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兩點,陽光正烈,曬在頭頂,意念中楚離將陽光聚焦頭頂百匯穴,借純陽之源打通任督二脈,這是《天魔錄》裏的晨陽之功裏最初淺也是最難學,難學就難在學心法的人已經去世,魂魄寄宿在另個人的身體內,而這人必需從未練過武功,憑着前世骨骼清奇,記憶奇佳纔有了今天的楚離。

雖說是楚離不再是以前的楚離,可是這脈絡即將打通之時,必定要忍受這副皮囊所帶來的痛苦,太陽爲天地宇宙之間純陽炙熱之體,聚集陽光點稍有不慎就會炙幹血脈**而亡。即使打通之時也是與之宿體之內血源點相交和流泄於體內氣流經絡脈相以此爲推動力,打通任督二脈,才能接着修練《天魔錄》第四重。 鑽心的疼痛使楚離難以忍受,魂魄因此逐漸飄離宿身,一旦離去將難迴轉,楚離深呼一口氣,定神聚精,將全身氣脈經絡以周圍萬物靈源之氣合二爲一,氣貫全身。只覺全身有汽流膨脹。雙掌在丹田處合一,意念忍住萬般痛處回到斂源山窟以《天魔錄》第二重歡海幻沉,氣運丹田,雙掌朝上浩猛頂出。頭頂之百米之內空氣向四周震盪開去。

喉頭一甜,一股黑血噴出數米遠,哼哼 哼!好好,總算將這小子體內的任督二脈打通,並將這十幾年沉於體內的毒素一併吐出,這副皮囊總算還是乾淨的,只無奈這四周空氣不好,不是聚靈之地。就這樣已經不錯了。

夜晚繁星似鑽,很多人選擇逛街,樓下一片熱鬧,想必姑姑也回來了,算了,今天就練到這兒吧,也算是大有收穫。

撲鼻的飯香讓飢腸轆轆的楚離盛了一大碗給姑姑,自己也盛了一大碗,呼呼啦啦吃飯的樣子讓姑姑含笑不語,輕輕的嘆了口氣似自言又似對楚離說:“你真是大男人了,以後姑姑害怕時就不能抱着小離睡了”。

抱着我睡?腦子裏閃出每到雷鳴電閃之夜姑姑就會抱着小離睡覺的情形。

“姑姑,以後再打雷,小離抱着姑姑睡”嘴裏哈着飯,眼睛卻在姑姑身上瞟來瞟去。

真正打扮起來,這姑姑真不比畫報,櫥窗裏的明星差,甚至比她們尤勝幾分,真正一美人胚子,又不是親姑姑,幸好,不是親姑姑,有道是近水樓臺先得月,加上以後楚離我越長越蕭灑,再賺幾筆錢,嘿嘿,還怕姑姑這樣的絕色不就近取捨。楚離正這樣想着,眼神不免邪魅了。

“想什麼呢?這種眼神看姑姑,我是你姑姑,壞東西!”洛雲姜嘴一撇,一筷子頭敲在楚離頭上。

“上學讓姑姑送你嗎?”

“好哇!”這麼漂亮的姑姑不帶出去走走嗎!求之不得。到了校門口,姑姑從口袋裏取出五百塊錢給楚離:“小離,這是你這個月的生活費。”

真他媽的人是英雄,錢是膽,想老子堂堂正宗魔家弟子怎麼能要一個弱女子的錢,可是,媽的,想什麼都是空想,還要先把肚子混飽。本來想不要,可是隻好伸手接着,當然免不了一番報恩賺大錢當大男人的廢話。。

“行了,要上課了,學得油皮滑舌。姑姑走了啊!”

看着美女姑姑窈窕婀娜的消失在風中,楚離才走進校門。

這就是東海一中,最好的中學,每年從這個學校考進名牌大學的比例最好,站在校門口,舉目一望,媽的,全是近視眼,即使有幾個漂亮妹妹也是四眼,泡起來,接吻都不方便,摘除眼鏡吧,那眼珠子看着跟仇人似的,沒意思。

後面跟着誰?腳步好輕幾乎不易察覺,猛地回頭遠看,空空無人,近看,遠來是個大約六七歲小蘿莉,好漂亮的小蘿莉,一對眼睛晶晶亮閃着小星星,梳着兩條丫丫辮,穿着條粉紅的蕾絲裙子正仰着臉衝自己樂呢。

“小蘿莉!”

