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氏國際中層管理詳錄】!

好傢伙!

不愧是超級智能人!

一兩天的時間,查清楚問題的同時,連文件都做好了。

蘇玉清打開之後,詳細的看起來。

一看不要緊,果然,這些老油子或多或少、可大可小,都有問題,不過蘇玉清已經決定讓天一團隊接管公司各大管理部門了,管你問題大小呢。

榜單中最讓他滿意的還是自己的祕書寧雨昔。

上面說寧雨昔自從當上了蘇氏國際董事長祕書後,有很多人來找他,同學、親戚,不過都被寧雨昔以資歷不夠的理由拒絕了,不過她也因爲這個,經常被親戚各種冷嘲熱諷。


想起來每次他去公司,寧雨昔都是精神極度飽滿、工作非常熱情的狀態,蘇玉清心中做了一個決定。


很快,到了公司。

蘇玉清走進辦公室以後,吩咐寧雨昔通知下去,開會!

下午2點半的時候,各中層管理已經在會議室候着了。

這是蘇玉清繼第一次來公司之後的第二次大型會議,所有中層都在猜測這次會議要說什麼,因爲之前沒聽到一點公司要實行新政或者什麼的消息。

“王總,你說蘇董這次會議究竟要說啥?”

“鄭總阿,你問我,我哪知道啊,我又不是蘇董肚子裏的蛔蟲,哎,不過應該是積極的事情吧!”

“……”

“好了,好了,別說了,蘇董要來了。”聽到門口腳步聲越來越清晰的周總提醒道。

衆人趕緊正襟危坐,等着蘇玉清進來。

寧雨昔推開門之後,蘇玉清拿着文件走進去。

坐到中央的位置上,環視着兩邊,臉色驟然一變,神情極爲嚴肅。

衆人一看,心裏皆是一驚,想到該不會這次會議要“鞭屍”?

蘇玉清:對,你們猜對了!

看了一衆中層管理一眼後,蘇玉清緩緩開口了。

“諸位都是在集團工作了至少10年的老人了,自從我接手蘇氏國際以後,表現的,怎麼說呢,還行吧,至少我看到的是如此。”

所有人心中鬆了一口氣。

看來不是“鞭屍”!

“但是!”蘇玉清加重語氣。

衆人剛放下的心有被提了起來。

老闆!

別嚇我們呀!

我們這小心臟可不比你這樣的年輕人啊!

“我做了蘇氏國際老闆之後,早就提醒過你們,不要徇私枉法,沒想到啊,竟然還有人頂風作案!”

其中的某個中層驚出一身冷汗,嚇得都不敢擡頭看四周。

“這個人是誰呢,我想,你自己比我還要清楚,給你個機會,主動站起來,我可以讓你體面的離開蘇氏國際!”

蘇玉清說完後,就在那裏等,看這羣老油子有多能忍,多能裝!

那中層很想站起來,但是僥倖心理戰勝了他。

他突然想起來,或許這是老闆在使詐!


也或許除了我之外,還有其他人,老闆說的是別人也不一定!

中層悄摸摸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過去了5分鐘,始終沒有一個人站起來。

蘇玉清冷笑一聲。

“呵呵,看來給你機會你不中用啊,就跟我之前去蘇氏國際飯店吃飯的那個酒店經理王二麻一樣!”

說完,蘇玉清接着等!

下面的某個總監頓時慌了!

王二麻!

這不是自己的外甥嘛?

想到老闆剛剛說的,他瞬間反應過來爲什麼好久沒有看到王二麻那臭小子來給自己送錢了!

我靠!

這小子栽到老闆手裏了?

沒錯!

這個總監正是王二麻當初囂張的資本,他的二舅,蘇氏國際本部的營運部總監,錢多!

現在的他已經被冷汗打溼了衣襟,內心慌的一批。

很想站起來,但又不敢,因爲他不知道要面對的是什麼!

又僵持了一分鐘,蘇玉清生氣了,他都給足面子了,沒想到啊,老油條果然還是老油條!

既然如此,那我還等什麼呢,直接正面擊潰!

“錢多!你不覺得如坐鍼氈嘛,阿?!!!”

蘇玉清大聲的嚴厲呵斥!

