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而久之,趙強也有些懷疑了。

哪有人人都嚇蒙了的道理,而且,只見唐哥拿著一個拍子往那些強者身上一拍那些傢伙就嚇蒙了。

並且,就連地仙離塵境的黑天使也會給嚇蒙了。不過,趙強也不敢問。反正有著大把的天核收入空間袋就是了。

一路過去,試驗的結果就是地仙境強者時空凝固的時間明顯極短。

就是離塵境的地仙也僅能凝固20來秒鐘。而入仙層次的地仙只能凝固十秒左右。

至於人仙層次的黑天使強者,唐春直到現在還沒碰上。

這不,正在唐老大想著去哪裡找一個人仙層次的黑天使出來試驗一番時還真給撞上了。

前方一座高達百丈的黑色大山離在自己面前,不過,一聲嘎嘎尖笑聲傳來。黑色大山咔嚓一聲,居然活了似的。

而且,四對翅膀一煽,頓時捲起的黃沙往前一噴直接就把趙強吹得摔到了十來里開外撞得差點直接就嗝屁了。

「四對翅膀,我的娘,人仙啊。唐哥快跑。」趙強還真有些義氣,自己居然勇敢的沖了上去一幅要掩護唐春先跑的架勢。

「站我後邊。」想不到人家唐老大非常的淡定,一扯就把趙強扯到了身手十里開外。

這傢伙又拿出了那個雕著一些圖騰,硬玉片似的『拍子』(天牌)來。

「唉,太弱了。它嗎滴,我古強怎麼就這麼倒霉。守了這麼久居然只來了個半仙,外帶一個拖油瓶的脫凡境界,就是吞下去也沒多大的味兒,還漲個屁的仙力。」黑天使古強直搖晃著他那丈大的頭顱一臉不滿意架勢。

這傢伙身體如此的大,而且還是法相之身。很可能是黑天使族中的巨天使族生靈。

因為,巨天使族有些兇悍者喜歡吞噬各族生靈。

「古蚊子,你在啰嗦什麼?」唐春一臉似笑非笑看著他。

「啥?你叫我古蚊子,老子是巨天使族的勇士古剛。蚊子有我這麼大的嗎?」古剛差點給氣結了。

「趙強,你想不想斗一斗人仙?」唐春問道。

「想斗,不過,我哪敢,那跟找死有啥區別?」趙強一愣,頭搖得拔浪鼓一般。

「因為本人這法寶就叫拍蚊板,所以,你不是蚊子是什麼?」唐春一聲笑,腳往地下一蹬。

叭嚓一聲,大地震顫了一下。而天牌閃過一道紫光往空中一拍。一片紫光化為一面紫色之牆壓將了過去。

「就這點小玩意兒,真不夠看。」古剛一臉蔑視,四對翅膀輕輕往外一煽,一股強浪翻騰。四面黑色風刀砍向了空中的紫壁。

「你小子還不給老子上去干幾捧!」正愣神著的趙強居然給唐春一把抓住往前一拋疾速飛向了百丈高大的古剛。

「我完啦。」趙強心裡憤怒的叫了一聲。

「不出力就得死!拚了吧。」唐春的聲音從後邊傳來,趙強心裡翻起了濤天的憤怒。(未完待續。。) 這貨心裡把唐春八代祖宗全都操翻了。因為,他認為唐春怕死把自己當擋箭牌了。


這傢伙鼓足了全部真元,張口,噴鐵沙,只在一瞬間。一大蓬鐵沙噴在了古剛身上。

啊……


古剛一聲慘叫,居然沒有閃開,硬生生給趙強噴了一嘴的鐵沙。

這鐵沙功可是趙強得自一個古洞。當然,這鐵沙也不是普通的鐵沙,趙強也沒搞清楚這鐵沙為何物。不過,在玩命時噴出來威力特別的大。

看著古剛滿身給鐵沙噴出來的幾十個拳頭粗的血洞,趙強腦子又不好使了。

它嗎滴,我居然把人仙給噴傷了,這怎麼可能?

