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已經晚了…

暴走的魔力僅僅在不到三秒后,便爆發開來!化為一股強勁的衝擊,將周圍的一切給撞飛了出去!

龐大的衝擊力將劉麒麟和高個子壯漢同時擊飛!

劉麒麟從窗戶被擊飛了。

而高個子則是直接撞破了牆壁,落到了外面…

這一股劇烈的魔力波動也是吸引了外面所有人的注意!

乾瘦男子手持兩把巨大的鐮刀,剛剛切開兩個獵人的身體,在感受到魔力波動后,下意識的看了過去,卻是看到了自己的同伴從上方落下來的一幕…

「這…為什麼?」

而他的餘光在瞄到了劉麒麟后,雙目一凝!

「是那個人類!!!」

這一瞬間,乾瘦男子便明白了這是怎麼一回事兒!立刻想要過去幹掉乾瘦男子。

但人類的獵人卻是立刻圍了過來!

「老劉!」

一名中年的獵人與其他幾名獵人將劉麒麟保護在後面,問道:「怎麼回事兒?你怎麼會在樓里?」

「隊長!那兩個傢伙!想偷魔力生物!」

劉麒麟在看到同事之後,就彷彿找到了主心骨一樣,連忙高聲喊道:「巡邏隊的人已經全部被幹掉了!所有的魔力生物都被他們集中了起來,他們的計劃被我撞破了!剛才還想殺人滅口來著!多虧了我技高一籌,要不然連警報都觸發不了!」

劉麒麟故意將自己的背後露了出來,將那長長的一條血痕露了出來。

「警報是你按的?幹得不錯!但是太危險了!」隊長拍了拍劉麒麟的肩膀,「之後我會把這事兒上報的,這兩個傢伙應該就是之前襲擊了其他獵人聯盟分部養殖場的傢伙。你這次幹得不錯!之後再把細節跟我仔細的說說!」

「好!」

聽到隊長的話后,劉麒麟頓時內心竊喜。

他明白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但,就在他跟隊長彙報功績的時候,場內的那兩個怪物身體也是產生了些許的變化…

。。 雖然不知道那巨大指骨旁的人什麼情況,但禹天齊一點都不慫。

晉陞神府境,禹天齊自信心前所未有的膨脹。

藝高人膽大,說的就是他。

他看似如尋常人般邁步,卻一步十幾丈之遠,不過片刻,就來到了上前胡人冰雕的外圍。

此時,他周身十丈之外起了一層淡藍的冰霧,彷彿要撲到他身上似的,卻被一股怪力攔截住,不得寸進。

就這樣,禹天齊穿過一個個胡人冰雕,很快來到了那巨大指骨幾十步外,距離那並無繚繞的怪人只有十幾丈的地方。

又仔細掃量了那巨大指骨與冰霧怪人一眼,禹天齊倒沒有冒然接觸,而是右手往旁邊一探,便將十幾步外的一座胡人冰雕吸扯過來,猛地擲向那冰霧怪人!

「找死!」

冰霧怪人驀地開口,聲音彷彿從深淵之中發出。

同時他長身而起,繚繞周身的淡藍色冰霧也蠕動起來,眨眼間便在其身後形成了一個十幾丈高、彷彿扭曲影子般的冰霧巨人!

因冰霧蠕動,禹天齊也終於看清了那人模樣,不禁瞳孔微縮。

只見那人有着三十來歲胡人男子的面貌,可肌膚、鬚髮卻都是冰藍色,瞳孔則呈詭異的純黑色,已然不似人類。

不過,若有活着的胡人在此,立即便會認出來,這人便是草原第一勇士,攣偙。

在胡人冰雕帶着勁風砸過去時,攣偙揮拳,其身後冰霧巨人同樣揮拳,一拳便將胡人冰雕轟成碎渣。

接着,攣偙身形一躥,直奔向禹天齊。

而其身後的冰霧巨人則比攣偙更快,從其身後掠至身前,兩條冰霧手臂,以泰山壓頂之勢,同時劈向禹天齊!

見狀,禹天齊匆忙後撤。

此時他眉宇間已經不見了先前的自信與張狂,因為他已然發現,眼前之人極可能也是神府境!

