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祕書?”東方明月問道。

“就是輔助你工作的,幫你查個資料啊,幫你安排行程啊,幫你安排食宿啊,幫你解決你生理需求啊什麼。”雲飛笑容不變地說道。

東方明月不懂什麼是生理需求,但是他聽懂前面的了,所以趕忙點頭:“要啊要啊,那太好了,你可不知道,這幾天報名的人多,我這一邊問話,還得一邊記錄,累啊”爲了達到目的,東方明月開始訴苦了。

“得得得,別說了,準了,等她來了你直接帶走,咱們來看看其他人。。。”雲飛說道。

兩個人逐個地看,反覆篩選,最終確定要八十二爲女服務員,五位廚師,三十七名男服務員,廚師學徒四名,接下來就是討論下通知的事情了。


“對於通知這些人,你怎麼看?怎麼通知?”雲飛問東方明月。

“還能怎麼通知,挨家挨戶去說唄”東方明月說道。

“廢話,不挨家挨戶去說,難道還打電話啊!我問的是用什麼方式去說!”雲飛翻了個白眼說道。

“額。。。。這個我不知道。。。那個電話是什麼?”東方明月不懂就問。


“別管電話了,這事我安排吧,你現在親自或者安排都可以,我馬上需要用到紅紙,墨水和毛筆,紅紙要質量高的,最好是寫請柬用的那種,還有派人去通知,讓烏廷鋒把他的那個偵察隊給我叫來。然後再給我買十二匹黑馬,十二份南華城地圖,哦,記得讓烏廷鋒他們把那天的衣服穿上,看什麼看,還不快去!!!”雲飛說道。

東方明月去辦事了,雲飛就坐在東方明月的位置上,東方明月走了沒多久,雲飛就看到一個人直奔他坐的地方而來。

“這位大人,我是想建造大樓的,是不是要跟您談?“那個人說道。

“哦,是的,請問您貴姓?要在哪裏建造?”雲飛這才知道,原來人家是來談項目的。

“我免貴姓何,來自臨海城,我們掌櫃的讓我來跟您談談,我們要在臨海城建一間店鋪,要三層樓,不知道您接不接這筆訂單?”這位姓何的說道。

“哦,何先生,能問下這店鋪面積有多少平方麼?”雖然是小活,但云飛還是準備接下。

“平方? 你是一場盛大的夢 ,要不,您去我們那看看?”何姓男子說道。

“這個。。。我沒空,這樣吧。您把地址留下,近期我派人考察一下,您看行麼?”雲飛說道。

“請問,招商的事是在這裏談麼?”又來了一個人問道。

“請問您是?”雲飛問道

。。。。。。

不一一贅述了,總之雲飛在這裏坐了不到一個時辰,已經來了七波人了,不是要建樓的就是要合作開客棧的,雲飛把他們的地址都留下了,然後雲飛就開始想了。今天怎麼突然來了這麼多人,各地都有,不過都是附近的城市,哦,對了,消息傳過去需要時間,所以附近的城市先來人了,這要是以後。。。。。。

雲飛這南華城可不知道外地的情況,經過這幾天行商的傳播,附近幾座城市全都知道南華城發生的事了,一時間熱評如潮,有些有遠見和有魄力的商人已經開始親自或派人來南華城了,霓裳閣那邊也接到好幾筆分店的申請了,雲飛這幾天沒過去,所以不知道。

一個時辰後,東方明月和烏廷鋒的人也都來了,看着雲飛旁邊圍了一圈人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雲飛看到東方明月回來了,鬆了一口氣,然後把東方明月拉倒旁邊交待了幾句就把這個場面留給東方明月來應付了,他帶着烏廷鋒和十幾個人上了二樓。

“廷鋒,現在又有任務了,需要你們去辦”雲飛說道,烏廷鋒等人身體挺的筆直。雲飛繼續說道:“這次是送信任務,待會兒我會寫一百多封通知書,由你們按照地址往下派發,南華城你們都不熟悉,所以給你們每人配發了南華城的地圖,能完成任務不?”雲飛最後問道。

