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耳朵發出陣陣耳鳴,就在剛纔他不僅聽到了老虎的吼聲,還聽到了龍吟的聲音。

雖然自己在各種武學祕籍上看到過這樣的招式,不過還是第一次見有人施展出來。

所謂金鐘罩鐵布衫都是已經成神的十八羅漢纔可以施展出來的武學。

怎麼這小子究竟有什麼本事,竟然能施展出這樣的武學。

“你在哪習得的這樣的武學!”

金城熙深吸一口氣,迅速將自己的身體狀態調整到最佳狀態。

趁你病!要你命!

賀平再次使用武當拳朝着他發起最後一擊。

這次看你怎麼擋!

“咻!”

明明剛剛在眼前的人,瞬間飛躍到了空中,整個人宛如在水裏的一條魚一樣飛躍出來。

“轟!”

武當拳的所有威力全部都砸在了金城熙身後的牆上。

這招……

鯉魚打滾!

這人怎麼會這麼多古代時候的武學!

“誰教你的這一招?!”賀平忍不住質問了起來。

金城熙雙拳擺在自己胸口,做出一副隨時戰鬥的姿態。

“這就是我們大棒子國的武學!”金城熙堅定不移的說道。

讓她不得不感嘆的是,賀平竟然知道那麼多招式。

但讓他不知道的是,當初金城熙的師父來到華夏修煉武學。

然後將自己習得的武學傳授給了金城熙。

然而他完全不知情,以爲這是自己大棒子國自古傳承下來的國術。

金城熙將自己的上衣脫掉,露出白花花的肌肉來,對他而言,衣服就是影響人打鬥的存在。

“啊!!我要給他生孩子!”

“金城熙太帥了吧!趕快揍死對面的瘦猴子!”

“懂得人已經開始舔屏幕了!”

剛剛熱血的彈幕瞬間變得油膩起來。

“呼~”

隨着他這次深呼吸之後,在剎那間瞬間朝着賀平衝刺過去!

面對這次來勢洶洶的進攻,賀平不慌不忙。

因爲但凡是修煉國術的武者都能看出來,他這一擊只不過是看着強大,其實也就是普普通通的直拳。

可能是他肌肉的原因,讓人看起來更加強大吧。

賀平一隻手接住了他的直拳,瞬間賀平眉頭緊鎖,體內一股暗流打破了他體內氣的流動。

難道是暗勁??!

不可能,如果是暗勁自己現在已經飛了出去,不可能還接下來他的拳頭。

“竟然能接下我的暗勁!!!”

金城熙見狀不對,連忙往後撤了一步準備進行着下一步的對策。

賀平目瞪口呆,這也能叫做暗勁?怕不是隻給人來了一次體內按摩把。

看來這傢伙並沒有習得真正的暗勁。

只是學會了部分起手式而已。

“既然你這麼喜歡使用我們古代的武學……”

“那我就給你看看真正的武學是什麼樣子!”

此時此刻的賀平使出了自己改造過的五獸拳,沒有一點拖泥帶水。

將五獸拳的所有缺點全部都進行了改造。

此刻的他拳頭猛如虎,身姿猶如蛇,速度好比豹子……


面對這樣強勁有力的進攻,金城熙已經亂了方寸,他雙手雙腳齊上陣想要抵禦。

可是根本抵禦不了,如果沒有辦法上前接住他的拳頭,自己也不能泄力。

他那奇怪的步伐根本讓人捉摸不透。

金城熙的額頭冒出豆大的汗粒,再看看賀平,一臉雲淡風輕,動作連貫,一點也沒有拖泥帶水。

彷彿他就是在正常的對着空氣練功一樣。

趁金城熙分神,賀平一掌擊中了他的胸部!

他體內的所有氣勁全部被拍散,整個人身子都變得輕飄飄的。

這時候來一陣風,他就能跟隨着風飄舞。

“噗!”

