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就在巴掌快要貼到周宇臉上的時候,辦公室裏面那個老頭卻突然大喝一聲:“住手!”

這個領頭的保安也當真是好功夫,竟然在這種時候都還能夠收得住手。不過也看得出來,他現在特別的緊張,那隻右手手掌都在顫抖。並且自己也是下意識的吞了吞口水,趕緊退後兩步。

陳鈺拉着周宇亦閃開了些。

不一會兒辦公室裏面那個老頭竟然就慢悠悠的走了出來。他打開了辦公室的大門,來到周宇他們的面前,仔仔細細地打量了他們一番,然後問道:“你之前說林雪給了你一封信,還是親筆信,給我看看!”

聽見這話,周宇趕忙照做。

因爲之前發生了許多事,那封信被他塞在兜裏都已經摺皺的有些乾巴巴的。還好, 娶一贈一,嬌妻有喜了

原本還一臉剛正不阿的那個白髮老頭,看見這封信上面的內容和字跡之後,竟然頓時就老淚縱橫了起來。

“雪兒,雪兒…真的是雪兒的字跡…”

老頭子現在變得非常的激動,他雙手按住遭遇的肩膀搖晃了幾下,十分慌張地問道:“雪兒現在在哪裏?你是在哪裏見到她的?她是不是被人綁架了?到底是誰幹的?你快帶我去!”

聽見他這些話,周宇有點懵:“老太爺,你可能是被誰騙了吧?林雪她並沒有回來啊,怎麼可能被人綁架了呢?她還在一座荒島上面。”

“什麼?荒島?!”

聽到這句話,那老頭子就更加的激動了,差點就摔倒在地上,整個人看起來狀態有些不太好,昏昏沉沉的樣子,就好像隨時都可能暈倒。

這一幕看着周圍的幾個保安也是相當的緊張。可是他們作爲下人,又不敢過多的說什麼。

陳鈺到底還是心細如髮,知道老頭子在擔心什麼,趕緊就柔聲安慰:“老爺爺,你放心吧,林姐姐她一個人沒事的,她所在的那個地方有很多朋友都特別照顧她和我們。她現在在那裏過的很好,她還說她已經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短時間內就不回來了,那我們回來給你報個平安。還說叫你不要擔心。”

“想要的生活…呵呵…這孩子果然還是像以前一樣倔強,罷了罷了,按照她的心思,她決定的事,誰也改變不了?隨他去吧!”老頭子嘆了口氣,整個人瞬間就變得滄桑了幾分。

不過他對待周宇和陳鈺的態度已經截然不同。

他對那幾個保安揮了揮手:“你們幾個下去吧,這兩個不是騙子,是我們林家的客人!”

“是!”

那幾個保安離開了之後,老頭子把周宇他們兩個請進了辦公室裏面,親自給他們沏了茶。

這個時候周宇想起之前的事,好奇的問道:“老太爺,請問你們林家是不是出什麼事了?爲什麼之前會讓那些保安誤會我們是騙子呢?”

“對你不說這件事,我差點忘了。”老頭子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大事,他說:“前段時間我們接到一個恐嚇電話,說是他們抓了雪兒有我們在13日把1000萬塊錢送到他們指定的地點,否則的話,他們就會殺了我孫女雪兒…”

他又看了看時間,明天就是指定日期了!

聽見這話,周宇和陳鈺相視一笑:“老大爺,你不用擔心這事,肯定是假的!”

“假的就好,假的就好啊!”老太爺太了口氣。

不過在稍微的平靜下來之後,他又突然憤怒了起來:“不行,這件事不能就此罷休!我倒想要看看到底是什麼人如此膽大包天,竟然連我林家都想要詐騙!”

他按到了桌子上,一個紅色的類似警報器的東西。很快外面就進來一個人高馬大的男子,這個人西裝革履的,帶着墨鏡,整個人看起來高大威武,並且他的手臂上還紋着一個狼頭的形狀。

他進來之後,老頭子立刻就對他說道:“吩咐下去,不論花費多大的代價,一定要找到勒索我們林家的那些歹人!找到之後立刻帶他們來見我!”

