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當猛然清醒過來了,他站起身來,怔怔地看著還在哭個不停的青青。

「對,對不起!我,我這是怎麼了?」丁當捂著自己的頭,有種爆裂的感覺。。

接著,他轉身就跑了出去。

門,被重重地關上了。

丁當衝出了門外,可一出門,迎面就撞見了一個人。

那個人,正是獨孤宏。

獨孤宏,就站在過道里,正叉著手,看著他。

「丁當老弟,你怎麼跑出來了啊?你不在裡面好好陪陪你女朋友嗎?」獨孤宏朝丁當笑道。

丁當低下了頭,「哦,我,我有事情。『

「這麼遲了,還有什麼事情啊?你不會告訴我說,你沒帶安全*套吧?」獨孤宏狡黠地一笑,「在賓館的衛生間里就有,雖然不是最好的牌子,但這麼遲了,你還是將就著用吧?」

他不說這話還好,他一說這話,丁當的臉上馬上就通紅了。

是啊,丁當難道不希望今天晚上和自己的女神一起享受這男歡女愛嗎?可是,自己的女神,竟然如此對待自己。

丁當越想越覺得心酸,越覺得自己為青青所付出的一切,都不值得。他長嘆了一口氣。

「哦,我知道了,你跟女朋友吵架了嗎?來,到我房間來,我們哥兩個好好聊聊。」獨孤宏拍了拍丁當的肩膀。

其實,剛才他就守在丁當和青青的房門外,偷聽裡面的動靜。他打算乘著這兩人睡下后,偷偷溜進他們的房間,再找機會來對付丁當。

在睡夢中殺了丁當,神不知鬼不覺的,那該多好。

可是,他趴在那門上聽了半天,卻聽到裡面傳來了爭吵聲,雖然聽不清楚裡面在吵些什麼,但獨孤宏已經確定那一對男女肯定是吵架了。

當聽到裡面有人衝出來了,獨孤宏本想退回自己的房間,但已經來不及了,只得裝作自己剛從屋裡走到過道上的樣子。

丁當被獨孤宏這麼一說,心裡不由地一陣酸楚,就點了點頭,跟著獨孤宏進了他的房間。

在獨孤宏的房間里,獨孤宏聽完丁當的一番傾訴。

他只是安靜地聽著,並沒有說話。

當他聽說丁當曾經幾次救下青青的經歷,心裡還是有點吃驚。

奇怪,為什麼有人想要殺青青呢?難道,只是因為她出生在中元節嗎?那個幾次三番要殺害青青的傢伙到底是怎麼想的?這麼一個弱女子,值得他去殺嗎?

如果說那個變態殺手只是發瘋了,亂殺人的話,他應該是隨機殺人才對。可是,他為什麼死盯住青青,就非要置青青於死地呢?那個殺手口中所說的「惡魔」,又是什麼意思呢?

「大哥,只有你願意聽我說這一通話。我說完,這心裡舒服多了!痛快!」丁當抓起茶几上的一杯水,就咕咚咕咚地灌了下去。

獨孤宏微微一笑,拍了拍丁當的肩膀。

「兄弟,沒什麼,心裡的東西多了,就要倒出來吧。你我兄弟一場,有什麼話不能說的呢?」

「還是大哥你對我好,咱們兄弟真是相見恨晚啊!」丁當是個實誠人,竟然把獨孤宏當成了摯友一般。

當然,他平時也不是這種見了誰就說上一通話的人。

可是,今天晚上,他被青青再次拒絕,他心裡壓抑許久的洪水,終於開閘了。

言多必失。他並不知道,他這些話,只會給他帶來殺身之禍??????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132章快到手的獵物竟然溜走了!

