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藥這方面,自打傲爽修鍊以來便沒怎麼需求過,並且有著葯仆的存在,只要得到煉製方法和相對應的材料,曾經煉製出塑魂造靈丹的後者,煉製化梏丹應當也不是什麼難事。

想到這裡,傲爽便是先將丹藥放到了一邊。

其實看到傲爽拿起化梏丹,君臨意還以為他已經作出了選擇,可見到他還是把目光繼續停留在其餘的四樣靈物上后,眼神也是出現了一絲異樣,若是換做自己在其中做出選擇的話,就算不選擇化梏丹,也不能第一個便是將之去除。

不過君臨意會這般想,也是有些武斷了,兩人修鍊的功法和靈技不同,所擅長的領域也不同,就算都是攻擊強度極高,可也是通過不同的手段,從兩名劍意都達到一通百通之境的武者中也能看出,意念之力的屬性也不會完全相同。

「我身具囚天古魔一族的血脈,這頭蓋骨的擁有者生前若真是魔族強者,那麼我必然能感受到什麼莫名的氣息,而自始至終,它只給我傳遞過一種氣息,就是它不適合我……」

雙目微微眯起,因為血脈的緣故,傲爽從為追求過什麼遠古強者的傳承,或許也有著諸多機會,類似於在風雲七界內時碰到的笑風雲,便想傳授一身所學於自己,可還是被自己婉言拒絕了。

「巨象鋼刀,棕色長槍,寶甲……」

其實如果傲爽先摒棄靈器類,那麼或許這般選擇也會容易的多,可他已經放棄了化梏丹和頭蓋骨,只剩下這三把靈器了,如何選擇,就不怎麼容易了,因為這三把靈器的層次都相同,只是術業有專攻,一個強攻,一個固守,一個攻受兼備。

說巨象鋼刀攻受兼備,是因為它身為接近於聖器的存在,攻擊自然不低,並且它能夠化出象魂,這種虛影可是能夠在攻擊的同時,也能保護持刀之人,算是三件靈器內,較為中庸的一種了。

「中庸之道,或許適用於他人,但我……向來追求極限!」

於是乎說到這裡,傲爽便是又將鋼刀拿開,轉而在棕色長槍和寶甲上細細考究起來。


「一種是進攻,一種是防守……」

傲爽心神急動,思索起自身來,經過重力空間的錘鍊和《大鱷造體訣》達到入門之境,說明自己的肉身強度,在相同境界的武者中,算是極佳之輩,只不過有著鱷相以及由其衍生出的些許手段,和《蒼穹手》、《困龍拳》、《大風雲瞳》這些靈法或靈技后,自己的攻擊強度也是極高。

「兄弟,要我說就選這把棕色長槍,槍尖上的寒芒,我總是能從中感受到一股危險的氣息,並且寶甲這種防禦型靈器雖然稀少,並不是因為會打造的人少,而是一種對於修鍊肉身的激勵,肉~體力量,也是我最近想要追求的一個目標……」

君臨意想起傲爽一拳將力量測試石轟碎的場景,自然也是羨慕不已,並且肉~體力量的增長,同時代表著肉身強度的提高,屆時各種恢復能力也會變得極為變態,簡直就是有百利而無一害。

「胖子,你也這麼想是吧,好,那我就,看看這長槍,究竟是何物……」

說完,傲爽便是將透發著靈芒的寶甲拿走,在只留下棕色長槍后,伸手握住了槍身,凝視向寒芒閃爍的槍尖,靈魂之力自識海流散而出,沿順著手臂,探入了其中。

嗡!

就在靈魂之力進入槍身的一瞬間,傲爽整個人都是出現了一陣轟鳴,下一刻,當他雙目之內的瞳孔都是化為長槍之狀,身體有些呈不規則地顫動時,一道細微地破碎聲響,這才自長槍之內傳來。

「喀……」

這道聲音,好似某種生物自蛋內破殼而出,只不過出現在眼前的情況下,卻是那槍身之上,驀然脫下了一層斑斕的『軀殼』狀碎片,隨後,伴隨著一股逼人的寒芒,整個霸氣無比的長槍,才徹底展露在兩人的身前。

約莫有兩丈長,一手堪堪握住的長槍,看起來便是極為霸氣,尤其是其上還雕刻著一縷縷紋印,握起來更是極為舒服,當然了,最讓兩人神色微凝的,還是那寒芒四射的槍尖,那股鋒銳之意,似乎要生生刺破兩人的肌體。

