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呂布可是不給他們後退的機會,他們在呂布的眼中都是一筆筆資糧,都是他訓練士卒靶子,只有經過多次血戰的士卒纔可以成爲他的親兵。

呂布還打算專門建立一個親兵組成的軍團,不過這一切都需要李易的首肯,如今只有瘋狂的擊殺敵人,增加士卒的潛力和等級,已達到轉化親兵的條件。

“殺,殺,殺。”見到部下士氣高昂,在呂布的帶領下,再次開始衝擊。

這一下,聯軍士卒可是糟了殃,因爲沒有有效的指揮,都是各自管理自己的軍隊,有時兩隻諸侯軍隊撞到了一起,隊形打亂,被呂布趁機擊殺,造成了大量的傷亡。

呂布在這裏殺的痛快,袁紹那裏則是亂成一鍋粥。

因爲他是名義上的盟主,雖然還沒有歃血爲盟,但是他的聲望是最高的,誰讓是他和曹操發起了這次的討伐,又是此地的主人,成了,他的聲望大增,一時無兩,要是失敗了,他就是罪人。

“該死,情報爲何還沒有送來。”袁紹在自己的大漲內怒吼着,坐在下面的人只有一人感覺面對他。

他就是許攸,因爲和袁紹從小一起長大,兩人關係很不一般,再加上出色的計謀,過人的智慧,是如今袁紹的左膀右臂。

“本初,稍安勿躁,聯軍大營太大,消息傳遞不變,耐心等待。”許攸緩慢的說道。

“子遠,我是着急啊,要是董卓大軍打來,咱們可就直接失敗了,要是這樣,我還有和臉面回去。”袁紹強壓下怒火說道。

“本初,平常心,平常心。”許攸說完,竟然閉上了眼睛。

不過說來也怪,許攸說完,袁紹本來有些焦躁不安的心,一下子靜了不少,這是被許攸給感染了,他的平靜,撫平了袁紹的心。

“呼,呼,呼。”連續呼出幾口氣,袁紹也是靜了下來。

也是閉上眼睛,等着情報的送來,好對症下藥。

不一會,一個士卒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報。。。。”

那是士卒直接衝了進來,手中拿着個一卷竹簡,雙手捧了起來。

“念。”袁紹接過來之後,一邊看,一邊說道。

“是,董卓大將呂布來襲,率領五百萬幷州鐵騎如今正在聯軍大門肆虐,各地諸侯大軍各自爲戰,場面很是混亂,比呂布乘機擊殺,敵軍太強,請求支援。。。”那士卒把大致的情況說了一邊,然後就站了起來,等待袁紹的命令。

“哼,才五百萬就敢來送死,傳我的命令,讓顏良文丑出戰,務必斬殺呂布。”袁紹看着竹簡上的信息,對用着士卒的話語,很是不屑的命令道。

“是,屬下領命。”那士卒聽完,記在心裏,剛準備出去發佈命令,許攸發話了。

“慢。”張開眼睛的許攸,兩眼放光的看着袁紹。

“哦,子遠有和計謀?”熟悉許攸的袁紹,見到他的樣子,就知道他有好的計策獻上。

“哈哈,此時可是絕佳的機會,讓呂布去鬧吧,只有五百萬的士卒,就算是五千萬,也是無上大雅,讓咱們的主力遠離他們,讓其他諸侯上去拼命,咱們坐收漁翁之利,不過要讓一些炮灰上去送死,這樣一來,他們也是沒有辦法責怪我們。”許攸道出了他的計策。

