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對吧。”應春蕾疑惑:“續斷是以根入藥啊,怎麼會是一粒一粒的?”

陽頂天心中汗了一把,這種學醫的,果然就不好糊弄啊。

他只好強辨:“我也不知道,師父這麼教的,也許只是借了個續斷的名,其實不是續斷吧。”

“哦。”應春蕾點頭:“昨天剛子說,你還剩一粒,能給我看看嗎?”

陽頂天昨天就想到了這一點,或者說,不想也有準備,因爲那個開紅花的,根本不是什麼續斷,就是一種無名的花種,桃花眼知道,但世間無名。

他點頭:“可以。”

解開腰帶。

有這一段時間,他腰帶裏東西多起來了,除了一包針,還有幾個扁扁的小瓶子,有做好的解酒藥,也有一些順手採集的花種子。

他這個作派,跟電影小說裏那些闖江湖的大俠幾乎一模一樣了,應春風向萬剛大眼瞪小眼,都有一種穿越武俠世界的感覺。

陽頂天做了準備,拿出一個小瓶子,小指頭大小,瓶子是透明的,裏面一粒種子,黑豆大小。

應春蕾妙目發光,接過瓶子,仔細看了看,道:“我能倒出來看看嗎?”

陽頂天點頭:“可以。”

這種子是桃花眼才認識,世間無名,他不相信應春蕾能看出來什麼,哪怕她是醫學博士。

應春蕾打開瓶子,把藥倒在掌心上,託到眼前,仔細的看着藥。

她看藥,陽頂天卻看她的手,她的手細白纖長,肌膚水色也非常好,如玉如瓷。

這讓陽頂天想到另一個女人,凌紫衣,凌紫衣也有着同樣的一雙手,而在氣質方面,兩女也極爲相象,都有着一種職業上的清逸。

而透過她的手,看到的,則是她豐滿的胸部,這一點上,凌紫衣比不上應春蕾,尤其是旗袍收腰的設計,更顯得峯巒如聚。

不過陽頂天不好多看,掃一眼,也就端起茶來,慢慢的喝。

向萬剛應春風幾個也湊過來看,龔嬌則有着職業的敏感,當即就拿出手機,不過要拍時,又問陽頂天:“可以拍吧。”


“沒事。”陽頂天搖頭:“不過你可別寫報道什麼的,紅續斷只有這一粒了,而它對神經方面的接續,一般藥無法取代,所以,最多還能救一個人,你要是報道出去,我的麻煩就大了。”

“放心,我不會報道的。”龔嬌用力點頭。

她也不傻,應春風乾的這職業,風險極大,這次雖然治好了,但萬一還有下次呢,這可是救命的藥,她怎麼會傻到去報道。

她仔細的拍了幾張照片,應春蕾也掏出手機拍了幾張照片,兩女如花竟豔,看着她們忙碌,真有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

“應春風真是好福氣,這樣的老婆這樣的姐姐,天天在家裏看着都舒服啊。”

陽頂天豔羨,看着一邊的向萬剛,卻又搖頭:“這小子沒福氣。”

隨後又想:“吳心怡也不錯了,應春蕾這樣的性子,擺花瓶看着不錯,真要做老婆,估計不會是太好,至少會有些累。”

他現在是有資格品籤美女了,有些美女,真的是能看不能吃。

當然,好看又好吃的也有,不多。

應春蕾的性子,他聽向萬剛說了一火車,實在是有些高冷的,這種高冷跟孟香那種還不同,孟香的是一種世俗的高冷,而應春蕾是一種職業的高冷。

就如凌紫衣,她雖然嫁給了段宏偉,可在藝術上,她是完全看不上段宏偉的,沒有任何共同語言。

看了好一會兒,應春蕾才把種子倒進瓶子裏,依依不捨的還給陽頂天,陽頂天也裝出很仔細的收進皮帶裏。

“那麼你發氣的作用是什麼?”應春蕾又問。

“中醫說氣血,氣爲血之帥,筋折骨斷後,血於死了,也就沒有感覺,我發氣,再加上藥力,雙管齊下,才能把於血衝開,這樣經絡通了,神經自然就有感覺了。”


陽頂天侃侃而談,這些知識,有的來自桃花眼,腦中一想就有,另一些,來自與奚小鳳的交流,帶着現代醫學的見解,應春蕾聽到妙目泛彩。

她這樣的女子,欣賞你,就會愛屋及烏,什麼都好,看不上你,那就正眼都不會看一下——這就是專業的高冷。

陽頂天的神技,加上這些醫學知識,讓她極爲欣賞,不過也有疑惑:“你說的經絡,真的存在嗎?人體解剖,根本找不到。”