「哥們,這女人呢,就好比城堡,只要你肯攻克,就一定能攻克下來。」獨孤宏笑道,「你既然有這身好功夫,還有一部這麼神奇的手機,有什麼好怕的啊?大不了,你就把她迷倒,做了她,她不就是你的女人了嗎?」

「不可,不可!」丁當搖搖頭,「這千萬使不得。我可不能做這種沒人品的事情啊。我只希望我愛的人是心甘情願地嫁給我,怎麼能這麼做呢?大哥,你怎麼可以教我這種損陰德的招數呢?」


「呵呵,兄弟,我這是跟你開玩笑,開玩笑呢。」獨孤宏笑道,「對了,你是怎麼學會那些異能術的啊?你是不是找到什麼名師教你的啊?我聽說,那些茅山道士,還有那些蜀山奇俠,都經常來到城市裡收徒弟。莫非,你也是遇到了什麼世外高人了?」

「慚愧,我根本就沒遇到什麼師傅。我這異能術,是無師自通的。」

「無師自通?」獨孤宏托著下巴,琢磨了起來。

這個丁當就是陰陽王的轉世之人,他的手機就是聚魂鈴。可是,他不會就因為有了這手機,就有這麼多的神通異能吧?

「難道你是因為有了這手機才有這身好功夫的嗎?哦,我那天在飛機上看到你這手機變成了一個大鈴鐺,好像這個鈴鐺就是傳說中的聚魂鈴,對不?」獨孤宏索性直接點破了。


丁當剛才並沒有告訴他,那手機是聚魂鈴。獨孤宏決定變換策略,直入主題。

「啊?大哥,你怎麼會知道啊?」丁當詫異了。

「我以前是跟著道士學過道術的,當然會知道一些傳說。我還聽說,這聚魂鈴是陰間的四大法器,只有陰陽王的轉世之人才能使用的。莫非,兄弟你就是陰陽王的轉世之人嗎?」

「啊?」丁當更加驚訝了,「你連這個都知道啊?我服了你。沒錯,我就是陰陽王的轉世之人。那我還是從頭說起吧,哦,你可別不相信啊?」

「你放心吧,你儘管說,我都會相信。」獨孤宏點了點頭。

這正是他求之不得的。

於是,丁當就一股腦將他是怎麼被電打死了,又怎麼到了陰陽界,救下三個魂魄,並得到這聚魂鈴,又如何復活回來的事情,都說了一遍。

獨孤宏沒有說話,神色也沒有發生任何變化。

可是,他心中卻暗喜。

搞了半天,丁當,原來,你就是救走了那三個魂魄的那個人啊!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我可算找到你了!

只要把丁當殺了,那麼自己既能向紫焰殿判官薛天明交差,也可以滅掉陰陽王的轉世之人。要是薛天明知道這丁當就是陰陽王的轉世之人,他絕對也要興奮地跳起來。

獨孤宏彷彿看到自己的獵物即將到手的景象。

「兄弟,你竟然有這麼離奇的經歷啊?真是神奇,神奇啊!」聽完丁當的講述,獨孤宏笑道,「哦,對了,兄弟,你方便不方便將你這神奇的手機給哥哥我看一看啊?這可是世間少有的神器啊?你別怕,我只是看一看,看完了,就還給你。」

可能是因為興奮過度了,獨孤宏的最後一句話有點畫蛇添足的味道。不過,丁當似乎並沒有覺察出來。

「沒問題啊!」丁當從褲袋裡拿出了那手機,就要遞給了獨孤宏,「大哥,咱們誰跟誰啊?我還怕什麼?來,你隨便看!」

這一刻,丁當是得意忘形了。

人有了一樣可以炫耀的東西,就經常忘了自己是誰。那些有錢的人,有權的人,有貌的人,有才的人,都是如此。

獨孤宏心中大喜。

他很清楚,自己硬奪或者偷竊這手機的話,這神奇的聚魂鈴說不定就又會突然彈出什麼防護盾或者更厲害的什麼東西來。但是,如果是這手機的主人丁當自己主動送給他人的話,那麼,他獨孤宏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拿到這寶物。然後,他就可以一下子結果了丁當,再將這寶物據為己有。

