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就算他沒找錯人,也不能讓他參與趙家的家務事。

張無為道:「我有些事要找趙先生請教一下。」

王翠郁婉拒:「這麼晚了,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要不你明天中午去我店裡,我請你吃午飯。」

張無為:「事情挺著急的,明天一早就要去辦,今天晚上不問清楚的話,我怕明天把事情給辦不好。」

王翠郁笑笑:「這樣啊?我跟青山天天在一起,他知道的事情我基本上都知道,要不你說出來,看我能不能幫上忙?」

趙寶萱在一旁看呆了,老大一開口,才不過說了兩句話,她親媽就不計前嫌的主動說要幫忙了!

老大的氣場太強大了!

張無為客氣的說:「不好意思,這麼晚了還給你們添麻煩。」

王翠郁繼續婉拒:「不麻煩不麻煩,就怕幫不上忙。」

趙寶萱完全聽不出這種拒絕的意思,還想著趁機會溜出去呢:「媽,我出去找一下我爸。」

正好,老大這麼會說話,就讓老大留在這兒迷惑敵人,她出去跟她爸偷偷的說。

王翠郁的眼睛像是裝了雷達:「寶萱,你去燒水。小張,你坐,時間也不早了,有什麼事先跟我說,我要是說的不完整,一會兒青山回來了再給你補充。」 蕭河見到一道倩影向著自己直衝而下,他能夠明顯感覺出對方的敵意,雖然不知來者何人,又是為何要攻擊自己,不過他可不敢有任何大意,尤其是在這些煩人的鬼臉吵鬧下,實在不知道還會有什麼變故,忙將鬥氣覆蓋住周身上下,做好了防禦準備。

辰星可沒有與對方客氣,她知道對方的強大,所以一出手便沒有留情。

「修羅金剛掌!」

陰陽修羅印中極其霸道的一套掌法,剛猛非常,一掌推出,猶如天塌地陷。

如今的辰星,在東方修哲的幫助下,已經順利地打通了體內八門,施展起陰陽修羅印中的招式,自是威力非凡。

蕭河眉頭一皺,雖然他未從這位從天而降的少女身上感受到任何鬥氣波動,但一股危險的念頭卻是在心中閃過。

「不知死活的小丫頭!」

蕭河可是煩躁的很,手上凝聚無相鬥氣,同樣揮出一掌,排山倒海的力道直接向著辰星襲卷而去。

「轟!」

一聲巨響,兩股掌力在半空中碰撞,剎那間,氣浪翻湧,聲響震耳欲聾。

儘管蕭河失去了一條手臂,可畢竟是聖級強者,就算是單論力道,也要遠遠凌駕於辰星。

受到蕭河掌風的影響,下落的辰星,身體明顯一頓,竟然向後倒飛出去。

「妹妹!」

隨後趕來的辰月驚呼一聲。


「我沒事,姐姐你可要小心點,這個老傢伙確實很強!」

辰星在半空中翻轉一周,落地時向後滑行了十多米,才堪堪穩住失去重心的身體。

毫無疑問,剛剛的掌勁對碰,辰星落了下風,不過好在她懂得化解勁道的技巧,才沒有在那一掌之下受傷。

蕭河眉頭一皺。他沒有想到在自己剛剛的那一掌之下,這個細皮嫩肉的小丫頭竟然毫髮無損,要知道他剛剛的那一掌,可是用出了八分力道,就算是一隻天階魔獸,也會斃於掌下。

「好詭異的招式,這個小丫頭難道是特殊系斗師?不然為何感覺不到她的鬥氣波動?還有她剛剛施展的鬥技掌法竟然如此剛猛。如果不是自己的修為高一些,恐怕吃虧的人就是自己了。」

蕭河的心中閃過數個念頭,表情更加嚴肅起來。

辰星並沒有立即再次攻上來,她眼中光芒閃爍,正在根據剛剛的對掌,思索著用何種招式對自己更為有利。


「這就是聖級強者的實力么。果然不容易對付,如果硬碰硬的話,最後吃虧的只會是自己,看來自己必須改變策略才行。」

辰星眼睛一轉,已經有了主意。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攻擊老夫,到底有什麼目的?」

