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女人當中,唯獨陳鈺,看起來並沒有任何的特長,傻乎乎的,好像也沒什麼背景,但是她卻是唯一一個讓周宇敢把後背交給她的女人。

這是一種莫大的信任。

花了大半個小時的時間,總算是把那些骷髏頭堆積成山,就快要夠到這深坑頂端的邊緣。

周宇看向陳鈺,問道:“怎麼樣?敢上去嗎?”


她猶豫了一會,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周宇讓她先上去,自己斷後,雖然說這些骷髏被他們堆積成了一塊塊的階梯狀,但是腳踩在上面,那種清脆感還是讓人感到恐怖和噁心。

這些可都是真正死人的骨頭啊!也不知道在這裏堆放了幾百年了。

周宇雖然說不相信鬼神之說,但是這些東西這種環境下難免會心裏多想,很容易造成自己嚇自己的局面。

陳鈺雖然看起來傻傻的,她攀爬的功夫倒是不賴,三兩下就爬到了一大半的位置,周宇就跟在她後面,偶爾擡頭,竟然莫名其妙的就給自己提神醒腦了一番。

因爲他一擡頭就能看到陳鈺那不該看的地方,這事他真不是提早預謀的,純屬巧合。

陳鈺現在穿着草裙,別說是往上看,就隨便一個角度都能夠看到不一樣的風景。

周宇努力讓自己不去看她,畢竟該給人家一點尊重纔是,不能總想着占人的便宜。

可是當他選擇不去看上面的時候,突然就直接撞了上去,因爲陳鈺莫名其妙停了下來。

她回過頭看周宇:“周大哥,這裏還是有點太高了,我不夠高,夠不着。”

原來她還差一點才能夠雙手夠到最高點,周宇也沒想那麼多,直接就抓住她的雙腿,把她往上推。“我推你上去,你看看能不能夠得到?”

“好。”

這是周宇第一次這樣光明正大的碰她的腿,手感還不錯,雖然他也知道這種時候想這件事很不妥。

其實陳鈺並不矮,一米六五的身高,對女孩子來說也差不多了。但想要夠到在夠到最頂端就是還差那麼一個巴掌的距離。


無論兩個人怎麼努力,就是夠不到。

一時間沒辦法,周宇就只好繼續往上爬,畢竟他雙手的力度還是不夠,即便再怎麼努力推也推不上去,如果再加上肩膀和頭部的力量,那就或許能夠做得到。

只是這樣一來不兩個人就很尷尬了,看起來陳鈺好像坐到周宇頭上一樣。

“周大哥,你在幹什麼呀?”陳鈺嚇一跳。

“這種時候就別顧及那麼多了,你趕緊努力上去,再拖下去,我撐不住了!”周宇吩咐道。他現在確實已經有點撐不住了,即便能夠幫陳鈺上去,他自己可能也有點要脫力的感覺。

陳鈺聽他的話,努力往上爬,終於她勾到了最頂端,抓住了那上邊一塊固定在石塊裏面的滕蔓,然後慢慢的爬了上去。

上去之後來不及休息,陳鈺立刻就去周圍找了幾根藤蔓放下去,讓周宇抓住,然後固定在一顆樹墩旁,一起用力努力的把周宇拉上來。


“呼……”

終於上去,兩個人直接癱倒在地上,張開個大十字狀,大小口喘的粗氣… 周宇現在什麼也不想做,就想安安靜靜的躺在地面上好好的休息一會兒。他感覺自己好累,已經累到了一種極致,甚至不想再呼吸,連呼吸都是累的…

陳鈺跟他也差不多,相比之下,她更多的是心中受到的驚嚇。

“周大哥,我們這樣算是脫離危險了嗎?這個地方是哪裏啊?”陳鈺突然問道。

周宇這才下意識的去觀察四周,他平躺在地面看着上空,但是特別茂密的一片綠林。原本他以爲這是許多樹木是籠罩在頭頂上方,但實際上並不是如此。

他爬起身的時候就發現,在他們這周圍就只有一顆參天大樹,這棵樹比山還要巨大,這樹幹竟然比一棟房屋都還要龐大。

周圍的一切就像是一片茂密的叢林,有一點類似他們之前流落的那種荒島上面的情景。但是終於知道這絕對不是那種荒島上。

“我們該不會是來到了另一座島上吧?”周宇下意識的發出了這麼一個疑問。

陳鈺思索了一下:“這種可能性應該也存在吧?”