“能!”衆人一起喊道,習慣了,可是把樓下的人嚇的夠嗆,不知道上面又出什麼幺蛾子了。

“很好,那我現在開始寫,你們一個一個去送,送完就回來,路上注意安全!”雲飛說着就開始用毛筆在紅紙上寫。

雲飛沒練過書法,所以字寫的是相當的一般,但是他覺得這樣比較有意義,而且還有誠意,對自己手下的人,雲飛向來是極爲關照的,沒有采納東方明月所說的,挨家挨戶去說,而是派非常帥氣的士兵,非常正式地通知他們,這樣也會讓他們感到自豪並與有榮焉。

隨着一封封通知書發出去,南華城可就開了鍋了,這是誰家孩子中狀元了?但是也不能這麼多啊。有人認出了這些黑衣黑馬留着平頭的送信人是屬於雲來客棧的,但是他們不知道這次雲來客棧又是要鬧哪樣,所以人羣就跟着這些送信人一直來到目的地。

“請問宋春華在家嗎?”送信士兵問道。

“在的,我就是,您是?”宋春華問送信士兵。


“您好,恭喜您,我現在奉命通知您,您被雲來客棧錄取了,這是掌櫃親筆書寫的通知書,請您收好。再見!”送信士兵的動作是那麼得行雲流水,話說的也到位,還使用了敬稱,周圍的人這才知道,原來是雲來客棧下錄取通知。士兵騎上馬離去了,留下這一干熱議的人羣和傻眼的宋春華,這怎麼感覺是中了狀元似得,而且這麼多人圍着,臉上羨慕的表情是人都能看得出來,打聽這個打聽那個的,不少人馬上回家讓自己的孩子也去應聘,可是。。。。。。沒機會了,至少暫時是這樣的。

這一幕,在南華城各個角落裏上演着,那些被錄取的人激動萬分,其實他們跟本就沒覺得只是被錄用當跑堂的,他們都覺得自己是中了狀元,那些已經報名的,看到街上來往的黑馬,知道是送錄取通知書的,立馬回家等着,但是註定有些人要失望了,直到午時已過,全部通知書已經派送完畢,烏廷鋒向每個人問詢以後,前來彙報結果。

“回稟掌櫃的,總數一百二十八封,實送一百二十八封,其中四十七封不是本人接收,四封查無此人,完畢。” 總裁的經年契約

“你們做的很好,咱們客棧又出了一個大風頭,現在你們留下兩匹馬,交給石達開照看,其餘的帶走,好生放養,以後有事還會找你們,你們先回去吧。”雲飛說道。

烏廷鋒帶人走了,雲飛對他們的工作確實滿意,而且做的還有根有底,真不愧是軍人,自己要是有這麼一支軍隊。。。。。。得,又不造反,要什麼軍隊。通知書上已經寫明瞭,要求所有接到通知書的人明日早上辰時前報道,要進行特訓。這些通知書很多都被這些人收藏了,那些沒有收藏的也都是因爲一些特殊原因,比如家裏着火了、耗子嗑了等等。


這一天,通知書如雪片一樣發出去,訂單也如雪片一樣飛來,雲飛是肯定沒空的,反正招聘已經完成,就把東方明月給當做自己的使者派出去了,不過東方明月要等明天才走,美其名曰,沒有祕書怕工作效率慢。。。。。。 這也是無極大聖第一次來道靈大世界,他看到道靈大世界的情況,滿意地點了點頭。對楊恆說道:「這次三個大帝邀請一百個至聖境界的修士去萬法大世界。你也在受邀的名單中,你現在隨我一起去萬法大世界吧。」

「三個大帝讓我們過去做什麼?」楊恆問道。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據說是探討如何讓至聖境界的修士成就大帝之位。」無極大聖的語氣顯得有些激動。

