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王獸也是點點頭道:「紫萱師妹,我覺得葉川兄弟說的是很有道理的。」

臧青梭也是頗為同意的點點頭道:「其實大家沒有必要爭來爭去的,紫萱師妹,你的心情我們也是可以理解的,如若到時候我的實力也只是地武境七重左右的話,那我也選擇退出。」

「你也選擇退出?」陸紫萱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臧青梭,臧青梭點點頭道:「那是自然,地武境七重簡直就是去送死,明知道去送死我為什麼要去死呢?」

秦風哈哈一笑道:「你們這幫人都是現實主義者啊?我認為只有在絕境中才能夠爆發出自己最強的戰鬥力。」

「秦風,你可知道,連命都沒有了還談什麼其他的?或許我這一輩子都沒有辦法突破武尊境,甚至都沒法突破天武境,不過我需要做的事情還是很多的。」臧青梭的人生理念和秦風就不一樣。

葉川點點頭道:「秦風,你小子也不要整天管那些閑事,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目標,就像你的目標和其他人的目標也不一樣,你不能夠要求每一個人都像你一樣吧?你得到了傳承,別人又沒有得到,他們逆境中或許是絕望,並不是爆發呢?」

秦風被葉川說的也是有些臉紅道:「你小子真是歪理多?我現在可是地武境六重,跟你的情況差不多,你說我定個什麼目標比較好呢?」

葉川看了看秦風道:「你現在應該穩穩的能夠佔據一個名額了,現在說太多也沒有任何的意義,你自己的目標你自己定,你又不是他們……」

秦風看了看葉川道:「我就知道你小子會這麼說,不過也對,我和他們也不太一樣,傳世三劍我自己都還沒有理解的清楚,之前和尹霜城主對戰的時候,感覺有一種頓悟。不過第一劍生死之劍其實我還沒有達到最佳的狀態。」

「第一劍都還沒有達到最佳狀態能夠直接突破第二劍?」葉川也是詫異的問道。

秦風笑著道:「其實那是一種感悟,就算是你武者境的時候,這三劍其實你都能夠感悟的出來,只是真正的想要發揮出它們的實力的話,恐怕並不是現在的我能夠做到的。首先第一點就是我的實力還是太低太低了……」

「之前你在地武境一重的時候,竟然能夠發揮出地武境十重的實力,現在你地武境六重了,恐怕天武境低階已經找不到任何的對手了吧?」葉川笑著道。

秦風嘆了一口氣道:「當時能夠發揮出那一劍,其實已經是極限中的極限了,正常情況下越級挑戰也不可能一下子超過那麼多的。 滅絕之境 ,說句實話,天武境一重或許還是可以的。」

秦風說的話他自己自然是非常的清楚,和尹霜那一戰,他感悟了第二劍,現在讓他真正的在感悟一次的話,恐怕難度非常的大。

他現在戰鬥基本上還是需要靠生死一劍來支撐,越級挑戰?他有這個自信,但是他的自信只能夠支撐到天武境一重。

柳劍鋒?那還是一個高手,葉川現在也不能夠有把握戰勝此人。

「好了,既然咱們現在都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實力,我看咱們還是抓緊時間去修鍊吧?柳劍鋒等人不過是明面上的一些高手,你們以為真正的高手會主動的暴露自己的實力?」葉川提醒著眾人道。

「葉川,你的意思是除了這個柳劍鋒,還有比這個人更高的人?」眾人都是一陣驚異的看著葉川,他們都認為葉川懂的會比他們要多很多。

其實葉川這一次單獨出來,真的是見識不了不少的東西,不過對於葉川來說,見識的東西就算是再多,也不可能每一樣東西都能夠親身經歷的吧?

這一次他也不過是猜測,他總覺得,真正的那種有實力的人,一般都不能夠以自己的實力來衡量。

就像葉川,他現在雖然是地武境六重,不過即便是面對天武境一重這樣的實力,他也能夠揮灑自如。

到時候要是真的碰到了這樣的人,他們恐怕也是會吃大虧的。

「你們自己也不想想,既然我和秦風都能夠越級挑戰,你以為別人就沒有奇遇么?這個大陸上咱們想象不到的事情太多太多了,我想我們都應該要清楚一個事實,絕對不能夠想看任何一個對手。」葉川有些語重心長的說道。

「葉川的話說的不錯,我們現在不能夠太過驕傲……」秦風這一次倒是沒有唱反調。

「我了個靠,還讓不讓我這樣的人活了?」臧青梭有些捶胸頓足的說道,「當時十大宗門交流大賽的時候,我原本以為我肯定是第一了,可是沒有想到最後竟然只是勉強進入了百宗盛宴,現在……哎……」

