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是周圍武道境的天之驕子,還是那群神凝境的天之驕子,甚至是三位主考官,此刻心中都給狠狠的震到了,說不出話來。

他們震驚江塵的突然出手。

但更震驚的是,陸川居然在一位神凝後期武修偷襲之下,完好無缺,而且輕創對手!

那可是神凝後期!

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了?

很多人的腦子,都轉不過彎來。

「怎麼可能?」江塵本人,也好不過哪裡去,毫不理會手上的傷勢,一臉的驚駭,他不敢相信,陸川居然能躲過他的攻擊,而且還對他造成傷害!

「武道境就如此了得,以後那還得了?必須要以絕後患!」江塵雙眸,殺機爆閃!

「江塵!你想幹什麼?」

正當江塵準備在下殺手,突然之間,卻聽見耳後,猛然傳來一聲爆喝,一股充滿殺伐之氣的氣勢,爆發開來,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這個時候,忠信侯終於反應過來,看到江塵想要再出手,他也怒了,於公於私,他都要出手阻止。 「江塵!你想要幹什麼?」

天位境的恐怖威勢,這一刻,驟然爆發,還帶著戰場之上的殺伐之氣,壓得大校場之上,眾人喘不過氣來。

作為這股氣勢,針對的主要對象江塵,更是不堪,仿若陸川先前一樣,臉色蒼白,渾身上下,動彈不得。

「天位境!是忠信侯!」


江塵心思閃爍,他知道,今天是沒有機會擊殺陸川了。


「江塵,你好大膽,竟敢在國家掄才大典之上,對考生狠下殺手,按律當誅!」忠信侯一個箭步,飛速上前,把陸川擋在身後,對著江塵,厲聲喝道。

「忠信侯說笑了,本人只是覺得陸川兄實力強大,見獵心起,試探試探,沒有想到陸川兄居然如此強大,能夠創傷本人。」江塵笑容滿面,說話的語氣,陰森森令人膽寒。

「試探試探!?江塵,你當本侯是傻子,還是你自己是傻子?這話的鬼話糊弄誰?」忠信侯殺機凜冽。

「忠信侯若是這樣認為,本人也沒有辦法,不過本人乃是朝廷冊封的樂平小侯爺,就算忠信侯您,也無法拿本侯怎麼樣吧?」江塵冷冷一笑,不為所動。

「哼!此事,本侯一定會如實稟告陛下!」忠信侯雙目閃爍,冷冷一哼,還是收了氣勢。

江塵說的不錯,縱然他身為忠信侯,但是也沒權對一個朝廷冊封的小侯爺怎麼樣。當然,他也可以憑藉強橫實力,格殺江塵,不過這種藐視法度的事情,是他最為厭惡的。

「小川,你沒事吧?」忠信侯狠狠的看了江塵一眼,轉過身,看著陸川關切問道。

「多謝周叔關係,我沒事,只是靈力消耗過度而已。」陸川搖了搖頭,雖然剛剛九死一生,不過還真是沒事。

硬要說有事,也只是靈力消耗太多,剛剛凝聚的那道大須彌劍氣,足足消耗了他九成的靈力。

「小川,你放心,周叔一定幫你在陛下面前為你討個公道!對了,這是我在邊境時候得到的【玉髓膏】,對外傷,有著顯著。」忠信侯拿出一個小瓷瓶。

「多謝周叔。」

「你我叔侄,就不必如此客氣,來,先把藥膏敷上。」忠信侯打開小瓷瓶,倒出了裡面黑色的藥膏,給陸川塗抹在傷口之上。

這藥膏也的確不同凡響,比神武營的東西都好用,一抹上,陸川就能清晰的感覺到傷口之上,一股痒痒的感覺。


竟然在滋長新肉。

這樣下去,不用一個小時,他的傷口,就能完全痊癒!

塗抹傷口,大約用掉一小半藥膏,剩下的,忠信侯也順手塞給了陸川。

「小川,沒想到這才幾年沒見,你竟然都修鍊這種程度,不僅修為達到武道九重巔峰,而且還凝練成精神力,恐怖不用多久就能成為神凝境武修!我在你這麼大的時候,還在為衝擊武道七重而努力。」看著陸川,滿臉都是看待子侄輩的欣賞。

「周叔過獎了。」

唰!唰!

正在這個時候,那群神凝境的天之驕子,此刻也來到大校場之中,為首的是英武小侯爺卓航。

他的目標,是江塵。

「江塵,我原以為你只是狂妄自大,沒想到,你居然還小肚雞腸,不就是輸了一場賭鬥,至於要這麼大動作?你這樂平小侯爺的臉面還要要?國師弟子的臉面還要不要?」卓航看著江塵,面帶譏諷。

「卓航,你用不著這麼冷嘲熱諷!一本修鍊心得,本人還是拿得出!」江塵看了卓航一眼,冷冷一哼,隨手甩出一本冊子,轉身就走。

卓航手一按,穩穩接住這本國師千九玄的修鍊心得,裡面記載的是神凝境突破天位境的心得,價值要比太虛丹珍貴數倍。

這本本來很眼饞的修鍊心得,此刻在手中,卓航並沒有多大的感覺,有些索然無味,目光更多的是在陸川身上,以及對剛剛那一劍的震撼!

