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水中潛行了一段時間,越想越覺得不對,自語道:「不可能出去了,以那屍蹩的性子,不可能不被發現的,難道是水中另有通道?」

他開始小心翼翼的在水底探尋著,依然是一無所獲。

李雲霄不甘心,又沿著通道往回走,一路搜索起來,果然讓他發現了一些古怪。

整個水道內都是清澈見底,沒有任何生物,而在底部兩旁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出現一個低矮的淺樁,似乎打入水底極深,只露出兩個拳頭大小的高度,似乎按照了一定的規律排列。

「竟然是個隱藏的陣法,難道這條地下暗涌還是開闢出來的?」

李雲霄有些愕然,落在一個暗樁處,用手抓了下去,感受到淺淺的力量傳遞出來。他用力一拔,卻依然絲毫不動,李雲霄臉色一凝,身上漸漸的化作不滅金身,強大肉體之力湧起,再次用力拔起,那淺樁終於在他的拚命之下慢慢出來,長度竟有二米多,完全超乎他的想象。

「啵」

樁子拔出之時,發出輕微的響聲,清水開始汩汩的灌入了進去,李雲霄目視著那樁子,臉上猛地露出駭然之色來,渾身大震


二米多的長樁,除了露在水中那一小截外,下面大部分全是呈現出漆黑之色,被腐蝕的極為厲害,而這種黑色的腐蝕他一點也不陌生,正是魔氣的腐蝕效果。

李雲霄將魂力緩緩灌入這長樁內,仔細分析起來,這長樁竟是用七階材料製成,堅固無比。他的目光再次凝望那洞口,裡面沒有任何的特殊之處,也看不到任何的魔氣。

他臉色無比的凝重起來,沉聲道:「我終於知道這水裡為何沒有生物了,原來有魔氣腐蝕,這微弱到肉眼都無法察覺的魔氣,竟能將七階材質腐蝕成這個樣子,我現在有種不祥的預感,似乎這埋骨之地跟大魔極有關聯」

妖龍愣道:「這下方大手筆的地脈封印,該不會封的大魔吧?」妖龍臉色古怪道:「須彌山,域外星空,你都放出了大魔,這埋骨之地……,你丫的真是大魔救星啊若是聖域知道了你做的好事,怕是第一個就滅了你」

李雲霄拿著那樁子看了一陣,緩緩道:「須彌山內是不知,域外星空是貪婪,這次如果真的有大魔,那也沒辦法了,因為這次關係著水之本源,是必須

他眼中露出堅定之色,開始在水底拔著暗樁,如同釘子一樣一個個的撬起起,在這同時,水流的速度竟然開始變緩,隨著最後一個的拔出,完全沒有了流速。

但這只是片刻的寧靜,隨後整個水流又開始流淌起來,而且越來越快,方向與先前的居然不同。

李雲霄心中一震,整個地下河道的形態竟然在不知不覺中就變化了起來,出現了許多先前根本就不存在的甬道,他藝高人膽大,順著那水流的方向而去,蜿蜒崎嶇,流了不知多長時間,前方竟然沒有了路。

而大量的水卻是不斷地沉入了地下,在甬道的盡頭是一個無底的深坑

「這」

李雲霄凝目往那深坑中望去,完全看不到盡頭,只有大量的水不斷沖入其內,他糾結了起來,自語道:「進,還是不進?」可惜那星光魂體損耗太大,他也不敢再用了,若是再次被滅的話,就真的直接跌落八階了。

「算了,都到這個地步了,退縮的話那還是我嗎?」

李雲霄苦笑一聲,跟著那流水飛沖了下去,身體便感覺如同在空中墜落,懸了起來似的,四周也一片昏暗,目不能視,他運轉神體,發出明月之光,這才將周圍的情況看清,竟然一片無窮無盡的虛空,泉水好似瀑布一樣飛落九天

