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滿長風帝國皇室將自己當成工具聯姻,毅然叛出長風帝國,且在短短百年成就天位,開闢出騎士聯盟這等能和其他五大勢力平起平坐的龐然大物,這位公主殿下的一生確實可以譜寫出一篇史詩。

「嗯!?我們去的地方不是日曦主城?」

隨著虛空神艦繼續前行,王城不禁問了一聲。

「當然,騎士聯盟的總部是日曦主城,可諸多騎士們的日常訓練可不能總在主城當中吧,騎士團的操練一個不慎就會將一座城市摧毀大半,騎士聯盟諸多騎士的駐紮在那裡。」

蘇白伸手指著那座巨大到猶如一片陰雲的星煉者高塔背後,那裡,是一座蜿蜒連綿,彷彿巨龍般的無盡山脈,山脈當中,山勢起伏,縱橫不知幾千萬里。

「那裡……」

王城看著那片山脈,在那裡,他居然不曾看到一座星煉者高塔。

「那是毀滅者山脈!這座山脈,就是星核爆衝擊波衝擊地面積累下來的泥土形成。」

「衝擊波衝擊地面累積下來的泥土堆積而成……」

蘇白的話讓王城心頭一凜,衝擊波堆積而成的泥土,居然形成了一片一望無垠的山脈!?

「穿過毀滅者山脈,就是我們這片星辰大地最危險的區域——煉獄之盤,在煉獄之盤以外,很少能夠看到災難級生物,就連王者生物,都屈指可數,可在煉獄之盤當中,不止存在著大量王者級生物,災難級生物更是遍地可見,三千大澤諸多星煉者組織呈現線形分部,實際上就是為了抵擋煉獄之盤當中的生物入侵,不止我們三千大澤如此,據說我們這片星辰大地的其他星煉者匯聚地同樣如此。」

王城肅然的點了點頭。

他腦海當中已經對眼前一切形成了地圖概念。


煉獄之盤,就是星核之力爆發形成的那片盆地,三千大澤當中的諸多星煉者組織以這片盆地為中心環繞了一個圈,將盆地當中的凶獸擋在其中,令其不能在這片星辰大地上肆虐破壞。

「蘇白學姐,你剛才說,煉獄之盤當中只有災難級生物?」

這個時候,同樣在傾聽蘇白降解的東方蘭突然問道。

他們兄妹和王城一樣都是平民出身,不同於家族當中有星鍊師坐鎮的蘇白,對於這些比較高深的常識同樣一無所知。

「對。」

蘇白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你想要問什麼,為何煉獄之盤只有災難級生物我們這些星煉者組織不去將裡面的凶獸滅殺,很簡單,由於星核力量被引爆的緣故,越靠近煉獄之盤中心的星力就越混亂,據說深入十萬里,星鍊師們釋放星術就可能引起星力反噬了,更別說到核心所在,再加上裡面的王者級、災難級生物實在太多……」

說到這,她的語氣微微一頓:「實際上,星紋體系,就是針對煉獄之盤所開闢,星紋在星力暴亂的煉獄之盤核心不會受到干擾,只是,至今為止最高明的星紋據說都只有四階,五階星紋便必須藉助外物,以至於至今為止人類都只能在煉獄之盤外圍進行防禦。」

東方玉聽了,不禁苦笑的搖了搖頭:「好吧,這種大事不是我們這種小人物所能涉足其中,我們還是儘快衝上星煉者境界成為騎士聯盟的正式騎士吧。」

蘇白點了點頭。

「大量王者級、災難級生物么。」

王城正愁荒蕪之地等區域王者級凶獸數量罕見,到時候想要找這種凶獸比較艱難,不想現在,機會已經就在眼前。

隨著虛空神艦不斷靠近那片連綿不斷的山脈,一座座巨大的城堡攜帶著訓練場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視野當中。