「那一劍……」

「威力很強!」

「就算對我,都產生了威脅!」

「若是這陸川,能夠凝練超出十道這樣的劍氣,就算神凝初期武修,也能斬殺!」

「不愧是第一侯的兒子,繼承了第一侯越階挑戰的強大能力!第一侯天位境的時候,能和國師千九玄不相上下,這陸川武道九重,未必沒有斬殺神凝境的實力!」

卓航雙瞳深處忌憚一閃而過,沖著陸川笑了笑,也轉身離去。

其他神凝境的天之驕子,看向陸川也有些複雜,頭一次,他們從一個武道境武修身上,看到了威脅!

甚至是……

恐懼!

剛剛那一道劍氣,就算有準備,他們之中,也沒有幾個人能保證百分百信心接下來。

「第一侯府的人,不能招惹,不管是大的還是小的。」所有人心中都出現這麼一念頭。

很有深意的在陸川身上一看,這群天之驕子們,也都轉身離去。

就在所有神凝境天之驕子,轉身離開,第一個轉身離開的江塵,此刻,驀然回頭,雙瞳之中,殺機淋漓,冰寒刺骨。

「武狀元爭奪戰,不禁殺戮。」

「陸川,你已經闖進了前十,三個月後,武狀元爭奪戰,希望你到時候不要膽怯!」

「到時候,我會……」

「我會親手殺死你!不管你是什麼身份,不管你身後站著的是誰,我會親手殺死你,一定!」不等江塵說完,正在恢復靈力的陸川,豁然站了起來,眼中,帶著駭人的寒芒!

第一次,陸川是如此強烈的想殺一個人,在此之前,從來沒有!

「恩!?」

陸川的話,讓江塵瞳孔一縮,旋即冷冷一笑:「很好!陸川,很高興我們達成共識!」

「你想殺我,我也想殺你,那到時候就看各自的本事了!」

說完這句,江塵再也不停留,身形一掠,離開大校場。

「小川,你太莽撞了!江塵,他可是神凝後期修為,而且還修鍊一門下品絕學。」忠信侯看著陸川,神色有些擔憂。

「周叔,您放心,我自有把握。」陸川目光堅定。

看到陸川的目光,忠信侯嘆了一口氣,從身上拿出一本冊子,道:「唉,你小子!你既然決定了,周叔也只有支持你,不過你周叔我也是窮人一個,沒有什麼好東西,這是一本下品絕學,就算見面禮吧。」

「多謝周叔!」陸川感激道。他知道周叔,最強大的絕學,也只是一門中品絕學,能夠送他一本下品絕學,這份禮夠重。

陸川接過秘籍一看,竟然是一本身法絕學。

《炫光沖霄》。

這是秘籍的名字。 「接下來就是第一名爭奪賽,好好表現!」忠信侯拍了拍陸川肩膀,笑著說道。

他沒有繼續留下來,而是回到了高台之上。

不過,隨後,忠信侯宣布,比賽延時一個小時再開始。

誰都知道,這是專門為了陸川而延時。

誰也沒有說什麼,實際上,大校場之上的考生,這會兒,還沒有回過神來。而兵部尚書和十六皇子,也不會為了這點小事,駁了忠信侯面子。

等到忠信侯宣布考核推遲一個小時,這些人才回過神來,看向陸川的目光,一個個都是無比精彩。

「剛剛那道劍氣……」

「那個神凝期青年是江塵?樂平侯府的小侯爺,他可是神凝後期的修為,居然被那一道劍氣洞穿了手掌!」

誰都沒有想到,陸川居然還隱藏著如此強大的力量。

這些人之中,最精彩的莫過於快劍客趙寒心了,回想起那道劍氣,他似乎看到了,一絲劍修的影子!


那可是劍修,他苦苦追尋了將近十年,而未摸到門檻。

……

陸川坐在地上回復靈力,不一會兒,他驚奇的發現,被趙寒心洞穿的肩膀,此刻,居然全好了。

「好東西!」陸川摸了摸懷中的玉髓膏,知道這東西,必定價值不菲。

一個小時后,考核繼續。

前三名,是陸川、王神力、劍一。

依舊是抽籤決定,輪空的那人直接淘汰,剩下的兩人,進行第一名決賽。

陸川運氣好,沒有被輪空,輪空的是那位劍修劍一!

不過自始至終,劍一都沒有任何錶情,彷彿淘汰的不是他一樣。

「別管他,他就只是賺取一個路費而已。」這個時候,陸川耳中,傳來一道聲音。

是王神力,和他爭奪第一名的對手。

看到陸川的目光,王神力對著陸川一笑,只是他這笑容,真不怎麼好看。

「這個劍一,我聽說過,他用了十年時間,遊歷了幾乎整個大秦,每次參加比賽,都是為了拿獎金,賺路費,這次參加武舉,估計是有沒有路費了。」王神力道。

「遊歷山川地理,在大自然風光之中,提升修為。」陸川低聲呢喃。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很讓人嚮往的道路,不過這明顯不是他的性格,也不是他的道。

「但,我的道,是什麼?」陸川雙目迷茫。

「小侯爺……小侯爺……」

「恩?什麼事?」聽到呼喊聲,陸川回過神,甩了甩頭,雙目恢復清明:「不能想了,再想就入魔障了。」

「小侯爺,可以開始了吧?」

是考核官。

「恩,可以!」陸川點點頭,飛掠上擂台。

王神力,也毫不落後。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