李雲霄身影一閃,便從瀑布中沖了出來,臨空而立,往下方望去,疑惑道:「難道是地底世界?如此大的一個空洞在下面,埋骨之地居然不塌陷?」

在他的明月神光照耀下,遠處的世界到處都是山石,陰森可怖,看不到任何生機。

李雲霄輕輕一指點出,一道金色的光芒破空而去,射入那黑暗內,卻剎那間憑空消失不見,沒有任何徵兆。 「嗯?這是……」

李雲霄露出狐疑之色來,自己的一指之力莫名其妙消失,可惜這地方完全屏蔽了神識,讓其無法探查,沉吟道:「此地古怪太多,不宜久留。」

他猛地順著水流而下,飛了數百米后落在低端,竟是一方水潭,極強的生命之氣從其內散發出來,雖然被飛瀑震的水面破碎,卻依舊清澈見底,那隻大屍蹩正潛伏在水下方,一動不動。

「果然在此」


李雲霄心中一動,這水潭之內的生命之氣極強,水底清晰可見一層淡淡的綠藻,看來此地生命氣息遠遠勝過魔氣,這才能夠誕生出生命來。

他輕輕的雙腳踩在水面上,想要下去一看究竟,突然水中寒光一閃,一道凌厲的刀芒升空,大屍蹩劈開水潭,沖了上來,朝他斬去

「這東西看來極其維護此地的水之本源啊,想必我的猜測沒錯,它便是從這裡獲得的生命,所以不許任何人侵犯。」

李雲霄身影一閃,在水面上輕點,便避開了那一刀。

屍蹩刀在空中翻轉一下,發出道道寒芒,化作刀身,飛斬而下。水中反射出耀眼的光芒,就好像兩柄刀分上下斬擊而來

李雲霄輕嘆道:「真是倔強,取水之前豈非要先降服這東西,這可難辦了

他再次施展身法,在水面上踏出數步,便躲過你一刀,刀芒從身側擦肩而過時,一股死亡的氣息在心底湧起,那種武者的本能,來自靈魂深處的潛力,讓李雲霄的思維飛速運轉,四周的世界一下子似乎變慢了起來。

這種死亡的氣息他也曾經經歷過,那是將死之時身體各個部位出現的超速現象,上一次在天盪山脈中,便是出現這種感覺后就掛了,而這一次卻在那刀芒從身旁劃過的時候出現。

李雲霄瞳孔瞬間化作血月,他驟然發現劃過身體的那道刀芒竟然是倒影,而真正的屍蹩刀卻是從水底飛斬而來的那把

這個發現讓他渾身冰冷,識海之中的精神力爆炸式的散開,將空間扭曲的如同黑洞,整個身影驟然瞬移開,一道鮮血還是飆射而出,灑在長空上。

李雲霄的身體在十餘米外浮現,一道恐怖的血口子從肩膀上一直蔓延到腰部,鮮血已經染紅了大半個身體,流水似的落入水潭。整個空間除了那瀑布似的喧囂,再無其它聲音。

屍蹩刀在一擊得手后,也靜靜的踩在水面上,一動不動的面向著李雲霄。

李雲霄渾身冰冷,一陣后才從剛才那恐懼的情緒中回過神來,他狠狠的咽了口口水,現在都還是一臉的蒼白。

平時戰鬥主要都靠神識,剛才的倒影和實體配合攻擊,若放在外面是絕無可能騙得過他的,可此地神識全封,完全就靠肉眼竟是無法分辨真假了。

肩上的血口傳來刺痛,斬入之深竟然連骨頭都劈開了,骨髓也隨著血液流出,讓他暴怒不已。

李雲霄運轉起不滅金身來,一點點的金芒在傷口處浮現,慢慢修復著身體。剛才那一刀並沒有正面斬中他,僅僅是刀芒劃過,但即便如此,若非自己有不滅金身和明月神體,剛才那一刀之下絕對已經兩半了

