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間的城外一人疾奔而來.帶起漫天灰塵.

斷青峰冷哼一聲.看著那名身影手中過江刀赫然出鞘.刀光閃人眼.一刀斬下.一道刀氣縱橫而出.沖向城外那人.一刀斬下之後過江刀隨即收入刀鞘之中.周圍人頓時大呼起來.斷青峰過江刀出鞘的那一剎那.他們手中的刀劍居然不受自己影響了.

斷青峰一刀斬下之後.刀氣縱橫間直接沖向那人.

那人看不清身影.只看的漫天灰塵之間一道寒芒閃過.劍氣衝出.撞向斷青峰的刀氣.斷青峰的刀氣瞬間被衝破.那人身形不停.衝到進來.一躍而起.手中長劍連連揮出數道劍氣.劍氣如月牙.凌冽茭白.

斷青峰見得那人連連揮出劍氣沖向自己.手中過江刀嗆的一聲出鞘在手.又是簡單的一刀劈下.披散了那人的劍氣.頓時城門處.疾風起.

那人落在地面.神色冷漠.沖向平常.身穿的是一件麻黃布衣.手裡替的紅色劍鞘.劍身長三尺.

斷青峰直視那人.那人冷淡開口道「你便是那個斷刀山莊斷青峰.」.斷青峰冷笑一聲.雙手拄刀與地.刀身一轉.刀氣衝出.刮向那人.那人毫不畏懼.冷哼一聲.手中長劍微微一按.劍氣對上斷青峰的刀氣.交錯相知之間.兩兩散開.

這時候那名趙家高手上前勸道「兩位年輕俊傑請勿動手.明日便是武林大會.兩位也是遠來之客.我趙家自然是要盡地主之誼了.趙家還有幾件過得去的屋子.兩位還請早些入住吧.」

說完這些.斷青峰提起過江刀.趙家高手見狀便知道是斷青峰給了趙家一份面子.於是便問向那位持劍人.笑問道「敢問閣下出自何門.」

那人對著趙家高手也是拱手說道「在下出自南海劍派.項和是也.」.南海劍派也是大乾之中排的上號的劍派.位居南海.也是南海一霸.雖然沒有高手位列語三大榜單之上.但是也不容小覷.

趙家高手頓時笑道「原來是項公子.不知家父近況如何.上次和家父一別也有十年了.」

項和也是笑道「多謝牽挂.家父最近正在閉關沖境之中.不日便可出關.家父也經常向我提起您.說你是武林之大豪傑.大英雄.」


那名趙家高手那裡見過項和的父親.只是現在客套客套罷了.不過太在意的.

趙家高手在前面引路.帶著斷青峰和項和一路同行.但是只見的斷青峰對著那名項和.一撞.那名項和被斷青峰一撞撞出城外.滑行三丈.項和頓時眼中殺機凸現.

趙家高手一陣頭疼. 墨染夜城:獨寵絕版女王 .稍不滿意.那些江湖俠客便是大打出手.哪管的這莫多.到時候自己夾在中間最難受不過.

斷青峰向著那名項和冷聲說道「你算什麼東西.竟敢和我同行.想和我同行.打過劍藏鋒那個傢伙再提.你們南海劍派在南海是一霸.也只是欺負欺負那些愚民罷了.」

項和殺氣直接撲向斷青峰.周圍修為不濟的那些看熱鬧的江湖人士.頓時覺得難以呼吸.

斷青峰冷哼一聲.項和的殺氣土崩瓦解.

俗話說人最不禁的念.當初斷青峰一念劍藏鋒.就見得遠處劍氣環繞之間.一人輕功施展而來.背後寬劍劍鋒不顯.劍藏鋒到.

只聽的劍藏鋒輕喝道「藏劍山莊.劍藏鋒前來拜訪洪州趙家.」.輕功施展之中.劍氣護體.身形有些飄逸.一個轉身.洒然落地.端的是個漂亮.

趙家高手見得劍藏鋒來了.心中更是一苦.現在江湖之上誰人不知斷青峰和劍藏鋒是對手.

