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聞到了那股香氣,渾身上下,驟然間慾火焚身!

那種滋味,猶如很多年前跟白潔『坦誠相對』的激動,更如第一次見到外面世界,被三位師父帶著看見村神王霸后念念不忘的心癢。

不,似乎更強烈!

周圍的景象都變的模糊,晃動間,他和金天使彷彿在洞房花燭的新房。

面前的金天使含羞的微笑著,可是那張臉,卻在恆毅眼裡覺得,分明應該是紅的模樣……

哦,面前的本來就是紅,本來就是……

似乎就是這樣,他模模糊糊的覺著,今天是他們的新婚之夜。

「來呀……為什麼不過來?我喜歡你用更像男人的粗暴奔放的方式……」

恆毅迷迷糊糊的一步步上前,不由自主的握上金天使的手。

金天使面具下傳出壓抑驚怒的聲音。「恆毅團長,請問你這是做什麼?請你立即放手!」

恆毅迷迷糊糊的視野和意識中,面前握著的是紅的手,他很迷糊,似暈又似清醒。「我們……我們怎麼就結婚了?」

『你忘了?我們在一起很久很久了,你喜歡我,我喜歡你,當然就結婚了。』

恆毅努力想記起什麼,可是,什麼都無法記起,總覺得剛才好像不是在這裡,可又想不起來剛才是在何處,他是,真的一直在這裡?

『太快了。紅,不如等等,我覺得腦子迷迷糊糊什麼都想不起來,這不太好,我們睡覺等明天再洞房……』

『我不想等,我就要現在,就是現在!』

金天使面前,恆毅突然發力推開她的胳膊,連退數步著道「現在不行。我很不清醒,總覺得很奇怪,對,很奇怪……我一點都感覺不到你的情緒了,不應該……」

面具,緩緩戴正,遮擋了金天使的眉目。

迷迷糊糊的恆毅腦子裡渾渾噩噩的感覺,迅速消退。

他茫然四顧,周圍,東太星系熟悉的乾燥土地,風中的沙塵,讓他迅速恢復理智。

半空的情景信息記錄符被金天使一把收回。

恆毅不知道那是什麼奇特的力量,可是,已經明白金天使面具下隱藏的秘密。

金天使殺他,是不會受到神腦處罰的,因為,那是正當防衛。

「為什麼住手?」恆毅收起翅膀,追著金天使飛進基地。

金天使隨意坐在幾面法陣光幕中間,熟稔的操縱光幕迅速切換遠距離搜索的景象圖,聲音平淡的道「我只是滿足你的好奇。」

她說罷,又曬然道「事實上以你的表現也無法繼續,讓你上,你要等清醒,沒有失控的狂暴,哪有合理的防衛擊殺?」

恆毅仔細思索剛才短暫的經歷,覺得不會那麼簡單,他相信關鍵是金天使改變主意,或者說,從開始就沒有這麼做的決心。「你怎麼知道我喜歡紅?」

「我可不知道你喜歡誰,只是能控制你幻覺中自然產生的那個人。」

恆毅查找特法星系的詳細資料,發現沒有金天使的具體資料,紫系的資料庫里也只有大概,二十五歲參與天上天風險歷練,三年時間成就一星破軍位階,成為當時最受矚目的年輕神殺團團長,後來失手殺死青系王頂尊的愛子,自己申請調守特法星系。

「當年一定不是你的錯。」

金天使單掌拖著下巴,歪著頭臉隨意查看光幕里的情況,不以為然的道「我不知道為什麼生來就有這種能力,我不喜歡,可是無從選擇。面具從七歲時這種能力自然而然影響別人開始就替代了我的臉,當年青系王頂尊之子聽說我的天賦能力,無事生非的打爛我的面具,他死了,而我被雪藏至今。我是飛來橫禍,你又是為什麼?好端端的日子不過自己找麻煩,還真沒見過你這樣的人。」