而且,對方對冰之靈力的掌控雖然粗糙,可卻幾位雄渾、狂暴。

禹天齊甚至在懷疑,對方是不是天外來的神府境,又或者是在之前哪個靈潮之劫中自我封印的神府境。

有此懷疑后,禹天齊便準備撤了。

反正那巨大指骨明顯是冰系寶物,與他修的星之靈力無關。

既然強敵在前,不要也罷。

然而,攣偙卻沒有放禹天齊走的意思。

只見他周身繚繞的冰霧狂涌,化作無數淡藍色的觸手彈射向禹天齊。

很快就在禹天齊周身十幾丈外,被一股股怪力所阻攔。

就這樣,攣偙掌控的冰之靈力與禹天齊掌控的星之靈力瘋狂擠壓、摩擦,以此消解對方。

半空中冰藍色的煙霧乍現又消失,方圓數百丈的草地則好像被無數張透明的犁犁過一般,翻卷上涌!

眼見兩者形成僵持之勢,攣偙純黑色的瞳孔忽地閃過一抹詭異的藍光。

隨即其散佈開的冰霧驀地全部收回,重新繚繞到他周身,化作一個三個頭顱六條手臂的十幾丈巨人!

就在這巨人出現的剎那,便凌空躍起,四條手臂同時握拳轟向禹天齊!

『三頭六臂?!』

禹天齊瞳孔猛縮,雙手忙結了一個神秘的拳印,橫推出去!

頓時,一道七八丈大的透明拳印,迎上了冰霧巨人的四隻拳頭。

轟!!

一聲震徹大地的悶響中,十幾丈高的氣浪卷著無數斷草、泥土、冰渣湧向四面八方!

幾乎是在悶響的下一剎那,禹天齊便噴出一口鮮血,倒飛出幾十丈外。

落地之後,他靈敏地一個翻轉,便藉著身後的氣浪與狂風,頭也不回的向南逃去。

攣偙似乎陷入癲狂,發出一聲不似人類的吼叫,便要去追。

不過,當他奔出巨大指骨百丈外后,卻又忽地停了下來,臉上表情也恢復成詭異的平靜,轉身回到指骨邊,盤膝坐下。

而原本籠罩着他的三頭六臂冰霧巨人也消散開,化作一團形狀變幻不定地冰霧纏繞着他。

如此,等到天黑又天亮。

繚繞在攣偙周身的冰霧彷彿被吸進去一般,鑽入了他的身體,消失不見。

只不過攣偙的皮膚、鬚髮依舊是淡藍色。

他站起來,直接將身後碩大的指骨扛起,然後一步一個腳印地走向東邊。

走了大半天,攣偙才回到他的部落。

部落中放哨的胡騎瞧見有人接近,便打馬過來,待瞧見他后,頓時一個個驚呼著逃走。

等攣偙回到部落外面時,整個部落都騷動起來。

有些人在匆忙的清理東西,準備逃跑。

也有數百胡騎騎馬拿着兵刃迎上來。

只是,瞧見攣偙抗著那麼大一個指骨,模樣又如此古怪,硬是沒一個胡騎敢向他出手。

「你是攣偙?!」胡騎隊伍前面,一個鬚髮花白的老者大聲地問。

「是我。」

攣偙答話了。

他掃視着眼前眾人,卻沒有把扛着的指骨放下來。

雖然攣偙變成了藍皮膚,聲音也和以前有些不同,但聽見他的回答,一眾胡騎還是鬆口氣。

隨即,那老者就忍不住問:「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

攣偙道:「我什麼樣子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變強了。現在,你們即刻去通知草原各部,即日起,我稱大單於,諸部頭領皆需於一月內趕到赫連山,聽從我的號令!」

聽見這話,一群胡騎不禁面面相覷。

隨即有個螺塞卷鬚的中年男子便忍不住道:「攣偙,以前那些單於一統草原各部才敢稱單於,你現在什麼都沒做就自稱大單於豈不是讓各部笑話?」

攣偙看向那人,黑色瞳孔閃過一抹藍芒,空着的右手一揮,一道冰棱便忽地出現,如利箭一般激射向那捲須男子。

攣偙出手太過突然,冰棱速度又極快。

因此,那捲須男子來不及反應,就被冰棱貫穿胸口,連通其胯下馬匹一起凝結成冰雕。

瞧見這一幕,周圍的胡人不禁紛紛散開,繼而又後退,再看向攣偙時都滿臉驚恐。

攣偙環視眾人,道:「我的話,還有誰反對?」

無人吭聲。

攣偙當即扛着巨大指骨大部走向營地中央,並道:「屠耆,派人通知各部的人速速去做,不要令我失望。」

那頭髮花白的老者愣了愣,隨即忙應道:「是。」

當攣偙走到他的大帳前,才終於放下那巨大指骨,卻是將其如長槍一般,倒插進帳前的泥土裏···

【第一更。】 “陌生的宇宙飛舟?!”

