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讓他更關心還是那本書。

“閃刺拳!”書本上三個遒勁大字很有氣勢,徐灼不由的心頭一喜。

“閃刺拳雖然是一等戰技,但實力卻是不俗,希望你能好好練習,把握這個機會。”唐夢寒看着徐灼,意味深長的道。

其實這部閃刺拳,唐夢寒是特別爲徐灼選的。

正如她所說,閃刺拳爲一品戰技,但其難度卻並不小,在同等級的戰技中算得上較高難度了,她之所以將此戰技交給徐灼,一方面是拉攏人心,讓徐灼交出石棺的祕密,另一方面,其實是想試探下徐灼的修煉天賦,看看他從石棺內出來後,到底能達到什麼程度?

“謝大小姐!”徐灼將錢袋和拳譜收入懷中,一副感激之色。

唐夢寒微微點點頭,對徐灼的表現倒還滿意,她淡漠說道:“三日之後,我再來找你,希望你莫要辜負了我對你的信任”

徐灼點頭稱是,心裏卻不以爲然。

或許在唐夢寒心中,他徐灼不過是一名低賤礦工,一兩句溫言善語、一點小恩小惠,對徐灼來講都是天大恩賜和施捨,他徐灼就得肝腦塗地、以身相報。

這女人,未免太高估自己的魅力了。

唐夢寒轉身離去,徐灼卻陷入沉思。

石棺的祕密,徐灼自然不會告訴唐夢寒,只不過,對方只給了他三天時間,卻是讓徐灼有些犯難。

有了這次奇遇,徐灼在武道一途上必能一飛沖天,區區唐府根本入不了他的眼!但是三天時間,根本不可能讓他擁有抗衡唐府的實力!

正想着,一個虛弱的女子聲音響起:“你發完呆沒?過來扶下我……”

徐灼扭頭看去,青鸞面色蒼白,嘴脣乾裂,柔弱的身子隨時可能倒下似的。

徐灼趕忙過去扶青鸞。

看着青鸞雪白皓腕上滲血的勒痕,徐灼心中一痛,“青鸞姐,以後我不會讓你再受這種苦,唐府也不會再有人欺負你!”

青鸞愣了下,隨即燦然一笑:“有你這話,姐姐就很高興了,總算過去沒白疼你!”

徐灼的話,讓青鸞心裏甜絲絲的,雖然過去徐灼對她不冷不熱,讓她感到很古怪,但此時此刻,她覺得一切都已不重要,徐灼那樣對待她,定有他不得已的原因。

徐灼笑了笑,攙扶着青鸞緩緩離開,只是沒走出多遠,他驀地回過頭,目光落在唐府府宅內的一座高塔之上,眼底閃過一絲凌厲:

“小綠,我很快就會把你從魔窟裏救出來!” 作爲礦工,是沒資格住進唐家府宅的,在礦場周邊的位置,有着一片矮茅草屋,這裏就是礦工們溫暖的小窩。

徐灼的茅草屋在最靠近山腳的位置,也是最偏僻的位置,不過他卻很滿意,因爲這裏足夠安靜,矮矮的茅草屋周圍有一人多高的雜草和石塊遮擋,足夠隱蔽,這有利於他籌劃拯救小綠的計劃。

當第一天到唐家礦場報道時,徐灼就搶先佔了這個位置。

一天繁重的工作下來,礦工們都已沉沉睡去,清冷的月色灑落在礦場內,增添了一份靜謐。

“嗚!嗚!”

徐灼在自己茅草屋外的平地上,汗流浹背的練着拳。

此刻他所練的,正是“閃刺拳”,對於這一拳技,徐灼還是很滿意的。

閃刺拳屬於一品拳技,雖然品級並不高,但是在衆多一品拳技中,閃刺拳卻是比較特殊的。

一方面,作爲基礎拳技,幾乎每個初入武道的人都或多或少聽說過閃刺拳,甚至大多都有過修煉的經歷。但是另一方面,能夠將這一拳技修煉大成的,卻是不多。

“閃刺拳,修煉至小成,出拳時便會出現‘閃現’的效果,而修煉至大成,則是隻聞拳聲不見拳影,攻擊力不俗。”

徐灼對閃刺拳的介紹早已爛熟於心,但是因爲拳譜介紹不僅晦澀,文字還少的可憐,若要掌握其精髓,要麼對武道有身後的研究,要麼有過人的悟性,否則還真不容易練好。

而徐灼有了青蓮開啓靈智之後,其悟性已遠非常人可比,在苦練了大半夜之後,他已經找到了那麼點狀態,抓住了閃刺拳法的一點靈光。

砰砰砰砰!

徐灼一連打出四拳,雙拳快如疾風,震盪空氣。

“之前練這拳時,更多的是在用蠻力、拙力,看似拼命,實際上就是街頭小混混的打架鬥毆,根本稱不上武者的攻擊!”

“閃刺拳,是要將蠻力、拙力化掉,轉爲剛猛的勁力,將混雜的力道錘鍊得至強至剛,出拳一剎那爆發出崩爆之力,一擊驚人!”

