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是二哥的虎視眈眈,一面是爹地的咄咄逼人,夏天明覺得自己頭都大了……

他還只是個孩子呀,為什麼要面對這麼沉重的問題?

早知道這個夏念念這麼難搞的話,那他就不坑她了……不對,應該是準備好了再把她一網打盡!

「天明,你到底說還是不說?」

看著夏天明猶猶豫豫半天說不出來一句,夏明凱也火大了,他怎麼養出這麼兩個敢做不敢當的兒子?

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你要是不說的話,我可就直接把你關起來了,直到你願意開口為止!」

「別別!爹地,我錯了,我都說我全部都說!」

夏天明最後還是選擇了全盤交代,聽著夏天明事無巨細,詳細的把他們是怎麼計劃怎麼落實嫁害夏念念都講的一清二楚,夏天齊臉色頓時不好看了。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他怎麼就攤上了夏天明這麼個不靠譜的豬隊友!

辦事的時候沒見他手腳這麼利索,這賣隊友倒是賣得快!

「夏天明,你這是什麼意思?你現在非要拖我下水是不是?你別忘了,當初是你哭哭啼啼的來求我,我要不是為了你,我也不至於……」

「夠了!」

聽到這,夏明凱就已經得到了滿意的答覆,臉色卻越來越難看。

他這兩個兒子做出這樣的事,到現在都還在互相推諉責任,子不教父之過!

「天明天齊,你們兩個身為哥哥欺負念念,還栽贓陷害她,故意自導自演賊喊抓賊……小小年紀就能做出這樣的事,真不知道長大了還怎麼得了!」

「爸,你聽我說,事情不是這樣的……」

夏天齊努力的想要辯解一番,讓夏明凱能重新相信他,但這個時候夏明凱只覺得他不知悔改!

「你們兩個,現在立馬跟念念道歉,還有今天晚上罰你們兩個人關禁閉,今晚上給我好好反省!」

「爸!」

「爹地!」

這二人齊齊跳出來抗議,但顯然是沒有什麼作用。

夏明凱的眼神這麼一瞪,這二人瞬間又偃旗息鼓,立馬老實了。

「念念,對不起,我跟二哥不該栽贓你,以後不會再這樣了,請你原諒我……」

夏天明幾乎是咬牙切齒說完這段話。

今天在幼兒園的時候,他已經丟過一次臉了,也不在乎再丟這一次臉了!

但心中也更是跟夏念念叫上勁來了!

他要不信他就收拾不了這個夏念念了……

「天齊,你呢?」

看著小兒子現在已經服了乖,夏明凱滿意的點點頭,隨後就目光看向了二兒子。

畢竟,他家這個老二特別有自己的主意,見他這麼遲遲不語,夏明凱就越發摸不准他的心思。

夏天齊自然沒有好氣,但在夏明凱的催促下,也只能是妥協了。

「念念,對不起!」

寥寥的五個字,夏天齊還把頭低下去幾分,這已經是他最和顏悅色的時候了。

「念念,現在你二哥跟四哥哥都跟你道歉了,你可以決定原不原諒他們,或者你想怎麼懲罰他們?」

聽到前半句話,夏天齊跟夏天明都還能端得住,但只道把後面的話也聽完了,這兩人都大驚。

怎麼能把懲罰他們的權利交給夏念念?

夏念念現在肯定恨死他們倆了,沒準要往死裡面整他們倆……

最膽戰心驚的就是夏天明,今天在學校的時候,才跟夏念念鬧了彆扭,看夏念念那一臉的壞笑,真不知道她要想什麼損招整人!

夏天明艱難的吞了一口口水,突然覺得被關禁閉,好像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事了。

二人都用緊張的目光看向夏念念,期待她不要下太狠的手。

「這個嘛……既然爹地這麼信任我,那我肯定要好好把握這個機會,好好想一想了!」

在二人警惕又驚悚的目光注視之下,夏念念故作深思的捏了捏下巴,眯起眼睛。

思索了半晌,所有人都在等待著她的回復,夏念念也已經吊足了眾人胃口,此刻,有些索然無味的搖搖頭。

「算了,爹地,我也沒想出什麼好法子,不如就像你說的那樣,關禁閉吧!」

二人齊齊舒了一口氣,想到夏念念那個鬼精靈整人的招數,被關禁閉真是輕的了!

「好吧,既然念念都這麼說了,那你們倆就趕緊老實關禁閉去!」

聽到夏明凱都這麼說了,這兩人絲毫不敢耽擱,趕緊主動躲進小黑屋去了,生怕等下夏念念就會突然反悔似的。

一把小黑屋的門關上,夏天明一個勁地嘆氣。

「二哥,剛才嚇死我了!你是不知道,今天我在幼兒園的時候又被夏念念給擺了一道,我就奇了怪了,她到底有什麼本事?我們簡直都被她玩弄在鼓掌中!」

夏天明說著,哀聲嘆氣,一屁股坐到地上來。

「別動不動就是我們我們的?是把你玩弄於鼓掌中,關我什麼事!」

夏天齊現在都還火大的很呢,要不是夏天明沉不住氣,他現在至於被關禁閉嗎?

