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牧說道:“陸英已經耗盡了心力,昏迷過去,我只能看到她的畫面,卻找不到她,也沒有辦法喚醒她。對不起,巫穹。”

巫穹頹然地坐到地上,“這不怪你,如果我當初聽你的,努力修煉,也就不會有這種事了。”

林詩慧上來拍拍巫穹的肩膀,“巫穹,不要自責了,我們都沒有想到會突然出現兩隻十七階的妖獸,我們都不想這樣的。”

巫穹看起來稍稍平靜了一下,深吸一口氣,又問道:“丁牧,那你覺得陸英還活着嗎?我覺得她還活着,因爲我還活着。”


“我們服用過同心丹,只要我不死,她就不會死,但是這個同心丹有距離限制,我們兩個不能離開太遠,所以我不能進入山谷,我要留在這裏,我相信,只要我活着,以陸英總有一天能從祕境裏走出來。” 丁牧聽到巫穹這番話的時候還是有些驚訝的,他原本以爲巫穹醒過來之後還會像之前那樣衝動,想要進入山谷把陸英救出來,沒想到他自己就想通了。

“嗯,你能想明白這些就再好不過了,你和陸英服用了同心丹,只要你活着,她就不會死,所以你現在要做的不是進入山谷,而是努力修煉。”


“這個山谷祕境雖然厲害,但也不是無敵的,當你的修爲足夠強大的時候,肯定能夠破開這個祕境,把陸英救出來。”

巫穹點頭,“所以我決定留在這裏修煉,要麼等陸英從裏面出來,要麼等我修爲足夠,破開這個祕境。”

丁牧這纔回過味來,“你的意思是,你不走了?”

“不走了,就留在這裏。”巫穹停頓一下,又道:“陸英在這裏,我就在這裏,這是我對她的承諾。”

林詩慧的眼睛溼潤了,一直以來她都以爲巫穹就是一個糙漢子,卻沒想到巫穹也有如此細膩的一面。

陸英能找到巫穹這樣的道侶,真的應該滿足了。

丁牧張張嘴,卻怎麼也說不出讓巫穹離開這裏的話。

他在祕境中看到陸英的時候,陸英明明已經完全昏迷過去,但丁牧能夠確定,陸英還活着,只是沒有辦法自己醒過來而已。

如果這是同心丹的原因,如果巫穹離開這裏,導致同心丹失效,那陸英很可能會直接死掉。

他拍拍巫穹的肩膀,“你想清楚了?這裏是蠻荒大陸,妖獸橫行,危險叢生,而且還不知道會不會有更加強大的煉氣士來到這裏,你留在這裏,真的很危險。”

“如果我走了,陸英更危險。”巫穹語氣堅定,“陸英救過我的性命,她是我的女人,我絕對不會放棄她的。丁牧,你和林詩慧走吧,不用管我了,如果我修爲不足,死在了這裏,那也怨不得別人。”


“屁話!”

丁牧少有地生氣了,“你在這裏等陸英出來,難道我就能撒手不管了嗎?我是從這個祕境出來的,對這個祕境多少有些瞭解,既然你說你服用過同心丹,留在這裏能保證陸英不會死在裏面,那我們就想辦法破開這個祕境!”

“丁牧,你,你還有你的事要做,我……”

巫穹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他是丁牧從崑山裏帶出來的,在那之前,他對這個世界的瞭解幾乎爲零,過着野人一般的生活,是丁牧給了他新的生命,幫他找到了家人,帶他踏上了一條真正的修煉道路。

從他遇到丁牧到現在,丁牧真的給了他太多的幫助,如今陸英被困在祕境裏,他要留在這裏,無法再給丁牧提供其他方面的幫助,但丁牧不僅沒有生氣,反而要幫助自己一起想辦法把陸英救出來。

如此種種,他要如何回報?

“行了,不用說那麼多了,我把你當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丁牧看到巫穹這副樣子就急忙打斷了,他可不想看到巫穹一個大男人扭扭捏捏的樣子。

“詩慧,你在這裏佈置一個傳送陣法,直接傳送到京都文苑,我現在修爲境界不夠,但是歸元宗的人對這個祕境多多少少應該有一些瞭解,我去歸元宗轉一圈看看有沒有別的辦法。”

林詩慧點頭,從納空戒裏拿出各種材料,開始着手佈置傳送陣法。

這個山谷祕境已經很少有人知道了,就算有人知道,也不一定會過來嘗試祕境考驗,畢竟這個祕境是真的會讓人永遠困在裏面,所以巫穹留在這裏,一般是沒有問題的。

就算遇到十八階的妖獸,憑藉巫穹強悍的肉身應該也能周旋一陣,而丁牧則可以通過傳送陣法快速趕到。

丁牧能理解巫穹的心情,他會竭盡全力幫助巫穹營救陸英,但也不會耽誤修煉,只有修爲足夠高,才能真正的逍遙自在,而不是像祕境中那個小村莊那樣只是單純的隱居。

“巫穹,你留在這裏要千萬小心,遇到麻煩,不可力敵,以保全自身爲先,你要知道,你活着,陸英才能活,如果你出了意外,陸英被困在祕境之中,必死無疑!所以你必須要冷靜,明白了嗎?”