袁紹一聽完,十分喜歡,就按照許攸的計策去辦了。

“哈哈,多虧了子遠,要不然,這一次肯定是損兵折將。”袁紹開心的說道。

“不是我之功勞,而是董卓給咱們機會,只要困死了呂布,董卓就是沒了牙的老虎,不堪一擊。”許攸不屑的說道。

。。。

呂布這邊,仍舊在四處廝殺,時而向東,時而向西,有時還向南,真是沒有任何章法,不過就是有一點,那就是那邊弱,去那邊。

走到哪裏,哪裏留下一地的屍體,不過呂布在心裏犯着嘀咕。

“這聯軍怎麼這麼弱?要都是這樣的,我手下的兒郎足以剿滅他們。”呂布想要感覺到有些好笑。

不過手中的方天畫戟則是沒有絲毫的防水,只有一擊打出,必定有人死亡,甚至在橫掃的時候,直接擊殺一羣。


這也不怪呂布,一般大營門口都是軍隊的精銳,防止敵人攻擊大營,但是袁紹聯軍不同,他們人太多,並且人心不齊。

都不想把精銳放在門口,不想和董卓死磕,都想保留實力,這樣一來,門口都是一些軍中新兵,還有玩家的隊伍。

這就就給了呂布聯軍兵弱的跡象,不過他仍舊打起精神,只要事情不對,趕快逃跑,誰讓李易在軍中,他可不想李易出事。

“哈哈,哈哈,擋我者死。”呂布的大喝響了起來,因爲此時的呂布有些鬱悶,需要靠大喝來發泄。

實在是聯軍太弱,殺起來不爽,而且一地的屍體,雖然很多,但是沒有成就感。

“我來會會你。”這時一聲大喝響起,只見關羽手拿青龍偃月刀衝了過來。


胯下一匹杏黃馬,身穿綠色戰袍,髯長近兩尺,隨着微風擺動,直奔呂布而來。

“來得好,去死。”呂布見到有人感覺挑戰它,興奮的衝了上去。

只見一道虹影出現,呂布就出現在關羽的面前,手中的方天畫戟劈了過去。

“好快。”關羽吃驚的說道,說時遲那時快,手中的青龍偃月刀直接一擋。

“這廝好大的力氣。”只見關羽直接被壓制住了,不過他擋住了呂布的隨手一擊。

“咦,不錯,不錯。不過你太弱了,給我死開。”見到關羽擋住了,呂布邪邪的一笑,方天畫戟改劈爲挑直接挑飛了關羽,不知去向。

“哈哈,來吧來吧。”見到對手沒影了,呂布有些鬱悶,再次大吼道。

不過這次迎接他的是無數的箭矢,不過呂布嘿嘿一笑,方天畫戟一個上揚。

“裂天戟法。”呂布直接使用了第五式。

“裂箭式”只見方天畫戟上一道虛影閃過,上空的箭矢直接應聲而斷,紛紛失去了力氣,掉落了下來,砸的下面的士卒不知所措。

不過仍有幾隻箭矢直奔呂布而來,那是一些戰將發出的,因爲強大的力氣,保護了箭矢不被呂布的攻擊所迫。

“當。當。當。”呂布輕鬆的用方天畫戟挑飛了這幾隻箭矢,看着箭矢來的方向。

拿出另一側的龍舌弓,搭上三支箭矢,直接射了出去。

只見那三隻箭矢如同流星一般,直接命中目標,擊殺了那三個戰將。

見到射箭之人死亡,呂布哈哈大笑起來,拿起方天畫戟,繼續廝殺起來。 這就是姐夫和自己的不同了。

藺爺有病我能治 ,進去換了,很快就有人把洛夢櫻的衣服取了過來。

洛夢櫻的衣服當然是更加精緻的。

「小姐,這是你的衣服」。

大王太威武︰妖嬈酋長求輕寵 我自己來就可以,你們下去吧。」洛夢櫻看著站在自己面前都十個人說。她不習慣被別人服侍。

「是,小姐,我們就在外面,有什麼事情小姐叫我們叫可以了」他們說完,馬上離開了。

洛夢櫻摸著衣服,她現在穿這件衣服,才是真正碧藍深幽的主人吧,只有她才能穿的衣服。

不是洛夢櫻穿什麼衣服,才是他們的主人,而是她只有這樣才能讓別人看到她的尊容,也是對他們的重視。

洛夢櫻看著換完衣服的自己,只有的自己真的還能回去嗎?

墨昊靳和岸很快就出來了,沒有看到洛夢櫻,也沒有看到剛剛的那些服務員。

岸也臭美的看了一下自己,他可是不太喜歡這些正式的衣服。


不過岸穿起來,還真的合適,沒有一點瑕疵。不知道姐姐是什麼時候就開始給自己準備了。

岸也看了一下,墨昊靳他怎麼也換呢?他都是這樣樣子,換不換衣服也沒有什麼影響的。

不過岸也看出來了,都是穿西裝,為什麼他和爹地一樣,有一種東西是自己沒有辦法比的呢?