住校一星期,好不容易回來過兩天安生日子,結果第一件事就是被罰禁閉,夏天齊的那一刻,連想死的心都有了!

「別啊,二哥,幹嘛分的這麼清楚?這次的事情本來就是我們倆一起做的,受罰當然也應該一起受罰了!再說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爹爹的脾氣,要是真把他惹火了,還不知道會怎麼懲罰我們……」

夏天明說著,還是心有餘悸,當然,更多的還是感嘆自己「識時務者為俊傑」了。

「你別提這事!你不說我還不來氣,你現在這麼一說我就氣不打一處來!」

夏天齊氣急敗壞的直跺腳。

「我之前不是跟你說好了,讓你死活撐著,只要我們倆不承認,我還不信真能找到什麼證據……就算是真有證據,到時候再承認了也不遲!反正不會是賠本買賣,你怎麼就這麼不經嚇?」

夏明凱那邊剛說了兩句威脅的話,夏天明就不打自招了,他能不來氣嗎!

「我……」夏天明也覺得委屈,但說不出來。

「行了行了,別廢話了,現在聽你說話我就火大得很!」

夏天齊在心裡默默罵了一句豬隊友,不想再搭理他,扯過毯子把自己裹緊,準備艱難的挨過這個夜。

被二哥訓斥這麼一番,夏天明也不再主動跟他搭話了,哆嗦著已在另一邊的牆角,一邊默默祈禱的這個夜晚快點過去。

翌日。

被罰了禁閉的夏天明跟夏天齊從小黑屋出來,兩個人臉上都掛著一圈烏青的黑眼圈,沒精打採的模樣,看得出來,昨晚上進行了「深刻」的反省。

此刻的夏念念已經坐在餐桌上開動了,她吃了一口煎蛋跟二人打招呼,笑的別提有多壞。

「二哥,四哥,早上好啊,昨晚睡得還好嗎?」

夏念念越是這麼笑著,就越是讓這二人毛骨悚然,這不是明知故問嗎?明知道他們昨天晚上被罰了緊閉,還問他們睡得好不好?

還真有夏念念的!

這不是成心找不痛快嗎?

「哼。」

二人都不打算搭理夏念念,但因為昨天的事心有餘悸,現在也不敢惹她,只是不屑的冷哼了一聲,抽開椅子就在另一邊坐下來了。

還沒吃上一口早餐,夏明凱的聲音就從客廳傳了過來。

「你們兩個反省的怎麼樣?」

夏天明手裡的三明治差點抖到地上,心疼的趕緊咬了一口,小心翼翼說道:「爹地,我跟二哥都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

「那你們可得說到做到,要是再讓我抓到一次,絕不輕饒!」

夏明凱「啪」一聲將報紙拍在桌上,聲音不大不小,但剛好讓那二人都跟著一哆嗦。

「好,我知道了。」夏天齊幾乎是咬著牙點了頭。

夏念念抿著一絲神秘莫測的笑,一邊吃著早餐,看著這二人臉上精彩的表情,臉上的興味更濃了。

她這兩個哥哥能有這麼聽話?

那才是見鬼了!

吃完早餐夏念念去書房看了會兒書,等到快中午的時候從書房出來,看到夏天明鬼鬼祟祟摸進了自己房間。

哦?

夏天明該不會這麼快就好了傷疤忘了疼了?

昨天才被關了禁閉呢,他要是這個時候還來惹她,未免也太蠢了!

跟著他身後就摸了過去,看到夏天明往自己的牛奶里放了什麼東西,夏念念驚奇的問他:「四哥,你給我牛奶里加了什麼東西?」 冰妖獅的吼聲還在持續,這讓陸羽有些無語,只怕現實中的男高音都沒這妖獸氣力足。

方圓百米之內的一切事物都凝結成冰了,彷彿進入了冰川世界,與之外正常的事物顯得格格不入。

朱生和徐嬌兩人滿臉忌憚,身形再次退後了百米,深怕被波及。

這般長時間的與聲波對抗,陸羽丹田內的靈力也在急劇消耗,畢竟他只是鍊氣二層修為,哪怕修鍊了火雲天經,靈力再深厚也有個度。

「給我恢復靈力的丹藥。」陸羽皺眉道,他已經感覺到靈力快要抽空了,連他自身的火靈盾都有些稀薄。

蠻沖虎聞言也不墨跡,一旦陸羽靈力接濟不上,他們率先要倒霉,於是從儲物袋中拿出一顆藍色丹藥丟向了陸羽。

「一顆不夠。」陸羽道。

蠻沖虎聞言微微皺眉,臉上露出不舍。

楊士人見狀道:「蠻道友,事關生死,顧全大局。」

隨後似乎傳音給蠻沖虎說了幾句,後者聞言微微咬牙,從儲物袋中掏出一個小瓶子丟出。

陸羽接住,放進了儲物袋中,將手中那顆藍色丹藥吞下,頓時一股股熱流從丹田湧起,靈力正在快速恢復。

不錯!陸羽心中暗喜,總算撈到了一點有價值的東西。

這瓶丹藥名回靈丹,適合鍊氣前中期恢復靈力的丹藥。

陸羽很早便想煉製回靈丹,可惜缺少主靈草,所以一直擱置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