雖說這聚魂鈴只有丁當可以開啟,放在別人那裡也沒什麼用。但無論如何,這寶物落到自己的手裡,總好過落到他人之手。

獨孤宏接過手機,捧在手裡,他的另一隻手,左手,就朝著丁當伸過來了。

他,要如毒蛇出洞一樣,一伸手,就掐死這個丁當,永除後患。

可就在這時候,突然,那手機竟然響了起來。

「死了都要愛,不淋漓盡致不痛快!」這手機的鈴聲,劃破了房間里的寧靜。

獨孤宏嚇得手一抖,這手機就掉在地上了。

手機還在響著,獨孤宏卻不敢撿起來。

可是,丁當卻撿了起來。


「啊?是那個空給我來的電話,這麼遲了,他為什麼還給我來電話啊?」丁當看到這號碼,愣了一下,就接起了電話。

這下,獨孤宏最好的下手機會,就錯過了。

他真是有點懊惱了,只要再快那麼半秒鐘,他就可以幹掉丁當了。

「喂,空,是你嗎?你說話啊,你怎麼不說話啊?」丁當大聲叫道。


電話里傳來了空的聲音,「陰陽王,馬上離開這裡,馬上離開這裡!」

「什麼?你說什麼?」丁當疑惑地看著這個房間,看著獨孤宏。

獨孤宏很勉強地朝著丁當笑了一下。

聚魂鈴就在丁當手中,此時,獨孤宏是不敢動手的。

「陰陽王,你現在很危險!你馬上離開那裡,聽到了嗎?」空繼續說道。

「好,你等著。」丁當轉過頭,「獨孤大哥,我有事情,要出去一下。不好意思,我就不能和你繼續聊下去了。」

「哦,沒,沒關係。我們等下再聊也可以啊。」獨孤宏這下可鬱悶壞了。

丁當走出了房間,走到過道上。

「空,你剛才說什麼?你說我很危險,為什麼啊?你是不是看到什麼了?哦,對了,這個酒店鬧鬼,是不?不過,我也不怕那些鬼,他們要是敢來,我就把他們都給滅了!」

「不,不是那些鬼,是剛才和你說話的那個人!」

「啊,你,你說的,莫非是我獨孤大哥?」丁當愣了,「他怎麼了?」

「這個,你就不用問了。總之,你要和這個人保持一定距離,更不能把手機交給他。他相當危險,聽到了沒有?」

「為什麼啊?」丁當疑惑了。

可是,電話里傳來了嘟嘟嘟的聲音,對方已經掛斷電話了。

「靠,空,你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你讓我遠離他,又不跟我說為什麼,搞什麼啊?」丁當搖了搖頭。

他轉過身,卻不知道該回哪裡去。

回青青的房間吧?可是,兩個人已經鬧翻了,這時候,他沒臉回去見青青。

到獨孤大哥的房間吧?可是,空已經警告自己要小心他。對空的話,丁當也只能「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怎麼辦?自己去哪裡呢?

這時候,丁當突然覺得嗓子眼有點發乾。

對了,下樓去賣點酒喝,對,買酒去!

這喝酒的念頭一出來,是怎麼也壓不下去。

於是,丁當就蹬蹬蹬地走了樓梯。

此時,獨孤宏就坐在自己的房間里,抬起了頭,又懊惱地用拳頭捶了一下那張小桌子。

「可惡,馬上就要得手了,卻讓他給跑了!」他罵道。

他站起身來,決定也走出門去。他絕對不能讓丁當這個獵物,就這麼輕鬆地從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了。

今天晚上,他一定要結果了這小子的性命!

可就在這時候,突然,他聽到隔壁青青的房間里,傳來了撕心裂肺的聲音。

「救命,救命啊!」??????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133章闖入浴室的怪物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