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周家雖然不如蜀山,但也不是軟柿子,滅族他王蒼鷹還沒那麼大本事,不過他周山或者周雪就沒那麼好過了,甚至葉東也會跟着倒黴。

如果蜀山王蒼鷹對付了葉東,引出那人……那麼修真界必然會再度掀起一場大風波。 劉倩倩搬走了。

別墅中,葉東等人都覺得少了點什麼,相處許久,衆女之間感情非常深厚,忽然之間少了一人,每人心裏都有點空落落的……

今天禮拜天,是個休閒日,葉東和衆女都呆在住處沒有出去。

此刻,別墅樓頂。

葉東穿着一件黑色泳褲躺在沙灘椅上,享受着上午溫和舒服的太陽,泳池中的柳如雲,葛靈兒、林蓉蓉、王素素和許嫣各色美人,以及小美人甜甜都在遊着泳,打趣嬉鬧着。

忽然,雪姨身穿一件白衣泳衣從走梯間慢慢出現在衆人眼前。

這一刻,雪姨宛如如塵仙女般,她的肌膚白勝雪,她的身材完美至極,她的微笑讓人迷戀,衆人都看癡了!

在場中,能夠和雪姨媲美,估計也就只有葛靈兒這個同樣是仙女般的女人,除了她,林蓉蓉、柳如雲等雖都是絕世美女,但和雪姨比,還是略差一籌。

“雪姨,你太美了。”

“是啊,雪姨你簡直就是仙女啊!”

“……”

衆女紛紛誇讚道。

“你們呀,都快把我誇到天上去了,我承認自己挺美的,但你們一個個不是沉魚落雁之美,就是傾國傾城之美,那個也不比我差啊!”

雪姨一邊說着,一邊走進泳池,這是她第一次穿泳衣,所以有些拘束,也有點小羞澀,好在這裏除了她兒子葉東就沒有其他男人,所以她不是很害羞,不然以她冰山性格,斷然是不會穿着泳衣暴露在人前。

雪姨入泳池,是原本就充滿春色的泳池在添一道迷人的風景線!

衆女在嬉鬧,葉東依舊靠在沙灘椅上曬着太陽,思緒卻有點飄忽,可能是睹物思人,樓頂泳池,葉東很少上來,因爲這裏是他和林雪漫邂逅的地方。

當初和林雪漫在這邂逅畫面還歷歷在目。

這是葉東第二個擁有的女人,可又是唯一失去的女人,他們有着短暫卻刻骨銘心的愛,有點剪不斷的感覺……

忽然,一顆水球在葉東眼中不斷放大,由於葉東在思緒,所以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等他反應過來時,水球已經距離他的面不到二十釐米。

“噗,嘩啦啦……”水球從葉東腦袋穿過落在地板上,濺起一片浪花。

“哈哈哈哈……”

衆女見葉東中招,在泳池中笑的花枝招展,乳/波盪漾!

“好哇,居然敢偷襲我,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葉東嘴角勾勒出一絲壞笑,從原地飛躍進泳池,去逮葛靈兒,因爲這個水球除了雪姨,就葛靈兒能夠施展出去,柳如雲等人目前還不能施展出來,因爲她們才接觸修煉不久,目前還處於練氣期。

葛靈兒見遊向她,嬌笑一聲,便游到雪姨身邊,尋求雪姨的保護。

不過,葉東逮葛靈兒的路,可沒那麼順暢,柳如雲,林蓉蓉等女紛紛加以阻擾。

頓時之間,泳池中的歡樂氣氛達到最**,葉東一人被衆女羣起而攻之,這個時候,雪姨作爲葉東老媽也沒有站在葉東這邊,反而站在衆女這邊一同來對付葉東。

“東哥,你耍賴,把我泳衣都弄掉啦!”

“嘿嘿,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姑娘們俺來了,小心哦!”