臧青梭感覺有一種欲哭無淚的味道在裡面,他原本的自信現在基本上都被弄的沒有了。

奇遇?他自己怎麼就遇不到呢?不過在宗門,他是那種天才中的天才,人家才突破地武境的時候,他已經是地武境五重了。


十大宗門交流大賽上,遇到了葉川和秦風兩個變態,也就算了,後來竟然又蹦躂出了王獸和陸紫萱這樣的人,他真的是鬱悶透頂了。

雖然他知道當時自己的實力應該排在第三和第四之間,不過現在想想這一切都是浮雲。

百宗盛宴,進入天武宗,這樣的夢想現在幾乎成為了一個遙不可及的東西。

「你小子也不要氣餒,你現在努力還是有機會的,而且你現在有這麼多資源可以利用,到時候突破個兩三重應該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吧?」葉川笑著道。

其實他現在內心中也是有一個想法,臧青梭和王獸雖然看上去都是實力低微,不過這一年多的時間他完全可以把他們培養出來。

「哎,時間太倉促了……」臧青梭鬱悶的說道。

葉川心中一動道:「時間並不是問題,其實修鍊無歲月,這樣吧,咱們幾個正好一起修鍊,到時候也可以了解了解心得……」

秦風立馬道:「得了吧,還了解心得?我和你們可不是一路的,我還是自己練習吧!」

「那你們幾個呢?」葉川笑了笑道:「過時不候!」

「我!」「還有我!」「我也去!」

陸紫萱等三個人毫不猶豫的就選擇了和葉川一起練習,他們之間和秦風不一樣,根本不需要那麼大範圍的練習劍法,到時候真正練習劍法的時候他們只需要出去一下就行了。

「那好,就這麼定了,一年多的時間閉關我看應該也是可以了。」葉川笑著道。

其實葉川的想法就是他要不定時的將混元戒發揮出作用,一年多的時間能夠進步個一兩重或者兩三重他們也不是沒有可能。

不過要是能夠給他們多一點的時間呢?這樣豈不是就保險了很多了?

只要葉川不承認,他們根本不會感受到時間的流逝,而且這個時代也就是靠個感覺,感覺這個東西要有人打馬虎眼誰又能夠知道誰的感覺呢?

葉川知道,一個好漢三個幫,這幫人只要帶出來的話,到時候對於他的發展是有著很大的好處的。

秦風獨自一人出去了,其他人則是收拾收拾跟著葉川走了,反正現在他們都有儲物戒指,到什麼地方也都是非常的方便的。 神祕人臉色沉重,警惕的看着滅世尊者。

對於神祕人的慎重,滅世尊者雙手抱拳,一副饒有興致的注視着他。

兩人彼此不說話,氣氛變得詭異。受到那莫名的壓抑,神祕人率先憋不住氣,對着滅世尊者沉聲說道:“你剛纔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滅世尊者神色有些落寞,微微嘆息一聲,看了一眼神祕人手中的黑色長劍。良久,他臉面朝天,回憶道:“太古之時,強者如雲。星聖級只是剛邁入高手行列罷了,就算是星尊級也只算是強者。像你這樣的修爲,在那個年代雖然不多,但是幾十個還是有的。若是將你置身當時,毫無疑問你是最弱的。”

神祕人臉上的震驚清晰可見,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太古之時的強者會如此之多。他這數萬年來天星大陸第一強者,在太古之時竟然只是最墊底的。

話鋒一轉,滅世尊者傲然說道:“但是在那個年代,卻有兩人無人可及,被衆人尊稱爲至強者。”

看着臉色大變的神祕人,滅世尊者臉上露出笑意,淡淡道:“你也應該猜得出來,我就是其中的一位至強者。”

滅世尊者神色傲然,對於自己是那至強者自信無比。確實如此,在那太古之時,強者如雲,他被尊稱爲至強者,驕傲、對神祕人不屑一顧也是正常。

神祕人看着滅世尊者如此傲然,臉色陰沉,狠厲的看着滅世尊者。不過他並沒有立馬出手,他想聽聽滅世尊者的下文。

這太古之密,今天他有幸得知,也是極感興趣。原本他只知道滅世尊者的一點消息,是數萬年前異族的第一代首領。但是聽到滅世尊者的話後,才知道滅世尊者竟然是太古之時的強者。太古遠在十萬年之前,這麼長時間,很多東西都消失在了歷史的長河中。