“有些問題一旦想通了之後,才覺得原來如此簡單!”

徐灼練拳漸入佳境,不由得心中興奮,大喝一聲,雙拳陡然加快,拳影如同潮水一般滾滾而出,勁氣蒸騰。

“如今的拳法,比過去快了許多,猛了許多,但是絲毫沒有閃現的感覺,看來化掉蠻力、拙力,不過是第一步,要練成閃刺拳,肯定還有其他要訣……書中介紹,欲要閃刺,必先掌控律動,然後隱匿軌跡……”

“律動的關鍵,到底在哪裏?……”

此時他似乎進入了一種極度的靜態,能夠體察到肌肉骨骼產生的每一絲變化,甚至能“看到”力道在體內的產生、傳遞、釋放……

漸漸的,徐灼發現,要達到這種律動,僅僅靠雙拳是無法達到的,這需要整個身體的配合,雙足,小腿,大腿,腰軸,手臂,一環扣一環,一個環節調動不好,便無法達到這種律動。

“而要完美調動各個環節,其核心就是腰軸!以腰軸爲起始點,產生律動,並傳導至雙拳!”

過去從未有過的感悟、靈感,不斷從徐灼心中涌出,他第一次感到,武學的修煉竟是如此玄妙,讓人如此着迷!

這感覺,真是太棒了!

徐灼感到渾身細胞似乎要歡呼起來,他一面演練,一面體會着身體各部位的感覺,漸漸摸索到了那種玄妙的“律動”感。

“就是這樣!”徐灼眼中精光閃過,雙足踏地,腰軸力道猛地爆發,一股奇妙的律動傳遞到了雙拳之上。

嗡~!

一聲細不可聞的嗡鳴從徐灼雙臂中發出,緊接着一個尖銳的破空之聲響起。

哧!幾乎刺破空氣的一拳,陡然崩射而出,然而拳到中途卻忽然一模糊,憑空消失!而幾乎同一時刻——

蓬!

消失的拳頭忽然出現,擊中了前方一根木樁!這拳頭,幾乎沒有空間上的位移,如同瞬移般擊打在了木樁上。

“閃現擊打,成了!”徐灼心中大喜。在擊中木樁的一刻,他感到從拳中爆發出一股強勁的穿透之力,看看木樁上,赫然有着一個兩指深的拳印。

僅僅修煉一夜,便達到了閃現的效果,徐灼知道,這要歸功於“青蓮”激發了自己的靈智, 陸少的蝕心寵妻 !也就是在修煉上的天賦!

千年以來,能夠改變一個人修煉天賦的方式,聞所未聞!徐灼心中更加確定,自己獲得的這一奇遇,簡直逆天!

“唐夢寒那女人要我三天內把石棺的祕密告訴她,到時候如果我推諉敷衍,恐怕她直接就會把我抓起來,嚴刑拷打,逼問出石棺的祕密!”

儘管徐灼已是四階武徒,有了閃刺拳傍身,但畢竟對方是武徒六階,比自己高出了整整兩個級別。以徐灼目前的實力,還不是唐夢寒的對手。

現在能夠做的,也只有抓緊每一刻的時間,拼命修煉,自己強一份, 夫君個個太妖孽

“現在僅僅達到了閃刺拳小成境界,趁熱打鐵,爭取儘快達到大成境界!”

徐灼精神一震,雙拳凌厲攻出,如同一柄長矛刺出,有種擊破一切阻礙的氣勢。

……

自從徐灼打李貴才,救青鸞之後,礦場內有兩件事,成爲人們閒暇時的談資。

一個是青鸞不再繼續做大小姐的貼身丫鬟,而是自願到了礦場做幫廚,雖然苦了些,但青鸞臉上的笑容卻比往日多了,想必過去在唐府內宅的日子,也是提心吊膽,並不舒服。

而另一件事就是被打的李貴才,往日耀武揚威的李管家,如今被人打得鼻青臉腫,衆人嘴上不說,心中還是蠻痛快的。

至於徐灼,平日該怎麼幹活怎麼幹,並沒有與李貴纔有過多接觸,不過每次看到徐灼,李貴才眼中的怒火便遏制不住,滿臉的殺意幾乎寫在臉上了。

“小雜種!你等老子緩緩勁兒,一定整死你!”

夜。

兩日來,徐灼日夜苦練閃刺拳,對每一招拳法都已達到了純熟之境,雖然尚未達到“只聞拳聲,不見拳影”的大成境界,但其詭祕莫測的閃現攻擊,也足以讓人防不勝防了。

拖着疲憊的身體,徐灼回到了自己的茅草屋,掀開木桌上倒扣的瓷碗,抓起一塊烤熟的獸肉大口咀嚼起來。

作爲十六歲的半大小子,徐灼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尤其是這兩日來他苦修拳技,消耗能量更是驚人,正需要這些高營養的食物補充身體。

三斤獸肉下了肚,吃了個六七成飽。

“難怪都說窮學問,富學武,一點沒錯!”徐灼感嘆。

那日唐夢寒給了徐灼一錢袋,裏面共有五十個金幣,這對一個小礦工來說,已算是一筆不小的財富了,可是當他決定用這些錢購買肉食,補充體能時,才發現這點錢,根本不夠!