“啊……快逃。”

“哼……怎麼東子,你連老媽的泳衣都想弄掉嗎?”

“呃,失誤失誤,我以爲是靈兒呢?”

………………

傍晚時分,一輛加長林肯緩緩停在江南市最高級酒店江南大酒店,車門打開,首先出現的一條美感十足的流線型美腿,接着走出一名長髮女子,女子身穿抹胸短裙,腰間束着一條紫色鑲玉帶。

此女長相很美,巴掌大瓜子臉上,長着如畫媚眼,瓊鼻朱脣,美豔動人,有着傾國之資;不過,此女卻有些邪媚,渾身上下散發着讓人若近若離的氣息,時而讓人有上前撲倒她的衝動,時而有讓人望而生畏,彷彿她是什麼妖物一般。

而在另一邊,一名身穿花襯衫,紅西褲的男子走下車出現在人前;此男眉骨微高,眼睛入勾,鼻子高挺,嘴脣很薄,看起來邪邪的,但不可否認,他長得挺帥的。

這時,一名先行下車三十歲左右來到邪異男子身前,恭敬道:“王公子,這裏便是江南市最高端酒店江南大酒店,來之前我已訂下一套帝王套房,公子可隨我前往。”

“阿大,前面帶路。”王公子吩咐道。

“是,王公子。”

阿大隨手把轎車鑰匙丟給泊車服務員,便往江南大酒店走去。

邪魅女子挽着王公子的手,跟着阿大身後,同時開口說:“旭東哥,平靜的江南市一定會因爲你的出現,而且變得熱鬧起來,好期待啊!”

“那是一定的,媚兒,你什麼時候見過我到的地方,會不掀起一陣風浪呢?”王旭東說着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角,接着說道:“我要得到女人,就從來沒有得不到的,沒想到這次卻被人劫了胡……葉東,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

“我也很看看,不知道他長得帥不帥!”媚兒眼神之中露出一絲期待,還透露着一絲慾望,讓人驚奇的事,王旭東見到身邊女人對其他男人產生慾望,臉上居然沒有一絲怒氣,好似這事與他無關似的。

城西,龍七住所。

姜玉書、龍七和周星海三人光着身子趴在樓頂躺椅上,三人身邊各有一名長相頗美焗油技師。

美女技師在三人後背倒在精油,然後溫柔的用手撫摸揉捏着三人後背。

三人閉目享受時,忽然有一名中年從樓下走來,直奔三人走去。

“姜少,龍少,周少,在下剛剛到得一個消息,蜀山王旭東剛剛入住江南大酒店,跟隨他而來是金丹初期的阿大,還有一位妖媚女子。”

姜玉書、龍七和周星海三人聽到中年的彙報,揮了揮手,示意焗油技師離開,三人相互望一眼,龍七開口問道:“老蛇,有沒有打探到王旭東來江南市的目的?”

“這個,目前還沒有探聽到,不過王旭東這次前來,有可能是針對葉東,因爲他在進入江南大酒店時,曾提到過葉東,好像和他有仇似的。”老蛇把手下彙報給他的消息全部說了出來。


“針對葉東!”周星海開始有點眉頭,沉緒幾秒,才煥然大悟;“嘿嘿,我知道王旭東爲什麼過來了。”

“那還不快說!”龍七拍了拍周星海的腦袋,這傢伙還賣起關子來了,龍七心裏可是挺忐忑的,王旭東不管到哪都會禍害幾個女人,因爲王旭東是修者,所以他如果在江南市糟蹋女人,那麼這事就歸龍七管,可王旭東什麼身份,那可是蜀山大長老的兒子,蜀山大長老可是出了名的護犢子,他龍七可不想和王旭東槓上。

當然,龍七不是怕王旭東,而是不想惹麻煩,畢竟龍七的身份後臺都比王旭東要差上一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