劍藏鋒落地率先給斷青峰一拱手道「來了.」

斷青峰則是轉過身去.不言一語.那名趙家高手鬆了口氣.劍藏鋒並沒有和斷青峰打起來.而斷青峰也沒有打的意思.自己也就好過一些.

那名趙家高手也不廢話了.引著三人往趙府走去.

東南西北四門都有趙家都有人高手在接待那些遠道而來的江湖高手.特別是最近在江湖之上鬧的沸沸揚揚的那幾位.

西門趙家一位長老早就到此等候了.等到下午時分.四名女子輕功施展之間肩上扛白紗駕.教中傳出絲絲淫語.周圍江湖人士避開三丈.

那名趙家長老走出城門對著白紗駕之中遙隔拱手道「在下趙家趙無圖在此等候飛花公子大駕.」

飛花公子.大乾邪魔榜上排行第三.習練的是魔教采陰補陽之術.其性喜色、淫慾.江湖傳說一夜之間便可御女十五.一手幻術出神入化.

白紗駕之中隱約見得一名裸衣男子躺在溫柔鄉中.對著那名趙家高手一擺手.聲音柔媚尖細說道「無圖客氣了.本公子撈不得你們如此守候.那些所謂的江湖高手來了沒有.」


趙無圖自然知道飛花公子說的是誰.說的就是大乾浩然真氣榜上第四的千手觀音玉菩薩.兩人可是江湖上的死敵.一人以幻術成名.一人以暗器出世.

趙無圖面無表情的說道「來的也差不多都來了.」

飛花公子在白沙駕中調笑女子.笑聲瑩瑩.一會之後才說道「入城吧.」.四名扛駕的女子緩踏入城中.

「阿彌陀佛.「.一聲佛號傳來.四名僧人而來.一人步步生蓮.身子紫色僧衣.一人渾身凈光琉璃.一人手持降魔杵.慈眉怒目.一人頭戴尖帽.身子消瘦.

四僧互相追逐而來.

飛花公子頓時聲音一變.讓的四名女子扛駕閃過一邊.

可是確實來不及來.一聲佛號閃過.飛花公子雙手一拍白紗駕.四名女子身形一沉.飛花公子一躍而起雙手連錯之間.幻術出.想要擋住那個聲佛號.

只聽的「噗」的一聲.佛家本來就有克幻之術.飛花公子頓時遭受重創.倒在白紗駕之中.

而這時候異變突生.只聽的.細微風聲.天空之中無數落葉浮現.凌厲無比.落葉之中交錯之下.讓人防無可防.

飛花公子將一名女子推出.擋住落葉.頓時那名女子被落葉拖住身形.巧力摔在地上.飛花公子將白紗駕之上的女子拋出.卻是阻擋不了落葉而來之勢.

強力運功.真氣衝出.沖開落葉.身子受不住吐出一口鮮血.鮮血吐出之際.一片葉子落下.宛如鬼魅插在了飛花公子的眉心.

飛花公子霎時間七竅流血.死不瞑目.白紗駕也粉碎開來.那些扛駕和被其拋出的女子一個個衝殺向了飛花公子.

城門之上.一女子冷哼一聲.口中說了句「自作孽.不可活.不是不報.時候未到.」.轉身便是離去.江湖之中的人士紛紛退後.這人便是千手觀音玉菩薩.

江湖之中也沒得幾人有著個飛花公子交好.見得飛花公子被殺.紛紛吐出口水.而城外的四名僧人也是追逐入了城.趙無圖急忙跟了上去.能夠一口佛號便可讓的這個飛花公子受此重創的也就只有在天山之下.大戰引起雪崩的.天下高手紫檀.不動明王.無德和尚.密宗大法王四人.這四人可是真真正正當之無愧的武林高手.

武林大會前一日一名名鎮武林的邪魔榜上高手喪命與洪州城外.不曾入城一寸.可憐亦可恨.

