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些事情對她來說,根本就不叫事,如果沒有這些經歷,或許她還遇不到姜衍。

姜衍也是醉了,看到自己老婆的心態,只能寫一個大大的服字。

這要換成都市小丫頭,非要和他打上一夜才行。

當兩人回到別墅時,開門的那一瞬間,姜衍和萬娘都愣住了。

“這些東西都是哪來的?”姜衍眼角抽搐的問道。

“哥,你可不知道,小泥鰍剛入學一天,就轟動了學校,好多女生都給他送禮物。”姜萌開心的說道。

姜衍此刻也是無語,這小泥鰍就沒學點好嗎?

“嘿嘿,衍哥,你看着這些禮物,都是她們送我的。”小泥鰍開心的拿着禮物走到姜衍面前。

“呵呵,還是你厲害,沒想到這麼多女孩子喜歡你。”姜衍也是尷尬一笑。

萬娘看着這麼多禮物,也是好奇起來,他沒有姜衍那種能看透人心裏的功法。

“嫂子,我跟你說,今天中午吃午飯的時候,小泥鰍吃了十提包子,六碗粥,其他菜加起來能有一個大鍋。”姜萌就好像在講一個英勇事蹟一樣。

姜衍也是無語了,估計這小泥鰍也待不了多長時間了。

萬娘也知道,小泥鰍能吃,但吃東西也不至於招女孩子喜歡吧?

姜萌神祕一笑的說道:“這只是冰山一角,而他在課間的時候,被體育隊的找茬,你們猜後面是怎麼樣的?”

姜衍閉着眼睛都知道結果,估計那羣體育隊的,都被小泥鰍好一頓教育。

萬娘也是微笑的等姜萌繼續講下去。

“小泥鰍,一個人把所的體育隊都教訓了一邊,更有趣的是,打籃球,他可是一對五啊,足球1對11……”

姜萌滔滔不絕的講着,就好像親眼經歷了一樣。

姜衍也是無奈,看來明天還要去一趟學校咯。 而姜萌卻不知道老哥的想法,就覺得小泥鰍做的太帥了。

“萌萌,泥鰍你們過來一下,我有些事情要交代。”姜衍無奈的打斷姜萌演講。


姜萌也是好奇,老哥這是怎麼了?今天可是值得慶祝的日子。

姜衍無語的搖了搖頭,對他這個妹妹來說,修仙可能太過驚世駭俗了。


“萌萌,你才踏入修仙階段,你可能不太瞭解修仙後的能力。”姜衍說着虛空一抓,一個玩具熊就落在他的手中。


“普通人是沒有這種能力的,當他們發現你有這種能力後,他們還會真的和你做朋友嗎?”姜衍被有深意的問道。

姜萌想了想,微微點了點頭,她這才明白過來。

如果你是一個超人,別人知道後,再想和你交朋友,那他們的目的也會有別的想法。

這就是人心,只要你能帶給他們好處,他們就會和你做朋友。

時間短你還發現不了,如果時間長了,你就會覺得友誼已經變質。

“明天我會和你們一起去學校,你繼續讀書,至於小泥鰍,我另有安排。”姜衍說道。

小泥鰍聽了卻是一愣,今天可是他豐收的日子,咋就不用上學了呢?

他還覺得上學挺有意思的,而且還有那麼多美食。

姜萌聽後,也是有些失落,其實這裏也有她的助推。

那些籃球比賽,賽跑,都是她在推動的。

姜衍也瞭解自己妹妹,她只是想炫耀一下,只不過還沒到時間。

他可不想引人注意,尤其是國安局的人,就算復仇,他也只選擇低調手段。

如果他祕密殺了幾個大家族的所有人,那一定會引發恐慌,這樣他的麻煩更多。

姜衍看着小泥鰍微笑的說道:“現在還沒到時候,明天你去巫靈山走一趟,去拿一些藥材回來,我打算賣丹藥。”

姜萌連忙看向自己哥哥,賣丹藥?那東西不也是驚世駭俗嗎?

“我賣的丹藥不是修仙丹藥,你放心吧。等你到達金丹期,老哥給一枚提升境界的丹藥。”姜衍揉着姜萌頭說道。

“那你現在爲什麼不給我呢?”姜萌一臉嫌棄的說道。

“現在給你,我怕你闖禍,而且我想讓你打好基礎。”姜衍微笑說道。

姜萌憋着嘴,很不開心的看着老哥。

萬娘見狀,溫柔的帶着萌萌離開,她需要好好的開導一下小丫頭。

姜衍也是無奈,轉過頭,看着亂七八糟的禮物和零食,他手一揮,所有的東西瞬間歸類。

“好了,這些東西吃多了不好,等有時間,我帶你們把所有的美食都吃上一遍。”姜衍對着小泥鰍說道。

“你說話要當真啊。”小泥鰍也學這萌萌的樣子說道。

姜衍也是醉了,學什麼不好,學自己妹妹那一套。

“這個是夏國地圖,我在上面已經給你標好了位置,你明天去巫靈山走一趟。”姜衍說着就遞出一塊玉髓。

小泥鰍接過玉髓後,連忙查看起來,點了點頭,朝着自己臥室走去。

姜衍看着樓上,萬娘正在給萌萌講着修仙道理。

姜萌其實最聽萬孃的話,她總覺得嫂子能給她帶來母愛的感覺。

姜衍也明白,妹妹剛一歲時,母親就消失了,而父親也是在不久後消失的。

其實他自己也是好奇,爲什麼父母消失後,周圍的人都距離他們很遠了?

