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樣說的話就等於直接把自己推到了阿新的死對頭那裏。

不過也沒什麼,誰讓阿新那個傢伙太討人厭。

阿新一聽到彭一這麼說,腦袋充血,噌的一下就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什麼?!彭一我不會是聽錯了吧?你竟然要他的那個廉價的化妝水都不讓我的海洋之藍?”

阿新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感覺自己就像是在做夢,哪有人放着這麼大的誘惑,不要反而去選擇另外一個廉價的東西呢。

彭一這句話一說,周圍所有人全部都震驚了,他們完全沒有想到彭一會這麼選擇。

“簡直了簡直了,他不要那個海洋之藍可以給我啊。”

“那個海洋之藍實在是太漂亮了,我做夢都想要那個東西,可是,彭一卻拒絕了。這是天理不容啊!”

周圍的那些人見彭一,對這個價值連城的東西一點都不感冒,別提有多麼的惋惜了。

“彭一你就收下吧,阿新送給你的東西,一片心意啊。”

“對啊,你就收下吧,你看阿新對你多好的,我一定要理解理解阿新的一片心意。”

周圍的那些人七嘴八舌的開始給阿新說句好話來。

“我倒是要看看這是什麼東西,竟然還被人說成價值連城。”

說着陳長壽直接站起來,坐在了彭一的面前摸了摸那個海洋之藍。

就是陳長壽這個舉動直接把阿新給惹惱了。

他本來還發愁沒有辦法找陳長壽的事,現在這個問題迎刃而解了。

在陳長壽摸了自己的海洋之藍的時候,他直接噌的一下就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你這個鄉巴佬,竟然敢摸我的東西。

這個東西是我送給彭一的,又不是送給你的,你摸了它就不怕把它玷污了嗎?識相的話趕緊給我把這個擦乾淨!”

陳長壽冷眼斜斜的看了,阿新一眼根本就沒有理會他。

他沒有理會阿新,看起了,放在自己面前的那個海洋之藍。

此時的陳長壽,滿腦子想的都是他以前在照片上看到的那個真正的海洋之藍,這個海洋之藍跟照片上的那個海洋之藍有一些不一樣的地方。

想到這裏她會心的笑了笑,原來是這麼回事兒。


阿新本來就生氣,陳長壽不理他,現在看到陳長壽又在自顧自的笑着,心裏更加的憤怒了。

沒有想到這個傢伙竟然把自己當空氣。

“真是個鄉巴佬,沒見過世面,竟然還想摸海洋之藍。”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嗎?那個百花之粉是他能摸的嗎?我都沒上去摸。”

叮!系統提示:宿主請保持冷靜!

幸運值已消耗爲零!

宿主:陳長壽

等級:20級

靈氣:50點

技能:一級拳法、黃金護甲、超級透視眼

幸運值:0

怒氣值:0

“人要臉樹要皮,可是這個人連臉都不要了,有什麼辦法呢? 沒得治了。”

彭一本來心情還好一點,可是沒有想到,阿新和周圍的那些人卻 這麼說,陳長壽讓他感到非常生氣。

正在他想發作,想要怒罵這些人的時候,卻看到陳長壽在給自己使眼色。

看到陳長壽那樣鎮定的神色,他攥緊了拳頭還是把內心的那股火氣忍了下來。

“陳長壽你爲什麼不讓我替你出頭?爲什麼不讓我把他們罵一頓?”

陳長壽搖了搖頭。

“沒事,這件事情你就別管了,總不能讓你一直替我出頭吧。

一會兒就在旁邊看好戲就行了,放心吧,一會兒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

彭一看到陳長壽的這個樣子,雖然不知道陳長壽葫蘆裏賣的什麼藥,但是,畢竟陳長壽已經說出了這樣的話,他也就沒有再替陳長壽出頭。

“喂,我問你話呢,你不理人究竟是什麼意思?你不理我,還想問我的海洋之藍簡直是癡心妄想!”

阿新面對這樣,一言不發的陳長壽實在是火氣沒地方發。

她生氣的是陳長壽竟然把自己當空氣,根本就不理會自己,簡直讓自己的面子沒地兒放。

陳長壽聽到阿新這樣說,冷冷的笑了笑,隨後擡起頭看着阿新對他說道。

“真的想讓我說嗎?那好我就如你所願。

你送給彭一的這個海洋之藍其實是贗品,他根本就不是真品!”