如果能探討出這個方法,他們幾個大聖肯定就是第一個有希望成為大帝的。

楊恆心裡很清楚,這個虛空世界的修士之所以不能成就大帝之位,主要是因為道靈的消失。

如果道靈不恢復,根本不能用傳統的方法來成就大帝。除非是像這次的浩劫一樣,用血煞之氣來摧毀虛空時間殘餘的規則之力。不過三個大帝是肯定不會讓人使用這種方法的。

楊恆和無極大聖來到萬法大世界的時候,那裡已經聚集了不少至聖境界的修士,四個大聖也在其中。

等到一百個至聖境界的修士都到齊之後,楊恆等人被叫到了一個巨大的廣場上,很快就看到了三個大帝。

三個大帝中,楊恆只認識光明大帝,當他看到萬法大帝的時候,發現對方跟左悠揚的母親果然長的很像。

「這次叫大家過來的目的,相信你們有一部分人已經知道了。就是為了突破到大帝境界的事。」

萬法大帝往廣場上一百個至聖境界修士看了一下,說道:「大家現在的修為在四十九個大世界中也算的上佼佼者。你們中還有四個至聖境界巔峰修士。他們四個應該最清楚了,我們現在的這個時間,已經無法再成就大帝之位。」

「萬法大帝你們這次撕裂虛空到了其他的地方,是不是已經找到了突破的方法?」極道大聖問道。

「沒有。」萬法大帝搖頭回道:「今天叫你們一百個過來,就是為了商討此事。想問問你們有什麼看法。」

「大家有什麼辦法都可以說出來,不過不能太過邪惡。像之前那場浩劫這樣的方法,我們是絕對不允許再發生了。」光明大帝接著說道。

「你們三個大帝都不知道該怎麼突破,我們這些至聖境界的修士恐怕更沒頭緒了。」一個至聖境界的修士小聲說道。

萬法大帝馬上就搖了搖頭,回道:「那可不一定。有人能想到用血煞之氣衝破這個虛空世界的規則之力,擺脫虛空世界的束縛,來成就大帝之位。大家只要多商議一下,肯定還能想到其他的辦法。」


他說完之後,廣場上的很多修士都開始騷動起來,一個修士問道:「萬法大帝的意思是之前的那場浩劫,真的可以成為大帝?」

「這個我也不清楚,不過不排除有這個可能。如果我們三個沒回來的話,說不定那個人就成功了,甚至是四十九個大世界全部沒他毀滅也說不定。」萬法大帝回道。

廣場上大部分的至聖境界修士並不知道這回事,現在聽了萬法大帝的話,很快就開始騷動起來。

「大家也不必恐慌,雖然他的方法有可能成功。但是有我們三個大帝在這裡,決定不會讓他有這個機會。現在我們就找一個可行的途徑,看能不能讓更多的修士成為大帝。」宙極大帝站出來說道。

「其實這件事主要還是為了你們著想,我們三個已經是大帝,對我們來說也沒影響。你們有什麼想法都可以說出來。」光明大帝說道。

眾修士你看著我,我看著你,根本就沒什麼頭緒。

楊恆朝著四個大聖看去,都是一副眉頭緊鎖的樣子。

如果這些修士能想到突破大帝境界的辦法,也不會等到現在。楊恆突然覺得三個大帝的舉動有些多此一舉。

不用那種極其邪惡的辦法,怕是沒機會找到突破大帝的方法了。

不過這只是他的想法,還是有一些修士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這個虛空世界不能成為大帝,主要是因為缺少了一些天地規則。如果能把這些規則補齊的話,是不是就能成就大帝了?」一位老者說道。

萬法大帝搖頭回道:「想要把這些規則補齊很難。相信你們都修鍊了一些推演命運的功法。這些功法很多是去感悟虛空中的一些命運信息。虛空中的這些命運信息都來自虛空深處的一條命運長河。」

「要想補齊那些殘缺的規則,就必須不停的感悟命運長河的信息,熟悉天地運轉的各種規則,再慢慢補全。但是命運長河中的信息無窮無極,就算是我們大帝也不可能接收這麼多信息,會直接失去意識。」

聽了萬法大帝的話,所有的修士都開始沉默起來。

如果不能補全天地規則,那就只能驅散剩下的殘餘規則之力,徹底打破這片天地的束縛。

極道大聖馬上就問道:「除了用血煞之氣,還能不能用其他的辦法來驅逐剩下的殘餘規則之力。」

「這個只有經過不斷的嘗試才能知道。天地的規則之力至高無上,一般的方法怕是行不通了。」光明大帝回道。

經過了許久的討論,眾人也沒逃出個什麼方法出來。

就在楊恆以為這次大會要不了了之的時候,萬法大帝突然說道:「我們離開這個虛空世界之前,與這個世界中的道靈大戰了一場。」

「道靈是什麼東西?」光明聖人問道。

萬法大帝頓了頓,接著說道:「道靈可以說是這個世界上規則之力的掌管者,也可以說是四十九個大世界的真正控制者。我們三個大帝為了撕裂虛空到其他時空去看看,所以聯手把道靈給滅了。」