他們在四周轉了轉,發現這裏空氣清新,環境優美,都是個極爲不錯的風景區。

只可惜他們沒在這裏找到水源,還有食物。周圍也不知道是通向何方,這片密林的範圍有多大,他們也不知道。

不過相對來說,之前他們所在的那個深坑,對於這種密林來說,就好像是沙漠中的一口枯井,特別渺小。

就在他們準備分散開來尋找四周有無食物和水源的時候,突然周圍都連自己面傳來了幾聲異樣的鳴叫。

“嗷嗷…”

“嗷嗷…”

這就是有一點像狗吠的聲音,但是仔細聽又不是。

陳鈺嚇得趕緊跑回周宇的身邊,大概過了一兩分鐘,周圍的林子裏面就蹦出來許多的野猴子。

這些野猴子體型特別的龐大,感覺跟棕熊似的,但是他們很靈活,在周圍的密林裏面來回蹦跳,這一跳就是二三米的距離。

有幾隻已經爬到了那參天大樹上,他們靠近了周宇和陳鈺,但是沒有立刻發動進攻,而是在四周觀察着他們。

“嗷嗷…”

它們的叫聲有點刺耳,聽着讓人很不舒服。

可是他們數量龐大,周宇他們想要驅趕也很不現實。

陳鈺擔憂的問道:“周大哥,我們現在怎麼辦?這些猴子該不會想要吃了我們吧!”

“別怕,應該不會…”周宇嘴上這麼說,實際上他心裏也沒底。

在這種林子裏面,他們想要逃跑,但是根本不可能的,這種地形本來就對這些野猴子十分有利,在這種地方逃跑等同於班門弄斧服。

可如果不跑的話,也不能就這樣在這裏坐以待斃,這裏沒有食物和水源,繼續耗下去,最終的結果只能是把自己給耗死。

周宇擡頭望了望頭頂,發現這周圍的光源都是從上邊傳來的,於是他做出個決定:“我們趕緊往樹上去,記得我們之前到了地下之後就一直沒有往上走過,現在我們應該還在地底下,如果沒猜錯的話,爬到這棵樹頂,估計就能夠找到出口了!”

“好!”

陳鈺立刻答應,並且往樹上爬了上去。經過之前那麼多的磨難,她現在的速度也變得相當的迅捷,說來也奇怪,周圍那些野猴子們竟然就這樣看着他們往上爬,也不動手。

感覺這些野猴子就像是在看戲的觀衆,一羣能夠在周圍的林子裏面來回穿梭的最訓覺的動物,在觀看着他們兩個笨拙的行爲。

不過對於周宇來說,這些都不重要,只要那些野猴子不對他們發動進攻,讓他們平平安安的離開這裏,野猴子們要看笑話就看笑話吧!

這棵樹很大,上面佈滿了各種荊棘藤蔓,比較幸運的是在藤蔓上面沒有刺,不至於太過扎手,這樣給他們往上爬,減少了一些難度。


從下面往上看,根本就看不到樹的頂端,到底是在何方。這棵樹就像是一座通往天上的天梯一樣,巨大無比的同時,高不見頂。

陳鈺到底是女孩子堅持了20幾米之後就有點累的不行,不停的喘着粗氣。在她稍微一個鬆懈的時候,突然沒抓穩整個人,就從上面摔了下來,“啊啊啊…”

也幸虧周宇眼疾手快,在最關鍵的時候抓住了她的手,“陳鈺!抓緊了,千萬別鬆手啊!”

“周大哥…救我…”

他們一隻手緊緊地抓住,這樣根本就很難拉扯上去。

而且就在這種關鍵的時候,周圍那些看戲的野猴子們竟然不看戲了,他們出手了!

看見這一幕,周宇頓時就慌了神。難道說之前那些野猴子一直都在等待機會嗎?他們竟然如此聰明!

