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發生的一切,都是一種驚醒,讓他們對於這種死亡逼近的感覺,記憶猶新。

說到這裏,嬴季昌將目光看向了櫟陽城外的戰場,十萬靈獸,再加上肥遺一族,秦軍並不佔據任何的優勢。

半空之中的戰鬥,嬴季昌清楚雖然在僵持,但是衛鞅最後一定會贏,但是城外的戰鬥就不一樣了。

大地之上染血,靈獸,秦軍屍體到處都是。

喊殺聲不斷,刀光劍影,爪子尾巴,血流成河,屍體堆積成了山,這一刻,秦軍士卒身上多了一絲煞氣。

「素容出手,將肥遺一族的人,都殺了,今日本王要櫟陽城中,沐浴肥遺一族的血。」

嬴季昌臉色陰沉,看着大秦官吏節節敗退,不由得發狠,道:「本王要告訴天下人,有本王在的地方,便是中原的禁地。」

「諾。」

點頭答應一聲,塗山素容直接衝上去了,這一刻,嬴季昌也是手持天荒帝戟斬向了肥遺一族。

嬴季昌之所以不管衛鞅與贏虔,那是因為不論是衛鞅還是贏虔率領的秦軍都需要磨鍊。

但是大秦官吏不需要,這個時代培養一個合格的官吏不容易,更何況是在只有無衣,沒有蒹葭的秦國。

所以,這一次嬴季昌直接親自出手了,他要鎮殺了肥遺一族,讓這個天下知曉人族正在變得強大。

「砰砰砰……」

只要是嬴季昌出手,便會有無數的肥遺族人隕落,半空之中的肥遺也是看到了這一幕。

同樣的衛鞅也看到了嬴季昌,驟然之間,衛鞅眼中煞氣大盛,心中的擔憂一下子盡去。

「大妖肥遺,本座衛鞅今日請你慷慨赴死!」

。 推開教室的門所有人都看向李子孝,就連秦曦倩都微微發愣,為了不讓其他學生有所懷疑秦曦倩故作生氣的對李子孝說道。

「你怎麼又遲到了?你這一個多月都去哪裏了?」

李子孝抱着玫瑰來到秦曦倩面前。

所有人的目光都跟着李子孝移動,有的女生甚至都興奮地捂住了嘴巴,這樣的情景她們再熟悉不過,這就是她們天天看的韓劇裏面男生向女生表白的浪漫場景。

男生們也不傻一個個都幸災樂禍的看着李子孝,就等著秦曦倩拒絕他讓他出醜,然後他們再跟着起鬨嘲諷他。

「老師!」

李子孝很鄭重的看着秦曦倩。

「怎,怎麼了?」

這個傢伙難道要在這裏……我不是都答應他了嘛,為什麼還要當着這麼多同學的面這樣子。

秦曦倩能聽到自己心跳加快的聲音,那種久違的感覺一瞬間又衝進了她的心房然後在身體里四處亂竄。

「老師,自從我看見你的第一眼就深深被你吸引住了,你高貴的氣質、冷傲的態度簡直令我無法忘懷!每一次看到你冷冰冰的眼神我的心裏就像燒着一團火,它促使着我讓我將你這冰雪女王融化。老師,答應做我的女朋友好嗎?」

說完李子孝單膝跪地將玫瑰花遞到秦曦倩的面前。

「呀!說出來,他說出來!」

「這個男生真的好大膽他竟然對老師表白。」

一群女生尖叫着同時又眼睛放光的看着秦曦倩,那是羨慕,是崇拜,是憧憬的目光。

男生們都露出壞壞的笑容就等著秦曦倩拒絕了。

秦曦倩楞在原地她竟然沒有反應過來。

李子孝偷瞄了一眼見秦曦倩無動於衷這心裏有些不安了,難道她害羞了?這可不行啊!我準備的這麼充足這要是被她拒絕我豈不是以後別想在這個教室里混了!