更遠處,還有更多的城堡盤踞一方,一眼望去密密麻麻,數不勝數。

「轟隆隆!」

伴隨著一陣輕微的轟鳴,虛空神艦停靠在一個巨大的空港。

這片空港當中除了目前停靠的著一艘虛空神艦外,尚有六艘虛空神艦停靠,其中有一艘體積是這艘虛空神艦的好幾倍,裡面有強大的星力波動擴散,宛如一座移動的星煉者高塔。

「王城。」

虛空神艦才一停靠,季雅意連忙從諸多騎士當中跨步而出:「王城,記得,測試星源天賦、各項屬性時選擇軍團、騎士團時,記得選擇我們十四軍團冬雪軍團,我們綠林騎士團就在冬雪軍團當中服役,你申請入我們綠林騎士團即可,我是綠林騎士團的副團長,通過一個預備騎士的申請還是不難,到時候只要你一晉陞騎士,我馬上就可以讓你成為綠林騎士團的正式成員,並且給你小隊長級待遇。」

「測試天賦?各項屬性?」

王城心中微微一沉,加入騎士聯盟居然還有這個步驟么。

「當然,不過我看過你的資料了,你的星源天賦是5對吧,雖然不高,可星源天賦對我們騎士而言並不重要,關鍵在於精神意志的磨礪,我們騎士聯盟有秘法,哪怕你的天賦只有5,照樣有希望成為神聖騎士,說不定以後有望成為我們冬雪軍團的軍團長,好好加油。」

季雅意說著,也不好離開自己的崗位太久,對著王城笑著揮了揮手,很快離去。

季雅意的話不少人聽在耳中,看向王城的目光頓時變得極為嫉妒,尤其是夙方、唐德等人更是如此。

「王城,我們下去吧。」

蘇白沒有留意王城的神色變化,看著虛空神艦下,神色中已經迫不及待了:「騎士聯盟初步測試這一關極其重要,關係到將來你是否會被軍團、騎士團看中,收為預備騎士……如果沒有騎士團收留的話,前期獲得資源將變得十分緩慢,因此這一點對我們這種尋常武者而言至關重要,不過王城你是武者階段便能斬殺星鍊師的頂級天才,季雅意大人都已經開口肯定通過你的申請了,你入綠林騎士團成為十四軍團的預備騎士已經毫無疑問,根本不用擔心這些問題。」

————

(要攤牌了。)

… 蒼穹主城下轄十座大城受火焰之劍的影響,願意加入騎士聯盟的武者數量不多,十座城市再加上附近小城,一共只有不到三百二十二人。

三百二十二人分成三十二個小隊,一隊十人,由六十四位騎士負責測試。

「王城,你先來吧。」

蘇白道:「你的數據必然能讓所有人-大吃一驚。」

王城這十天里儘管沒有拉幫結派,並且夙方、唐德、水笙等人對他還頗為詆毀,可武者斬殺星鍊師的戰績擺在這裡,在考核時,仍然有十幾人自發性的圍到了王城身側,似乎希望加入騎士聯盟后能得到王城的庇護。

這些人王城若是願意,只要一揮手,他們絕對會第一時間向他效忠,在他成為榮耀騎士后加入他創立的騎士團。

「不用了,你們先吧,我看看這個考核到底是怎麼回事。」

王城不怕實戰方面的測試,但是星源天賦……

「那好,我先去替王城學長探路。」

東方玉第一個跳了出來,對著王城拱了拱手后,直接來到了進行測試的房間當中。

時間很快過去了半個小時。

半個小時后,一臉疲憊的東方玉從裡面走了出來,一出測試房間,馬上毫無形象的找個地方坐了下來,大口喘息著。

他休息了不到一分鐘,他的成績也從房間外面一個立體投影當中投射了出來。

東方玉,強度8分,實戰4分,反應6分,精神7分,星源天賦5,等於10分,一共35分。

「下一個。」

東方玉出來后,馬上有個騎士冷冷的將下一個測試者召了過去。

「這份考核成績關係到我們能不能被那些強大的騎士團選中,東方玉,裡面的測試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東方玉休息了片刻,蘇白迫不及待的詢問道。

