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他信誓旦旦的說自己一定能搞定唐芯,但是卻沒有想到,直接被唐芯回拒了。他還是很不甘心如此。

“唐芯,你這麼不給我面子啊?”胡明有點怒火了,自己放下面子好心邀請你去參加宴會,竟然一點面子都不給自己。多少女人,期待着。他相信,有錢有勢,想要什麼就有什麼。

“你這人,臉皮真厚,人家唐芯都說不去了,要休息,你聽不懂人話麼?”看着一臉怒意的唐芯,葉晨猜想,胡明和唐芯,其實並沒有關係,而是胡明一直在追求唐芯,顯然,唐芯很討厭他。葉晨走了過來,繼續說:“這裏,沒有你什麼事兒了,我女朋友要休息呢,你走吧?”

說着,葉晨摟住唐芯的***,一副很嚴肅而正經的說道,唐芯也知道,葉晨這是在給自己解圍,也沒有反抗,不就被自己的房東摟一下麼?應該沒有事兒吧。

葉晨的手,放在質柔的腰部,一股淡淡的幽香撲鼻而來,讓得葉晨有點享受,看來自己的這個人,差不多就是一個護花使者,名副其實的擋箭牌了。

胡明微微一愣,看着葉晨很自然的將手放在唐芯的腰部,而唐芯一臉的平靜,並沒有什麼反感的表情,他也是有點將信將疑,說:“你是她男朋友?我怎麼不知道?”

“你傻逼是吧,我們的事兒,爲什麼要讓你知道,沒有事兒,你就趕緊滾蛋吧。”葉晨這手正爽着呢,其實他還真不希望胡明就這麼快的離開了。

葉晨的手也不老實了起來,在唐芯的腰部的手,也開始往下移動,他並沒有注意到唐芯的眼神,而是一副很嚴肅的表情看着胡明。而葉晨的手,確實不老實的摸着唐芯的小屁屁。

“你不是宋珊珊的男朋友?”之前,胡明也看到了宋珊珊直接挽着葉晨的手臂,就想到,葉晨應該是宋珊珊的男友。但是沒有想到的是,葉晨似乎纔是唐芯的男朋友。

“誰告訴你,我是宋珊珊的男朋友了?我是他哥哥不行麼?”葉晨說道。

“呃-你真是唐芯的男朋友?我和唐芯認識這麼久了,也沒有見過你啊。”胡明也不傻,自己經常和唐芯見面,也不見她身邊有別的男人,我總感覺,葉晨只是暫時的充當唐芯的男朋友。

“你要是不信,你可以問她,我倆在一起半年了,由於一些原因,見面的時間很少。”葉晨其實可以不給胡明解釋什麼,直接轟出去就可以了。但是他現在有些不願意就這樣結束了。

畢竟唐芯這體香,確實很誘惑人,同時,這小屁屁摸起來,也是十分的爽快。

“芯芯,是真的?他是你的男朋友?我怎麼一直都沒有聽你說過。”胡明現在殺葉晨的心都有了,看着對唐芯動手動腳的,他甚至忍不住的需要上去暴打葉晨一頓。

唐芯看了一眼葉晨,輕輕的咬了咬嘴脣,擡起纖細的玉手,在葉晨的腰間捏了一把,然後才說:“我和你關係很好麼?我憑什麼要告訴你啊?”

腰部傳來一陣疼痛,葉晨微微低頭,看着唐芯那火辣辣的眼神,葉晨淡淡的笑了笑。手也規矩多了。見不佔便宜了,葉晨直接說道:“這沒有你什麼事兒了,你在不走的話,我只能請你出去了。”

葉晨收回放在唐芯腰部的手,緩慢的走到胡明的跟前,一股似有若無的氣息散發了出去。

“行,我們走着瞧。”胡明惡狠狠的看着葉晨,然後便走了出去。葉晨看着離去的胡明,頓時笑了笑。然後轉身,看着唐芯,準備說話,卻是愣着了。

唐芯一雙火辣辣的眸子,緊緊的盯着葉晨,葉晨歉意的說:“那個唐芯,你看,我這也是幫你解圍不是,我這不是爲了演戲逼真一點,不想露出破綻。”

宋珊珊這時也走了過來,來到唐芯的身邊,一臉的壞笑,看着葉晨說:“葉哥哥,唐芯姐姐的小屁屁摸起來是不是很舒服哦?”