在紅砂鎮的肉食店鋪內,一般家畜類的肉食只要五個銀幣一斤,雖然便宜,但是其所含營養有限,作爲武者,一般最差也要吃野生的獸肉。

真正的野獸,每天在捕獵追殺中磨礪其身,肉質不但鮮美,而且營養價值也高,尤其在一些靈氣濃郁的深山之中,野獸往往能夠吸收靈氣精華,滋養自身,武者若是吃了這種肉,對於鍛體修煉有極大好處,遠非普通家畜的肉質可比。

也正因此,野獸肉的價格被炒的很高,肉質差些的需兩個金幣,而肉質好的,則能達到五個金幣,也就是500個銀幣!

普通家畜肉與野獸肉,相差百倍!

不過,對於普通百姓不敢奢望的獸肉,對武者來說也不過是一般水準,徐灼曾聽說過,武者們最喜歡的,還是丹藥!

丹藥,一般以各類珍稀的草藥、礦石或獸類材料煉製而成,從營養成分上說,並不如獸肉高,但是其珍貴之處在於,丹藥能夠給人體直接補充靈氣,一顆最普通的丹藥,其所蘊含的靈氣,也抵得過一次性吃下四頭大型野獸!靈氣,是武者修煉的根本,也是武者突破人體極限,成爲真正強者的根基!

可以說,獸肉和丹藥各有所長,前者補充體能強壯身體,後者則直接補充靈氣,但後者的價值,遠遠高於前者。

“這兩天,足足吃下了三十斤多獸肉,不過效果不錯!”徐灼看了看自己胳膊上略微隆起的肌肉,心中頗爲滿意,不過看着乾癟的錢袋,卻又不僅苦笑。

“最近練拳時,體內總有股氣息蠢蠢欲動,似乎想要爆發出來,但又少了那麼點火候,或者這就是即將突破的徵兆吧?如果真能突破五階武徒,定閃刺拳也定能更強一步,直接達到大成。”

正當徐灼胡亂琢磨的時候,忽然從茅草屋的地下,傳來一陣若有若無的嘶吼之聲! 茅草屋下傳來了嘶吼聲,但是徐灼並未吃驚,反而是露出了一臉不耐的樣子。

“就不能消停點!”

徐灼憤憤的走到草屋角落的一口缸前,將水缸挪開,下面是一木板,木板拿走,下面赫然是一個洞。

那嘶吼之聲便是從洞內傳出的。


當初剛來唐府,徐灼的目的便是救出小綠,經過一個月的旁敲側聽,他得知唐家家主夫人在各地領養了不下幾十個女孩,充當她的玩物,而當她玩膩了,便將這些女孩關入唐府的“玲瓏塔”內,不得出來。徐灼當時便認定,小綠很可能就在塔中,只不過他實力不濟,不可能直接闖入玲瓏塔找人,在琢磨了幾天之後,他想出一個最笨的辦法——挖地道。

徐灼選了一個最隱蔽的茅草屋,在屋內開始挖洞,洞深足有十米,一直通向唐家玲瓏塔,只不過挖到中途,卻忽然聽到地下傳來類似野獸的吼聲,他怕挖出什麼禍端,只得擱置了這一營救行動,另尋他路,至於這地洞,則被他盡力掩埋了大半,只不過偶爾還是會有獸吼聲傳出。

“當初挖得太深了,現在填起來都費勁!”徐灼無奈搖頭,準備到外面再搬些碎石沙土,填地洞。


一個嬌俏的人影緩緩走來,看着徐灼。不過徐灼此時顯然沒注意到那人,忙着掩蓋“罪證”,畢竟,這地洞若是被發現,他又得惹一身麻煩。

轟隆……

天邊傳來一陣雷鳴,緊接着,噼裏啪啦的雨點砸落下來。

“老天爺來湊的什麼熱鬧!”徐灼嘀咕一聲,準備進茅草屋,可剛到門口,茅草屋卻嘩啦一下塌了。


徐灼呆愣在原地。

早知道,這兩天就不拿茅草屋的木樁練拳了。

下雨偏逢房屋漏,徐灼琢磨着,去哪兒找地方避避雨?

茅草屋,每人只有一個,而礦山洞內,夜裏是禁止入內的。

正在此時,一名窈窕女子撐傘走來,徐灼聽到腳步聲,轉身看去,不由一喜。

世界上最好的你 青鸞姐!”

來者正是青鸞,如今她做了礦場的幫廚,自然也住在了礦場一茅草屋內,與過去的寬敞舒適的房間相比,差遠了。今夜她實在睡不着,出來走走,結果遇到了沒處躲雨的徐灼。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