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分別盤膝而坐,開始服用煉化地獄血蓮。

秦楓將其一點點吞下,地獄血蓮在進入體內之後,便是化為一灘血水,快速向下涌去。

而就在這時,靈魂深處傳來一道金光,包裹住大半血水,一扯而走,融入靈魂之中。

秦楓早有預料,無奈一嘆,雖然地獄血蓮所化的特殊血水剩下不多,但總歸聊勝於無,安定心神,將其引向丹田,隨即便是化為一場血雨,灑在劍靈體、幻靈體以及烏雯霜所化的光靈體之上。

頓時,靈體之上瀰漫著一層血光,變得躁動起來。

特別是劍靈體,之前在黑烏山脈之時不斷被使用,有所損傷,此時竟是快速恢復著。

同時,其內被賦予的金之力竟是在這一刻被激發,一抹金光從血光之中突兀閃耀而起,接著一點點吞噬劍靈體,將之全部包裹其中。

幻靈體也發生著變化,那隻掌心生有一目的大手變得越發神秘、強大,一股股幻力從中涌盪而出。

烏雯霜所化的靈力種子早已凝型成為靈體,而靈體之形便是烏雯霜的樣子,人形靈體幾乎不可見,秦楓這極為特殊。

而此刻,被血光包裹后,光靈體烏雯霜的臉上露出興奮而又陶醉之色,竟是漸漸變大了些,能夠感覺到其內充斥著一股強大的力量。

「地獄血蓮果然是好寶貝,只是得到了這麼一些,就能令我的三大靈體都有所獲益。」秦楓心中暗驚,讚嘆不已。

若是他能得到的地獄血蓮更多一些,恐怕三大靈體將真的進化成更高級別的靈體,威能翻一番。

不過,單是現在這樣,就已經不錯了。

秦楓靜靜修鍊著,吸收能量提升修為、強化靈體。

而一旁的冥雎變化更大,全身忽而血光滔天,忽而黝黑一片。

她的氣息也在不斷變強,顯然地獄血蓮對她的幫助也是不小。

直到翌日清晨,秦楓二人才停止了修鍊,紛紛睜開了眼,二人對視了一眼,都露出了一絲喜意。

冥雎如今已是達到五重天靈尊,幽土靈體更進一步,實力頓時精進不少。

秦楓真正吸收的地獄血蓮較少,故而獲得的精純能量較少,導致修為沒有太多的變化,但三大靈體都有所增強。

而且他能感受到靈魂深處的存在似乎也得到了不少好處,他竟是可以明顯地感受到春靈體的氣息以及一股金之力,那似乎是金靈體!

不久之後,秦楓與冥雎找到冥厲,三人在藍妖宗眾人的簇擁下來到了大陸傳送陣所在的城池之中,囚天閣、花蝶谷、星機閣都派了人馬前來。

三大勢力的年輕一代更是齊聚於此,而白衣真君、傲天雲等人也一同前來送別秦楓三人。

「祿閣主,多謝了。」秦楓帶著冥雎與冥厲一同向親自到來的祿天邱道謝告別。

能夠借用大陸傳送陣全憑祿天邱出面,否則沒這般容易。 「好,好。」太后的眼中浮現了一抹柔光:「很好,真是個伶俐的招人疼愛的姑娘。」

白芯蕊禮貌地說道:「多謝太后垂憐。」

「你如今可許配人家了?」太後有些好奇的看著白芯蕊,眼中劃過了一絲濃濃的笑意。

白芯蕊搖了搖頭,恭恭敬敬地回答道:「未曾,太後娘娘這是何意?」

「你初來駕到,住在昭王府中想必與昭王極好相處,賜婚讓你做昭王側妃可好呀?」太后笑呵呵地說道。

顧知鳶猛地抬頭看向了宗政景曜,不知道為什麼,心中有種十分不爽的感覺。

眾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白芯蕊和宗政景曜的身上,眼神越發的曖昧了起來。

白芯蕊一臉茫然地抬頭看著太后:「娘娘搞錯了,我是和昭王妃關係好,才住在昭王府中的。」

「關係好最好。」皇貴妃也接著話茬說了下去:「兩個人關係好,才能和和美美地伺候昭王。」

「我南疆有規矩,不做妾。」白芯蕊嘟了嘟嘴巴:「我對昭王一點興趣都沒有,若是一定要給我指婚,我倒是覺得七皇子是個不錯的人選呢。」

眾人:?

楊倩華:?

楊倩華差點就站起來反駁了,被楊建國死死按住了。

皇貴妃愣了好久,開什麼玩笑,白家和程家關係甚好,她要是給了趙匡藍,豈不是要找機會毒死他?

本來也沒有真的打算給白芯蕊指婚,只是想噁心顧知鳶而已。

皇貴妃尬笑了兩聲說道:「七皇子也已經指婚了,只怕是有些為難了。」

「不為難。」白芯蕊認認真真地說道:「只是指婚了,還沒成親,說明我還是有機會的嘛。」

眾人:?