而且,這個傻b居然不閃開。而且,身上的強力仙罡罩子居然也裂開了。老子趙強何時如此威猛過了,居然能噴傻人仙?回去有得牛皮吹啦。

「回來吧。」唐春一扯,還在發矇的趙強給扯了回來。

而趙強發現身體內咔嚓一聲脆響,震驚的發現。在極度的憤怒以及全力力拚之後,自己居然奇迹般的在瞬間突然到了半仙境界。

自然,這一切都是唐春安排的。先試了一下天牌,發現在面對下等人仙時能凝固時空七八秒鐘。而利用這七八秒鐘時間唐春一劍划裂開了古剛的護身仙光。

而此刻趙強的鐵沙直接透過裂開的仙直擊到了古剛身上讓它受傷。

而趙強在刺激之下終於突破。因為,唐春發現這傢伙早有突破的契機了。這一套安排下來果然讓他成功晉級。

當然,趙強就是再強也打不死古剛的。

所以,唐春扯了他回來。

爾後在凝固空間法則快給失效的一瞬間。往生一拳直接撕裂空間狂擊在了古剛胸口之上。

轟然一聲,古剛全身仙光碎開散去。而胸脯口直接給唐春轟出一個幾丈大的血洞來。

啊……

古剛一聲慘叫震天動地,這貨趕緊翅膀一煽就想溜走。

不過,唐老大哪能讓他如願。

一個側轉身撕開空間到了古剛後邊,飛起一腿,大地顫抖直接踹在他後背上。古剛全身噴血呼嘯而去。

唐春跟上,往生一拳連續出擊。

大地在顫抖,整個百里空間黃沙給這驚天拳光震得飛到了千丈高空之上。形成可怕的黃沙雲團往遠處飄去。

轟轟轟……

「爺爺。饒命啊!」

「人族爺爺,饒了我小古吧!」

「我願意當你的戰奴!」

這一幕虐人慘狀那是看得遠處的趙強頭皮發麻,感覺尿意上來趕緊蹲下就地解決了。

不過,趙強怎麼都尿不出來。因為。嚇著了。

良久。黃沙漸漸平息了下來。

趙強發現。古剛全身都是血洞。四對翅膀上也是千瘡百孔,而且給活拆了下來像破抹布一般擱在了幾十里開外。

「算我倒霉!不過,我古家叔叔是不會放過你的。」古剛最後漏了一句話。魂光一閃,化為一方寶印就想溜走。不過,此刻的千鬼船已經脫胎換骨。

一方魂色旋渦張得老大,一方寶印直接給吞噬了進去。古剛還沒來得及最後一聲慘叫就成了千鬼船中一員戰靈。

唐春一拍,吞天妹仔蝶蜂湧而去飛向了古剛龐大的屍體。

「唐……唐哥,天核……天核……」趙強嘶啞著聲音趕緊喊道。

不過,唐春沒理它。僅僅分把鍾,古剛百丈高的身體就給成千上萬隻吞天蝶吞噬乾淨。就連天核也給狂吞而完。

「敗家子兒啊,養一堆破蟲幹嘛。」趙強肉痛得直咧牙,「下等人仙境天核啊,老子一核在手可以換取多少的靈丹妙藥,高階功法啊。」

不過,貌似人家唐春根本就不在意這些,就地打坐休息。

「別肉痛了,趕緊補充力氣。不然,等下子古剛的什麼叔叔來了你丫就給人家送菜吧。」唐春扔給趙強一瓶丹藥。

趙強嘆了口氣挪開蓋子,頓時,一道丹暈飛騰而出。

「啊,荒階仙丹?」趙強的臉都僵硬了。趕緊作賊似的蓋緊了蓋子生怕這仙丹跑了。

「趕緊吞了,你半仙境正好用上。等下子古剛的什麼破叔叔來老子才沒空照顧你。」唐春哼道,趙強肉痛萬分,只好吞了下去,心裡又罵了一句——敗家子兒啊。

幾天後兩人繼續前行。

唐春強大的神識掃了一圈下來,爾後把趙強收入了空間戒指。爾後山寶隱藏了身形變化成一隻蚊子飛向了前方一個巨大的天坑群。

到臨近天坑群時就感覺到了強大的能量波動以及強悍的魂魄力量。

而且,接近天坑百里這時居然發現還有防護性法陣在護著裡面。

並且,唐春從防護大陣之中感覺到了一股狂暴的蠻橫氣息。這股氣息不但蠻橫,而且,悠遠,古老。

唐春往空中一瞧,彷彿看到了一方巨人立在天地之間俯視著天地一切。

難道老子眼花了不成?

