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想到自己也只是掌握了三級的獸印而已,想要收服龍鳥看來還有的功夫。

龍鳥至少不會抵擋這對於葉落來說是一個好消息。

靜坐在地上。葉落開始接起獸印起來。

四級的獸印需要結出整整一棵的蓮花,葉落默默的開始凝聚起來。

天命心法葉落一直都在修鍊著。不過一直都沒有碰到中意的妖獸,現在龍鳥送到自己的面前。如果自己還不下手的話,都對不起這天賜良機了。

天命心法也不虧是天賜之物,持續的修鍊起來確實看得出效果很明顯的,而且還甚至結的獸印有時候能夠破格馴服妖獸,不虧是專門為馴獸師準備的心法。

葉落疑惑,不知道馴獸師有天命心法相助,其他的修鍊體系也應該有相應的修鍊心法輔助。

這些都不是葉落現在需要關心的,他已經掌握了一個武修的雲天心法,已經足夠了。

漸漸的一道印記出現在葉落的手裡面,很快就形成了一個圓形的物體,不過這還不夠,葉落繼續凝聚,慢慢的葉落手上的物體開出了一道花朵,那是一朵唯美似炫的蓮花,艷麗的不似凡間之物。


蓮花繼續凝聚,葉落眼神都不眨的牢牢的盯著手上的蓮花,而且還不停的往著蓮花裡面輸送命魂之力。

一片翠綠的枝葉在蓮花的周圍出現,然後一根支撐的枝杈也慢慢浮現。

彷彿一顆完整的蓮花就要這樣出現在世間。

突然葉落感覺到腦海裡面一陣的疼痛,眉頭皺起,手上的動作也鬆開了,而那蓮花如同隨風消散一般,一朵朵的花瓣慢慢的融掉,葉子和枝杈也很快消失了,獨留空氣中一股白色的煙霧。

葉落低下腦袋,眼睜睜的看著蓮花消散,可就是無能為力,剛剛的凝聚已經很明顯的超出了他的極限,不然大腦不會抽搐般的疼痛的。

不是他不想繼續下去,命魂已經先支撐不住了。


葉落皺眉,強制下來可是會傷了自己的命魂的,到時候弄成和收服黑仔時候的樣子,就糟糕了,自己可不是命魂破碎變成植物人。

竟然四級獸印凝聚不了,葉落只能退而求其次改為凝聚三級獸印了。

葉落想起自己以前曾經凝聚過的獸印陣,這倒是一個辦法,就是不知道對龍鳥有沒有用就是了。

很快一朵盛開的白蓮花出現來了葉落的手裡面,葉落心一橫,一手拿著一個三級獸印,另外一隻手開始凝聚第二個,葉落的命魂之力差不多剛剛達到三級的極限左右,一個三級獸印難不倒葉落。

第二個獸印也很快的出現在了葉落的手裡面,不過葉落還是沒有開始收服,第三個獸印的凝聚也開始了。

雙手有著二個獸印,對於葉落的再次凝聚已經有了一點的阻礙。

葉落的眉毛和頭髮上都已經有汗珠出現,而且連帶葉落手上的筆畫都已經有了一點遲緩。

「啪」一聲清脆的凝聚聲出現,葉落臉上一喜,第三個獸印凝聚成功。

三個獸印也是葉落現在凝聚的極限,葉落取三也有三足鼎立之勢。

等會到了龍鳥的命魂空間裡面三個獸印可以相互之間扶持幫助。

葉落再次一皺眉,三塊命魂印記碎片從葉落的命魂裡面脫落,這是葉落為了控制龍鳥而準備的。

如果龍鳥只是一隻三級妖獸的話,葉落根本不需要那麼多命魂碎片,只需要一小塊的命魂碎片引導一下龍鳥就可以了。

可葉落害怕龍鳥的反噬,所以準備工作要做好來。

三個獸印在葉落的手裡面形成一個犄角之勢,葉落命魂一引導,三個獸印就很快的飄到了龍鳥的身邊。

然後在龍鳥毫無抵抗力之下莫入了龍鳥的命魂空間裡面。

葉落搖了搖腦袋,剛剛三塊命魂碎片的脫離已經對於他的命魂有了一點損失,再次需要修鍊回來恐怕又要很久了。

不過只要收服了龍鳥這些都不是事。

收服了龍鳥到時候自己都有可能邁入核心弟子的行列,他還記得一劍子的看著自己的眼神,那是不服。

到時候自己把他打服了,在一腳踢開。

很快葉落就感覺到了龍鳥腦海裡面的命魂。

不過看到龍鳥命魂的樣子讓葉落很無語,此刻的龍鳥的命魂顫顫巍巍的躲在一個角落,看到獸印進來恐懼不已。

這還是葉落第一次看到一個會害怕的命魂,其他的命魂只要一感覺到獸印的氣息,都兇殘的想要把自己獸印裡面藏著的命魂碎片給吃掉。

葉落的獸印慢慢的朝著龍鳥靠近,而龍鳥也理所當然的後退。

無奈下,幾個獸印猛的一撲,瞬間就涌動了龍鳥命魂的身上。(未完待續。。) 看來謝染提供給周璐的信息也是真的,只是她沒有阻止周璐去送死。或者現在她會以爲,周璐肯定已經葬身火海了。