錢多這次纔是終於站起來了,低着頭,解釋道。

“蘇董,我都是被我那外甥蠱惑的呀,請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對公司真的忠心耿耿呀!”

爲了讓老闆相信,錢多居然說着說着還哭了。

蘇玉清又是一陣冷笑,好傢伙,都是一羣老演員了!

要不要給你們都發s卡啊!

這是蘇玉清近期看的一檔表演類綜藝的節目,裏面演技好的話就會給s卡,當然,也有人如果想找你拍戲,即便你演技在爛,那也有機會得到s卡!

“行了,行了,錢多,別裝了,你以爲你就這一個問題嗎?

我且問你,作爲營運部總監,你把你們村的一個沒一點文化的酒肉朋友叫來當店長,你是什麼心思,以爲我猜不透嘛?

如果我不管的話,過段時間,你是不是要把你們家的大黑狗叫去當保安啊?

剛纔已經給了你機會了,而且你的問題還不止於此,很嚴重,本想讓你體面的離開,但是無奈,你自己不樂意呀,警察就在外面,自己出去交代吧!”

開會前,因爲有些人的問題涉及到了法律,所以蘇玉清也是通知了警方的,而且因爲跟魔都的一號關係還可以加上跟魔都公安的一把手有過一面之緣再加上自己現在是魔都首富了,警方那邊出警的很快,這點面子還是有的。

聽到自己村裏的事都被挖出來了,錢多也不在爭辯了,因爲知道過多的爭辯也毫無意義了,自行出去自首了!

會議室的其他中層管理現在一個比一個擔心,害怕自己的事情也被查出來。

頓了頓,蘇玉清喝了口水,潤潤嗓子。

“好了,通過剛纔的一幕,我知道讓你們自己交代,怕是這個會會開到明天早上不止。

既然這樣,那我就直接點名了,畢竟面子是互相給的,你們不在乎,我更不在乎了。

鄭總監,玩遊戲我不管,因爲我也非常喜歡玩遊戲,但是上班時間玩遊戲,耽誤了一整天的工作進度,被客戶投訴,你是怎麼幹的?

周總監,厲害啊,別的沒學會,公物私用倒是一流呀,拿公司的電話打私人號碼,怎麼的,公司的電話費是你出錢嘛?

白總監,真是什麼人都敢往公司招啊,而且你比我還厲害呀,只要人給錢,你就讓他來公司上班,牛,服氣!

……” 對於這羣人,蘇玉清覺得自己陰陽怪氣幾句也沒啥大不了的。

衆中層聽着蘇玉清一個個的把他們的“罪行”揭露出來,心裏不免有點震驚。

好多中層在想:這是啥時候查出來的,莫非他在公司安排了一個祕密部門專門查這樣的事情?

而且查的這些人應該僞裝能力等等都很強,不然他們這些老油子不可能一點兒風聲都聽不到。

別說他們了,就連公司裏跟蘇玉清接觸最多的寧雨昔也被現在會議室的情況驚了一跳!

慢慢的,她發自內心的有點佩服自己的老闆了,看似每天來公司來的最晚,有時候甚至一整天都不來,沒想到呀,老闆居然暗中派人調查了這麼多的事情,她之前都沒得到一點兒這方面的消息。

老闆真厲害!

寧雨昔心裏由衷的稱讚了一句。

花了20多分鐘的時間,蘇玉清終於是把除了寧雨昔以外會議室的其他所有中層都“鞭屍”完了。

“好了,對於上面的這些問題,你們有異議嘛?沒有的話,自己收拾東西離開吧。”

衆中層你看看我,我望望你,都有各自的心思。

過了大概一分鐘,財務總監跳出來了。

“蘇董,我們雖然有過錯,但是你不能辭退我們!”

語氣說的還有點重。

“哦?”蘇玉清冷笑一聲,:“給我一個理由!”

財務總監看着蘇玉清,彷彿很自信能留下來。

“蘇董,畢竟我們都在蘇氏國際工作了至少10年了,有人甚至20年。

如果你突然辭退我們,那你應該考慮公司能不能正常運轉的問題了。”

蘇玉清樂了。

好嘛!

這還威脅上了!

哼哼!

就算你們在厲害,但是能強的過天一團隊?

搞笑呢!

“你的意思是公司沒有你們,就生存不下去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