她這個問題頓時吸引了這一組所有人的目光。

「強度就是測試你的身體素質,實戰……是被那位負責測試的騎士大人虐待……反應更殘酷,需要躲避箭雨射擊……精神則是經歷一場幻境考核……」

東方玉一口氣解釋著,說道幻境考核,他的臉上有一絲愧疚:「考核時間只有十分鐘,可我直到最後時刻都沒有將那件道具移動。」

王城看著東方玉。

東方玉雖然有著10的精神屬性,可經歷過的生死之戰不多,意志不夠堅韌,縱有10的精神也未必能夠完美的發揮出來。

這是精神法陣轉化精神留下來的弊端,必須要靠不斷的生死磨礪才能彌補。

「這個成績……東方玉,你只能申請加入近些年新建立的二十一到二十四軍團了。」

蘇白有些遺憾。

閑聊間,另外一個武者已經完成了考核。

能夠加入騎士聯盟者,身體屬性基本上都在8和9上下,強度也在7到9浮動,但實戰、反應、精神三大評分卻將所有人的分數顯著性的拉開。


他這一組十人中,成績最好的一個實戰達到9分,反應同樣有7分,其精神評分達到9,也就是說,他實戰時一人可以對抗三個同屬性的武者,而且,他那10的精神中有9點,是靠著自己生死磨礪而來,相對於其他人用精神轉化陣法增幅精神,優秀了不知道多少倍。

就在此時,不遠處一組突然傳來一陣歡呼,蘇白等人舉目望去,只見那一組所有人全部朝著夙方而去。

不用猜就知道,夙方必然取得了十分驚人的成績。

片刻,一個原本屬於王城等人小隊的武者從那邊走了過來,小聲道:「夙方的成績出來了,強度9分,實戰、精神都是10分,反應9分,星源天賦有8,計16分,共54分!」

「8的星源天賦!?」

這個武者的話,讓在場不少人倒吸一口冷氣。

這個數字,對火焰之劍而言算不了什麼,可在騎士聯盟,完全能夠當精英種子來培養,日後有望突破到星鍊師境界,刻下四階星紋,晉陞神聖騎士,統率一個軍團。


「難怪這夙方自信滿滿,早就開始拉幫結派。」

東方玉小聲嘀咕。

星源天賦達到8,實際上在其他五大星煉者組織中只能稱優秀,算不了天才,可在大部分星源天賦在5、6間浮動的騎士聯盟,確實顯得鶴立群雞。

很快,一陣新的歡呼聲從另外一個小組方向傳過來。

「看樣子又是誰考出了一個驚人的成績。」

蘇白說著,對著東方蘭打了個眼色,東方蘭很快朝著歡呼聲傳來的方向而去,不到片刻再度返回:「這一次是水笙,水笙的其他成績相較於夙方差一些,但她的星源天賦……」

「星源天賦多少?」

蘇白追問道。

「她的星源天賦達到9……」

「9的星源天賦……這麼高的星源天賦不去其他星煉者組織跑到我們騎士聯盟來幹嘛!?有意思?」

東方玉忍不住吐槽道。

「別這麼說……騎士聯盟當中同樣有大星鍊師……物以稀為貴,這個水笙放到星煉者組織當中,可能會被星鍊師直接收為弟子,但想要拜入大星鍊師門下卻十分困難,可在我們騎士聯盟……只要她接下來表現出色,入大星鍊師強者的法眼都並非奢望。」