蕭河瞪視著一雙老眼。望著剛剛落地猶如天外仙子一般飄逸的辰月,聲音冰冷至極。

辰月在確定自己的妹妹沒有受傷后暗鬆了一口氣,面對老者的質問,她的眼神變得少有的冷厲,一邊雙手結印一邊說道:「你不該偷襲我家少爺,不該搶走我家少爺的東西!」

「你家少爺?」蕭河一愣,忙問道,「你家少爺是誰?」

這一次。辰月沒有再說話,她的元素攻擊已然發動。

「風生水起!」

隨著辰月纖纖細指向著前方點出,剎那間,如刀刃般的颶風憑空出現,並且聲勢在不斷壯大,與此同時,從四面八方凝聚而來的水珠。很快彙集成一條舞動的水龍,向著老者席捲而去。

「魔法師?」

蕭河表情再次一愣,讓他覺得無法想通的是,為什麼這位少女在施展魔法的時候。依舊感覺不到任何魔法波動?

這對雙胞胎姐妹,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所用的招式都是如此詭異。

辰月的這一招「風生水起」,雖然沒有多大的破壞力,不過卻是可以極大地限制住對手的行動,一上來便使出這一招,除了實力有所保留外,便是想與擅長近身戰鬥的辰星進行攻防配合。

兩姐妹心有靈犀,辰星立即便明白了姐姐的用意,當下腳下發力,身體猶如一根可以撕破一切障礙的利箭,揮動著手掌再次向著老者攻去。

只是這一次,辰星所用的掌法不再是「修羅金剛掌」,而是換成了「羅剎纏絲手」。

與「修羅金剛掌」的剛猛霸道不同,「羅剎纏絲手」的特點是借力打力,以綿長回彈的力道克敵。

這個時候,蕭河再一次凝聚鬥氣推出一掌。

他的這一掌,當真是破壞力驚人,只是一擊,便是將衝過來的風刃以及那條水龍瓦解,不過,卻是沒能阻止辰星的攻勢。

只見辰星身體以一種不諧調的姿勢驟然扭動,在躲過對方掌風的最強受力點后,雙臂驟然當胸畫圓,白皙的手掌不斷翻動,靈活的手腕就像是扭曲的蛇,牽引著對方部分力道附加在雙臂之上。

此時的蕭河,看到攻來的少女在自己的掌風之下就如同逆流而上的魚,不禁大驚失色,顧不上鬥氣的蓄力,忙又推出了第二掌。


「無相破山手!」

蕭河一聲大吼,渾身殺氣外放。

這一次,他用了九分力道,看來是打算一掌將辰星擊殺。

辰星所用的「羅剎纏絲手」,可不與他硬碰,雙手再次揮動,以一種柔和的奇特力道,編織成了一張氣勁之網。

受到這張氣勁之網的影響,蕭河的絕大部分力道,都被導向了兩旁,並且又有一少部分力道被辰星再次利用。

蕭河不愧是聖級高手,在感受到那股纏軟的阻力后,便覺得有玄機,是以在他打出第二掌的同時,腳下步法一變,身體已經滑向了一側。

與此同時,辰星的「羅剎纏絲手」轟擊在了他剛剛所在的位置上。

「哧!」

聲音輕脆得似乎可以忽略不計,然而,在地面之上製造出來的傷痕,卻是讓人觸目驚心。


地面之上,竟然出現了數十道交錯的深痕,每一道都有數米之深,好像是被某種利器所制。

看到這一幕,蕭河被嚇了一跳,好在他剛剛反應夠快,不然被打中,一定會受傷。

「這個小丫頭,她的鬥技為什麼如此詭異,同樣是掌法,竟然與先前的截然相反,看來自己必須更加小心才行!」

可能因為危機的緣故,蕭河的注意力逐漸從那些鬼臉上面移開,將視線牢牢鎖定住辰月與辰星。

百米之外,觀看到剛剛那一幕的菲米莎,長出一口氣。

「辰星的進步還真是夠快的,前一段時間,她可沒有這樣的身手,沒有想到現如今,已經可以與一位聖級高手正面交鋒了,剛剛的拼掌,我可真是替她捏了一把汗。」

菲米莎喃喃自語說道。

東方修哲也是長出一口氣,不過卻是這樣說道:「還差得遠呢,剛剛的那招『羅剎纏絲手』,正常威力的十分之一都沒有發揮出來,不然的話,那個老頭怎麼可能躲閃得掉,他會被束縛在原地無法動彈。」