巫穹點頭,“我知道了,我會一直留在這裏,一步都不離開。”

丁牧嗯了一聲,從納空戒裏拿出來大量丹藥放到巫穹手裏,“這些丹藥都給你,以備不時之需,如果還遇到了別的麻煩,一定要跟我說,我會第一時間趕過來。”

半個小時後,傳送陣法佈置完成,丁牧帶着林詩慧和卡米爾直接傳送離開,他要儘快趕到歸元宗尋找破開山谷祕境的方法。

白光過後,丁牧三人出現在京都文苑外面,丁牧讓林詩慧和卡米爾回去,他則是片刻不停地進入傳送陣,傳送到了光武城,然後又通過光武城的傳送陣法來到了歸元宗。

距離丁牧上次離開歸元宗,已經過去了兩個多月。

丁牧在祕境中過了三個月,但實際上都是祕境給他製造的幻覺,實際上外面纔過去了幾天而已。

同理,卡米爾在祕境中過了三年還多,出來之後,也不過就是幾天的時間而已。

戰長老接到消息,主動出來迎接,“丁牧,你可算知道回來了,許宗主都讓人給你把房子造好了,你卻遲遲不肯回來,凌宗主和許宗主都很掛念你啊。”

丁牧沒有心思和戰長老客套,問道:“凌宗主在什麼地方?我要見他。”

戰長老看到丁牧神色嚴肅,問道:“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我們邊走邊說。”

兩人直接往後山飛去,丁牧則是簡單說了一下陸英被困在山谷祕境的事,末了問道:“戰長老,你知道如何才能把人從山谷祕境裏救出來嗎?”

戰長老沉默片刻,說道:“說實話,我聽說過那個山谷祕境,但是我也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把人從山谷祕境裏救出來。在二十多年前,咱們歸元宗有一名仙帝大能知道了山谷祕境的存在,不遠萬里趕了過去,然後,就再也沒有回來。”

“就連仙帝大能尚且如此,尋常的仙尊就更不用說了。根據我瞭解到的消息,山谷祕境極爲詭異,一百個人進去,最多隻有一個人能走出來,你想把人從山谷祕境中救出來,怕是不太現實。”

丁牧早就料到戰長老會這麼說,因爲他親身體驗過山谷祕境的詭異,但還是問道:“就連凌宗主,也不行嗎?” 戰長老再一次沉默了,他也無法回答這個問題,或者說,他知道答案,但是卻不好說出來。

丁牧看到戰長老這副樣子,就猜到了大概,不再說話,快速朝着後山飛去。

不多時,兩人來到凌齊的閉關室,戰長老大聲道:“啓稟宗主,丁牧執事有要事求見!”

砰的一聲,閉關室的門打開,凌齊走出來,目光越過戰長老,直接落到丁牧身上,“丁牧,你終於肯回來了,讓我猜猜,你這次是不是遇到了無法解決的麻煩?”

丁牧沒有客氣,直接說道:“是的,我一個朋友被困在了蠻荒大陸的山谷祕境,我想把她救出來,不知凌宗主有辦法嗎?”

“蠻荒大陸的山谷祕境?”

凌齊皺眉,“丁牧,你那個被困在裏面的朋友,對你很重要嗎?如果不重要的話,我建議你還是放棄吧。”

丁牧說道:“很重要。”

凌齊搖頭,“進來說吧,戰長老,你先下去吧。”

“是。”

戰長老躬身告退,丁牧跟着凌齊走進閉關室。

凌齊說道:“你應該聽說過李晉吧?三千多年前,我還不是歸元宗的宗主的時候,我和李晉一起去蠻荒大陸游歷,剛好找到了山谷祕境。當時我們也聽說過關於山谷祕境的傳聞,但那個時候還有不少人想要進入山谷祕境尋找突破的契機,我和李晉也不例外。”

“不過我和李晉當時已經是歸元宗下一任宗主的人選,我們的身份不允許我們都進入祕境探險,萬一我們兩個都回不來,對歸元宗來說也是一個重大損失,但我們都想進入山谷祕境一探究竟,所以就抓鬮決定。最後的結果就是李晉獲得了進入山谷祕境的資格,而我只能在外面等待。”

“當時的情形,我記得很清楚,李晉進入山谷祕境,整整一個月都沒有任何動靜,就在我以爲他和其他人一樣被困在山谷祕境之中,永遠都無法出來的時候,李晉竟然出來了!”