東城處就顯得有些低調了.先不說很多排上榜單的武林高手早就入城了.就算是一些極其囂張跋扈的高手也收斂了性子.

東城門處.一藍衣少年.一步一個腳印.手提的深藍色長劍.長相只能勉強算得上是秀氣.看樣子似乎有些憨厚.

藍衣少年之後則是一身著青衣道袍的道士.身後背負的是朴華無實的桃木劍.臉上秀氣.笑意淺淺.讓人看上去徒生幾分好感.而且他站在那裡.世人看去只覺得他應該站在那裡.毫無突兀之感.

在城門處守候的也是一名極有眼力見的趙家高手.自然看得出這兩名少年修為端倪.見得這兩名少年踏步而來.自己上前迎出對著藍衣少年和道袍道士拱手道「敢問兩位少俠可是千雪雲海天涯藍杳茫和青雲山李豐華.」

藍衣少年憨厚的一笑說道「不能稱少俠的.我正是雲海天涯的藍杳茫.我師父讓我來這洪州看看武林大會.到時候還請前輩指點指點.」

而青衣道袍的道士等的藍杳茫書說完.一個作揖溫聲說道「小道青雲山李豐華奉師命前來參加武林大會.」

這位高手聽得兩人承認.心中也不免的一下震蕩.雲海天涯兩杳茫的大名對於他來說可是真真正正的如雷貫耳.江湖上老一輩的高手.能在名聲壓之一籌的沒幾人.相提並論的也怕只有樹上慶韶有.青雲山道士.還有佛教的那幾位聖人和國子監上陰學宮的那幾位大儒家了.

而青雲山更是大乾江湖之中龐然大物.君可見.天榜之上.道士穩居第二.

趙家高手不敢耽誤.連忙催使門人請趙家之中德高望重的極為太上長老前來接待.

這一日之間.北窗業俊和王維兩人雙雙大打出手入城.

柳無恆在城門再到同步非再次阻擾.同步非不敵.讓開柳無恆入城.

邪魔榜第一名血滴子提著三個浩然正道榜高手頭顱入城.引得正道高手紛紛怒目相視.確實沒有一人出手.直到蜀山徐長卿手持斬仙劍趕到.血滴子這才放下浩然正氣榜第六.第八.第三高手頭顱.冷笑之中踏入城中.

忙忙碌碌之間.不知得多少高手入城.多少高手又在城外喪命.江湖人在這一日便是看夠了江湖變遷.前浪被後浪打翻. 七月十四這一日入城高手如過江之鯽.數不勝數.更是有不少的武林高手在城門處遇見仇敵.大打出手.還未入城便是身死.一時間整個洪州城便是風聲鶴唳.人人恨不得自己多生幾雙眼睛.多生幾條腿.

初略一數便是有.大乾浩然正氣榜第一.天下浩然正氣榜第一.天榜第十的同步非.千雪和大乾之中邪魔榜第一高手血滴子.不入榜頂尖高手殘劍斷刀柳無恆.大乾正氣浩然榜第三千手觀音玉菩薩.天下邪魔榜第五不動明王.以及相提並論的紫檀妖僧.無德和尚.密宗大法王.天榜第八的易中天.正氣浩然榜第六朱留七.正氣浩然榜第二差煙緋.正氣浩然榜第四劍閣閣主莫無聞這些老一輩的高手.入城.

年輕一輩的就有國子監王維.上陰學宮北窗業俊.藏劍山莊劍藏鋒.斷刀山莊斷青峰.南海劍派項和.雲海天涯藍杳茫.青雲山李豐華.蜀山徐長卿.槍聖之子滕青山.霸刀門劉秀.龍門山莊少莊主李琦玉等十餘名來歷不淺的年輕一代和一批不曾出名.但是實力也不可小覷的一輩入洪州城.

蕭輕塵遠遠站在高樹之上見得蜀山之中徐長卿帶著斬仙劍.趕到洪州城.原本不可一世的邪派第一高手血滴子這才冷哼一聲.緩步入城.

口中輕笑一下.蜀山這個大師兄.年輕輕輕倒是十足十的仙氣.