“呃-”葉晨看着這小蘿莉,聽了這話,有點呆愣了,自己這隱藏這麼好的,竟然被宋珊珊給發現了。

唐芯也知道葉晨這是在幫助自己,但是這傢伙也特不厚道了,藉機佔自己的便宜。看着葉晨一臉的囧樣,唐芯也是一副好笑,說:“姍姍,葉晨也是爲了幫助我,我先回房間一趟,等下還有任務要求。”

宋珊珊微微點頭,說:“那唐芯姐姐,你趕緊去吧。” 唐芯上樓以後,宋珊珊一副賊兮兮的模樣,壞壞的看着葉晨。雖然知道葉晨在幫助唐芯,但這傢伙竟然趁機占人家唐芯的便宜。

“姍姍,你幹嘛呢?”葉晨這時注意到了宋珊珊的眼神,好傢伙,竟然一臉壞壞的笑容。

“哼哼,葉哥哥,你很不老實哦?你剛剛乾嘛摸唐芯姐姐的小屁屁呢?”唐芯那精緻的俏臉,一雙亮晶晶的秋水眸子,猶如一個漂亮的月牙。一副拷問葉晨的姿態。

“哈!姍姍啊,這就是你不懂了,我那是爲了演戲更逼真而已,這樣可以讓那傢伙知道我和唐芯是有關係的。”葉晨一副打哈哈的模樣,也是很有理由的說道。

“葉哥哥,我和蘇霞姐都看見了呢。”宋珊珊給蘇霞使出一個眼色,繼續說:“蘇霞姐,你說是麼?”

“啊!嗯,是滴。”蘇霞也沒有想到,宋珊珊會扯上自己。之前,自己沒有太關注。不過看着宋珊珊給自己使眼色,也是附和的說道。

“好了,不說這個了,你們吃飯了麼?”葉晨看着這二人,分明是想要自己難看,不過,葉晨也沒有在意,這時也是中午,也不知道她們是否吃飯了。

“嗯,我和蘇霞姐都吃了呢,蘇霞姐還說我下面的味道怪怪的。”宋珊珊說道。

“啥?你下面的味道怪怪的?和你們吃飯沒有吃飯有啥關係?”葉晨眼眸緩慢的移動到宋珊珊的下半身。這宋珊珊也太強悍了吧?這話也可以當着自己的面說出來。

“嗯?”宋珊珊看着葉晨一臉的驚愕,也是很納悶,雖然想起葉晨說的話,然後在見到葉晨看自己的眼神,這傢伙竟然盯着自己的下本身看。不由的臉蛋紅韻了起來。

想來,他是誤會自己的話了,解釋道:“呀,葉哥哥,你想些什麼啊,我的意思是我煮麪的味道,有點怪怪的。”說完,宋珊珊恨不得上去就踹葉晨一腳了,不過想起自己之前說的話,好像真的能讓人誤會。


蘇霞聽了他們的對話,也是一陣狂汗,這姍姍說話,也是容易讓人產生誤會。

“呃-是這樣啊,看來我是誤會了哦。你們怎麼就吃麪啊,怎麼不吃飯呢?”聽了宋珊珊的解釋,葉晨這也是有點尷尬了起來。

“嘿嘿,葉哥哥,我們都不會做飯呢,而且也不想出去吃飯了,然後就直接煮麪吃了呢。”宋珊珊傻兮兮的笑了起來,繼續說:“葉哥哥,你來了,多久才走呢?”

蘇霞這時,也是有點不好意思了,這姍姍就不能找一個好點的藉口麼,這樣一來,葉晨也知道自己不會做飯了。

“姍姍,我這剛剛來,就希望我走了麼?”葉晨輕輕的捏了捏宋珊珊的俏臉蛋,一臉的笑容。不過,他也是很驚訝,宋珊珊不會做飯麼,倒是不覺得奇怪。

葉晨一直認爲,蘇霞會下廚呢,不過現在知道了,這妞也不會。

“葉哥哥,你誤會姍姍了哦。我是想吃你煮的面。”宋珊珊這時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她怎麼捨得葉晨走呢,別說,宋珊珊倒是很迷戀葉晨煮麪的味道。

葉晨本來就是這裏的主人,自己也沒有資格趕走他不是。宋珊珊吃了葉晨煮的面後,總是期待着葉晨回來,然後就可以吃到美味的食物了。

“你不怕我下面的味道怪怪的麼?”葉晨壞笑的看着宋珊珊,這丫頭說話也是傻乎乎的。

“啊!不,不會怪怪的呀。”宋珊珊的臉頰紅了起來,這個時候,她也知道葉晨說的是什麼意思了。想起之前自己說的話,也是要葉晨誤會。

“姍姍,我有一個朋友打了一個電話給我,叫我出去一下,葉晨,你和姍姍聊吧,我先出去了。”蘇霞接了一個電話後,歉意的說道。

“好的,蘇霞姐,你小心點哦。”聽了蘇霞要出去,宋珊珊說道,她們的關係都比較好,關心一下,也是很正常的。

“嗯,我先走了。”

“葉哥哥,要不,你陪我出去散散心,好麼?”蘇霞出去了,宋珊珊也覺得很無聊,一雙大大的眸子,看着葉晨。

“哦,想去哪?”葉晨也覺得在家裏呆在無聊,既然宋珊珊有這提議,出去走走也好。

“嘿嘿,我們就隨便出去走走。”宋珊珊來到葉晨身邊,挽起葉晨的胳膊,繼續說:“唐芯姐會吃醋麼?”