「媽的,差點不明不白的死在這」

李雲霄怒罵一聲,運轉著元氣修復身體,整個人全身心的戒備起這屍蹩來,這裡的地形雖然簡單,但自己畢竟是客場,對方佔盡了主場優勢。

那大屍蹩一刀后也不急了,就這樣停在水面上,隨著瀑布震起的波瀾蕩漾著,它似乎熟悉了李雲霄這個對手,知道盲目的斬過去效果不大,似乎在等待時機。

李雲霄也樂得對方安靜,慢慢的調息著傷勢,而且剛才拚死之下爆發出來的精神力讓他的魂力幾乎一空,無論是身體還是靈魂,都已經無法和屍蹩一戰了。

所幸的是腳下散發出來的滔天靈氣,讓他的損耗在以可觀的速度恢復著。大屍蹩依然是一動不動,似乎只要李雲霄不潛入水裡,它就任其為之。

一人一蟲就這樣互相警惕的戒備著對方,時間一點點過去,也不知過了多久,足有數日時長,李雲霄的傷勢終於全部恢復了。

妖龍的聲音傳來,驚訝道:「怎麼回事?它竟然真的任由你療傷不管?」

李雲霄凝聲道:「這東西的神智應該不是很健全,只知道攻擊人,以及保護這水潭。但即便如此也的確是個大麻煩,不能徹底解決的話,我根本無法潛入水中。」

「這可怎麼辦?你根本不可能降服它。」妖龍擔憂道。

「未必」

李雲霄斷然道,眼中閃爍著微光,似乎極有把握的樣子,他雙手劍訣一指,一柄北天寒星劍頓時落入手中,舞出一道青蓮,整個人隨即飛身而上,攻了過去。

屍蹩刀一動,一道光芒就從它頭顱上射了出來。

李雲霄一聲冷哼,整個人瞬移一下就躲過了刀芒,凌空斬下

他左右捏訣,口中輕吐法訣,三個金色蝌蚪文浮現在劍身上,逐一閃爍,狠狠震了下去。

大屍蹩化為刀身,飛沖而起,直接撞在劍上。

一股巨大的兵刃撞擊聲震響,火光更是朝四周四散,兩柄同為九階玄器,只不過李雲霄力量太弱,一震之下整個人就飛了出去,他的整個皮膚都是金色,在空中如同一道金色的流星被震飛。

而那三個金色蝌蚪文卻毫無阻礙的直接穿過刀芒,打入刀身

屍蹩刀的刀身猛然顫抖一下,在空中發出道道悲鳴來,一下子渾身光芒大盛,在長空上轉了幾圈,一下子就潛入水潭中去,不見了身影。

「果然有用」

李雲霄大喜道:「這蟲子刀雖然厲害,但也僅僅是器蘊滔天,刀芒驚人,根本無法擋住精神攻擊。而且從它的行動來看,智商極低,魂力肯定是極其有限的,被我攻擊一下就應該是重創逃遁了」