當父親離開後,又出現了奇奇怪怪的人,包括照顧他們三年的老阿姨。

無數的思緒在他神海中閃過,他記得很清楚,當時來了一位國安局的執事。

給了他一筆錢後,周圍的奇怪的人也離開了,他們就好像消失了一樣。

姜衍也是想着想着就睡在了沙發上。

當萬娘把萌萌哄睡後,才發現姜衍竟然在沙發上睡着了。

就在萬娘打算給姜衍蓋上毛毯之時,兩隻手緊緊的將她抱了起來。

“你這壞蛋,還裝睡……嗯~!”

萬娘剛要說姜衍,就被姜衍用嘴堵住了她的嘴。

姜衍一笑,兩人瞬間消失在客廳。

C市蕭家豪宅

蕭棟渾身纏滿了繃帶,他的臉也是烏青。他將今天在銀座酒吧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

聽完蕭棟的講述,蕭雲克也是非常憤怒。

“豈有此理,一個毛頭小子竟然如此猖狂,難道不知道我們就是C市的天嗎!”蕭雲克憤怒的說道。

“父親您先冷靜一下,根據棟兒描述,那小子可能是一位武者。”蕭洪勇說道。

“哼,一個武者而已,那有怎麼樣,要知道易雲天纔不過一個宗師而已,想要錢,那就用這些錢買他的命!”蕭雲克陰狠的說道。


蕭棟聽到爺爺這樣說,臉上也露出淫邪之色,他是想到了姜衍老婆的姿色。

那女人的美貌,讓他這輩子都忘不了,不用有美來說,應該說是仙這個字。

“洪勇,拿着5億,去給我聯繫青衣門,龍虎山。我要讓他小子知道我蕭家不是那麼好惹的!”蕭雲克說道。

“是,父親,我這就去聯繫他們。”蕭洪勇說着直接離開書房。

傅海東見狀,連忙給蕭凌紅遞了一個眼神。

蕭凌紅也是明白,微笑的走向自己父親。

“爸~您老消消氣,一個小土鱉而已。”蕭凌紅給蕭雲克揉着肩旁說道。

“哼,就是因爲這樣的小土鱉,我才生氣,我蕭家再怎麼說也是燕京分支,竟然敢敲到我的頭上。”蕭雲克憤怒的說道。

蕭凌紅見狀老爺子提起燕京,也是非常高興,更加賣力的揉捏着。

“爸~您看玲玲已經這麼大了,那面怎麼還沒有消息呢?”蕭凌紅欲言又止的說道。

“嗯,你不說這事,我還給忘了,是時候問一下我那大堂哥了。”蕭雲克說道。

聽到蕭雲克這樣說,傅海東也是內心一喜。

蕭凌紅更是開心,如果自己女兒去了主家,那自己的地位也就水漲船高了。

蕭雲克拿起電話,直接撥打了出去。

沒過幾秒鐘,電話另一頭問道:“雲克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堂哥,咱們兄弟快30年沒見面了吧?”蕭雲克反問道。

“嗯,差不多有了,怎麼你想回京了?”蕭雲生質問道。

“堂哥您誤會了,自從上一輩離開燕京,我就沒想着回去,之前不是有一樁婚姻嗎?正好我這外孫女已經成人,您看呢?”蕭雲克試探的問道。

電話另一頭的蕭雲生這纔想起來,看了看,旁邊的蕭徹,也是搖了搖。

要知道蕭徹是嫡系出生的,娶一個分家之女不可好。

突然他想到了蕭肅的兒子,那小子本來就和他爹一樣,就這麼決定了。

“堂弟,既然老一輩定下的規矩,我們也要遵守。這樣我派蕭軍過去,如果事成,咱們就這樣定下來,你看如何?”蕭雲生說道。

“好,就按堂哥的辦法,我這就叫人準備。”蕭雲克也是開心,畢竟那是主脈之人。

兩人掛斷電話後,蕭雲克微笑的對蕭凌紅點了點頭,表示此事已經成功。 蕭凌紅和傅海東看到父親點頭,也是內心高興。

“爸,我們這就離開,回去讓玲玲好好準備一下。”蕭凌紅開心的說道。

“嗯,去吧,估計這幾天蕭軍就能到。”蕭雲克點頭說道。

看着蕭凌紅和傅海東離開後,蕭雲克也是起身,走向蕭棟。

“棟兒,你知道咱們家爲什麼會來到C市嗎?”蕭雲克問道。

“當然知道,我太爺爺當年就是因爲心慈手軟。”蕭棟恨聲說道。

“嗯,記住,做大事者,不能太心軟,女色雖然好,但她也會致命!”蕭雲剋意味深長的說道。

蕭棟也明白,這是爺爺在打磨他,陸影只不過是一個玩物擺了,等品嚐後,再狠狠的甩掉。

他的目的是姜衍的老婆,那仙女纔是他真正想要的。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