“我沒學過解剖,但我可以讓你感覺到經絡的存在。”

“真的?”應春蕾眼光一亮:“怎麼感覺。”

“很簡單,你把手給我。”

陽頂天本來想讓她把手放桌子上,後來一想,她這手太漂亮了,這樣的便宜,不佔白不佔。

應春蕾根本沒想這些,立刻把手伸出來。

陽頂天輕輕託着她手,觸手微溫,有如軟玉。

陽頂天在心底輕輕吸了一口氣,暗想:“這手要是給我打上一槍,那得爽上天。”

好吧,他實在不是什麼高雅之人,哪怕有桃花眼帶給了他很多東西,但性子沒改,就是個俗人。 不過他現在擁有的美女多了,面上倒是不動聲色,另一隻手伸過去,用一根指頭把應春蕾小指托起來,道:“人的小指,在中醫的經絡學裏,通着兩條經絡,陰面通少陰心經,陽面通太陽小腸經,它們的循行路線,你知不知道?”

“我還有一點印象。”應春蕾點頭。

“等一下,我百度一下。”

龔嬌興致勃勃的插嘴。

她打開手機,搜索經絡,這下向萬剛應春風也來了勁,都把手機打開。

“這是手少陰心經的循行路線,這是手太陽小腸經的循行路線。”

龔嬌把手機湊到應春蕾面前,應春蕾點頭,看着陽頂天,道:“我想先感受一下手少陰心經。”

陽頂天微微一笑:“應姐,你沒有專門學過中醫吧?”

“沒有。”應春蕾搖頭:“只是順帶着講過,算是有所接觸吧。”

她妙目看着陽頂天:“怎麼了?”

“中醫的理論,先啓陽,先伏陰,也就是道家所謂的進陽火,退陰符。”陽頂天解釋:“如果我先撥動你的陰經,再撥動你的陽經,對你的身體不太好,或者只撥一根經又沒事,兩根同時撥,不是太好,所以,我先讓你感受一下陽經,這樣其實有好處,可以順帶幫你調理一下腸胃,心與小腸相表裏的,其實只撥一條經,另一條經也有反應的,你仔細感受一下。”

“好。”應春蕾妙目泛彩,向萬剛在邊上看着,有些出神。

他追不到應春蕾,最大的原因,就是因爲應春蕾只關心醫學,對其它的事,沒有多少興趣,他跟應春蕾在一起,是真的找不到共同話題。

他追了應春蕾將近三年,應春蕾從來沒有用這樣的眼光看過他,最多的,不是冷眼鄙視,就是怒目圓睜。

“注意啊,不要緊張,放鬆。”

陽頂天說着,手指在應春蕾小指陽面輕輕撥了一下。

“呀。”應春蕾一聲驚叫,手倏地收了回去,就彷彿給電打了一般。

她雖然有心理準備,但並沒有真正的意識到,內力打入經脈時,會是這種電擊一般的感覺。

她清晰的感受到,一股電流,如一條速度快到極至的電蛇,從小手指的陽面,沿手臂而上,一直打入小腹中,她的身子甚至都有一種微微顫慄的感覺。

“是什麼樣的。”龔嬌坐在她邊上,妙目圓睜,非常的好奇,又帶着記者獨有的探詢似的眼光。

陽頂天看着她的樣子有些好笑,道:“你要不要也試一下。”

龔嬌看一眼應春蕾,微微咬牙:“好。”

不愧是幹記者的,有探索的勇氣。

“注意了。”

陽頂天一面提醒她,一面伸手過去,就在龔嬌小指上撥了一下。

“呀。”

龔嬌同樣一聲驚叫,手倏地縮回去,另一隻手還握着手腕:“怎麼象電打一樣。”

但隨又搖頭:“這跟電打不同,我小時候觸過電,電打人麻,但只進入表皮,這個可以沿着線路,一直到肚子裏面。”

她說着看手機,然後叫起來:“就是這樣的,一模一樣,從小指,沿這裏,到這裏。”

她指給應春蕾看,應春蕾眼中有着思索的神色:“這不是血管的循行路線,也不是神經,神經叢不是這麼放射的,難道說,真的有經絡。”

她想了一會兒,伸手:“我再試一下心經。”

龔嬌卻搖頭:“我不要試了,好可怕,原來內功真可以打人的。”

她說着還對應春風向萬剛兩個哼了一聲:“就你們那種蠻打,也叫做功夫。”

