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府境……明顯無法做到對抗天地玄火的程度。

“還不夠!”

眼看着藤蔓牢籠開始層層崩塌,那三人的身影隱隱若現,顯然有要逃出藤蔓牢籠的趨勢。林隕心中微驚,竟是毫不顧忌地再度加大了青霜冷焰的輸出火力!

“系統提示:宿主正在使用超過自身能力的天地玄火數量!”

“警告!警告!宿主有生命危險!”

林隕發了瘋一般地不斷輸出青霜冷焰,目的就是爲了將這三人全部滅殺在藤蔓牢籠中!如果藤蔓牢籠被破解了,那以這三人的速度,青霜冷焰很可能就攻擊不到他們了!

一旦被這三人成功逃脫,那林隕和玄月宗的人就都得死!


“全都給我死!”

此時的林隕已經完全陷入了癲狂狀態,他已經顧不上任何嚴重的後果了,一心釋放着大量的青霜冷焰!在衆人震撼的視線下,他的雙臂和胸膛上的血肉已經被完全融化了!

只剩下半具白骨骷髏!甚至,他身上其他的血肉也正在不斷地融化!

再這樣下去的話,他肯定會受到青霜冷焰的反噬被燒成灰燼!

“林隕!”

秦雨瞳美眸含淚,大聲叫道。

她再也按耐不住自己的情緒,竟是直接解開了宗門大陣,不顧一切地朝着林隕的位置衝了出去!人就是這樣,就算再怎麼珍貴的東西,平時始終無法發現。可到了真正快要失去的時候,纔會感受到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曉月姐!”

見狀,林隕大吼道。

咻!

就在這時,他忽然感受到自己體內所有的經脈都斷了!但越是這種絕境,他越是不敢停手,都已經付出瞭如此慘重的代價,若是還不能幹掉這三個人的話,那他註定會死不瞑目!

沒錯,他今天就是拼着必死的決心,也要將秦雨瞳和玄月宗給護下來!

“你想死嗎?”

秦雨瞳剛出去不久,就被紀曉月強行攔了下來,怒喝道:“傻妹子,他這是爲了救你們!不想他的努力白費,就老實地在這裏待着!”

“我不要他救……”

秦雨瞳已經哭得跟個淚人一樣了,她帶着微微的哭腔道:“明明只要當個沒用的贅婿不就好了嗎?爲什麼要這麼拼命?值得嗎?”

她不明白,真的不明白林隕爲什麼要對她這麼好?

甚至連自己的性命都可以豁出去?

她覺得自己根本就不值得林隕這麼對待。

看着藤蔓牢籠終於要崩塌了,林隕終於做出了一個重要的決定,他要讓自己的肉身當成火種,徹底引燃青霜冷焰,一舉衝上去跟那三個血神宮的雜種同歸於盡!

離去之前,他微笑着回首看了一眼秦雨瞳,輕聲道:“值不值得,不是你說了算,是我說了算!”

他那半邊的臉頰已經完全沒了血肉,只剩下森森白骨。看上去陰森駭人,可在秦雨瞳看來卻是這世上最值得珍惜的一個笑容。

“王八蛋,君莫笑……”

看到眼前這一幕動人心絃的場景,紀曉月也不知想到了什麼,雙眸變得有些發紅了起來。她手中緊緊攥着一塊做工精緻的白玉玉佩,竟是猛然將其摔在地上:“如果你有人家林隕的十分之一,也不至於會對我們母女倆不管不顧!真是個殺千刀的負心漢!”

譁!

異變突生,那破碎的白玉玉佩竟是陡然生出一縷青煙,潺潺而上。只見那一縷青煙飄到虛空之中,居然憑空幻化成了一道人影。

這道人影一襲黑色長袍,揹負一柄古樸長刀,英俊臉龐上留着些許胡茬,那微眯的雙眸中帶着些許滄桑的味道,竟是個年約三十歲出頭的英俊男人。

看清這個男人的長相,紀曉月陡然瞪大了美眸:“你……是你這個王八蛋!”

“曉月,好久不見啊!”

英俊男人露出了一個自認爲清爽的笑容,道:“是不是碰上什麼麻煩了?沒關係,有我君莫笑在,就算是天王老子都欺負不了你。”

“還是跟以前一樣自大!”

紀曉月沒好氣地道。

她心裏也是暗暗吃驚,她做夢都想不到,原來那個冤家送給自己的信物玉佩居然還藏着對方的一道意念投影?莫非……是爲了給她保命用的不成?

“都這麼久沒見,你怎麼還是這個脾氣?所以說,女人啊……”

君莫笑搖了搖頭,正要感慨。

可他的話還沒說完,紀曉月便是立刻破口大罵道:“別在那裏廢話了,趕緊幫我救人!沒看到我這裏現在情況危急嗎?是個男人就趕緊把那三個之前欺負過老孃的傢伙給弄死!”

“……”

君莫笑臉色有些呆滯,他循着紀曉月指的方向看去,臉色不禁變得有些凝重起來:“天地玄火——青霜冷焰?好狠的小傢伙,居然不惜引燃自身也要跟對方同歸於盡?”