“他通過了山谷祕境的考驗,我當時心中有高興,也有羨慕,想着他能通過山谷祕境的考驗,我一樣也可以,既然李晉出來了,那我爲什麼不能去試試?”

“但是李晉卻極力阻止,說山谷祕境太過詭異,讓我不要輕易嘗試,我哪裏肯聽,只當李晉是爲了打壓我在歸元宗內的聲望,纔不肯讓我去嘗試山谷祕境,直到他用傳訊石聯繫了當時的宗主,宗主給了下了死命令,絕對禁止我進入山谷祕境,我才慢慢打消了這個念頭,也正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和李晉之間的關係,出現了裂隙。”

“後來我才知道,山谷祕境的詭異之處就在於它能夠根據每個人的際遇不同,生成不同的考驗,若是懷着平常之心進入,或許還有走出來的希望,但若是懷着執念進入,那基本就不用想從山谷祕境中走出來了。”

“當時我一心想要勝過李晉,心中就存在了執念,如果我當時進入了山谷祕境,這個執念就會成爲致命的弱點,讓我萬劫不復,當時李晉不讓我進入祕境,也是這個原因,只可惜我明白得太晚了。”

丁牧點頭,“那你的意思是,讓我去找李晉幫忙?”

凌齊搖頭,“不,我不是讓你去找誰幫忙,而是要告誡你,千萬不要想着去把你的朋友從山谷祕境中救出來,因爲這本身就是你的執念,一旦你進入山谷祕境,這個執念就會無限放大,成爲致命弱點,讓你永遠沉淪下去。所以丁牧你聽我的,千萬不要再去打山谷祕境的主意,你的朋友被困在裏面,那是天意,不要再想別的辦法了。”

丁牧沉默片刻,問道:“當真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凌齊搖頭,“沒有。這個問題在三千多年前就已經有答案了。”

“那李晉呢?他經歷了山谷祕境的考驗,他有沒有辦法?”丁牧又問。

凌齊嘆氣,“自從我和李晉之間出現嫌隙,後來我又成爲了歸元宗的宗主,他已經消失了三千多年了,就連我也不知道他去了什麼地方,或許,他已經離開千嵐星,去其他地方歷練了吧。”

丁牧又道:“我這個朋友對我來說非常重要,我是一定會想辦法把她救出來的,如果你能幫我,算我欠你一個人情。”

凌齊苦笑,“你以爲我是故意不幫你嗎?三千多年前,每年不知道有多少人進入山谷祕境接受考驗,但真正能夠走出來的,百中無一,就算是李晉,那也是他的運氣好,才僥倖走了出來。如今幾千年過去了,沒有人能解開山谷祕境的祕密,更沒有人願意去山谷祕境進行歷練。”

“所以,真的不是我不想幫你,而是我真的幫不到你啊。丁牧,我勸你也打消這個心思吧,你心中的執念越重,進入山谷祕境就越危險,更何況,你根本不可能和你那個朋友經歷同樣的考驗,就算你進去,又有什麼辦法呢?”

丁牧不再說話了,他沒有說自己已經通過了山谷祕境的考驗,還從山谷祕境中把卡米爾帶了出來。

他來這裏不是炫耀自己多麼厲害,而是想要找到一個可以把陸英救出來的方法。

既然凌齊已經明確表示沒有辦法,那丁牧也就不再繼續追問了,凌齊雖然是歸元宗的宗主,但並不是萬能的。

“好吧,那我再想別的辦法吧。”

凌齊看到丁牧還不肯放棄,又道:“丁牧,你要怎麼做,我無權干涉,但我要說的是,你是我見過的最具有天賦的煉氣士,如今這個山谷祕境只是你修煉道路上的一個插曲,遠遠不是你最終的目的。”

“我們千嵐星上分成三片大陸,嵐塵大陸、斷龍大陸和蠻荒大陸,但你要知道千嵐星在整個宇宙中,也不過就是滄海一簇而已,我輩煉氣士修煉,真正的目的是要探究這方宇宙的奧祕和本質,所以我不希望你因爲山谷祕境而停下腳步,更不要因爲一時衝動,進入山谷祕境。”

“如果你被困在山谷祕境裏面,對我們歸元宗,對我們嵐塵大陸、千嵐星甚至整個宇宙,都是難以想象的損失。我的話就說到這裏了,希望你能認真考慮之後,再做出選擇。” 凌齊的話說得很誠懇,他再三強調了山谷祕境的詭異,再有極少數人才能從裏面走出來,而且每個人進入山谷祕境,所經歷的考驗都是不一樣的,所以想要把人從山谷祕境中救出來,頗爲不現實。


但丁牧怎麼能就此放棄?