「好槍!」

『唰』地一下舉起長槍后,傲爽還自空中舞動了一記,可讓兩人沒想到的是,為了避免造成什麼破壞,他本就控制著距離,但似乎這種看起來安全的距離,還是充滿著一股危險性,因為那原本擺放好的木桌,已經在『喀嚓』一聲中,齊齊斷做了兩截。

望著那整齊劃一的斷裂處,傲爽和君臨意兩人在面面相覷之下,眼底都是透過一絲震驚。

能夠出現在藍星的私人收藏閣內,即便只是一個木桌,可能也不似看起來那般簡單,並且傲爽剛才還刻意地控制著距離,但好像就連在劍意上達到一通百通之境的他,都沒能完全駕馭這把長槍,這才會讓槍芒斷裂木桌。

「看來這兵器之道,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傲爽本以為憑藉自己的一通百通,只要不是太過迥異的靈器,駕馭任何靈器都是手到擒來,但在這把長槍的面前,他還真是吃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癟,難道是,因為自己有些小看它,它有些生氣不成?

「胖子,長槍的名字,不,或許稱之為巨型龍槍都不為過,是為:逆龍破雲槍!有著逆殺蛟龍,破滅雲層的寓意……」

從剛剛靈魂之力的探視中,傲爽也是知道了這把通體為幽黑色的巨型龍槍的名字。

而一邊說著,他還輕聲低語著什麼……

「這個名字……我有些喜歡……」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1039章我一定會回來的!

「並且誰知褪去了一層類似於『軀殼』的物質之後,整個槍身也是從棕黃色變為了幽黑色,倒是和我丹田內魔氣的色彩一般無二,看來我們之間,或許還真有著什麼緣分啊……」

撫摸著手中的龍槍,傲爽也是愛不釋手,自己的攻擊強度本就非尋常靈王境武者能比,如今再有了這把龍槍和裂天血戟之後,若是此時在與劍客戰鬥,或許根本不用動用靈法和《大風雲瞳》那等消耗極大的手段了,直接剛正面,完全不虛。

並且若是尋常武者,使用一種並不如何熟悉類型的靈器之後,或許還需要一定的適應期和修鍊一門槍法,但對於在地球上便是精通十八般武器,在劍意上達到一通百通之境的傲爽來說,讓他此時即刻舞出一套槍法來都可以。

而正當傲爽剛要細細感受一下手中的逆龍破雲槍時,一道虛光卻是驟然自兩人的身前閃爍起來,而後,一個完全被蔚藍色靈芒包裹之下的身影,便是緩緩出現在古樸浩大的寶閣內。


來人除了藍星,又還能是誰?

「一個時辰的時間已過,讓我看看,你們兩人都選擇了什麼……」

說著,便是望向了,傲爽和君臨意手中所持的長槍和古冊上,而當他看到那被平整切開的圓桌時,眼底也是劃過一絲莫名的神色,但看清那把寒芒四射,通體為幽黑色的巨型龍槍時,兀自點了點頭。

「《碎星訣》也算是人類武者創造出的一門極為強悍的煉體法決了,當年我的父親曾經跟我說過,大成之時,伸手摘星,一拳轟碎蒼穹也只是手到擒來而已,至於傲爽……」

看著那幽黑色的巨型龍槍,藍星的雙眼也是微微眯了起來:「沒想到,連它都被你挖掘出來了,你們兩人可知道,在我的私人藏寶閣內,能夠與這把龍槍比肩的靈物,也超不過一指之數!」


藍星此言不假,但有些話,他並沒有說出來。

這藏寶閣內,雖然說起來是藍星私人的一生收藏,但還是有些靈物,是不能示於人的,打個最簡單的比方,就像是聖階以上靈技或是功法,要說身為藍日道宗的宗主藍星,沒有修鍊任何的聖階功法,打死傲爽和君臨意都不信。

君臨意略顯期盼地問道:「那……宗主,能夠和我兄弟手中逆龍破雲槍相比的靈物,還有哪幾個?」

藍星看了看胖子,又看了看傲爽,笑道:「君臨意,你倒是精明得很,看穿了就算那幾個靈物對自己無用,但是價值也擺在那裡,這樣吧,我就跟你說兩個,一個,是你手中的《碎星訣》,煉體法決和魂訣一樣稀少,較為強悍的更是鳳毛麟角,這點你應該也清楚,至於另一個,就是那個了……」

說完,便是伸出了一根手指。

而順著手指望去,兩人也是看到了那在圓桌被切開后,掉落在角落中,那閃爍著晶瑩靈芒的頭蓋骨,不知是巧合還是什麼,在寶殿外空間內的陽光照射下,透過牆壁的櫥窗,恰巧形成了幾道陰影,只露出眼骨的位置,但黑白的反差,恰巧使得本就空洞的眼骨內,似乎透著什麼異樣的色彩……