墨昊靳知道岸在看自己,但是他也沒有說什麼,就這樣讓他看著。

墨昊靳聽到其他聲音,看向聲音處,一雙腳出現在他面前,但是沒有看到洛夢櫻,但是這雙鞋子是洛夢櫻剛剛穿過來的。

墨昊靳看到洛夢櫻出來了,洛夢櫻身上穿著一件很漂亮的衣服,這件衣服讓洛夢櫻更加的漂亮,還有讓人感受到她身上的氣息。

這個才是真的的你呀,墨昊靳每一次被洛夢櫻驚艷,她就是這個神秘的存在,她身上的一切都讓他想要探究。

岸還是第一次看到洛夢櫻這樣,他知道這個姐姐不簡單,也認為她只是一個有身份的人,但是她的能力怎麼樣,他還是不太清楚當然,可是他也感受到洛夢櫻的氣息,那個氣息他曾經也在爹地身上感受過。

「姐姐,你真的太漂亮了,美得不可方物呀」岸可不是為了怕馬屁呀,洛夢櫻真的很漂亮。

洛夢櫻看到岸這樣,笑了一下,摸了一下他的頭,岸現在也是很帥氣的。

墨昊靳看到自己的妻子這樣,真的太漂亮了,他見過太多的美人,但是誰可以比得上,自己的妻子呀,平常看他的妻子,這是比普通人漂亮一點點,但是現在的洛夢櫻什麼都沒有擋了,這個真正的洛夢櫻,真的太漂亮了。

墨昊靳動也不動的,看著洛夢櫻,好像怎麼都看不夠一樣。

「姐夫我姐姐是不是世家上最漂亮的女子呀」岸看著洛夢櫻在墨昊靳面對說。

「是,她是我看到最漂亮的女子。」墨昊靳回答說。

「姐姐這麼漂亮,可是姐夫都不和姐姐說,是不是騙我們的呀」岸繼續問。

洛夢櫻看著墨昊靳這樣,笑了一下,她臉上是有什麼東西嗎?讓他這樣看著自己。

洛夢櫻的臉紅了,她這個樣子更讓墨昊靳看得入迷呀。

「你們都準備好了嗎?」洛夢櫻問他們,如果繼續讓墨昊靳這樣看下去,她都不知道怎麼面對了。

「姐姐放心吧,我都準備好了。」岸回答說。

墨昊靳沒有說話,而是慢慢的走向鞋櫃處,取了一雙鞋子回來。

他讓洛夢櫻坐下來,慢慢的給洛夢櫻把鞋子脫了下來,把他取過來的鞋子給洛夢櫻換上。

洛夢櫻現在才是最完美的。

「好了,你要去哪裡呀」墨昊靳把她扶了起來說。

「謝謝你,真的太漂亮了」洛夢櫻說完,在他的臉頰處吻了一下。

墨昊靳開心洛夢櫻對自己這樣,他很想看到洛夢櫻可以每天這樣對自己的。


他們繼續的離開,出現的地方也越來越深嚴,如果不是有人帶著他們,他們根本就進不去。

岸還是很擔心的,但是他明白那些才是姐姐的真的勢力吧,如果不是這樣姐姐也不會穿的這麼正式了。

墨昊靳也不知道洛夢櫻帶他們去哪裡,可是他知道那些都不簡單的。

「小姐,我們只能到這裡了,下面的路讓他們帶著你」他們已經換了很多次車了,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逍這樣。

洛夢櫻帶著他們下車了,他們看這裡,怎麼這麼黑呀,就是是黑夜也會有燈火呀。

不過他們很快就看到了,不過還是拉接他們的,他們直到一個很大的城堡面前,他們才下車。

很多人已經等候多時了,看到洛夢櫻下來,他們恭敬的敬禮。

岸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場面,玉笙寒他們那幾個家族也是大家族,可是也是沒有他現在看到的盛大。

墨昊靳好像是習慣這樣的場面了,他就緊緊的跟著自己的妻子。

岸就到處看著,很想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他們進去裡面的時候,還有很多人,有一些是岸看到過的還有很多陌生的面孔。

他們看到洛夢櫻到來的時候,齊聲說:「歡迎主人大駕光臨。」

「歡迎主人大駕光臨。」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