向萬剛和應春風相視苦笑,先前在武警基地,他們已經領教過了陽頂天的內功,鼓起氣,就象一塊大魚皮,又滑又韌又厚,他們打在他身上,輕鬆就給彈開或者滑開,怎麼也用不上勁,而他打在他們身上,卻象外裹棉被內撐巨木的重錘,那叫一個難受啊。

應春蕾的探索精神讓陽頂天欣賞,尤其是她認真的樣子,跟凌紫衣出神一樣,有一種普通女子身上難以見到的美。

陽頂天伸手,手指在應春蕾小指陰面上輕輕撓了一下,那動作,輕柔得彷彿年輕的戀人在調情。

應春蕾還是呀了一聲,這一次比較輕,然後,她手抖了一下,卻強行忍住了,沒有縮回去,但另一隻手,卻猛地按住了胸口,過於急切,以至於把豐滿的胸部按得有些變形。

“怎麼樣?”龔嬌自己不敢試了,卻好奇的盯着應春蕾,舉過手機:“是不是跟這循行路線一樣?”

應春蕾沒有答她,卻看了陽頂天一眼,她眸子本來一直很冷靜,這一刻,卻是水汪汪的,竟彷彿帶着了幾分媚意。

陽頂天與她眼光一對,腦中突然生出一個念頭,暗叫不好:“我撥了她心經,這是撥動心絃啊。”

撥動心絃,就往往會產生愛戀,這讓陽頂天暗叫不好之際,心中又不自禁的跳了一下。

要是能和應春蕾這種女子發生點兒什麼,還真是任何男人都會期待,就如凌紫衣那樣的女子,哪怕她個性再偏執,只要能和她有一段戀情,任何男人都不會猶豫。

不過應春蕾只瞟了陽頂天一眼,隨即就閉上了眼晴,也不答龔嬌的話,好一會兒,她才睜開眼晴,道:“經絡確實是存在的,我本來想明年去國外,現在我改主意了,我要留在國內,轉學中醫,還有,練氣功。”

她說着,看向陽頂天:“陽頂天,你能教我氣功不?”

“這個。”陽頂天頓時就有些爲難了:“女子不適合練氣功的。”

“爲什麼啊。”

應春蕾還沒提出疑問,龔嬌先叫了起來:“老陽,你不會跟某些人臭男人一樣,也岐視女子吧。”

她說着還向應春風哼了一聲,應春風可就叫起撞天屈來:“天地良心,我從來就是你嘴邊的菜,想怎麼吃就怎麼吃,我什麼時候岐視過女子了。”

“哼。”龔嬌傲嬌的哼一聲,下巴昂着,根本不理他,只看着陽頂天。 “不是。”陽頂天搖頭:“我怎麼會岐視女子,只是女人的生理構造和男人不同,女人有月經,每月都來。”

他說着,微微沉呤,看向應春蕾,道:“氣功說白了,就是聚集精血去衝擊經脈,就跟一家人存款買房一樣,可女人有月經,每個月那麼幾天一來,好不容易聚集起來的精血一下子就流掉了,那還怎麼衝關啊。”

他這話有道理,應春蕾微微點頭,龔嬌卻不愧是幹記者的,專善抓空子,立刻就叫道:“不對,那麼那些武俠小說裏的女俠,個個功夫高強,是怎麼練出來的。”

“那是小說啊。”陽頂天苦笑:“不過女人也不是完全不能練,要練的話,要先斬赤龍,也就是斷了月經,象小龍女,爲什麼她不生孩子,就是因爲斬了赤龍,斷了月經,功力才能上升,同樣,也就絕了生育能力。”


龔嬌疑惑的道:“小龍女好象有後代吧,另外哪本書裏介紹過,我記不太清了。”

她看向應春蕾,應春蕾搖頭:“我喜歡梁羽生,不看金庸的書。”

果然是跟凌紫衣差不多的女子,性格也有點偏執,喜歡就愛到死,不喜歡,就看都不看。

陽頂天搖頭:“所以金大俠不懂武功,什麼對敵一個套路從頭打到尾,簡直是胡扯。”

“對啊。”他這話讓應春風大聲贊同:“我小時候也看,後來一直疑惑,哪有這樣的武功啊,敵人是變化的,居然把一套拳從頭打到尾來對敵,所以說梁羽生也不通,他也差不多一樣的寫法,什麼一套拳打完了,沒有剋制敵人,又重打一遍,我當年興奮得不要不要的,現在想來,簡直是笑話。”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