“進得校門,看了半天,還就是你長得好看點,諾,給你打賞,一個棒棒糖,哼,能夠被本小姐打賞的人沒幾個,你算是逮着便宜了。”小蘿莉斜着眼睛擡着頭上下打量着他:“看你全身都是地攤貨,能夠吃這頂級品牌棒棒糖,記得要感恩我,以後我讓你幹什麼,你就幹什麼。”

這……小丫頭,是看電視劇看多了,也想過過豪門癮吧!

“感恩是吧,好,現在就感恩。”說着,楚離伸手拿過棒棒糖,咧開雪白的牙齒,眼中掠過一絲詭異的精芒。

“我還沒想好,我……”


“可我想好了,你這麼高貴的小姐肯定看過彈吉它是吧,可你沒見過彈活人吉他”楚離一把摟起小女孩,嘴角咧開的弧度更深了。

“啊!”她意識到什麼了,兩腿亂彈,又抓又叫。

“我改主意了不談吉他了,就反彈琶琵吧!”小女孩在楚離的手裏像耍雜技一樣,前前後後,忽上忽下的轉着,小丫頭片子,這麼小就學着使喚人,長大了豈不是變成刁蠻小姐。

聽得樓上一陣突兀急切的下樓聲,楚離放下這丫頭,見她東倒西歪如喝醉酒一樣。樂得夠嗆,閃身而過,擠在同學之中。

一羣人從樓上跑下來,包括校長,教導還有……天啊!學校什麼時候來了這麼位天香絕色的老師,不,年紀小了些,看着跟我差不多大,乾淨清爽的馬尾,玫紅色襯衫七分袖,懷舊牛仔褲,腳蹬一雙雪白鑲鑽高跟涼鞋,雪白的皮膚毛孔細緻得幾乎看不見,橢圓形的美人臉未擦半點粉脂,純天然雕琢,眼神關懷而心疼。

周圍看看個個張大了蛤蟆嘴看得癡呆了,楚離惋惜着看這羣所謂的秀才們,真是沒有底氣,一個美少女就把他們看成這樣,活丟人!

旁邊還有一個四五十歲的貴婦,抱着女孩拼命的喊着名字,半響,小女孩才認出人來,稚嫩的嗓音喊出:“這個學校最漂亮最窮酸的男人欺負我,媽媽,你要爲我報仇,他拿了我的棒棒糖,不感恩,還說要彈琶琵,抱着我翻來翻去,翻得我差點連自己是誰都不認識了,我……我要殺了他。”


“胡說,一定是你不對,成天亂說話,好了這回遇到一個厲害了,收拾了你,你就要學乖一點,怎麼還能要殺人呢?”美少女嬌嗔着對妹妹,教訓她不乖巧。

“對啊!以後姐姐要在這兒讀書,你經常來,都得罪了豈不是要把全校學生都殺光,跟媽媽回去,以後不許再來了。”貴婦拉着小女孩的手,起身打算離開。

“我沒亂說話,我還誇他長的好看,打賞他棒棒糖,教育他要感恩,我要他幹什麼,他就幹什麼。我就是這麼善良,教育他學好……”

“行了,你還不壞,一根棒棒糖就想讓別人做你的奴才,還教育別人,你憑什麼?照我說,那個大哥哥做的很對,你就要受懲罰。”

“不不不,小小姐在本校受到委屈,應該把這個學生找出來狠狠批評,小小姐說的很對,教育人感恩是正確的。”校長點頭哈腰的樣子讓楚離很反感,懶得再看下去,既然美少女要讀校,有的是時間,就不陪着這羣癩蛤蟆丟人,想着就擠過同學走那邊的樓梯上去。

“楚離,楚離!”東面樓上傳來一聲喊叫,“上這邊,這邊,那邊樓梯鎖着呢。”聽的楚離狂暈。媽的,這是什麼事啊!欺負美女的妹妹,肯定給美女留下不好的印象,回到人羣中,他們正好堵着上樓的樓梯,楚離觀察着從那個地方跑上去,可以快捷,這樣女孩子就看不見了。

小女孩正面向這個方向,以我的速度絕對可以讓她看不見,好了,就從副校長身邊順牆跑上去,絕對沒問題。


一個箭步衝過去,順利的上樓,拐角處得意的一笑,放慢速度,小女孩視線被媽媽擋着,根本就看不到自己了。

“楚離,下來陪送蘇二小姐。”