“什麼你這個傢伙竟然說我送給彭一的海洋之藍是贗品,你心裏到底是怎麼想的?自己送不出這麼貴重的寶物來也就算了,竟然詆譭別人!”

此刻,阿新的火氣更大了,他沒有想到這個陳長壽竟然在大庭廣衆之下說這樣的話。

要知道,她當初爲了得到這個百花之粉,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的。

要不是他,祈求別人用很多很多的條件作爲交換的話,他是根本得不到這個海洋之藍的。

沒有想到面前的這個傢伙竟然說自己的海洋之藍居然是假的。

阿新根本就不能忍受。


周圍的那些人,此刻紛紛都看向陳長壽,他們也不敢相信,陳長壽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哎喲,我聞到酸醋味兒了,自己買不起貴重的,竟然詆譭別人,說別人的東西是假的。”

“一個農村來的鄉下來的鄉巴佬能認識什麼啊?”


“對呀,就算那個是贗品,他也肯定認不出來。

你沒看剛剛他還摸了摸那個海洋之藍嗎?見過世面的傢伙。”

……

阿新捏緊了拳頭,這是他今天受到的最大的恥辱,他實在是不能忍受。

“我說你這個東西就是贗品,我沒有說錯。

一寵成雙,首富的高冷小妻子 。”

此刻的阿新是真的暴躁了,因爲他再一次聽到了,陳長壽對自己說自己的海洋之藍是贗品。

“你說我的海洋之藍是贗品,你有什麼證據,拿出證據來,我纔會相信你。

要是你拿不出證據來的話,你立馬從這裏給我滾出去。是滾着出去!”

彭一聽到阿新這樣說,是指阿新對阿新說道。

“阿新,你不要太過分了,陳長壽也只是說說而已,他可能是在開玩笑。”

“開玩笑,你覺得他像是在跟我開玩笑的樣子嗎?

我辛辛苦苦想方設法的買到的海洋之藍,他竟然說是贗品,我怎麼能不生氣?”

此時的彭一也覺得陳長壽說這句話的確是有些欠妥,偷偷的看了一眼陳長壽,隨後就對阿新說道。

“對不起,可能他真的是無心之過,你的這個百花之粉這麼貴重的,我想你還是拿回去吧。”

周圍的那些人全部都不淡定了。

“彭一那是阿新送給你的你就收下吧,你要是不收下的話,他肯定會非常非常傷心的。”

“對呀,那也是阿新的一份心意啊,你要是不收下的話,他會很沒面子。”

“彭一那可是海洋之藍,你要是不收下的話,我就代你收下了。”

陳長壽發現這些人根本就不相信自己所說的話,無奈的搖了搖頭。

“我說的難道你們還不相信嗎?我說這個百花之粉的確是贗品,根本就不是真真正正的百花之粉。

真正的海洋之藍雖然跟這個差別不大,但是仔細看出來還是有本質的區別。”

阿新本來還被周圍那些人說的氣已經消了一點了,可是沒有想到陳長壽還執迷不悟繼續說。

氣的阿新直接摔碎了酒杯。

“陳長壽,我說你這個傢伙沒完了是吧? 快穿女神經︰反派從不走劇情

你竟然說我的東西居然是假的,我看你整個人都是假的!”

“我這個海洋之藍在拿到手的時候,可是請專門的鑑定人鑑定過的,他就是真真正正的百花之粉。”

阿新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飲而下。

“我告訴你陳長壽,你今天要是不給我說這個所以然來,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對,這個鄉下來的鄉巴佬又沒見過世面,竟然說你的海洋之藍是假的,簡直是不可理喻。”

“一定要好好的教訓教訓他。”

“好好給他點顏色看看,讓他知道天高地厚,以後看他還敢不敢亂說話了。”

彭一坐在一邊看着這邊的局面越發不可收拾,他連忙站了起來,對着那些人說道。

“對不起,這件事情的確是我們的錯,我們在沒有看清楚的情況下,就說你的海洋之藍是假的,這真的很不應該。

我看,這會兒也不早了,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那我們就離開了。”

說完這句話之後,彭一就準備拉着陳長壽離開。

可是陳長壽根本就沒有離開的意思。

叮!宿主可隨時開啓透視眼功能!

宿主:陳長壽

等級:17級

靈氣:30點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