金天使查看基地的過往信息記錄,發現所有過去的走私客都被恆毅依照暗令徵收百分之十,而且所有的錢都在收到后立即上繳,從信息記錄的時間看,完全沒有被刪除過的痕迹。

在邊境地帶這麼自找麻煩的人,她是聽都沒聽說過。

「妥協的希望在哪裡?」恆毅微笑反問,金天使那張面具下,安靜的久久沒有聲音。

恆毅突然站起來道「我幫你,告訴我該怎麼演。」

「幫我?貓不是真有九條命。」金天使呵的失笑搖頭,這更確定了恆毅的判斷,他覺得金天使的天賦能力不會只有那種程度,剛才不是她無法繼續,而是她本無此心。八十多年的雪藏還是沒有熄滅她內心不甘屈服的火苗,恆毅覺得,金天使就是一個擁有自己堅定原則的人,否則,她不會厭惡自己的能力,放下原則和廉恥的話,她的能力本來可以給她創造很多好處。(未完待續。。)大家知道,我長年沒存稿。。今天更七章的確不算多,不過儘力了。明天早上的還得凌晨碼。

求月票支持。(未完待續。。) 「只要別攻擊我的心臟,我有血鳳之魂。」恆毅記得上次綠鬼尊的經歷,血鳳說過,他的心臟不受重創,就能夠在浴火重生的血鳳能力下重生,代價只是血鳳一天一夜的沉睡而已。

「鳳凰磐涅,浴火重生。我倒是聽說過,但是身體遭受粉碎性破壞的時候靈魂理所當然會遭受毀滅性破壞,你真有把握?」金天使被恆毅的熱情打動,她固然不願意當青系的刀,尤其是殺死恆毅這樣一個實際上沒有過錯的人,她本是派系之爭的悲劇產物,八十多年了,如今讓她為了自由去殺死另一個如自己差不多的人,從開始她就沒打算這麼做,只是不願意讓紫系曾經愛戴自己的團員太過失望才來這裡,隨便走個過場,回頭就說無法順利辦成。

但現在,恆毅主動提出幫忙,放在眼前的現實是,這個計劃成功的機會非常大!

「我想不會出差錯,承擔一點出差錯的風險,能夠幫你我認為必須做。你等了八十多年才有今天這樣的機會,錯過了太可惜。」恆毅從金天使收手的時候就思索這個辦法,如果金天使強行下手,成功的機會本來就很高。

但她沒有。

這樣一個人,因為堅持做自己,拒絕當青系的刀,就該繼續在特法星系無止盡的雪藏?

恆毅覺得那太沒道理,既然可以,他就該儘力幫忙,

「不怕我騙你?不怕我的表現本就是陰謀詭計?不怕我為了你的靈魂一體法器正義袍突然心生貪念真殺了你?」

「怕。但我更相信自己的判斷。」恆毅取出情景信息記錄符,丟給金天使,後者一把接住,拿在手上丟上虛空,笑著在一旁的床上側躺下來,單手撐著頭道「那就逼真點。我睡著了,你好奇取下我的面具,不刻意增強魅惑之眼的力量時你會處於半醒清狀態,然後,往這裡來。」

金天使扯開法袍一些,露出一道深溝。

「不用。」恆毅連忙搖頭,金天使笑道「難道你摸摸我的手和臉我就把你殺了很合理?」

金天使打個響指,一團金光亮放,一旁的信息記錄符立即被催動。

恆毅不容多想,雖然覺得不妥。但金天使說的也不錯,當即深吸口氣,緩步上前,裝作好奇的取下了金天使的面具……

當面具取下的同時,他才發現金天使的模樣跟猜想中的妖媚完全不同。她的身形是充滿魅力的引人遐想,可是長著桃眼的那張臉偏偏是清純的靚麗。猶如出水的清蓮。


但這些感受只有一瞬。恆毅的意識立即陷入迷迷糊糊的半清醒狀態,而他的視野中的基地背景全都模糊的看不清楚,只剩下金天使側卧的身姿尤其的清晰,他的目光焦點,完全不受控制的落在金天使法袍后若隱若現的深溝……

恆毅的雙手,在完全沒有意識感覺的情況下。抓了上去……

又在沒有意識控制能力的情況下,突然發力扯開了金天使的法袍。

「住手!恆毅團長,請你立即住手!你這是侵犯!」金天使如同受驚從夢中醒來,臉上寫滿了屈辱的羞憤。緊緊的抓著恆毅的雙手,極力的推他,但恆毅迷糊的意識中,金天使的臉已經看不清楚,只是聽見把不知道是誰的聲音在嬌喘著說『上來,上來呀……』

恆毅騎到金天使身上了。

金色的劍光,一閃,斬破了恆毅的護體真氣,割斷了他的咽喉!