“別他孃的在這裏感慨了,快點救他!”

紀曉月怒罵道。

“行吧。”

再次被紀曉月罵了一頓,君莫笑覺得自己很無辜。但即便是這樣,他還是乖乖地照辦了。只見他隨意一指朝着林隕的方向隔空彈出,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刀意瞬閃而過。

咻。

在林隕身上附着的青霜冷焰竟是被這刀意直接斬了下來!


居然連天地玄火都能直接斬斷!

這是何等可怕的刀意!

“小兄弟,殺敵有很多方法,並非只有同歸於盡這一條路。”

感受到青霜冷焰的退去,林隕耳邊忽然想起了君莫笑那慵懶的聲音:“靈臺境小成修爲? 先生是個偏執狂 ?就連劍道意境也領悟了……還有這招春生萬物也是你施展出來的?這麼好的天賦,死了豈不可惜?”

“你是誰?”

林隕有些警惕地出聲道。

“我?只不過是受人所託救你一命,都是情債惹出來的麻煩。”

君莫笑有些感慨道:“多情自古空餘恨,此恨綿綿無絕期啊……”

這人說話怎麼怪怪的?

林隕有些古怪地想道,他的直覺告訴他此人恐怕也是一個奇葩。否則,正常人誰說話的方式會這麼酸,明明是一句好詩,偏偏被念得牛頭不對馬嘴,韻腳什麼的全都錯了。

轟!

就在這時,藤蔓牢籠被一陣驚天血光衝破,那三人狼狽無比地從其中衝殺了出來。只見他們三人身上皆是纏繞着令人作嘔的濃郁血光,身上的氣息更是強橫得可怕!

仙府境巔峯!

不過他們身上的氣息並不純粹,顯然是用了什麼特別的方法暫時性提升了自己的修爲!

“小子, 我的美女魔帝老婆 ……”

“如果不是引爆了萬崆公子事先埋在我們體內的血之祕法,恐怕我們已經死在天地玄火之下了!”

那三人神色陰冷,看向林隕的目光中充滿了怨毒和殺機。

“血神宮的人,也是越活越回去了。”

就在這時,君莫笑淡淡道:“三個仙府境大成,居然會恬不知恥地合夥欺負一個靈臺境的小兄弟。血神宮的臉都被你們丟光了,還魔道三派呢?真是貽笑大方啊!”

“你是何人?膽敢出言侮辱血神宮!”

那三人勃然大怒。

“我自橫刀一斬,君莫付諸一笑。”

一夜婚情:前夫狠狠愛 ,輕笑道:“你們說我是誰?”

“斬妖刀!”

“你是蒼羽門的君莫笑!”

此話一出,那三人皆是臉色大變,彷彿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東西,驚駭大叫道:“快逃!”

以他們的眼力,自然能夠看得出眼前的君莫笑其實只是一道意念投影,實力有限。可他們一聽到君莫笑這個名字,便是聞風喪膽,根本不敢抱有絲毫的僥倖心理!

君莫笑,那可是年輕一輩中真正的天之驕子!

這跟姜天坤之流的完全不同,其實力已經直逼老一輩的強者!就算是他們奉命的萬崆,碰到君莫笑也得乖乖地認慫!

一道意念投影又怎麼了?就算是意念投影,殺他們三個也是綽綽有餘!

他們做夢都想不到,一個小小的三流宗門玄月宗,居然能夠跟君莫笑這等人物扯上關係!如果事先知道這件事情的話,他們哪裏還敢來這裏造次?

除非是嫌命太長了!

“聽說……你們剛纔欺負了我的女人?”

明明相隔數裏的距離,君莫笑的聲音就像是在他們耳邊響起一樣,他們神色震撼,無一不是撒開了腿分散地逃跑起來。

“我這人啊,心眼不大。尤其是對欺負過我女人的傢伙,非得一個個幹掉才甘心呢!”

“所以,就勞煩你們乖乖地上路咯。”

話音未落,三道驚天刀意便是憑空生出,彷彿是從那虛空的最深處從天而降!

嗤嗤嗤。

三聲輕響,那三人的頭顱竟是直接跟身體分家了。

隔空取人首級!

“好強的刀意!”

林隕死死地盯着身旁的君莫笑,他看得一清二楚,君莫笑甚至連刀都沒有拔出來,只是一直站在那裏。結果,那三個相隔數裏之外的血神宮弟子,竟是當場斃命!

最可怕的是,這還只是君莫笑的意念投影,並非是他的真身!

那他的真身實力究竟到達何等地步了? “小兄弟,你的劍意也不弱,假以時日未必不可能與我匹敵。”

似是看出了林隕的想法,君莫笑不禁笑道:“不過,前提是你能夠活到那個時候……”



“什麼意思……”

林隕下意識地道。

可他的話還沒說完,一陣前所未有的無力感便是襲上心頭,他整個人就這麼倒了下去。他的經脈全斷,甚至就連肉身都只剩下一半左右的血肉,還能夠站這麼久幾乎就是奇蹟了。

如今危機一解除,他心中那根緊繃的弦也就隨之斷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