暈,這怎麼行,餓鬼從樓上下來,“讓餓鬼陪吧!”名副其實,這小子家裏很有錢,可就是長着一副死吃不長肉的身板,皮包骨頭,想知道民國時期鴉片鬼的形象吧,那好,請看他。

“聲音,聲音,那聲音像那個啊……我不要他,他長的好難看呀,我好害怕呀,不要,不要我不要……”

只聽見腳踢地板的聲音,耍賴皮的嗓門,小丫頭真精,聽聲音就能想到是本少爺。幸好,真是感謝餓鬼了。嚇死那個小丫頭,楚離探出半面身子向下看,小丫頭急得仰着身子往後倒,眼睛看上面,正好與楚離照了個面對面,楚離吹了聲口哨跑了,小丫頭也由一個皮球硬生生的陪着送出校門。


新生,蘇美玦正好與楚離隔一條過道的坐在一併排。楚離吃着小女孩的棒棒糖,糖紙亂扔。蘇美玦低頭看了一眼,冷漠看了這個與自己並排而坐的。全校最漂亮最寒酸的男生。

“我不想告訴老師,請你自己去自首,還有把糖紙撿起來”高挑的身材,目不斜視的眼眸,冷漠的面表情。

什麼意思?她這是在跟誰說話?鄰座的白雪朝下一看,好漂亮的糖紙。正要從地上撿起,被一隻高跟鞋踩住。“不是要你撿,要他撿”所有的眼睛盯住楚離。拍打着含着棒棒糖睡香香的楚離。

不想而喻,她知道是本少爺欺負她妹妹了。什麼表情?還去自首?欺負你妹妹怎麼了。那是欺負嗎?逗着玩而已。棒棒糖是你小妹送給我吃的。“啊 哈”長長的手臂伸起,打了個大大的哈欠,纖細如女子的手指有意似無意的從蘇美玦下巴劃過。

“你放肆”她生氣的抽出一張面巾紙擦擦下巴。

搞什麼?手劃一下就要擦擦下巴?楚離性格溫潤內斂,班上有很多女孩粉絲。“什麼是放肆呀,你沒看見他在打哈欠嗎?怎麼,你個富家女來了,我們連打哈欠的權利都沒有了嗎?”

“你憑什麼讓別人撿糖紙,班上的衛生大家愛護,糖紙在你腳下,當然是你撿了”一陣七嘴八舌,根本就沒有蘇美玦還嘴的機會。

低頭正見楚離戲謔而嘲諷的看着自己。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那個男生用這種眼神看我呢。看這全班的氣勢,女多男少,大部分護着楚離。好像他是個王子。哼!這更加重了蘇美玦的傲氣。男生雖有勸解,聲音也不大。到最後根本就無聲了。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一副不屑與你等爭吵有失身份的神色。

申請換座位,直言指出不願意和楚離做在一起,原因是 他髒。楚離無動於衷,他知道林瑾會爲自己辯護。

“他髒什麼,他是全班最愛乾淨的同學。”林瑾覺得這個理由太侮辱人了,而且還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她亂扔糖紙”這就是他髒的理由,簡直是無理取鬧。

“糖紙在哪兒?請蘇同學指出來”楚離很認真的問。

“在……”明明踩在腳下,就算有人抽走自己也會察覺,怎麼會無緣無故沒了呢。蘇美玦納悶奇怪着,擡起頭來看楚離臉上掛着一副被冤枉的神情。

“蘇美玦同學,我現在問你,如果你對某人或某事物存在疑惑,你是會繼續偏見還是走近看仔細,明白其中的誤會”林老師讓她回答問題。

“我會選擇後者”蘇美玦並無意識到箇中原因。

而楚離卻已經低頭偷着樂啦。

“蘇美玦同學,老師接受你的申請給你調換位置”

“謝謝林老師理解”美玦嬌傲的瞟了一眼這個全校最漂亮最寒酸最壞蛋的男生,離他坐遠點真是一種幸福。


“那好吧,就按你說的,現在調你坐在楚離同學身邊”