李子孝突然站了起來左手將玫瑰花抱在懷裏右手一把摟住秦曦倩的楊柳細腰,趁着她還沒有回歸神的時候低頭吻住了她微微張開泛著桃色的嘴唇上。

這一下全班都炸了鍋,女生們的尖叫聲此起彼伏。

「答應他,答應他!」

女生們開始歡呼,而男生這邊一個個氣的臉都綠了,恨不得衝上去把李子孝踢開自己去摟着秦曦倩那盈盈一握的細腰親吻她略帶羞澀的臉頰,說着甜死人不償命的情話。

秦曦倩這才回過神來,一把推開了李子孝。

「你幹什麼!」

「老師,我是真心喜歡你的!答應做我女朋友好嗎?」

「答應他!答應他!」

秦曦倩俏臉微紅藉著學生們給的台階,輕輕點了下頭。

「不過,我有個條件!」

「什麼條件?」

「你要在下次的考試中拿到第一名,要不然我是不會答應做你女朋友的。」

「啥?」李子孝頭有點大了,我一個多月沒有來上課了,讓我拿什麼去搶第一名?「那下次考試是什麼時候?」

「一個星期後。」

秦曦倩推了一下眼鏡轉過身子偷偷笑了一下,她看到李子孝因為驚訝而張大了的嘴巴,雖然他的表白很令秦曦倩感動,但是當着這麼多學生的面兒還是覺得很難為情,而且她也要看看李子孝是否有上進心,能為了她去補回這一個多月沒有學的課。

「如果拿到第一名了你就會答應做我女朋友?」

「嗯!」

「那你發誓。」

「只要你拿到第一名我一定會答應你的。」

「我怎麼知道你到時候會不會反悔,萬一你反悔了我該怎麼辦?」

「那……」

秦曦倩來到李子孝耳邊小聲的說了什麼,李子孝的眼睛開始放光最後變成了興奮。

「你說的是真的嗎?」

秦曦倩點點頭她的臉紅的跟熟透了的蘋果一樣,「嗯,是真的。」

「那好那好,咱們開始上課。」

李子孝將玫瑰花放到秦曦倩手中蹦蹦跳跳的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看他那一臉得意的樣子男生們就想殺了他同時心裏又都懊悔不已,要是知道這個冰雪女王這麼好攻略我也這麼做了!有這麼美麗漂亮的老師做女朋友就算天天只留着觀賞也非常高興。

「咯咯咯……你的膽子還真是大呢,竟然敢和秦老師表白。」

楚萱調侃著李子孝,她現在覺得這個男生很不可思議,消失了一個多月竟然在出現的第一天就對老師表白,如果不是計劃了很久而故意不來上學的話那麼……她又看向了秦曦倩。

「喜歡當然就要表白啊!難道非要等到別人捷足先登才去後悔不成?對了,楚萱,能拜託你一件事情嗎?」

「什麼事情?你說說看,如果不是太過分的事情我會幫助你的。」

「喂,你不要用看流氓的眼神看我,我只是想讓你幫我補習,我這一個多月出了點狀況所以沒能來上課,不管怎麼說我都要拿到第一名!」

「這樣啊,幫你補習是可以,不過我覺得還是很困難,你會拉小提琴了嗎?我聽說教你們小提琴的老師來上課了,你有那麼多節課沒有聽,就算我想幫你我也不會小提琴啊!」

李子孝痛苦的捂住了腦袋,「對啊!我忘了我還有小提琴呢!」李子孝突然覺得有種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我當初怎麼就多報了個小提琴呢?!

「我也只能祝你好運了……」

就這樣李子孝在學習與懊悔中度過了上午的課程,放學后他等著學生們都走了才悄悄尾隨秦曦倩來到教學樓後面的樹林里。

秦曦倩習慣了一個人吃飯,每天她都會來到這個只屬於她自己的樹林,一邊吃飯一邊享受着微風並且偶爾想想事情。

她坐到長椅上手裏捧著飯盒,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濃,「這個傢伙第一天來上課就弄出這麼大的新聞……」