東方蘭連忙道,生怕自己兄長說的這些話傳出去以後被註定潛力無限的水笙記恨在心。

「王城學長,眼下那邊的人囂張的很,你也上去測試一番,用你的成績將他們狠狠壓下去。」

一位武者小聲的建議道。

王城看了一眼,他們這一組已經只剩下一人了,他即便再等下去,也耽擱不了多久了,只得點了點頭。

很快,正在測試的武者測試結束,王城上前,直往測試房間而去。

「你就是那個王城?我們騎士聯盟幾都聽過你的名號了,北月劍神?據說黃金軍團的孤風團長、幽靈軍團的許可人團長、輝煌軍團的金曦團長、冬雪軍團的寧冬團長都問起過你,尚未入我們騎士聯盟,就已經入了四位軍團長的法眼,這對於一個武者而言可是前所未有之事,測試時可要好好表現。」

一直只負責叫人的騎士在看到王城朝著測試的房間走去時,第一次開口給予了鼓勵。

王城點了點頭,並未多話,直接入了測試房。

隨著王城朝著測試房間走去,那些已經測試完畢的武者至少有三四成同時朝著這個方向望了過來。

「王城學長開始測試了。」

「王城?那個斬殺了星鍊師白道生的武者?走走走,過去看看,武者境界斬殺星鍊師啊,不知道能測出什麼驚人的成績出來!」

「真金不怕火煉,這王城到底是龍是蛇,在騎士聯盟的入門測試下一測就出來了。」

隨著陣陣輕微的議論聲,更有幾十位武者脫離了自己原本的隊伍,朝著這個測試點走了過來,等待著出結果,哪怕水笙、夙方等精英也不例外,望向這個測試點的方向更是帶著一絲緊張。

他們一個個口中說著王城是靠著養劍術才能斬殺星鍊師白道生,可實際上他們心裡十分明白,無論什麼原因,無論白道生究竟是否輕敵,一個武者,能夠將星鍊師斬殺,註定會轟動一方,眼下北月劍神這個綽號,恐怕三千大澤所有武者、星煉者、星鍊師都有所聽聞。

可以說,武者境界的王城已因此事而名動三千大澤了。

測試房內部空間極大,王城在踏入房間時,首先印入眼中的則是一個比武場,場上正有騎士等待著測試者的到來。

看到王城,這個騎士微微怔了怔,緊接著笑了起來:「北月劍神?」

「謠傳罷了。」

王城搖了搖頭。

「盛名之下無虛士,能以武者修為斬殺星鍊師,再怎麼差也差不到哪去,我是金鴻,十二軍團第三十四騎士團成員,希望你選擇騎士團時可以考慮一下我們三十四團。」

「最終的數據可能會讓你們失望。」


「哈哈,再差能差得到哪去?好了,先測試你的各項屬性,看到那些測試器材沒有。」

擂台上的騎士笑著和王城打著招呼,同時指了指一旁的一些器材。

那些器材,倒和健身房當中的東西相似。

「第一件器材,測試力量,第二件器材,測試速度,第三件器材,測試你的抗打擊能力,不過我估計你各項屬性應該都到了人體極限吧,這只是一個過場。」

王城點了點頭,根據測試員金鴻的指使,一一測試,全部打出了最高數據。

「不出意料,強度9,外面可是有不少人在等著你的成績了,我就給你特殊待遇,每出一項成績公布一項。」

金鴻說著,對著幾位正打著下手的武者級預備騎士打了個手勢。

那個預備騎士頓時走了出去公布第一項評分去了。

「我剛才看你發力時,顯然對自身的力量掌握達到極致了,而且,你在出拳時,體內氣血同時涌動,應該修有特殊的爆發秘法吧。」

「確實。」

王城點了點頭。

「那好,一會兒實戰時不要留手,將你的全部實力展現出來,實戰實戰,為了獲勝,到時候你可以使用任何手段,你的評價越高,關係到你接下來進入騎士團的待遇,一些諸多騎士團爭相搶奪的預備騎士受到的待遇往往超過了正規騎士,尤其是每一屆的新人王,基本上屬於小隊長級的待遇,這一屆中二十四座主城共有一萬六千四百四十五個新生,希望你最終能摘得新人王的桂冠。」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