“二哥,你就不怕把我給拍傻了嘛?”周星海幽怨的看了龍七一眼,纔開口說道:“要說王旭東來這的目的,這事和我周家還有點關係,不過王旭東主要的目標肯定是葉東,因爲王旭東在不久前請了蜀山掌門來我周家商議聯姻……好吧,說的簡單點,就是王旭東看上我表妹小雪,派人過來提親,蜀山的人過來提親,我們周家肯定滿口答應,可在前不久,小雪的父親卻拒婚了,因爲是小雪和葉東已經在一起,而且兩人還那個了,以王旭東那囂張跋扈的性格,肯定不會善罷甘休,這不找上門來了,我們就坐山觀虎鬥好了,這回可夠葉東喝一壺,弄不好老大你還能漁翁得利喲!”

“嚯,我得什麼利,說來聽聽。”姜玉書笑了笑,以他的聰明當然知道會有什麼漁翁利可得,只不過一向腦袋不開竅的周星海也想出來了,這讓他有些不敢置信,所以想看看周星海是不是和他想的一樣。

“這還用說嘛!以王旭東的勢力要對付葉東,那是輕而易舉,搞不好還會把葉東殺了,葉東一死,那葛靈兒不就沒情人了,到時老大你在對葛靈兒展開猛烈追求,抱得美人歸也只是遲早的事。”周星海得意的說道,彷彿這一切都是在他的操控中一樣。

“呵,老三,你腦袋這回怎麼開竅了,不容易啊!”龍七打趣道。

“切,什麼叫這回開竅了,以前也開竅着呢?只是有老大和二哥的聰明才智在,我的才智用不上而已,難道你們真的以爲我傻嗎?”周星海埋怨道。

“喲,拽起來了,那我考考你。”龍七笑道:“爲什麼女人穿高跟鞋後,就表示她結婚了。”

“這個……我想想。”周星海頓時陷入思考之中,情不自禁的伸出一根手指放到嘴裏吸了起來,有什麼原因女人穿上高跟鞋就表示她結婚了,這不符合邏輯啊!

另一邊,姜玉書則小聲在龍七耳中問道:“你出的不會是腦筋急轉彎吧,答案是不是因爲女人穿上高跟鞋走得慢,很容易被人追上啊?”

“嗯。”龍七點了點頭。 隨着王旭東入住江南大酒店,這個消息就像長了翅膀一樣,飛往江南市各地,只要有點消息渠道的修者,都知道修真界天字號紈絝來到本市。

一些自認貌美的女修者,在這個時候紛紛選擇閉關,以免撞見王旭東,被他看上從而被他糟蹋,許多男性修者也選擇了閉關,這不是因爲王旭東男女通殺,而是王旭東脾氣很怪,運氣好則以,運氣不好那撞見他可就要倒大黴咯!

當然,以上所說,都是一些散修或是小門小派的修者,對於五門八派這樣有身份地位修者,對王旭東則不感冒,不搭理他,他也不會無故找上自己,畢竟王旭東也不是傻子,還沒有猖狂到無所避忌的地步……

很快,周雪也得到王旭東來本市的消息,在接到消息的那一刻,她便拿出手機開始撥打葉東手機。

正在泳池和衆女嬉鬧的葉東,處於歡樂聲的中央,對於放在沙灘椅上的手機響了,卻沒有聽見,或許聽見了,但沒在意。

周雪在連着撥了三個電話,都沒人接,拿着包包,便甩開電視臺的工作,準備去葉東家通知,要他做好準備,省的着了王旭東的道。

另一邊,江南市大酒店帝王套房中,主臥龍牀之上,王旭東穿着褲衩靠在牀頭,媚兒則穿着光着身子依偎在王旭東身上,兩人呼吸都有點粗喘,顯然剛剛做的雙人牀上運動有點過猛,體力消耗較大。

這時,傳來一陣敲門聲,媚兒立即抓起身邊的躺在遮住她迷人身姿,接着,王旭東纔開口道:“進來。”