突然一雙手蒙住了她的眼睛,把她嚇了一跳。

「猜猜我是誰?」

是一個很渾厚的聲音。

「你是誰?」

「你猜啊!」

「我不猜!你快放開手!」

李子孝笑呵呵的放開了手,「你真是沒有情調,猜一下又不會怎麼樣。」

秦曦倩一看是李子孝臉色立馬就變了,剛才那一股冰冷的氣場也消失不見,「你怎麼走路都沒有聲音的啊,我還以為是哪個學生的惡作劇呢!你吃飯了嗎?」

「還沒吃呢,我這不是高興的吃不下去嘛!」

「有什麼好高興的?」

李子孝從身後抱住秦曦倩將臉貼在她的秀髮上輕輕嗅着,「你剛才在教室說的事情啊!」

秦曦倩的臉瞬間就紅了,「那,那件事情……」

「那件事情怎麼了?你都是我的女朋友了,有什麼事情不能說呢?」

「我現在還不是你的女朋友呢!」

「那只是表面,只是表面。」李子孝打着哈哈。

「什麼只是表面啊!我是認真的!你要是沒有拿到第一名我就不會答應做你的女朋友!」

「不要這樣啊,你知道我一個月都沒有來上課了,光是你的課我就落下很多了更不用說小提琴了,估計我小提琴會不及格。」

「那和我也沒有關係,反正你和我約定好了。來,張嘴。」

說完秦曦倩夾了一塊雞蛋放進李子孝的嘴裏。

李子孝嚼著雞蛋腦袋裏在想着小提琴沒有跟上的課該怎麼辦。

吃完飯後李子孝躺在秦曦倩的腿上望着樹縫裏的天空。

秦曦倩摸著李子孝的臉,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倩倩。」

「怎麼了?」

李子孝摸著秦曦倩沒有絲毫贅肉的小腿,「以後能穿牛仔褲上課嗎?」

「為什麼?」

「我不想看到一群男學生一直盯着你的腿看,我心裏很不舒服。」

「怎麼?你難道吃醋了?」秦曦倩的心裏微微有些甜蜜,更多的是開心。

「沒,沒有吃醋,我就是覺得不舒服罷了,總覺得自己的東西別人一直盯着就很難受。」

「那我穿了牛仔褲你不是也看不到我穿着絲襪的樣子了嗎?你想不想看我穿着黑-絲的樣子?」

李子孝開始糾結了,其實他的心裏也是特別想看秦曦倩穿黑-絲的樣子,「那,那你還是穿裙子吧。」

「你呀,真是想一出是一出,你難道做事情前都不想後果的嗎?就像你對着自己的手臂開槍,你難道就沒有想過它會徹底報廢嗎?」

李子孝搖著頭,「沒有想過,我當時就是想着能把你安然無恙的救出來。」

「笨蛋!」

「那你喜歡嗎?」

「喜歡,喜歡得不得了呢!」秦曦倩也看着樹縫裏的天空,很藍,風打在臉上也很舒服。

「倩倩……答應我,就算再悲傷再痛苦也要微笑,微笑着面對生活,你向它低頭它就會更加變本加厲的欺負你,不論多麼艱難,你記住,我永遠都會站在你身前,即使我現在很渺小但是我會盡自己的全力保護你。」

「你要我怎麼回答?現在的我除了答應你難道還有別的選擇嗎?你真的很不可思議,短短的一個多月我竟然發現自己愛你愛到無法自拔的地步,你說你是不是對我施了什麼魔法了?我的小王子……」

「或許我用的不是魔法而是巫術呢?說不准我的前世是個巫婆哦,一個壞透了的巫婆。」

紅暈再次爬上秦曦倩的臉,她的腦海里竟然真的浮現出李子孝穿着巫婆那黑色斗篷的樣子「沒點正形,就知道胡說八道……」

「我這可不是胡說……」

李子孝話沒說完突然從樹林里傳來一陣非常熟悉的旋律。

「這個旋律是……」

。 第340章心早就是冷的

那是個隆冬的晚上,天上下着鵝毛大雪,天空是無邊無際的黑暗,一如聶錚的世界。

小聶錚被罰跪在院子裏,小小的身板,一動也不動。

下人都看不下去了,但是他們都做不了主啊。葉婉蓉去了醫院,回來時,小聶錚已經在雪地里跪了兩個小時。

下人忙勸她:「太太,阿錚少爺跪了很久了,這麼冷的天,孩子還小啊。」

葉婉蓉滿身狼狽,看着兒子,猶豫的搖搖頭。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