“應該不會吧?”葉晨道,自己和她也沒有什麼關係,她怎麼會吃醋呢?

“你可不要佔我的便宜哦。”宋珊珊一副鬼靈精怪的模樣,讓葉晨也是一陣好笑。不過看着宋珊珊這身材,也十分的誘惑人,特別是那對小白兔,也是很迷人。

宋珊珊穿了一件黑色小背心,超短裙,修長的雙腿,魅力四射,十分的具有殺傷力。黑色的小背心,也是把那對胸器包裹得精緻。

火辣辣的身材,凹凸有致,葉晨也是有點迷戀了,宋珊珊也是一等一的美女。

“呃-”葉晨聽了宋珊珊的話,一陣惡寒,看來以後說什麼也不能讓這丫頭抓住自己的把柄了。

“嘿嘿,葉哥哥,姍姍漂亮麼?”看着有點不好意思的葉晨,宋珊珊也不在逗葉晨了。然後就在葉晨的眼前轉了一個圈。

“姍姍你很漂亮,在學校,也是校花的級別。”確實,葉晨也沒有說假話,宋珊珊這小蘿莉,確實很漂亮,身上隱隱約約也有着那種高貴的氣質。但是卻隱藏得十分的深。

也只有葉晨這樣的人,才能察覺到,他並不知道宋珊珊的背景如何。要是知道的話,葉晨可能就要咂舌了。

“真滴麼?葉哥哥,姍姍真的很漂亮麼?”宋珊珊聽了美麗的讚賞,小心臟也是十分的開心。

“是哦,要是誰娶到你,就是千世修來的福氣,嘿嘿。”看着此刻這可愛精怪的小蘿莉,葉晨的心情也是十分的舒暢。

有一種人,看到的時候,總會讓人感覺心情非常的好,很多鬱悶都會一掃而空。而宋珊珊恰好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天真無暇。

“要不,葉哥哥,你以後娶我。”宋珊珊咪着眼眸,微微擡起頭,看着葉晨。聽得葉晨一愣一愣的。這丫頭,說話就是這樣。好像和楚雨馨一樣。

她們倆倒是有得一拼了。葉晨看着一副極像開玩笑的宋珊珊,說:“好啊,還怕你看不上我呢。” “嘻嘻,你想得美,我纔不會嫁給你呢。”宋珊珊一副奸笑的模樣,可愛的臉頰,詭異的笑了笑。

微微一愣,葉晨也是被宋珊珊搞得一愣一愣,看着一副計劃得逞的宋珊珊,葉晨的眼角閃過一絲妖媚,說:“姍姍,你確定?”

看着一臉嚴肅的葉晨,宋珊珊微微翹起了小嘴,一副委屈的模樣,葉晨看着她,也是無奈了,這丫頭這模樣,還真的讓人心疼。

“葉哥哥,姍姍嫁給你就是了。”說完,宋珊珊微微低下頭,葉晨看着一愣一愣的看着宋珊珊,這丫頭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第一次見到宋珊珊的時候,這丫頭就一副陽光而天真的模樣。

“怎麼像一個受氣的小媳婦一樣呢?我和你開玩笑的,傻丫頭。”葉晨摸了摸宋珊珊的小腦袋,淡淡的繼續說:“走吧,帶你出去,我們去最近的河邊看海。”

“嗯?河邊看海?葉哥哥,河邊有海麼?”宋珊珊明媚的大眼睛,疑惑的看着葉晨,河邊看海?河邊有海麼?海中有河?

“對,去河邊看海,有時間的話,帶你去熱帶看企鵝也可以的。”葉晨一陣的忽悠着宋珊珊,但是看着宋珊珊那疑惑的眸子,葉晨只好說道:“算了,我還是帶你去散散步哦。”

“不要,我要去河邊看海。”宋珊珊這時在思考,河邊看海的問題,這怎麼有點矛盾呢?

“哦,好吧,帶你去河邊看風景。”葉晨輕輕的捏一捏宋珊珊的小翹鼻,然後繼續說:“我們走吧。”

“呀,葉哥哥,你不是帶我去河邊看海麼?我纔不要看風景。”宋珊珊一副天真的模樣,讓得葉晨有點傻了,這丫頭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假的不知道,自己這不是隨意說說麼?