頓時,門外的阿大推門而入。

“王公子,我以通過蜀山在江南市的世俗勢力查找到葉東住處,位於城東海景別墅區42號別墅,目前葉東正在別墅中。”

“好,我知道了。”王旭東眼中陰戾光芒一閃,對着阿大揮了揮手,“阿大,你先出去。”

“是。”

阿大非常聽話的退出房間。

隨即,王旭東掀開毯子,走下牀,無視地上的衣物,走到衣櫃旁,打開衣櫃,從裏面拿出一件綠襯衫和一件紫色西褲穿着身子,他就喜歡這種鮮豔色彩的衣物,無論是古裝長衫還是現代各類衣物,都是花花綠綠的,從來就沒有大衆的黑白色。

另一邊的媚兒,則就喜歡白色,而且還是純白的那種,這樣的衣物她纔會穿。

兩人穿好衣物走出房間,阿大見兩人出來,立即上前等待吩咐。


“帶我去葉東住處。”王旭東吩咐道。

“是。”

阿大應了聲,便往門外走去,王旭東和媚兒緊隨其後。

臨近中午。

柳如雲和雪姨在一樓廚房着手準備午餐,葉東及葛靈兒、林蓉蓉幾女在客廳看着電視。

這時,‘嘭’的一聲巨響,別墅大門面向葉東等人飛嘯而來。

葉東眼神一凝,把內勁用到沙發上,使其由直向改爲橫向,面對着飛嘯而來的門,看着走進別墅的兩男一女,奮力一拳把別墅的大銅門給砸了回去。

看着退飛回來的大銅門,阿大面露不屑,在銅門臨近時,隨手一揮便把銅門砸進牆壁之中。


這時,在廚房聽到動靜的雪姨,看到這一幕,絕美的臉上顯現出不悅,對着王旭東三人怒喝道;“你們是誰,爲什麼要砸門,今天要是不給出一個合理交代,就別想出去。”

“呵,好一個大美人,發起怒都那麼美麗動人。”

王旭東見到雪姨,兩眼頓時放光,把帶着弄弄欲/望目光從葛靈兒身上轉移到雪姨身上,相比之下,王旭東還是非常喜歡雪姨這種美麗絕倫又有着成熟魅力的女人,葛靈兒還太青澀,他一看就知道是一個沒有經人事的處女。

雪姨見到王旭東那麼輕佻淫邪的目光,臉色頓時怒上加怒,身形一閃便準備出手教訓這個桀驁不馴的紈絝。

阿大見雪姨突然發起攻擊,同樣身形一閃擋在王旭東身前,可是雪姨的速度實在太快,在阿大擋在王旭東身前時,就已經穿了過去。


“啪……”的一聲,王旭東被雪姨一巴掌摑倒在地。

這時,阿大的攻擊來到雪姨身後,雪姨身形再度一閃,回到原點。

這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雪姨從發怒到一巴掌把王旭東打倒在地,只用了短短几秒鐘,那麼速度快到葉東和葛靈兒兩個有着凝丹初期修爲的人,都只能看到一個殘影,就連金丹初期的阿大都不能加以阻止。

雪姨的速度實在太快了,可她貌似只有凝丹後期修爲啊!


“老媽,好樣的。”

葉東拍着手來到雪姨身邊,剛纔他就做好準備打算教訓教訓帶頭闖進來的王旭東,沒想到卻讓她老媽搶先一步,看到如此霸道的老媽,葉東那是滿心歡喜,有了如此強悍的老媽,他到哪都能橫着走啊!

“雪姨,你真棒!”

葛靈兒等女也來到雪姨身邊,與王旭東三人對勢着。

阿大聽到葛靈兒叫面前女人雪姨,瞳孔一縮,拱手道:“原來前輩是大名鼎鼎的雪姨,剛纔沒認出來請恕罪!”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