我沒有想到謝染的心居然是如此的歹毒,僅僅是因爲周璐當日慫恿安軒將她給踹了。謝染便一直懷恨在心,甚至想要了周璐的性命。不過,謝染又和安軒走到了一起,我不知道他們倒底想搞什麼鬼。

“周然,你既然疑點重重,爲何不找謝染對質?”艾麗突然問我。

“艾麗,你不是說謝染和安軒在一起嗎?”我問。

艾麗告訴我,她見到他們的時候,他們好像是在一起擁抱了一會兒。那個時候,艾麗剛剛送走王姐和葉凱麗回去,回來的時候撞見了他們。

安軒好像是給謝染什麼承諾,謝染也很開心似的。謝染無意中說出了周璐要去找張黑虎報仇的事情。只是艾麗離得太近,並不是聽得很清楚。

又是謝染?我氣得握緊了拳頭。謝染太讓人失望了,我一次次隱忍,卻絲毫不能引來她的感激之心。卻屢屢從中搗鬼,也不知道她和安軒之間又存在什麼勾當。

安軒的均衡地產徹底跟衆誠集團決裂,明日的競標無異於一場生死搏鬥。

“你知道謝染住在哪裏嗎?”我問艾麗。

“我知道。她租了一處房子,那裏很偏,連安軒和李凱都不知道。”艾麗嘆了一口氣,謝染是一個十足的心機女,只是每每只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到頭從來沒有落一個好下場。

艾麗答應送我去,其實我也想知道安軒倒底跟謝染說了些什麼,因爲明天的競標太重要了,衆誠集團只能成功。

汽車在謝染的樓下停下,艾麗沒有上樓,只在車裏等我。我沒有追問艾麗爲什麼知道得這麼詳細,但艾麗之前是一名出色的記者。對打聽他人的隱私,似乎也是她拿手好戲。我按了一下門鈴,裏面傳來了謝染的聲音。

“我就知道你會跟來的,太不聽話了?”謝染打開門,卻見到的是我。兩個人臉上同時露出了尷尬之色。

“我,我,我以爲是李凱呢?”謝染支支吾吾的,好半天才說出了李凱的名字。我當然知道她是在撒謊,她肯定是把我當成了安軒。

“不請我進去坐坐?”我沉着臉,輕輕說道。

“周然,我真的沒有想到是你,你來了,太好了。快進來吧!外面冷。”謝染瞬間換了一副笑臉,我才注意到她穿着一身睡衣。睡衣下,裹着她窈窕的身子。

我想起了我和謝染在一起的兩年時光,心裏有點兒泛酸。這樣的女子的確是一個尤物,若是讓她粘上了,便不想甩去。

謝染爲了衝了一杯咖啡,然後在我的對面坐了下來。

“周然,你這麼晚來找我有事嗎?”謝染看着我,一雙眼睛是那麼的明亮。

“謝染,我想問問你,你這幾天去了哪裏?你可知道李凱發了瘋的在找你,你莫非真的是想辜負他嗎?”我沒有回答謝染,而是反問道。

“周然,你以爲李凱和我就是真愛嗎?我不希望有這樣波瀾不驚的感情,甚至一刻也不想跟李凱交往下去了。可是我爲了衆誠集團競標成功,不得不委曲求全。你還要我怎麼做?周然,你有心嗎?”謝染說着,卻哭了起來。她此刻居然說跟李凱交往,是爲了衆誠集團。

我知道,我跟謝染爭辯,永遠不是她的對手。如果她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跟我痛訴我們之前的兩年日子,我會更加束手無策。

“謝染,你這樣做倒底是爲了什麼?要錢嗎?我可以給你。”我盯着謝染,大聲的問道。

“周然,你不要老是拿錢來壓人。我不在乎,我要的是愛情,你能給我嗎?”謝染擡起頭來,看着我,有些不依不饒。

“你的心也太狠了,謝染。明明知道周璐去送死,你卻不攔住她。”

“是她自己不知天高地厚,我好心提醒她。讓她不要去了,張黑虎不是病貓,可以任由她玩弄。周然,你難道也想讓我跟她一起去送死?你直說吧!今晚來幹什麼?”謝染一臉不屑的看着我,根本不在意我的發怒。