陸英被困在了山谷祕境,巫穹不想讓陸英死在裏面,決意要在山谷外面等待,可丁牧很清楚,單憑陸英的力量,根本不可能走出山谷祕境,如果陸英一輩子走不出來,本來有着打好前程的巫穹,豈不是要在這裏耽誤了?

所以丁牧必須要想辦法把陸英救出來。

既然歸元宗這裏沒有辦法,那丁牧就去找別人,如果千嵐星上都沒有人能夠做到,那丁牧就去其他星球尋找,宇宙這麼大,難道還能被一個山谷祕境給難住不成?

再不濟,等丁牧飛昇上界,總能找到辦法吧?

凌齊看到丁牧這副表情,就知道他說的這些話大概是白費了,心裏有些無奈的同時也覺得正常,想想他年輕的時候,還不是和丁牧一樣心高氣傲,聽不得勸?

當初他也想不顧勸阻的進入山谷祕境,要不是前任宗主阻止,他是肯定會闖一闖的。

不過,若是讓他知道丁牧已經通過了山谷祕境的考驗,而且還成功地把卡米爾從裏面救了出來,不知道他會有什麼想法。

丁牧離開歸元宗,通過傳送陣法返回蠻荒大陸。

巫穹還在這裏打坐,看到丁牧之後馬上起身,眼神中帶着希冀,“丁牧,怎麼樣?”

丁牧搖頭,“歸元宗也沒有辦法,這個山谷祕境大概是千嵐星上最詭異的地方之一了。”

“這樣啊……”

巫穹的臉上露出失望的神色,一直以來他都以爲丁牧是無所不能的,連山谷祕境都被丁牧闖了出來,那從山谷祕境中救出來一個人,應該也不是難事吧?

沒想到……

丁牧安慰道:“你彆着急,只要我們一直修煉下去,修爲不斷提升,總有一天我們能夠破開山谷祕境,把陸英救出來。難道你忘了仙帝之上,還能飛昇嗎?上界煉氣士的強大超出了你我的想象,只要我們能夠飛昇,這個山谷祕境算什麼?”

巫穹的臉上又浮現出幾分希望,是啊,只要能夠飛昇,進入上界,難道還破不開這山谷祕境嗎?


“好,從現在開始,我就努力修煉,總有一天,我要把陸英救出來!”

給了巫穹足夠的希望之後,丁牧也沒有在這裏過多逗留,既然是要提升修爲,以丁牧的情況來看,在某個地方一直修煉,進展是非常緩慢的,不如外出遊歷,找到大量的邪修、魔修,吞噬元神,如此才能儘快地提升修爲。

不過考慮到嵐塵大陸上覆雜的情況,以丁牧目前的實力不可能對玄冰山莊這樣的五大宗門動手,其他的邪修或者魔修門派,丁牧的瞭解又不多,貿然動手,恐怕會招惹出諸多事端,既然如此,還不如在蠻荒大陸獵殺妖獸。

十七階的妖獸相當於仙尊第九層、第十層的修爲,平均每隻都能給丁牧帶來二百到三百層的修爲提升,如今丁牧的修爲境界是窺天境第四千八百一十三層,還差五千多層就可以突破到入禪境,也就是說,丁牧大概要獵殺二十五隻十七階妖獸就可以了。

二十五隻十七階妖獸,對於尋常煉氣士來說可能是一輩子都無法企及的,但是對於丁牧來說,並不難。

取出地圖,丁牧很快鎖定了距離這裏最近的妖獸聚居地,雙獅河。

之所以叫雙獅河,是因爲這條河是兩隻十八階妖獸雷光獅的領地,它們允許其他妖獸在這裏生活,但也會捕獵這些妖獸,如果有其他強大的妖獸或者煉氣士闖入雙獅河,它們也會出面,保護領地妖獸的安全,所以在雙獅河還是有不少妖獸出沒的,其中不乏十七階的妖獸。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