他凝目望去,那屍蹩刀並沒有變回蟲子,依然維持著刀身,筆直的插在水潭深處。

既然有招式可以剋制它,李雲霄大膽的再次踏入水潭,往下方緩緩沉去,並且全身戒備起來,他可不想再嘗先前那樣一刀。

隨著他踏入水潭,那屍蹩刀終於顫動了起來,震出道道水紋在潭底擴散,竟然將瀑布的衝擊之力都排斥開。

李雲霄眸子一凝,手中的北天寒星劍握的更緊了。

突然一道影子在水底緩緩升起,直接移動到屍蹩刀出,一隻白森森的手不知從哪裡伸出來,一把握在刀柄上,那刀的顫抖立即停下,整個世界在這瞬間似乎無聲。

李雲霄猛然一驚,心頭大震,一股不祥的預感湧起,他的額頭的天目驟然睜開,三隻眼眸分別呈現出不同的形狀來,似乎組成一個陣法,往那手臂凝視而去

「」

當看清那手臂時,整個人渾身一震,瞬間化作一道電芒,將譚水炸開,飛遁而去。

那白色如玉的手,在李雲霄的瞳術觀測下哪裡是什麼手臂,分明就是一隻白森森的骨爪

「錚」

那屍蹩刀上發出驚人的刀氣,直卷而起,水底一下子變成一股漩渦,不斷的往上捲去。

那握著屍蹩刀的骨爪驟然一挑,刀身震起,一道破空的刀芒沖水潭內衝出,光芒震耀萬里,將整個空間照耀的一片明亮

一道人影握著那刀身衝出水潭,朝李雲霄的身化雷霆斬來,在這一刻,整個黑暗的世界全部消失,天地之間唯有一片刀芒

刀芒之下,斬碎山嶽,截斷江海,擋者披靡

李雲霄猛然吸了口冷氣,那刀芒之中雖然沒有帝氣凝固空間,卻似乎自成一片天地,不僅僅是刀之世界這般簡單,讓他有一種上天入地無處可逃之感

「沒轍了,硬抗是必死無疑」


李雲霄眉心處祭出界神碑來,一眨眼就化作光芒躲了進去。

就在前腳跨入的瞬間,那刀芒斬至,直接劈在界神碑上,一股巨大的能量風暴震開

李雲霄剛跨入碑中,便感到整個空間一震,一股刀芒竟然破開了一界之力,從往外面追蹤了進來

「什麼?」

他猛然大駭,能夠破開自己的一界之力,只有厲華池做到過想不到這白骨爪竟然也能

他已經沒有太多時間思考,隨手一凝,一道劍氣就在掌心匯聚,化作無匹的三道劍訣,剎那間斬出

數道力量在長空上相撞,化作巨大的光圈,好似一個太陽,照耀整個碑內世界。

「你妹的這股力量,當有九星武帝之強了」

李雲霄額頭上滲出冷汗來,慶幸自己沒有好奇去硬抗,否則的話已經灰飛煙滅了即便現在躲過一劫,他也感受到界神碑的靈氣耗費極大,若是再來幾刀這樣的,怕是又要損毀了

而且他現在怔怔的站在長空上,都不敢出去了……

妖龍也是臉色發白,但依然譏諷道:「哈哈,怎麼,怕了?」

李雲霄苦笑道:「不怕才怪九星武帝,自己也曾是那個境界,當知有多強」他心有餘悸道:「何況還有一柄能夠徹底解封的九階玄刀你說我怕不怕?」

今天本來狀態極好的,結果公司有事加晚班了,回來后一直好累,真心寫不了第三章了,否則又要熬到i2點。再欠大家一章吧,共六章了,六月初補。債多還是壓身的,我一直都過意不去,盡量努力 李雲霄在界神碑內有些無計可施了,道:「你說那屍蹩刀會不會在外面蓄勢好了,等我出去一刀砍死我?」