卟 的一聲楚離算是徹底憋不住了,側目得意的看着這位新同學,美女

“林老師,我沒有要求坐他身邊”美玦堅決的反抗着

“話是你自己說的,對人或事物存在疑惑時,會選擇後者。好了現在開始上課。蘇美玦到你座位上去”林老師嚴厲的眼神讓蘇美玦非常委屈,卻不得不照老師說的座到這個可惡的男生身邊。長這麼大唯有他用這樣的眼神看我。憑什麼?還有到現在才明白他爲什麼發笑,這不證明自己比他笨嗎?蘇美玦非常懊惱的瞪他一眼。最受不了的就是這眼神,即如釘定又似風撩。 耳邊議論紛紛,說什麼師生戀,女尊男卑,每天跟班似的在後面護衛站崗。聽得

楚離好奇的擡眼望去從草坪方向過來一位黑美人,綽號黑魔仙,一米七二的高挑個頭,齊耳的短髮,小麥色透亮的皮膚顯出她健康的體質。身着一條黑色鏤空蕾絲裙裳,美麗的夕陽給這隻黑色鳳尾蝶鑲了一層桔紅的毛邊,穿過草坪朝這邊飛來。

後面跟着一個眼睛男是化學老師于波,模樣還可以就是嘴脣厚了些,還好於臉龐大不怕佔地方。雙手拖着一摞書。

上完晚自習課,跟同學聊了些學校的緋聞。誰跟誰的風流韻事。就倒頭睡去了,每天半夜醒來時,要給其他三位同學施安神術,才能做自己的事情。

子夜時分正是楚離修練《天魔錄》之際。

東海中學位處東海市西郊慕雲山下,面積約一千六百畝。湘楚河從學校中間流過。兩邊是大片的樹林,竹林,花圃。

對楚離而言這是最有利於修練《天魔錄》的地方,學校本身就是集聚人才靈氣,加之這河野秀麗,草木豐茂比起已被開發的慕雲山還要好。

楚離來到這竹林深處,筆直的竹林秀氣挺撥,又栽種的不密集。皓月當空清輝灑在草地間星星點點。一陣清風搖曳婆娑。隨便覓了塊柔軟草地就坐下來。微閉雙目氣定神玄

呼吸吐吶。採月之精元。呼吸間一束清清渺渺透着晶瑩雪露的光華進入楚離口中,繞丹田至全身徐徐吐出濁氣。

慢慢端坐的身體騰空升起,這是《天魔錄》第四重玄變清華。如果是千餘年前的自己練至這重,必然會身起丈許,可惜!不過這仍在楚離的意料之外,有點小驚喜,畢竟升起一米左右已然是不錯了。

雙掌疊於胸前繞至頭頂半圓。子時與丑時交匯之際是夜深露重之時,此時夜深人靜,萬物循環生長進入新一天的初始。樹木花草開始輸出新的氧氣。

楚離的頭頂開始冒起層層白蘊,隨着他的雙手上下,白蘊慢慢淡下來化成晶瑩白露落在草地上面。

起身,伸展雙臂做了段體操運動,剛挪動腳步。就聽見有動靜。最少有兩個人。炬目一望,一男一女。正是傍晚看到的緋聞男女主角,黑魔仙和于波老師。

有戲看,幹嗎急着回去?如果是春宮圖,楚離也沒那麼賤,只是看這兩人臉色倒像是要鬧一場宮變。

“推什麼推你還不答應,我不是付費了嗎?”虛僞的溫柔掩蓋着不耐煩並交雜着惱怒。

什麼?付費?黑魔仙….賣?原來她有這麼賤,真看不出。楚離正自想着,一段答話讓他轉而鄙視於波。

“付費”兩字聽起來好侮辱人,從這個男人的嘴裏吐出來。黑魔仙蹙緊秀眉:“我媽媽的病等不得,求於老師幫着墊付,我以後工作一定還。”于波上前一步摟着黑魔仙在她秀髮上親了一下“我不要你還,我愛你,我要和你結婚,就今晚,給我吧,我的愛”

楚離有吐的感覺。原來是這個付費。他媽的這話從老師嘴裏吐出來怎麼這麼噁心。

“結婚給你都可以,但不能是今晚,要在結婚當天晚上”黑魔仙擺開他的手臂跑到對面站着。“等不了那麼長,今晚就要,放心吧我會和你結婚的”說着人就撲上去了。好在黑魔仙機敏閃過。