一口鮮血瞬間從他的嘴裏噴出,明明中的是胸部,但是身體的五臟六腑都受到了剛剛的攻擊。

“這個纔是正宗的暗勁,你剛剛的就跟撓癢癢一樣!”

賀平嘴裏緩緩吐露出來的這幾個字已經徹底讓他絕望。

自己輸了?

不可能自己從來沒有輸過,絕對是他動了手腳!


什麼暗勁,一定是這裏的空氣有問題,我一定是中毒了!


儘管金城熙再怎麼催眠自己,也無法使自己再次進行戰鬥。

“你這個卑鄙小人!”

他喉嚨用力發出來這樣的幾句話之後,再也無法開口說話了。

“卑鄙的人是你吧?別以爲服了藥物就能夠戰勝我。”

“你吃的藥物本來就是給當初敢死隊的人服用的藥物,不出一個時辰你自然就會七竅流血而死。”

金城熙眼裏透露出絕望……

是的,如果不是磕點藥,誰有敢來挑戰賀平這等人物。

就他那兩次戰鬥的視頻輪誰看過都不敢再跟他切磋,除非是化氣終極往上的人,否則不可能有人再敢跟他進行切磋。

賀平剛剛越想越不對勁,明明他的很多招式起手式是錯的,爲什麼話會迸發出威力。

終於在剛剛被他擊中一拳之後,才發現了他吃的是金溪丸。

這種藥物能讓人的武力瞬間提升,就算是不標準的起手式,也能夠發揮出他本來的威力。

可是他簡直太弱了,連金溪丸都不能夠將他的武學提升到最大化,最終還是讓賀平看出了破綻。

現在的金城熙低着頭,眼裏滿是絕望,臉色逐漸暗淡下去。

看着他這副模樣,賀平又有些同情,不過剛剛的那一掌早就把他體內的金溪丸給完全擊散了。


現在的他只不過是被嚇到了而已。

“別擔心了,剛剛的一拳我已經把你體內的金溪丸完全給擊散了,你還可以活命。”

他並不是什麼化氣終期的人,更不是化氣中期,所以他死了對自己也沒一點好處。

賀平的眼瞟了一眼手機,看着彈幕上全部都是心疼金城熙的。

要是他今天死在了這裏,可能自己就要遭受網絡暴力了吧。

金城熙擡起頭,眼裏含着淚水,內心充滿了感激之情。 這是金城熙完全沒有想到的,那顆金溪丸還是當初師父給自己的。

說遇到強者的時候再用,想到好不容易有了用武之地。

卻沒想到竟然是這樣一顆致命的藥物,如果不是賀平完整的說出金溪丸的名字,自己肯定會以爲賀平是在欺騙自己。

現在的金城熙已經完全不相信自己的師父了,雖然他老人家早已駕鶴西去。

可是這次的戰鬥他這輩子也不會忘記。

他的腦海裏想起了以往的戰鬥,一個個都是那麼的弱。

那些都是打着國術名號在吸引粉絲的臭蛋子。

這也是爲什麼金城熙有勇氣來挑戰賀平的原因。

因爲在他眼裏,華夏國術根本不可能跟大棒子國術相比較。

賀平最多也只是懂得招式多一點罷了。


自己服下這可藥丸,就可以很輕鬆的將它擊敗。

他冷笑了幾聲後擡頭一臉微笑的看着賀平說道:“華夏國術確實厲害!”

然後就一頭昏倒了過去。

“金城熙竟然輸了!不過即使這樣我還是愛金城熙!”

“我們會永遠支持你!”

“華夏國術牛逼!”

彈幕上有喝彩的有惋惜的,但是沒有一個噴賀平的了。

因爲賀平的招式所有人都看到了,每個人都心服口服。

金城熙被安置在後院的牀上調養,他並沒有傷到什麼筋脈,只需要休息一兩個時辰就可以自行恢復。

“感謝各位網友的支持,今天的直播就……”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