果然。

先前傲爽和君臨意兩人,便是感覺著頭蓋骨極為不一般,只是一人已經獲得了災厄之主的傳承,另一人身具囚天古魔血脈,不適合接受什麼傳承,於是乎在最後的挑選中被放棄了。

藍星笑了笑:「君臨意,現在我告訴你了,不過你不會跟我上演,放棄你手中的《碎星訣》,轉而取走這頭蓋骨的一幕吧?」

聞言,胖子連忙擺了擺手:「不,不,不,我姓君,自然知道君無戲言之理,但是,宗主,我會回來的,你這裡有著這麼多靈物,我自然會暗中惦記著,您說是吧?或許下一次來,方式就會有些和這次不痛了。」

這次兩人之所以能來這裡挑選一樣靈物,是因為兩人都在靈力測試中打出了赤紅色,並且攻擊強度都超越了一千萬之巨,這才被藍星特殊對待,給予了兩人一次機會,而除了這種方式之外,世人普遍熟知的,也只有成為王牌弟子了。

其實硬說起來,如果真能為藍日道宗做出什麼大貢獻,也並不能說只有這一種方法,但藍星知道,君臨意口中的『方式』,定然會是成為王牌弟子了,別說為什麼他如此肯定,君無戲言。

「就……這麼有把握?」

藍星眉毛微動,神情沒有什麼變化。

「必須,君無戲言。」

「好!我還是那句話,只要你有這個實力,這個收藏閣的大門,永遠為你敞開!」

……

半日之後,站在專門為處理《崢嶸畢露榜》上排名和獎勵問題的寶閣外,傲爽和君臨意兩人面面相覷,笑了笑后,便一同大步流星地走了進去。

這個寶閣的佔地面積並不如何大,只有不到五十平方丈而已,但藍日道宗內,下到打雜的外門弟子,上到閣內長老,對於能進出於這個閣內的弟子,都是有著一絲羨慕的,因為基本上,能夠來到這裡的武者,都是領取獎勵的。

寶閣內,裝飾也是偏樸素的類型,只有一名鬚髮皆白的老者,坐在一張木製的躺椅上,左手拿著一本古冊津津樂道地閱讀著,右手不時會隨之在空中劃過一道道虛影,泛起陣陣空間漣漪,那種奇妙的感覺,彷彿蘊含著某種張力,要將人生生吸進去。

總裁爹地你欠削 ,看了看兩人之後,輕語問道:「直接說事,多少靈石。」

兩人互相看了看后,傲爽當即說道:「七億下品靈石,一條小型靈脈,一條中型靈脈。」

他說完后,君臨意也是隨之道:「三億靈石,一條小型靈脈。」

說完之後,胖子也是咂了咂舌,搖頭嘆道:「兄弟,不行,明天我就去找一個排名在二十名到三名之間的弟子挑戰,再來這裡領取四億靈石和一條中型靈脈,怎麼感覺,有些跟不上你的節奏呢……」

傲爽笑笑,剛要說些什麼,老者的聲音卻是傳來:「只有在兩個月內衝擊排名獎勵並且成功,才能具備同時領取兩個層次獎勵的條件,你們應該知道,如果虛報戰績的話,一旦查出來,便是逐出宗門,永不錄取的懲罰。」

老者的聲音雖然平平淡淡,並沒有任何不相信的意味,但後面的那句話,已經表明了他心中的想法。

在《崢嶸畢露榜》上,不管排名靠前或靠後,只要能夠有幸成為其中一名弟子,那麼一億靈石就已經到手了,排名在五十名至二十名之間,獎勵是兩億靈石附加一條小型靈脈,第二十名至第三名,獎勵則是四億靈石加一條中型靈脈,若是進入前兩名,也就是傳說中的王牌弟子,十億靈石、四條大型靈脈、外加進入宗主藍星的收藏閣內挑選一樣靈物。

除了這些規定外,還有幾條細則,的確,只要能夠榜上有名,就能在這裡領取一億靈石,只不過如果剛剛上榜沒有兩個月就被人踹起來的話,這一億靈石也是要歸還的,而已經領取過上一層獎勵的弟子,如果想要再次領取獎勵,則是需要在兩個月的時間內接連兩次沖榜成功,才能同時領取獎勵。

傲爽的『七億靈石和一條小型靈脈、大型靈脈』,根本不用說,必然是在兩個月的時間內從登上崢嶸畢露榜到達到前二十人的名次,或許如果說傲爽一次一次地來,老者還不會說什麼,但一股氣領取這些獎勵,任誰都會起些疑心。