蕭輕塵身後立著的是面無表情.殺氣縈繞周身的段愁詞.手中懷抱唐刀.神色冷酷的吳陽.以及煙顏.而與蕭輕塵並排而立的就是那個苗疆小師妹阿幼朵.她手中抱著的還是蕭輕塵的塵劍.昨天蕭輕塵好說歹說的阿幼朵就是不肯把塵劍還給蕭輕塵.

蕭輕塵對著煙顏笑道「我看那個身後背負長槍的人便是槍聖之子滕青山了.此人甚是了得.使得也是彈槍.槍法之中萬物碎裂.和他交手的老一輩少一輩之中沒有幾個能夠抵抗.在兩遼也是執江湖牛耳了.現在來到了武林大會不知道能混出個什麼名堂.破軍若是再次非得和他打上一場不可.」

煙顏淺笑一聲.說道「少爺我們何時入城.」

蕭輕塵看了看城門處.又看了看天色說道「據你說那些武林高手大部分都是居住在趙府之中.想要救出趙無極難上加難.那裡太過於龍蛇混雜.我們不入城了.趙天棄在城裡.他明天知道該怎麼做.我們明天直接去武林大會.」

說完.蕭輕塵微微轉過頭看向段愁詞說道「莫無聞也來了.其他門派都是年輕一代出來.劍閣怕是把你這個大弟子趕出來了.也拿不出什麼貨色了.明天給你個機會.殺了他.」

段愁詞低下頭.咧開嘴.發出呲呲笑聲.面色猙獰.

阿幼朵看了看面色猙獰的段愁詞.偏過頭去對著蕭輕塵說道「那我嘞.我也要殺人.」.聽得阿幼朵出聲.蕭輕塵無奈的翻了翻白眼.然後對著阿幼朵說道「你想殺誰啊.這裡面有沒有你的仇人.」

阿幼朵哼了一聲說道「我的仇人多了去了.你們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蕭輕塵只能說好.阿幼朵聽得蕭輕塵同意了.神色滿意.又看了看段愁詞.心中對著段愁詞有一絲忌憚.為何有那種笑聲.像極了黑蛇吐納之聲.段愁詞突然抬頭看的阿幼朵看著自己憨厚的一笑.

阿幼朵心中的忌憚霎時煙消雲散.口中輕聲說了句「怪人」.

蕭輕塵看來片刻.見得後面不少入城的高手已然都是一些江湖之中的老一輩.也沒什麼興趣.

轉身欲走.卻是見得對面一襲白女子遙看自己.蕭輕塵心中一撞.頓時氣血上涌之頭頂隨即由極速落下.面色煞白.身子微顫.

煙顏見得蕭輕塵模樣.轉身一看.神色一變.對著眾人輕聲說道「我們先走.」.吳陽率先走去.而段愁詞也是看著吳陽跟著跳下樹梢.至於阿幼朵則是滿懷好奇看著那個白衣女子.卻是被煙顏生拉硬拽個拽走.

這裡只留的白衣白髮蕭輕塵.白衣白紗蒙面女子.


女子一步踏來.樹葉作響.蕭輕塵身子一顫.看著女子踏風而來.

女子走到蕭輕塵身旁.蕭輕塵面色猶豫.兩兩相望之間.情愫不知不明.一陣風吹過.吹起黑髮白髮.遮住兩人眼眸.看不見.看不見對面白衣人.

「你來了.」蕭輕塵聲音沙啞.

白衣女子白紗摘下.留的傾國之貌.嘴唇一呡.輕聲說道「我來了.你說我會武功了你就來接我.現在我自己來.不用你接了.」

蕭輕塵不說話.白衣女子向前一步.看著蕭輕塵的白髮.用手將擾亂的白髮梳好.笑道「你頭髮白了.」.說完不等蕭輕塵反應.便是抱住了蕭輕塵.