哪有什麼河邊看海的說法呀?這和自然規律也是格格不入的。他哪裏又知道,宋珊珊這也是在戲弄葉晨呢。看着一愣一愣的葉晨,宋珊珊壞壞的說:“葉哥哥,你和企鵝一樣笨哦。”

“啥?哈,你這傻丫頭,走吧。”葉晨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說的,頓時笑了起來。然後就走了出去。宋珊珊在身後,一副賊兮兮的笑容。

來到明秀苑的門口,葉晨攔截了一輛出租車,然後和宋珊珊上了車子。

“去哪裏呢?”葉晨問道。


“不是去河邊看海麼?”然後宋珊珊對司機說:“叔叔,帶我們去最近的河邊,我們去看看海。”

司機好奇的看着宋珊珊,也是微微一愣,河邊有海可以看?這說法倒是第一次聽過。說:“小姑娘,河邊哪裏來的海啊?”

“叔叔,你說海里都是什麼呢?”宋珊珊一臉的笑意盈盈,纖細的睫毛也是一張一合。

司機聽了宋珊珊的話,也沒有思考,說:“都是水啊。”

“嘿嘿,就是了嘛,所以我們去河邊看海的,河裏不也全是水麼。”宋珊珊說道。

司機這時也是被宋珊珊說得矇頭不知腦的,聽了宋珊珊的說法,他倒是有點認同。不過,海和河的性質是不一樣的,但是本質卻是一樣的,都是水體的組合。

“呵呵,那就去最近的一條河流吧,那裏的面積挺寬的。”司機也是笑了笑。發動車子,就前去春江市最大的河流春江。

其實不難發現,春江市也就是春江演化而來的。很快,車子便到了目的地。葉晨帶着宋珊珊下了車子。然後跑去岸邊。

清水碧綠,透徹見底,水中的魚羣也是歡快的遊動。絲毫沒有憂鬱。

“葉哥哥,你看,這春江好美麗哦,我來這裏這麼久了。都沒有來過這地方呢。”宋珊珊來到岸邊,也是很興奮。

“喜歡的話,以後可以常來。”葉晨見到宋珊珊這麼開心,也是很滿意。

“你要陪我來哦。”宋珊珊說道。

蘇霞接到同學的電話,就出去了,來到明秀苑小區的時候,就有一輛奧迪等待着她。

“小霞,上車吧。大家就等你了呢。”從奧迪下來一個男人。看着蘇霞,也是笑容滿面的。

“嗯,走吧。”蘇霞看了看自己這個同班同學,也是很無奈,這傢伙是自己剛剛去大學的時候認識的,叫黃靖,他的父親是春江市有名的地產公司的老闆。

蘇霞走過去,直接打開後排,黃靖急忙道:“小霞,副駕駛沒有人,坐前面吧。”

“好吧。”蘇霞迴應道。對黃靖十分的冷淡。當然黃靖也是知道,對於蘇霞這種女子,就應該慢慢來。

上車後,黃靖就直接前去春江,他們在那裏安排了宴會,很快,車子駕駛進入了有名的娛樂場中。


車子剛剛停下,就有一個身穿正裝的男子走了過來,然後恭敬的說:“黃先生,宴會已經準備好了。這邊請。”

“嗯。”黃靖淡淡的迴應了一聲,來到蘇霞的身邊,說:“小霞,同學們都在前面呢。我們過去了吧。”

“嗯."蘇霞盡力的和黃靖保持着距離,這次參加宴會,也是因爲有自己的同學,蘇霞才答應的。雖然黃靖一直在追求自己。但是蘇霞也沒有正眼看過他。

這裏位於春江的一個岸邊,和海邊一樣的沙灘,還有各種休閒的地方。黃靖帶着蘇霞來到已經擺好的酒席。

“黃哥,這位就是嫂子麼?”說話的是一個看起來畢竟牛氣的青年,和黃靖的關係也很好。黃靖看着自己的這個好兄弟徐澤,說:“徐老弟,你誤會了,這我同學呢。”雖然徐澤這樣說讓自己很高興,但是蘇霞也沒有答應自己,如果自己不說話,默認的話,指不定蘇霞會更加的討厭自己。

黃靖雖然不缺女人,但是能他動心的,也就只有蘇霞,所以,他也是想法設法的想要得到蘇霞。當然,黃靖想要得到蘇霞的身體,也是很簡單的,只是他想俘獲蘇霞的芳心。

這樣才能讓他更有成就感,在他第一眼見到蘇霞的時候,就產生了愛慕之心,決定要得到蘇霞的心。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