這一刻,恆毅的意識驟然清醒過來。

清醒的同時,他驚覺一個事實!

這,跟金天使說的不同!他剛才的狀態不但意識沒有基地外時清醒,甚至比那時候更喪失理智!

可是,他的咽喉已經中劍,不斷繼續的真氣能量在飛快的外泄,在金天使那雙魅惑之眼的力量面前,他發現連正常運轉夢中口訣都辦不到,瘋狂吸收的天地真氣絕大多數都不受控制的從咽喉的傷口處飛快的流逝,全然無法迅快的恢復咽喉的劍傷!

『這,就是要害受創的滋味?』

「死亡劍舞。」金天使臉上的櫻桃紅唇緩緩張合,吐出這麼四個字時,恆毅清醒的理智陷入兩個選擇,是該懷疑金天使而自保逃走?還是繼續?

恆毅沒有猶豫多久,他還是相信自己的判斷,如果錯了,只能怪他太過自信。

瞬斬發動,帶著恆毅一閃出現在床邊,隨即,他的身形極快的旋動了起來——

層層疊疊、密密麻麻的紅色劍氣,眼看就要蜂湧吞沒了金天使時,一道金色的光罩,將她身體完全包覆其中。

連綿不絕的劍氣轟在上面,猶如打在無敵魂珠的金光層那樣,毫無作用!

鮮血,帶著源源不絕吸收聚集的真氣從恆毅咽喉噴出。

恆毅的意識迅速模糊,甚至不知道死亡劍舞何時停止。

只是覺得旋動的身體驟然停下來了,然後,模糊的視線中就只看見金天使不停的揮劍,一團團金光在不停的綻放……


……

紫系領導星。

戰鬥總部。

紫系的女子和十幾個女性紫系的眾星之尊、頂尊們看完金天使帶回來的情景信息記錄符。

「很好,呈交到神腦後關於你的不雅情景會被神腦合適屏蔽。金天使,你做的很好,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那時候你也是一時衝動,不算大錯。作為紫系的一份子,任何時候都該以紫系利益為先,當年反擊本沒有錯,但過度反擊而殺人就給紫系和青系造成爭端。這些年在特法星系能夠反省過錯,現在能夠為紫系的利益盡心儘力,充分表現了你的悔改之心。這樣的宇宙時代,人類文明非常缺乏良才,即刻起,任命你為東588戰區的神殺團團長,帶領兩個一級神殺團參與該區戰事。」

「是。」金天使身形立直。高聲領命。

「人不怕發光太晚,就只怕沒有發光的機會。以你的能力,相信在不久的將來,還會成為最受矚目的神殺團團長!」

……

離開紫系戰鬥總部,那個當初傳令的紫系女子早在門口等著,看見金天使出來非常高興。「團長終於回來了,青系那邊確認了團長帶回來的信息符結果,非常滿意。」

「滿意就好,辛苦你費心了,過段時間再聊。我想立即赴任。」

那紫系的女子不疑有他,忙點頭道「嗯,團長這麼多年委屈夠了,大家都希望看到團長繼續展示耀眼的光華!」

……

青系。

邊境防禦總部,遲遲沒有收到東太星系邊防團長恆毅死亡的消息。


幾個人在困惑的等。他們看著時間一點點流逝。

越發疑惑不解。

「這都五個時辰了,從距離看延遲再久也不至於啊……」

……

東太星系。基地外。

突然衝天而起一團火紅的烈焰!

烈焰最後化成一團人形。漸漸熄滅的時候,恆毅的身影也變的清晰。

他長長的舒了口氣,那種意識陷入黑暗,一動不動的沉睡,什麼都看不見,不知道自己在哪裡的孤寂感覺非常讓人難受。

直到烈焰焚身的痛苦充斥意識的時候。儘管痛不欲生,可是他卻非常高興。

因為那意味著,他沒死。

是的,恆毅打量四肢。身體,十分確定自己還活著。


他沒有看錯金天使。

只是,為什麼過程不是金天使說的那樣呢?

那種狀態,明明應該是金天使運用了更強的天賦能力才對……

……


紫系,議會室。

幾個頂尊和眾星之尊皺眉看著青系剛傳遞過來的信息。

青系憤怒的咆哮質問聲音,在會議室里迴響。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