雖然滅世尊者的話不可盡信,但是聽聽還是好的。

滅世尊者臉上的笑意不減,深邃的目光仿若是穿越了萬古時間。回到了太古之時,那個強者如雲的時代。眼睛看着遠方,他緩緩道:“除了兩大至強者,還有幾個妖孽之人。他們功參造化,實力同樣強的可怕,就算是我也不敢輕視。”

說到這裏,滅世尊者突然間轉過身來,目光直直的盯着神祕人的黑色長劍上。受到滅世尊者的目光,黑色長劍立馬不安分起來,在黑衣人手中顫抖起來。仿若是遇到了剋星,神祕人感到黑色長劍竟然有些害怕起來。

這讓神祕人大驚,這柄長劍是他幾十年前無意中得到的。當時還沒有覺得有什麼奇怪之處,以爲只是一柄古劍罷了。但是偶然的一件事讓這柄劍吸食到鮮血,瞬間這柄劍仿若被解除了封印,變得詭異無比。

這柄劍的奇異之處,引起了神祕人的注意。後來隨着黑色長劍吸食到越來越多的鮮血,這柄劍越發詭異、越發恐怖起來。幾十年前,憑藉着這柄劍,他當時只是星帝級,但是卻成功斬殺了一位聖級仇敵。

這件事讓神祕人震驚無比,此後神祕人暗中製造一處處的大規模的殺戮,讓這柄劍的兇性逐漸解封。更加恐怖的是,有着這柄劍後,神祕人的修爲飛快的進步。仿若是彼此相連,只要黑色長劍進化,神祕人修爲就能提升一般。

這更是讓神祕人瘋狂,這幾十年來暗中製造了衆多殺戮,讓這柄劍得到極大的進化,而他自身的修爲在不知不覺中也提升到了星聖級。星聖級,若是沒有滅世尊者出現,這已經是大陸最強的修爲了。

但是讓神祕人更加興奮的是,異族的入侵爲他提供了絕佳的修煉資源。以前大陸整體穩定,他若是做出什麼人神共怒的事情肯定會引起公憤,到時候難逃一死。所以以前他也只是暗中進行策劃,做事小心翼翼,生怕被人發現。


但是異族的兇殘,大量的生靈被屠戮,無數的精血讓黑色長劍快速進化。而他水漲船高,修爲一路攀升,在異族入侵短短几個月內,如同坐火箭一般,竟然直接達到了聖級巔峯。

這還不算完,幾日前異族強者瘋狂殺戮,億萬兆生靈一朝被屠戮,那無盡的血肉無人問津,被黑色長劍吞噬。

只是幾日功夫,吸收了億萬兆生靈的精血,黑色長劍完成了巨大的飛躍,成爲了一柄絕世兇兵。就算是無人超控,這柄劍都能夠輕易斬殺聖級強者。而他受到長劍莫名力量的灌注,修爲竟然出現了波動,一副要突破的樣子。

聖級巔峯,再突破,那是什麼境界?星尊級,那可是數萬年無一人可以達到的境界。靠着恐怖的長劍,神祕人度過星尊劫,成爲數萬年來的第一高手。

剛突破,神祕人興奮之餘,卻是遇到了異族的千萬大軍。那麼異族自然是悲劇了,所以就有了如今的場面。


滅世尊者看着長劍的反應,輕笑一聲,道:“看來你還認識我啊。不過十萬年了,世事無常,沒想到你竟然還在,但是你的主人卻早已魂飛魄散。”

黑的長劍輕輕顫動,似乎在迴應滅世尊者。神祕人臉色變了變,最終忍不住道:“你認識這柄劍?”

這柄劍,到如今他也只知道叫做殺劍。至於到底是何來歷,神祕人卻是一無所知。

滅世尊者搖了搖頭,對於神祕人的無知感到可悲,道:“這柄劍名曰殺劍,是當年鬼殺的貼身兵器。鬼殺,當年便是那其中的一尊妖孽。實力達到了尊級巔峯,連我都不敢輕視。不過,可惜,當年的大戰他也沒有逃出。”

滅世尊者回憶到往事,竟然是有些悲傷起來。不過很快,他臉上再次浮起笑意,哈哈大笑道:“除了至強者,誰都不能超脫生死。至強者,如今也就剩下我一人。哈哈哈哈,創世,看來數萬年前,你最後一絲真靈也消散了。”

“哈哈哈,還是你輸了。你輸了,那就是輸上整個天星大陸。數萬年前,大陸被打碎。這一次,我會讓它永遠消失。我要告訴你,我纔是正確的。毀滅,只有毀滅,毀滅纔是至高的真意。只要毀滅了天星大陸,我就能夠真正超脫,超脫宇宙。”

滅世尊者瘋狂大笑着,卻是道出了一個石破天驚的消息。那就是這滅世的兩族交戰,竟然來自兩大至強者的交鋒。從太古延續至今,今天就要做出了結。而最後似乎是滅世尊者勝了,另外的至強者,也就是滅世尊者口中創世,如今看來早就身死道消了。

要不然天星大陸此時都要毀於一旦,若是他還活着,絕對會出來阻止滅世尊者的行爲。

瘋狂的大笑聲震爍寰宇,直令這片蒼穹都要毀滅。

而神祕人此時眼中都流露出懼意,滅世尊者身上流露出氣息竟然讓他生畏。要知道他可是星尊級的高手,讓他畏懼,難道這就是那所謂的至強者的恐怖之處嗎?