蕭輕塵心中一絲不忍.雙手猶豫幾分將白衣女子抱在懷中.白衣女子輕聲說道「我是你的未婚妻.以後我就陪你走江湖.」

蕭輕塵嗯了一聲.心思卻是想起那個夢.

白衣女子此刻不哭不泣只是滿心的疼痛.卻是擠出了笑容.看不出的那一絲一毫的疼痛.他未花甲.頭髮已白.

白衣女子將蕭輕塵抱住.兩人靜默無言.片刻之後白衣女子說道「我已經見過爺爺了.」.說完臉色帶著幾分羞澀.

蕭輕塵只是輕輕的嗯了一聲.白衣女子鬆開懷抱.蕭輕塵也是隨機鬆開自己的手.白衣女子一招藏劍式將那柄劍喚到手上.

蕭輕塵看的一陣訝然.說道「這是藏劍式.」.白衣女子笑著說道「嗯呢.嘻嘻.你看我厲害吧.這是爺爺給我的劍.」

蕭輕塵聽得白衣女子調皮語氣.會心一笑.看著白衣女子手中的劍.眼神頓時一凝.白衣女子撫摸這柄琅琊劍.不看蕭輕塵的臉色.說道「爺爺說.這是你早就叫人給我準備的一把劍.我好喜歡這把劍.你喜不喜歡.」.說完白衣女子笑意昂然的看著蕭輕塵.

蕭輕塵泯然一笑說道「喜歡.這把劍名叫琅琊.是我父親給我母親的定情信物.如今到了你的手裡.也就是說.你以後是我蕭家的媳婦了.」

白衣女子聽得蕭輕塵如此一說.頓時呀的一聲.面色緋紅起來.低著頭雙手手指互相攪在一起.

蕭輕塵眼神矛盾.微微搖頭.向前一步將白衣女子擁在懷中說道「以後你就是我蕭輕塵的娘子了.」

白衣女子.不.應該是聞人清淺抬起頭來.細不可聞的喊了一聲「蕭郎.」.蕭輕塵輕輕一笑.用下巴點在聞人清淺的頭上.看向遠方.眼神飄忽.蕭輕塵輕聲說道「你跟著我.以後會受很多苦.甚至性命不保.對不起.把你牽扯進來了.」

白衣女子聽得蕭輕塵言語.眼中不爭氣.淚水盈眶說道「蕭郎我什麼都不怕.只是你看你的頭髮都白了.我到過北涼.我看過北涼.我知道你身上壓著的是什麼.我聞人清淺從來就不怕.自從那天我在京城見過你之後我就沒有怕過.」

聞人清淺靠緊蕭輕塵又說道「我只怕蕭郎你頭髮白.只怕蕭郎你駐守邊疆.埋骨黃沙.我只怕蕭郎你不能和我白頭到老.如果真有那麼一天.我和你一起赴死.」

蕭輕塵聽得最後只能說了一句「傻瓜.」

兩白衣相擁在樹梢之上.清風吹來.白衣飄飄.蕭輕塵眼神不明不覺.

而遠處.樹下.阿幼朵和煙顏卻是看著這兩人.煙顏拉著阿幼朵走.可是阿幼朵卻偏偏要留下看這兩人是怎麼回事.

阿幼朵冷哼了一聲說道「那個女的是誰.我要和我師姐說.蕭輕塵他在外面拈花惹草.」

夢魘虛境 .緩緩說道「那是少爺指腹為婚的妻子.也是北涼王府的未來王妃.」

阿幼朵抱著蕭輕塵的塵劍哼了一聲.看向煙顏說道「那又怎麼樣.他還不是我師姐身後的跟屁蟲.他最怕我師姐了.」


煙顏笑了笑說道「是不是大小姐讓你盯著我家少爺的.或者說是你喜歡上我家少爺了.」

阿幼朵不屑的說道「我喜歡他.他這個人看上去好相處.但是我知道他這個人的內心冷漠.極少將人看在眼裡.放在心上.至於我師姐她到是沒有說.只不過這是我要挾他的籌碼罷了.不過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晚上你不是要說獻身給你家少爺嘛.」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