連一旁的洛瀟瀟也擺出了鄭重的態度。

「瀟瀟剛才當著張蛤蟆的面,已經說了咱們是一個組合,我要是反悔了,保不齊還得讓他抓住把柄。」

楚焱惡狠狠的咬了一口嘴裡的雞腿道。

「痛快!」

秦紅玉大笑一聲,端起了面前的水杯,豪氣的說道:「學校餐廳里沒有酒賣,今天咱們以茶代酒,慶祝霹靂姐妹團迎來了一位新成員,乾杯!」

「干!」「干!」

楚焱和洛瀟瀟都端起了面前的水杯,三人碰在了一起。

加入獵人協會這個決定雖然倉促,但這也是楚焱經過深思之後才決定的。

首先,他身上有卡牌天王這個系統,今後會有很多次抽獎來獲取卡牌的機會。

有了獵人協會這個掩護,可以把所有抽獎獲得的卡牌,都用獵殺凶獸這個理由來解釋。

其次,楚焱也想通過獵殺凶獸,儘快提升自己的卡牌修為。

最後,其實楚焱跟洛瀟瀟一樣,是個沒錢沒勢的窮學生。

以前只能通過拚命打工來賺取生活費。

如果洛瀟瀟所說是真的。

只要獵殺凶獸,完成任務,就可以從獵人協會那裡兌換一部分錢財。

這對於現在的楚焱來說,無疑也是一個巨大的誘惑。

綜合以上三點,所以楚焱才決定加入秦紅玉她們的組合。

「紅玉姐,讓我加入你們可以,不過能把咱們組合的名字改一下吧,好歹我也是個七尺高的老爺們啊,這霹靂姐妹團,叫著有點名不副實啊。」

楚焱苦著臉說道。

「楚焱,獵人協會不允許隨意更改隊名,真要改名字,咱們就得重新註冊團隊,一切就得從零開始。」

沒得秦紅玉開口,洛瀟瀟就先開口解釋起來了。

「現在咱們霹靂姐妹團這個組合,已經達到了白銀級,可以接C級以上的任務了,要是重新組合團隊,就只能從接一些低級別的任務開始。」

「好吧,霹靂姐妹團就霹靂姐妹團,你們是老大,你們說了算。」

楚焱無奈的點了點頭,只能接受了現實。

「瀟瀟,我記得你那裡好像有張,隱身技能的法術卡牌?能借我使使嘛?」

「是有一張這樣的卡牌,你要是想用,儘管拿去使去吧。」

洛瀟瀟沒有絲毫猶豫的,從隨身的卡包里取出了那張隱身卡牌,遞給了楚焱。

【卡牌名稱:銷聲匿跡】

【技能描述:使用時,持卡人可以藉助光線隱身,藏匿蹤跡。】

【持續時間:由持卡人修為決定,持卡人本身修為越長,隱身效果越長。】

「對,就是這張卡,我先借來用用,最遲明天下午還你。」

楚焱點點頭,把隱身卡牌收進了自己的卡包里。

「楚焱,你要這張隱身卡牌幹啥?難不成想練習一下,刺客的打法?」秦紅玉疑問道。

「紅玉姐,其他的你就別問了,就等著看好戲吧。」

楚焱沒有過多的解釋,而是端起了面前的水杯喝了一口。

不過他臉上的表情,傻子都看的出來。

這小子肯定沒憋什麼好屁。

下午5點30分。

高三年紀,最後一節課的下課鈴聲響了。

學生們三三兩兩的出了教室門,離開了學校。

在這個世界的高中,是沒有晚自習的。

學生們下午上完最後一節課之後,就可以自由安排自己的時間。

學霸和學神類型的人物,可以去圖書館或者卡牌訓練室,繼續提高自己的卡牌修為。

而一些混日子的學渣,等到下課之後,第一時間就會選擇往網吧,夜店,KTV里鑽。

對此,學校一般選擇放任自流的態度,不會過份干涉他們的私生活。

只是明文規定,住校生,必須要在晚上宿舍熄燈之前回來。

等到周圍的同學都走的差不多的楚焱。

沒有和往常一樣,一下課就去他原來的打工的地方繼續搬磚。

而是小心的避開眾人,來到了學校東邊的,一座教學樓前。

這座教學樓是清水中學,幾乎所有教師的辦公室。

張興張蛤蟆的辦公室自然也在裡面。

「三樓,第八個房間,就是這裡了。」

楚焱輕手輕腳的來到一間辦公室門前。

側耳聽了一會,確定屋子裡有張蛤蟆的聲音。

於是掏出了從洛瀟瀟那裡借來的隱身卡牌。

「發動卡牌技能:隱身!」楚焱低喊一聲。

頓時,一道透明的奇異光線,從他身體上折射出來。

楚焱的整個身體,也很快變成了半透明的樣子。

片刻之間,就變成了完全透明。

連走廊里的玻璃窗戶,都反射不出他的半點影子。

「張蛤蟆,看你楚爺爺一會怎麼收拾你!」

楚焱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確定隱身成功之後。

剛要伸手去敲張蛤蟆的門。

走廊盡頭卻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

然後,傳來了兩個人清晰的對話聲。

言語之間,甚至提到了張蛤蟆的名字。

楚焱心中一凜,停下了敲門的動作,側身退到了一邊。

「居然是萬天鵬?他來這裡幹啥。」

楚焱看到走過來的兩人之一,赫然正是昨天被他打的,當眾喊親爺爺的萬天鵬。

另外一人,穿著一身白衣,英俊的臉上掩蓋不住的傲嬌氣質。

「張老師,你在裡面嘛?我萬天鵬,我和老大找你有點事。」

萬天鵬敲著張蛤蟆辦公室的門喊道。

辦公室的門很快就打開了。

五短身材的張蛤蟆,滿臉堆笑的迎了出來。

「原來是葉少來了,快,快,裡面請。」

張蛤蟆點頭哈腰的,把兩人迎了進去。

一直躲在旁邊的楚焱,趁著兩人進門的檔口,也一起溜了進去。 導演傾身湊過來,然後將相機擺在他與時運之間。

時運垂下眼眸,視線落在導演手上的相機里。

瞥見時運看了過來,下一秒,導演把視頻從頭到尾播放了一遍。

等到視頻里的他即將解開安全帶時,導演抬起頭激動地看了他一眼,「來了來了。」

時運:「……」

時運看完自己剛才的演練視頻,眼底沒有任何波瀾起伏。

他面色冷靜,眉間透著些許令人難以讀懂的神色。

導演笑著問他:「怎麼樣?」

時運味皺了下眉,淡淡的道:「不怎麼樣,一會兒我再試試。」

「……」導演聽到他說一會兒還要再試的時候,驚愕地睜大了眼睛。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