「前輩,我們兩人進入藍日道宗內,都沒超過兩個月的時間。」

對著老者彎腰拱了拱手,傲爽無所謂地道。

見前者說的如此淡然,老者的雙目亦是微凝,望向傲爽和君臨意,下一刻,那原本渾濁不堪的老目,登時間內變得清明無比,自有一番深邃之色,似乎欲要將兩人生生洞穿一般,只不過他並沒有游無魂的洞虛之眼,因此在半響后的一聲輕『咦』中,他也是徑自點了點頭,嘆氣道。


「老了……老了……」

老者的聲音中,充斥著無盡的滄桑之意:「兩個靈王境的小娃子,我竟然看不出深淺,看來這片山河,真的不在我輩之人主宰之下了,獎勵拿好,我期待著……你們再進入這個門,並且我相信,不是來歸還靈石……」


君臨意想要奪得那《崢嶸畢露榜》上第二十名至第三名之間的獎勵,必然要挑戰相同層次的弟子,只不過傲爽正是那第二十人,並且剛剛佔據不到一天的時間,但他也相信,那個被自己打敗,或是如今的第十九人,真沒那個挑戰傲爽的勇氣。

……

現在時間,凌晨零點二十四,雖然發表時間是晚上,但是我設置的定時。

喝的有點多啊,還長了點歌,腦袋有點發懵,不行,睡覺去了~

快到年底了,同學們,哥們們,兄弟們,都忙碌一年了,找時間放鬆放鬆,給自己放個假吧。

當然了,閑暇之餘,來官網支持支持我,必然能在2015年發大財,交大運,合家歡樂,要是不來……

當然也一樣了……

, 第1040章傲凌雲?傲美人?

領取完獎勵,君臨意把他獲得的那條小型靈脈交給傲爽之後,兩人便暫時告別,各自回魂閣和天地閣了,對於傲爽來說,當務之急自然是進入萬魂潭,尋到一門魂訣,進而增強靈紋爆印的攻擊強度。

而君臨意則是迫不及待的想要修鍊《碎星訣》進而提升身體強度。不過雖然《碎星訣》這門煉體法決很強,並且在藍星的口中,價值甚至堪比傲爽手中的逆龍破雲槍,但恐怕相較於《大鱷造體訣》來說,必然會差上不止幾個檔次。

只不過想要修鍊成《大鱷造體訣》,鱷煞之氣是必不可少的一點,可惜就連吞天大鱷因為傷勢纏身只有為數不多的鱷煞之氣,所以如果君臨意要修鍊,也只能等到小吞天大鱷出生了,不然當時的魔天,也不會沒能有機會修鍊了。

回到魂閣內時,傲爽看到那凌空懸坐於虛空中的身影,眼神也是微微變化。

是游無魂,此時的他,似乎是專門等待傲爽回來一般,只不過並沒有因為時間的長久而產生什麼慍怒,依舊是那般淡然無色的神情,綉袍微動,靈魂之力旋即外放,演化出一道字眼。

何時,進入萬魂潭?

看了看已近黃昏之時的天色,傲爽有些歉意似的撓了撓鼻子。

從加入魂閣第二天,前者便是說過進入萬魂潭一事,不管自己原本如何,再怎麼說,自己此時也已經加入了魂閣,若真不能在靈魂之力有些許的造詣,豈不讓人會讓人看笑話?

「恩……明日吧,今日天色已晚,況且經歷了兩場戰鬥后,身體也有些虧空。」

其實哪怕游無魂不說,傲爽也已經決定這兩天就進入萬魂潭了,為什麼?瑪德,他可是記得,自己修鍊《靈紋爆印》時在重力空間內炸成了什麼慘樣,雖說今日的劍客也是灰頭土臉,可還是沒能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所以說此時的他,心情真是很不爽。

而想要增強爆印內的力量,只有一種法子,那就是增強自身的靈魂力量。

好,那就明日,正午,在我魂閣的演武場,和《崢嶸畢露榜》上第十七名,有著『破魂刀王』之稱的魂奎一戰,這場戰鬥,你勝,則擁有進入萬魂潭的資格,反之不然。

「資格戰?破魂刀王,魂奎?」

傲爽劍眉一挑,怪不得今日游無魂會特意來這裡等自己,原來是因為其中還有著這層關係,上個月他就知道自己可能沒時間,所以一直也沒有說這件事,而如今四閣小會已經結束,於情於理也要進入萬魂潭了,這才來聽自己說個準話。

游無魂點了點頭,並未使用靈魂之力再自空中演化出何等字眼。

「前輩,小子知道了,明日我會準時到場。」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