「就憑你們幾個還想滅了我,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道靈憤憤不平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

「人家是大帝,說話肯定要給自己留點面子。」楊恆無奈回道。

不過另外的那些修士聽了萬法大帝的話,馬上就明白過來,這個虛空世界的修士之所以不能成為大帝,是因為三個大帝聯手把道靈滅了,導致天地的規則不全。

四個大聖面面相覷,心裡雖然有怒氣,但也不敢表現出來。

三個大帝居然為了自己去其他時空中看看,讓這個虛空直接這麼多的修士都不能修鍊到巔峰,這種做法確實太過自私。

萬法大帝也不管眾人的反應,說道:「現在你們想要成為大帝,最可行的辦法就是再造出一個道靈,補全天地的規則之力。」

楊恆到此時才明白了三個大帝叫一個百個至聖境界修士過來的用意,前面所說的怕都是在鋪墊,最主要的還是想再造道靈。

而且憑三個大帝的手段肯定做不到這一點,還需要其他修士的幫忙。 星雲、風嵐、懷爾德三個人倒在地上,禁不住仰頭大笑起來。

“真沒想到,這個活了萬年不死不滅的魔怪竟然死在了你們兩個小鬼手上。”懷爾德竟想感嘆因緣的奇妙,以往他從不相信這種東西。

星雲和風嵐笑得更加歡快起來,此刻他們精疲力竭,雙臂一點力氣也用不出來了。

“了不起。”突然山穴裏傳來一個幽魅的聲音。

聽到這聲音三個人如同觸了電一般從地上跳了起來,這時石壁中出現了一道黑色的穿梭門,魔修從山洞的另一邊穿了過來。

“糟糕了。”懷爾德暗叫不妙,剛剛解決掉一個魔怪,又跳出了一個魔王。

魔修走到大暴龍的身邊極其憐愛的撫摸一下了它的身體,轉而面向他們三個人:“你是懷爾德?很出色的陰謀家。”

懷爾德淡淡一笑:“與你比起來小巫見大巫。”

魔修又看看星雲和風嵐,“這不是救我出來的人嘛,我還沒有好好謝謝你們呢。”

“不用客氣,如果要謝的話不能你再回到你的牢籠去。”風嵐說。

“牢籠?現在可沒有什麼東西能關住我了。”魔修獰笑道,他的臉陰森恐怖,有一種讓人說不清的懼怕。

“是嘛,那你爲什麼那麼匆匆搶走黑水晶。”懷爾德訕笑道,“哦,讓我想想,是因爲在場有五個天人合一的人,可以將你封印到黑水晶裏。”

魔修冷冷一笑,“確實如你所說,不過沒有用的,我註定要成爲世界的引導者。”

“毀滅世界?真是無聊。”懷爾德嗤聲道,想要封印魔修必須要五個天人合一的人發動五芒星辰陣,此刻他們全無勝算。

“我只是做了世界陰影的部分,就如同你一樣……”

就在魔修侃侃而談時,懷爾德對星雲和風嵐悄聲說道:“快跑。”說着揮劍衝着魔修撲了過去。

魔修手上凝聚起黑魔法,輕輕鬆鬆擋下了這一擊,然後他只那麼輕輕一用力,頓時懷爾德的劍就化爲了碎末,緊接着魔修另一隻手一擡,懷爾德整個人被擊飛出去倒在地上。

“星雲,我們也上。”風嵐衝過去大吼一聲,“狂龍獅吼。”鬥氣席捲着朝魔修撲去。

魔修黑影一掠出現子啊了風嵐身後,風嵐隨即也倒在地上。

“風嵐。” [娛樂圈]過敏體質 ,再加上恐懼,此刻他手腳如同僵硬了一般。

“頭髮是黑色,你是雷系的半魔法師。”魔修似乎對他很感興趣,眼睛裏有莫名的東西閃爍着。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