妖龍沉思道:「以先前它的智慧來看,應該不會的。它的想法只是儘可能的保護這水潭,只是那握住它的白骨爪不知是何物,竟有如此威能?九星武帝,簡直就是在開玩笑啊」

李雲霄也是沉吟不已,道:「這種存在即便我恢復了巔峰之力,也不是輕易可以戰勝的。如此強大的力量怎麼可能甘心待在這種地方,必然有所局限。

他再次分出一道魂體,放出外面去查探,並且儘可能的將魂體等級壓低,以免再次被斬對自己靈魂造成巨大損傷。

星光魂體一出界神碑,外面依然是一片黑色蒙蒙,那屍蹩刀果然又在水潭底部,靜靜的插在那。

李雲霄的本體隨後出來,將魂體收入體內,凝視著下面沉思不定起來,有如此強大的力量守護,想要奪取水之本源根本沒有可能,但就此離去他又不甘

沉思一陣后,他抬起手來,一小塊的大地息壤浮現在掌心,散發出微弱的點點黃光,映照著他的臉色陰沉不定。

妖龍驚道:「你這是……」

李雲霄臉上露出一絲狠厲之色來,道:「若是我將這塊大地息壤砸入這水中爆掉,你覺得會發生什麼?」

妖龍渾身一震,驚駭道:「瘋子土克水,若是你肯捨棄這塊大地息壤,以無盡土元素的力量,足以將這個水潭徹底填平,即便裡面有水之本源,估計也被你毀去了你就不怕這下折了夫人又賠兵?水元素沒得到反而賠上了大地息壤?」

李雲霄臉色陰沉不定,道:「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大地息壤那血獸身上不是還有一塊嗎?就不知這屍蹩刀和那莫名其妙的白骨爪對這水潭維護的決心有多大,若是他們肯捨命維護的話,當不至於破去水之本源,畢竟這塊息壤太小。

他決心已下,緩緩將手一翻,那塊泥土似的大地息壤從手中掉落下去,一股難以言喻的厚重之氣在空中蔓延開。

李雲霄雙手掐訣,開始小心翼翼的控制著那息壤下落,並且不斷地將各種法決打入其中,引爆本源元素這種事,他也從未做過,顯得有些緊張起來。

那瀑布的泉水突然間慢慢緩了下來,大有被截流之感。

那口水潭似乎意識到了危險,開始涌動起來,不安的氣息在水面上蕩漾開,仿若要沸騰了一般

「助—-手—-」

一道仿若來自黃泉的聲音,在漆黑的水中響起,那聲音絕不是活人可以發出來的。

李雲霄瞳孔驟縮,猛然將那大地息壤的下沉之勢止住,猛然退到界神碑旁,打算一有情況就躲進去,因為他又看到了那隻白骨爪,握在屍蹩刀上。

漆黑的水中漸漸顯露出一個身影來,竟然是一具骷髏,立於屍蹩刀身側,強大的氣息從骷髏的身體上發出,一道若有若無的聲音從骷髏內傳來,悠悠蕩蕩,道:「竟然是界神碑主……為何要開此封印……」

李雲霄心中一震,三目同開,瞳術之力凝視而下,那的確是一具骷髏不假,而且從他的言語看來,竟然認得界神碑

他凝聲道:「你是何人?這界神碑乃我偶然得之,但裡面四大域界盡毀,我要取得水之本源,重開地水火風」

那骷髏不做聲了,良久才又有斷斷續續的聲音傳來,道:「世上沒有偶然的事……你既得界神碑……便是天命之人……我當助你……只是失去了我……這道封印便開了……「

李雲霄驚道:「你是何人?這封印所封又是何物?」

骷髏悠然道:「我只是一縷殘魂……被人束縛在體內無法解脫……我守護的封印只是一部分……待你開啟四大域界之後……請助我永世長眠……」

李雲霄眉頭一皺,永世長眠自然就是死了,想不到這骷髏竟然是一心求死而不得,他答應道:「好,只要我能做到便可以。只是這封印內封的可是大魔?那大魔又是何來歷?」

骷髏沉默了良久,才緩緩道:「天地混沌初開,道化為一,一分為二,由二生三,魔氣便是這『三,中之一,生於混沌,由道衍化而來,不死不滅,乃是經久浩劫。當魔氣聚集到一定程度,便會凝成有靈之物,名為黑焰凶魂煞,也是十方真靈之一。」

「黑焰凶魂煞」


李雲霄大驚,那東西他在鳳凰的識海之中見過,能和真靈鳳凰抗衡的,絕對是十階無疑,他駭然道:「所謂的大魔,便是這黑焰凶魂煞嗎?」

骷髏道:「黑焰凶魂煞雖然是十階真靈,卻並不可怕,它不是大魔。」他突然問道:「當年鎮魔之戰,大魔被分而鎮壓,可有封印打開?」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