龍眸再細看,又不見了巨人身影。


飛近到五十里左右時才發現,在天坑周遭的濃烈霧團中居然有著上百天使族強者聚集。


其中一位滿臉滄桑的黑色天使老者居然背生五對翅膀。

嗎蛋滴,居然是半真仙境。唐春吃了一驚,面對半步真仙境強者,唐老大勝算僅有三成左右。

而且,周遭還有三個人仙境強者,其中一個還是上等人仙,二個中等人仙。餘下的中還有幾個地仙,別的全是金級脫凡境界強者。

這麼多黑天使聚集肯定有大事發生,而此刻唐春也明白了。並不是元丹宗外堂的偵察能力差。而是有人搞鬼。而且。玉堂主安排自己到左側面。

估計元丹宗高層中某些人已經聞到了風聲,根本就是安排自己過來送死的。

一股濤天怒火在唐春心裡蘊育著。

這些雜毛,看老子回去怎麼收拾你們。唐春煽了一下蚊子的小翅膀,飛到一處山岩處隱下了身子靜觀其變。

「各位族人,咱們黑天使族能否倔起,能否重新奪回屬於咱們自己的王座——西域王府。

就得看今天的了,不管遇上什麼,咱們就是用血肉拚也得感動神靈祖宗,得到天核之晶,重掌西域府。

咱們要把白天使狠狠的踩在腳下。咱們也要讓他們嘗一嘗被人奴役的味道。

我。古懷信對天發誓。今天,不成功變成仁。所有的族人們,你們有信心嗎?」古懷信朝天舉著一個雕有黑天使標誌的法杖高喊道。

「有!咱們願意為黑天使族的倔起而貢獻生命。」所有的族人全都群情激憤,聲震九天。

「他們在搞內亂。估計這天坑中躺著的是天使族的祖先。天核之晶只有擁有半神境界的天使才能擁有。以下境界者只能稱之為核。跟魔族一樣。不能稱之為晶。」撼岳說道。

「這天使之晶居然能控制住整個西域府,看來,權威恐怖。」唐春說道。「所以,此晶我定必奪下。」

「你是想借天使族的力量來恢復大東王朝?」撼岳問道。


「沒錯,天使族再加上南天府。今後再控制幾個四星級宗派,我想,完全有能力跟宮中那個老太婆相抗了。」唐春說道。

「嗯,既然決定了就勇敢朝前進就是了。龐大的大東王朝底蘊豐厚。也是相助你修鍊的基石。但是,修鍊之道要擁有皇權,但也不能一直戀著皇權。不然,就會禁固了你的時取之心。畢竟,繁華會晃花人的眼的。」撼岳告戒道。

「明白師尊。」唐春說道。

只見古懷信帶著全體族人虔誠的來了個三拜九叩首。

爾後,古懷信往法杖上噴出了一口精血。

法杖開始冒出淡淡的黑白光煞來,再不久,黑白光煞交替輝映,下一刻,整個幾百里的空間之中都布滿了這種黑白光煞。

「好強大的力量。」玉堂主此刻正在另一面一座高山上看著遠處的左側面。

「呵呵,師尊算計無漏啊。果然天使族有大動作。估計,那片區域的天使強者是不允許任何外族人進入的。一進去,格殺忽論。唐春,呵呵,真希望你能活著回來。不過嘛,那是不可能的了。」鄭煙雲就站在玉堂主身側,一臉淡笑。

「唐春雖強,但是,據可靠消息顯露。有大批人仙境天使進入血崖山。據說還有半步真仙境強者。」玉堂主說道。

不過,法杖只是閃動,卻是根本沒有別的動作。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