本來都已經到了最絕望的時候,眼看着那些野猴子衝了過來,周宇死命的拉扯也沒辦法將陳鈺拉上去。可是他知道他更加不能鬆手,一旦鬆手,陳鈺從這20幾米的地方摔下去,那是必死無疑的。

“嗷嗷…”

“嗷嗷…”

那些野猴子已經爬過來了,他們數量龐大,像潮水一樣朝着樹上翻涌而來。

陳鈺已經嚇得閉上了眼睛,準備等死了。沒想到就在這時,那些野猴子竟然拖住了陳鈺的腳,把她擡了上去。

有了那些野猴子的助力,成爲立刻就雙手抓住了這顆大樹上面的藤蔓,重新站穩了身形。

“這…”

這突如其來的意外狀況看的周宇都呆了,他怎麼也沒想到這些野猴子竟然會幫他們!

陳鈺已經欣喜的眼淚都出來了,“周大哥,我得救了,是這些猴子救了我…”

“嗯,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周宇又震驚又驚喜:“既然這些猴子沒有惡意,那我們趕緊往上爬吧!”

兩個人十分艱難的往樹上爬。那些野猴子們也跟在後面,就像是他們倆的隨從時時刻刻保護着他們。

當然, 盛世冥寵︰嫡妃歸來 ,但們還是不得而知。

周宇他們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儘可能的往上爬,儘快的找到出口,並且祈禱在此之前不要發生任何意外了。

他們爬得越高,摔下去的結果就越慘。


陳鈺有點輕微的恐高症,她都不敢往下看,就一直擡着頭,雙手不停地往上攀。

當他們爬到四五十米左右的時候,走也就發現這樹上的樹皮顏色變得不一樣了。

變成了深藍色,並且咱那樹皮上面倒映着的有點像是海水的波紋。

他環顧四周,又沒發現周圍有海水,這一切看起來特別的詭異。

突然陳鈺停下了腳步,對周宇喊了一句:“周大哥,我好想看見出口了!在我們頭頂最高的位置,那裏有一個白色的光點,我好像看見了太陽…”

這個消息對周宇來說無疑是相當驚喜的,這就意味着他之前的猜想沒有錯,他們現如今都還處在地下,估計爬上這棵大樹的樹頂應該就回到地面了。

只是他又心裏有點擔心,不知道上去之後如果周圍是一片汪洋大海,那該如何是好。

他們越往上爬,那個光點也就越來越大,終於他們看清楚了那個出口。這個時候周宇無意間回頭就發現下面那些野猴子們已經不再跟隨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消失不見了。

緊接着就是陳鈺率先爬到了那個出口上,她出去之後看見周圍的一幕,頓時就驚呆:“我的天吶!”

她回過頭看向周宇滿臉的興奮表情:“周大哥,這一回我們是真的得救了,我們來到了一座新的小島上面!你快上來看啊!” 周宇爬上去之後竟然發現他們已經到達了一座山頂。從這裏望向四周,他們竟然站在了一座海島的最頂端,有一種一覽衆山小的感覺。

周圍的林子看起來是那樣的渺小,周圍的海域是那樣的遼闊。這是一座新的小島,絕對不是之前他們說流落的荒島。

站在這山頂,周宇清楚的看見在這島中心竟然有一個寨子。

那在這上面插着一面旗子,上面畫的是骷髏頭,這面旗幟周宇印象特別深刻,就是之前那羣攻擊他們的海盜所擁有的旗子。

他們這是莫名其妙來到那羣海盜的老巢了嗎?

並且很不巧的是,這個時候陳鈺突然指着遠處的海岸對周宇說道:“周大哥,你快看那邊,那裏有一艘海盜船!正在靠岸…”

順着她所指的方向看過去,周宇就發現從那船上下來的那夥人,可不就是之前的那羣海盜嗎?

其中領頭的那一個身高兩米四開外身後揹着一把大劍,這個人就是之前襲擊他們的海盜頭目龍渠。

“還真是冤家路窄,沒想到這一不小心我們還來到他們的老巢了!”周宇看見那個龍渠就心裏來氣。

之前被他攻擊的那一下,那種疼痛,他現在都還印象頗深。

並且它在心中立誓,總有一天它要還回去的。不過此刻好像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們去處理。

周瑜發現那羣海盜下船的時候,帶着兩個人,那兩個人周宇他們也認識,竟然是林雪和王田?!

“周大哥,你快看,那個好像是林姐姐?”陳鈺也發現了這一幕,有些焦急的喊道。“怎麼辦啊?周大哥,我們要去救他們嗎?可是那些海盜好多好多人啊!”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