“真的嗎?菲戈叔叔!”

“不,您是不會看錯的,所以是路過的宇宙海賊還是……那些天龍人呼喚過來的傢伙?”

電話蟲做出有些蠢萌的震驚表情,傳出空驚訝的聲音,菲戈迴應道:“應該是天龍人,我看他們的目標很明顯是我們所在的月球,估計很快就要進入那層星球膜了。

不用緊張,這是好事。

早晚都要跟他們進行接觸,而他們剛好在我們身處月球的時候抵達,不是再好不過了嗎?”

“是,這倒是……”空收斂心情,表情平緩下去,道:“他們的目標是月球,但信號發出的地方是青海未知方位的神之山,這意味着他們應該知道月球人的存在?是和當年那些同一批宇宙人?”

“也有可能是因爲月球很亮,之前我拍攝過的。在這樣亮的星體掩蓋下,周圍的星球、包括青海在內,都不是那麼明顯。”菲戈推斷道:“我已經讓洛克斯利用能力將我們的飛舟埋入地下,同時躲藏起來的還有兩位研究員。

之後我會先隱匿起來,讓洛克斯他們探一探對方虛實,如果洛克斯應付不來,我再現身。

同時我會盡量用錄像電話蟲拍攝與宇宙人接觸的過程。另外,你通知羊吉思汗少將(原作中在貓狗之前掌管佐烏島的毛皮族,應該是音譯問題吧)過來,如果對方是毛皮族,也或許可以試着溝通。”

“我知道了,您一切小心。”

“嗯。”菲戈切斷了通話電話蟲,又轉頭笑道:“都明白該怎麼做了吧,我們見識一下宇宙人!”

興奮、緊張、凝重,金獅子深吸了口氣,頷首起飛。

……

“變色完畢,芭芭泥大人,飛舟已做好進入星球護膜的準備。”

“進!”芭芭泥下命令。

外殼變化爲夜空模樣的飛舟順滑地進入月球護膜,在夜色的背景下,極爲隱蔽。作爲皮毛族的高級科技產物,這種飛舟外殼還有隔絕心網感知的材料存在,就算是進入天龍人國度,都不容易被發現。

所以芭芭泥很放心地觀察着外界的情況,望着月球的環境。

“這麼荒涼?”奧末芙呢喃。

“不奇怪,根據資料顯示,這裡居住的天使人分支喜歡生活在地下,建造地下城市。”芭芭泥撓了撓頭道:“不過……確實有些太過荒涼了,難道我們找錯了位置,他們向附近星球進行了遷徙?”

就在這時,突然間,飛舟發生了劇烈的震盪晃動,猝不及防間讓芭芭泥三人搖擺震動,連忙穩住身形,發現飛舟在以極快地速度向下降落,飛速接近着月球地表!

“怎麼回事?!”

“芭芭泥大人,飛舟忽然失去了控制,不,是被別人接管了,似乎是某種惡魔果實能力,或者是惡魔族!”部下驚呼回報。

“被發現了?怎麼可能?!”

芭芭泥神色一沉,眼看飛舟降落勢頭無法止住,喝道:“打開艙門!奧末芙,塞貝克,我們走!”

“是!”

因爲高空與陸地幾乎沒有氣壓差,打開艙門並不會帶來什麼其它影響,待艙門洞開,三名毛皮族一個閃身躍出,然後竟在空中穩穩懸浮起來,捕捉到問題所在,又一個翻騰飛到快速降落的飛舟尾端,看到了正附在飛舟上的金獅子。

“是人族?一個醜鬼!放開我們的飛舟!”奧末芙身上藍色電弧一閃,縱身過去,豬蹄踐踏。

竟然都會飛?這就是宇宙海賊嗎?!金獅子大驚失色,連忙抽出雙劍,武裝色籠罩,全力斬擊!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