“明天就是競標的最後一天,我不希望因爲你而影響了李凱的正常發揮。謝染,到時候,別怪我真的翻臉不認人。”我刷出了一句話,準備起身離去。

“周然,我會讓你達成所願的,李凱可能一會兒就要來。這輩子我也只有跟定李凱了。除了他,你們哪一個沒有一副花花腸子。”謝染的這句話,讓我感到有些許欣慰。李凱智商雖高,情商幾乎爲零。如果謝染真能甘願嫁給李凱,其實是最佳的選擇。

我拉開了門,門外居然站着一個男人。是神情落寞的李凱,大概我跟謝染的話他也完全聽到了。他此刻心裏只有感動,謝染答應這輩子只跟定了他。

我拍了拍李凱的肩膀,輕輕說道。

“李凱,所有的不快都過去了。希望你們永遠幸福,不過明天的競標會千萬不要耽擱。圖紙是你設計的,必須由你負責解說。”

“周總,我會的……”

我剛剛跨出大門,門便砰的一聲關上了。我沒有想到是這樣的一個結果,謝染跟李凱兜兜轉轉還是走到了一起。

我跟艾麗說起了李凱也來了,艾麗並沒有說什麼,而是心裏充滿了疑慮。她說不出疑慮的原因,但是卻始終覺得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一樣。

我和艾麗回到了酒店,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我沒有跟艾麗住在一起,艾麗更沒有提出來。明天的競標會至關重要,艾麗和我都不想有意外發生。

轉眼天亮,艾麗早早的起牀之後,然後到我的客房將我也喊了起來。我甚至如同一個智障,連穿什麼衣服,打什麼領帶都是按照艾麗的要求來做。


之後,艾麗和我分手,她去聯絡葉凱麗和另外幾家企業的老總,而我則去了公司總部。開了一個臨時的會議之後。便拿着所有的卷宗往會展中心而去,我只帶了王青一個人。

會展中心早已是人滿爲患了,經過了幾個月的籌備,誰都想第一眼看到花落誰家…… (新的一年,祝大家萬事如意,身體健康)

(新書上架,求訂閱,求推薦收藏支持,非常感謝,謝謝)

很快一股控制之力就傳到了葉落的腦海裡面。

葉落臉色一喜,成功了,這是他第一時間的想法。

果然不出自己所料,這是自己收服的第一頭的四級妖獸。

走到龍鳥的身邊,摸摸龍鳥的腦袋,看著龍鳥凄慘的樣子。

突然葉落乾笑一聲,自己下手太重了,把龍鳥打成了這個鬼樣子。

渾身無毛現在連飛都飛不起來了,不過等到龍鳥會飛了,自己就能夠體驗一下飛翔的感覺了,這是葉落最看重的。

能夠對空和不能夠對空這是很明顯的區別。

突然一陣聲響傳到葉落的耳邊。

葉落臉上再次狂喜,轉過頭看去,果然上古魔馬直瞪瞪的從地上站了起來,而且連身上的傷害都大多被一層黑霧給瀰漫了,朦朦朧朧把魔馬的壓力變的更甚。

「主人!這具軀體受傷太重了,就算我盡量恢復了也只是有全身時期八成的實力,而且也用不了多久。」黑仔的話語傳入葉落的耳朵。

「沒事有用就行。」

葉落臉色一暗,不過瞬間就翻轉了,自己太貪了,能夠多了一隻四級妖獸自己還會不滿意嘛!

黑仔的命魂強大駕馭起其他妖獸的**都很容易,而本來黑仔的黑烏鴉軀體已經被黑仔捨棄,本來黑烏鴉已經死去了的。

上古魔馬騰騰的走到葉落的身邊。而龍鳥也如同一個受傷的小媳婦一般,乖巧的在葉落的身邊站著。

如果不是二隻四級妖獸都外觀有點慘。葉落的樣子還能更加有聲勢。

這一幕嚇的外面的眾人都驚懼不安,他們親眼看著上古魔馬死去的。現在竟然復活了,這是什麼回事?

看著葉落的表情也更加的畏懼,難道這少年還有人不知道的什麼邪法。



有幾個明顯和普通的新人弟子不同的青年來到考核試煉的陣法前,這些人都穿著紫色的錦袍,如果被一個精英弟子看到就能夠知道這些人都是核心弟子。

「呵呵!還真有一個出人意料的傢伙。」一個少年輕輕的笑著,看著葉落的表情如同看著一個待宰的羔羊。

「萬眾矚目又如何,我會讓他掉入萬丈深淵的,那樣他才會知道有些風頭是不能出的,有些人是不能得罪的。」一個穿著紫色武服的青年。背上背著長刀,對葉落敵意很重。

「常一刀你就不要說大話了,你的兄弟一劍子都被試煉峰峰主貶為那小子的戰仆了,你想要為他報仇是不可能的,你還是算了。」一個身上丹氣很重的少年不滿長刀武服的話,開口諷刺。

「你。。。」常一刀想發怒。

可突然從丹氣少年的身邊走過來二個人,牢牢的把丹氣少年保護在其中。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