顧知鳶瞧著白芯蕊眼中閃爍著的狡黠只覺得痛快,白芯蕊這是要走皇貴妃的路,讓她無路可走啊。

皇貴妃笑了笑說道:「這般,對未來皇子妃的名聲不好,還請白小姐另尋良人。」

「這樣啊。」白芯蕊笑了一聲:「我還以為是我配不上七皇子呢?」

「怎麼會?」皇貴妃臉上的笑越來越僵硬了:「白小姐聰明伶俐,只是可惜了,七皇子已經有了皇子妃了,如若不然,能和白小姐成就一段姻緣也是佳話。」

白芯蕊笑了起來,一雙眼睛閃閃發光的,帶著問號:「那為何皇貴妃娘娘覺得我與昭王最般配呢?世人都知道,昭王與昭王妃恩愛無比,乃是一段佳話,為何要我橫插一腳,去做這罪人?莫不是想要破壞昭王與昭王妃的關係?」

皇貴妃:……

眾人:! 九秒勝出?

這消息一出,許多玩家頓時陷入到強烈的震驚中。

原本熱鬧至極的論壇,頃刻間沉寂異常。

足足過了十多秒鐘。

玩家們才轟的一下反應過來。

「卧槽,九秒鐘!?」

「我不是看花眼了吧,只用了九秒……就打贏了?」

「碉堡了,那可是四階寵獸啊!」

「難以置信……」

驚愕、震撼、駭然、無法置信…….

無數玩家驚嘆連連。

之前場場秒殺也就罷了。

畢竟對手都是三階寵獸。

只要擁有四階寵獸,要做到這一點還是不難的。

可谷建文的寵獸中,有一頭的等級可是高達四階三段的啊!

更別說還有另一頭三階九段的。

在這種情況下,仍舊只用了九秒就解決對手?

簡直難以想像!

林澤的真實實力到底有多強?

到了這會,玩家們才意識到,他們此前還是低估了林澤的實力。

「能這麼迅速擊敗谷建文,林澤寵獸的等級至少也有四階七段!」

「不是吧,他只是個新生而已,四階七段的寵獸也太誇張了。」

「樓上,新生擁有四階寵獸本來就很誇張了,你不能拿常識來度量林澤。」

「說的對,林澤就是個怪物啊。」

「我說,會不會還有另一種可能,林澤其實是用兩頭寵獸擊敗的谷建文?」

「……貌似還真有這種可能!」

這個猜測引起了不少人的認同。

不過那樣一來,豈不是說明林澤真的擁有兩頭四階寵獸?

這個情報似乎並不比四階七段寵獸來得令人容易接受。

然而玩家們很快就不用再糾結。

帖子發佈者隨後親自出來回復,林澤從頭到尾只召喚了一頭寵獸應戰。

這無疑從側面實錘了林澤寵獸等級至少為四階七段這一猜測。

頓時間。

無數玩家紛紛驚嘆。

觀戰還在繼續。

雖然速度放緩了許多,但林澤的戰績仍舊在不斷更新。

從四百多名,漸漸到三百多名。

約莫一個小時后。

林澤的排名已來到No.301。

而他的對手也變成了No.275的御獸師。

觀戰的玩家們很快又變得興奮和激動起來。

三百名以內的玩家,基本都擁有兩頭四階寵獸。

對上這樣的對手,強橫如林澤,想要取勝恐怕也要費上不少時間吧。

事實也正如眾人所料。

這一場對決仍舊以林澤勝利告終,不過卻足足進行了兩分多鐘。

是林澤進入榮耀虛境以來耗時最長的一場對戰。

看到實時對戰信息后,玩家們紛紛鬆了口氣。

「還好,要是林澤還是只用十幾二十秒結束戰鬥,那就太恐怖了!」

「同意樓上,今天我都吃驚好幾回了。」

「感覺都有點麻木了。」

「照這樣下去,林澤衝進一百名內應該沒什麼問題。」

「難說,我認識一個一百三十多名的玩家,他的兩頭寵獸都是四階六段,如果是這個陣容的話,林澤想要取勝恐怕不容易。」

新一輪的討論熱潮很快再度掀起。

許多玩家紛紛參與進來,熱切猜測林澤究竟能升到多少名。

從之前的戰鬥來看,林澤的寵獸多半是四階七段沒跑了。

不過真實戰鬥力可能要強一些。

畢竟根據那些和林澤對戰過的玩家所言,他的寵獸掌握了至少五個技能,真實戰鬥力絕對不止四階七段。

雖說如此。

要以一敵二,同時戰勝兩頭四階六段寵獸,難度仍舊不低。

而這還只是排名一百三十多的玩家。

真要匹配到一百名左右的高手,以林澤的實力,恐怕難以應付。

「林澤應該可以衝進一百五十名內,一百名以內就有點懸了。」

「沒錯,寵獸數量終究是個問題。」

「一個新生,能衝進一百五十名以內已經很了不起了。」

帖子下的回復急劇增多。

超過九成九的玩家都不認為林澤能衝進前百名。

只有寥寥幾個寧江學院的學生持反對意見。

然而他們很快就被淹沒在海量的發言中。

半個小時后。

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中。

林澤的排名攀升至第一百四十八名。

值得一提的是。

在這個過程中,林澤結束戰鬥花費的時間越來越多。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