如果剛剛出手的人是他,那麼此刻的蕭河,已經是一堆碎肉了。

菲米莎白了東方修哲一眼,替辰星辯解道:「你以為別人都像你這樣逆天啊,你的要求也太高了!我可以毫不誇張地說,以辰星現在的年齡能夠擁有如今的實力,別說是整個斗戰大陸,就算是放眼與之接壤的幾個大陸,都難以找出一個來。」

東方修哲淡淡一笑,說道:「辰星的進步確實不小,不過,與辰月比起來,她還是差了很大的一截。」

「這話怎麼說?」菲米莎一愣。

「等一下你就會知道了!」東方修哲沒有明說,反而更加專註地盯著場中的戰鬥。

這個時候,場中的戰鬥變得越來越激烈。

辰星仗著詭異的招式以及辰月的支援,竟然漸漸壓制住了蕭河,使得蕭河連續改變了十多次方位。

「兩個女娃娃,老夫本不想殺你倆,既然你倆如此逼老夫,就休要怪老夫辣手摧花!」


蕭河越打越窩火,終於不再有所保留,準備先將這對雙胞胎姐妹解決了,再去考慮其他的事情。

「無相真隱!」

隨著一聲怒喝,蕭河的身形,竟然在下一刻消失在了兩姐妹的視野里。

甚至,連氣息都難以捕捉到。

「怎麼回事,那個老頭竟然還會隱身?」觀看中的菲米莎一驚。

東方修哲因為擁有陰陽眼,他倒是可以看到此刻的蕭河。

就見此時的蕭河,身形一閃,已經快步來到了微微有些愣神的辰月身前,凝聚強大鬥氣的手掌,沒有任何遲疑地向著辰月的額頭處打去。

在蕭河看來,如果不是這位少女每次恰到好處的支援,他又怎麼可能被壓制打,只要自己先解決了這個魔法師,剩下的事情就簡單多了。

東方修哲眉頭微微一皺,在那個瞬間,他原本打算使出「段位加速」去阻止,卻不知看到了什麼,眉頭又舒展開來。

「死吧!」

蕭河見面前的少女沒有任何的反應,心中大為得意,手掌已經打了過去。

一個魔法師,又是如此近的距離,在他看來,這個少女必死無疑。

總算解決一個了,剩下的那個,用同樣的方式,一樣可以順利解決!

蕭河心中正如此得意地想著,然而,擊出的手掌傳來的觸感,卻是讓他為之一愣。(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張無為也不客氣,拍了拍手中的公文包:「謝謝,我喝白水就可以了。我這裡有幾張圖紙要給您看一下,在餐桌那裡講可以嗎?」

又是一句話說明一件事,還反客為主,掌握了主動權。

趙寶萱放棄了出門的小心思,反正在家裡不存在鬥智斗勇,她總是自動認輸的那一個。

她回自己房間拿了一支礦泉水,就在餐桌旁坐了下來。

王翠郁瞪了一眼:「你房間怎麼會有依雲?」

「放在背包里忘記拿出來了。」家裡的東西擺放都有定位,在房間里吃東西是絕對不允許的,趙寶萱當然不會在這個時候頂風作死:「這是公司的,我本來是帶著去工地的。」

張無為把圖紙拿出來,每一張都先拿起來,或者看一眼就放下去,或者轉個方向再放下去,像拼圖似的這裡放一張,那裡放一張,好像這些圖紙他都沒研究過似的。

王翠郁認得自己女兒的筆跡,先是淡定的看著,等她看清楚紙上標註的那些文字,臉色頓時就變了,緊緊的抿著嘴唇,極力剋制著自己的情緒。

就在王翠郁準備翻臉的時候,趙青山開門進來,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咦?都沒睡呢?啊,小張也來了?」

趙寶萱趕緊站起來:「爸,我們都在等你呢。」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