媽的,強人所難還趁人之危。

一邊嘴上利誘給她媽治病,結婚愛她。一邊往她身上撲。黑魔仙拼命躲閃,倆人在綠葉婆娑的竹林裏追逐。無奈女學生的力氣耐力怎麼能與成年男人相比。眼見氣喘噓噓的黑魔仙就要被於老師撲倒。

他孃的,什麼東西還爲人師表,狗屁。黑魔仙算你今天走運碰到我。

淺藍色的身形一晃,二人眼前一花。于波肚子上捱了一腳,慘叫一聲倒在身後的竹子上,即反彈而起撲倒前面毛竹,摔倒在地。身影拉着黑魔仙幾個閃身消失在竹林花圃之外,河流對面女生宿舍樓下。

楚離不想她認出自己,一隻胳膊箍摟着她,一隻大手掌捂住她的眼睛,身子騰空躍起到七樓女生宿舍。

“不要再相信這個不要臉的道貌岸然的僞君子,不要糟蹋自己的清白。”只見人語不見人影。黑魔仙回過神來不敢相信的是……自己遇到什麼?神仙?

次日,楚離手執CT圖,化驗單,病診單等等各項病診單據東海市中心醫院的權威醫生所出。

出現在各個年紀班級。越來越多的同學,老師加入進來。學生自覺組成團隊去安慰問候任媽媽。

當着校長和諸位老師的面楚離面色正經,語氣中透着不爲人知的脅迫,挑釁對於波老師說:“於老師看着花圃竹林的承諾的份上就多捐點吧”眼眸中的鄙視如把利刃挑開他那層虛僞,直戳他心底陰暗層。

“當然然,我給給”從錢包裏取出……手放在錢包裏不掏出來猶豫着看掏幾千合適。

“我捐一萬,於老師你家那麼有錢,不多捐點,我就捐一萬了”王老師不屑的看着于波,這個傢伙是怎麼了?看這臉摔的?怎一個怪異了得。整個左臉像進了烤爐,現在又搞師生戀?就這麼個貨怎麼配得上人家林老師。幸好林老師不要他。扭過頭看着林瑾正以同情的眼光看他。

所有的人都看着他,尤其是楚離眼中的匕首,他怎麼會說到竹林花圃的事,難道昨天傍晚的身影是他?他跑的有那麼快嗎?想到這兒于波偷眼瞥了楚離一眼,正看見楚離眼神中的挑釁及…..那眼神像吃死了自己。

“我捐十萬”蘇美玦清清淡淡的一句,在辦公室裏恰似巨石拋進平靜的湖面。偌大的辦公室沒有誰聽見她的腳步聲。悄無聲尤如貓。清姿搖曳風扶柳。雪白紗裙不對稱的前後擺露出瑩白渾圓細緻的大腿。

“蘇美女果然是豪門千金不但美麗動人,出手更是大氣魄,闊綽大方”楚離回過身子歪着腦袋,嘴角挑出一線奇賤無比的淫笑看着這雙玉腿真是勾魂……還沒等他歪心思想完。“眼眸撩起流離春波。卻瞥見美玦正瞪他。

“於老師,你也捐十萬吧,於伯伯在京都的產業做得很大,要是帶的不夠我先墊着”說完又刷了十萬。林瑾即同情又開心的看着于波這個慫包,現在是不想掏也不成了。開心抿着嘴笑起來,這個傢伙一定後悔死了,後悔剛纔沒有掏出來。

“晚上我請客,楚離你想帶着誰就帶着誰來”林瑾高興地請大家吃飯。

蘇美玦直到今天才知道楚離是林老師的救命恩人。不僅如此還是特殊體質,刺穿心臟都不死。真是奇人。美玦從在楚離旁邊由側面偷偷看楚離。

這傢伙除了嘴壞,沒想到心這麼好。人雖瘦了些,可氣質卻是難得俊朗清昂。雖是小白臉卻有別於小白臉的陰柔嗲氣,難得有剛陽之氣自裏向外而透。正自胡亂想着給楚離裏外打分評論着。

“吙”驚呼一聲。楚離的臉一下近至寸許,鼻息輕呼於臉頰暖意斐然。尤其是那雙可惡的眼睛戲謔尤勝,還有討厭的嘴巴居然噘起來緊緊貼在人家嘴脣。不知道的還以爲人家………….咦~羞死了。雙手還撐在人家凳子上。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