大笑了一陣後,滅世尊者看向神祕人。嘴角扯起,邪笑道:“既然滅世,那麼你這個所謂的第一強者,那就先去死吧。”

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滅世尊者對着神祕人投以冷漠的神色。

神祕人大懼,身子閃電般爆退,和滅世尊者拉開距離。滅世尊者這個未知的敵人,實在是太過縹緲。

“就算是你是那曾經的至強者,但是此時你還有當年的恐怖?”神祕人稍稍鎮定後,對着滅世尊者嘲諷道。

滅世尊者邪笑不變,道:“你試試就知道了,我會讓你明白何爲至強者?”

神祕人臉色凝重,雙手不自覺的握緊手中的黑色長劍。自從得到這柄長劍後,他還從來沒有吃虧過。有着這柄劍,他什麼都不懼,即使是面對眼前的所謂至強者。

氣勢達到頂峯後,神祕人恐怖洶涌的星元鼓盪,周遭的空間盡數扭曲、崩碎。黑色長劍上黑氣環繞,無數的戾氣升騰,讓這片大陸化爲無盡的鬼厲之地。空氣早已經凝固,時間都變得緩慢起來。

“去死”神祕人續足威勢後,手中的黑色長劍爆發出恐怖的氣息,一道無法形容的劍光瞬間劈出。

恐怖的壓力使得周圍萬里範圍的空間消失,萬丈的裂縫一直蔓延,不知道到底延伸到何地。

對於這恐怖的一劍,滅世尊者臉色不變,雙手在電光火石間劃過無數玄妙的軌跡,頓時一個太極圖案出現在身前。

“轟轟轟”,無數的能量翻騰肆虐,但是滅世尊者卻是不動如山,身前的太極圖案散發着灰色的光芒,將所有的能量盡數攔在身外。

神祕人雙眼狠厲,全身的星元毫不猶豫的灌入到黑色長劍中。黑色長劍黑光大綻,當黑光濃郁到一定程度後,竟然比那太陽的光芒還要耀眼。

“萬殺斬”爆喝一聲,神祕人身體瞬間升騰到空中。只是一霎那,無數的劍影從天而降,無盡的劍光籠罩中,滅世尊者臉上帶有一絲慎重。身上的氣息不再掩飾,頓時恐怖的氣息散發出去,無數的空間破碎。

對着那從天而降的無數劍斬,滅世尊者臉色冷峻,體內力量翻滾,寬大袖袍裏的手瞬間伸出。

剎那間無數血光環繞,驚天動地的一拳霍然轟出。恐怖的拳勁中夾雜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殺氣,一個丈許的拳勁轟然而出,將無數的劍影瞬間破除。

如同摧古拉朽,恐怖的拳勁直接將所有劍光轟碎,最後餘勢不減,狠狠的轟擊在神祕人身上。

“咔嚓咔嚓···”神祕人身上的防禦罩寸寸崩碎,剩餘的拳勁砸在神祕人的胸前。澎湃的力量完全爆發,神祕人面上帶着恐懼,慘叫連連。

“轟”神祕人直接被轟進萬丈深淵中,身死不明。 憐兒給他們安排了一個碩大的練功房,這個練功房原先就是給尹霜準備的。

尹霜每一次的打坐提升自己的元力的時候,基本上都在這邊,這個地方的空間是非常的大的。

「葉川,你們幾個就在這邊修鍊吧,到時候等城主大人回來的話,我告訴她一聲就可以了。」憐兒笑著道。

「嗯,我們想要閉關一段時間,等我們出來的時候我在跟姐姐解釋吧……」葉川笑著道。

現在的葉川是需要提升自己實力的時候,他很多時候感覺到自己的實力實在是太低太低了,低的有些讓他出頭都不好出頭。

尤其是遇到那些天武境十重巔峰強者的時候,他感覺是那麼的無力。

他不喜歡這樣的感覺,不可能每一次都讓別人出來替自己解圍吧?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