“是!”

那個人十分恭敬的答應,然後就退了下去。

不過在他恭敬的態度之下,周宇卻感受到他的身上蘊含着一種特別的氣息。讓人感覺這個人就好像是從死人堆裏出來的一樣,沒有一點生氣。

老太爺從抽屜裏拿出了一疊現金,交給周宇手上,說道:“兩位小友,很感謝你們能夠千里迢迢給我帶回來這麼個好消息,只要雪兒沒事,我也就放心了。這點錢是我的,一點小小心意,還希望你們能夠不要嫌棄。接下來呢,你們可以在我林家好好的休息,玩耍都行,需要什麼也儘管跟我說,不用客氣。”

“那就先謝謝老太爺了。”

他們道謝之後就有人帶着他們下去,給他們安排房間。

本來周宇才完成了林雪交給他的任務,之後是不想繼續留在這裏的。但是這個林城他們以前也沒來過,人生地不熟,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去哪,想着就先在這裏待一段時間,也挺好。

老太爺倒是很會做事,他給兩人安排的房間都是相鄰的,打開門出去就能看到。

只是在經過院子的時候,怎麼看見了一個穿着連衣裙的女子在對他們發笑。那種笑容看起來特別的陰森,如果不是現在大白天的,還會讓人以爲彷彿是見了鬼。

那個女人看了陳鈺一眼,頓時就下了陳鈺起了一身冷汗,趕緊拉着周宇離開。

離開了那個院子之後,陳鈺還感到後怕。對周宇小聲說道:“周大哥,你剛纔看見那個女人了沒有?那個穿着白色連衣裙的女人,她笑得好恐怖啊,差點把我嚇死…”

“沒事沒事,這大白天的,有什麼好可怕的,別去想了。”

周宇嘴上這麼說着,實際上他剛纔也嚇得不輕。即便已經離開了那裏,腦海裏依舊能回想起那道身影。



對方不僅穿着那深白的連衣裙,最主要的是她一頭烏黑的長髮,就這樣垂落腰間披散着。看起來有點邋遢,不修邊幅。再加上對方那種怪異的冷笑,又站在一處院子下面的角落看着他們,這重重跡象綜合起來就讓人感到不寒而慄。

他們兩個各自回了自己房間之後,便準備好好的休息一會,畢竟之前一直漂泊了那麼久,心裏一直緊張的那根弦,現在也終於可以放下。

只是到了晚上,這個地方突然又變得怪異了起來。

他們的住所雖然很豪華,可謂是一應俱全,應有盡有。

但是即便是這樣的環境,卻總給人一種特別冷清,特別陰森的感覺。

沒過多久,外面傳來的敲門聲:“咚咚咚…”

那敲門聲一開始有點急促,後面又變得斷斷續續。

這突如其來的狀況,還真是嚇了周宇一大跳。他想這個地方不會真的有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吧?

正當他猶豫着要不要去開門的時候,好在這個時候外面響起了一道熟悉的聲音:“周大哥,你睡着了嗎?是我陳鈺。”

“呼…”

知道是陳鈺,周宇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心中暗道:自己這是怎麼了?怎麼突然之間回了家鄉還變得這麼膽小了?自己嚇自己…

“來了來了,稍等一下!”

他一邊喊着,一邊小跑着過去開門。

但是當他打開門之後,卻頓時嚇得臉色發白。大門嘎吱一聲,被他打開,迎來的卻是一陣寒風吹來!

“呼呼呼~”

門前並無一人。 周宇剛剛明明聽見門外有人喊他,並且那聲音和喊的內容很明確,應該就是陳鈺纔對,可是現在他走出來卻什麼也沒看到。

他還特意從衝着周圍喊了幾句:“陳鈺,陳鈺?是你在這裏嗎?不要再胡鬧了,你趕緊出來吧!陳鈺…”

“呼呼~”

然而,不管他怎麼呼喊,迴應他的都只是這周圍淒涼的晚風。


他有些無語的撓了撓頭線下,難道剛纔真的是他聽錯了嗎?真的是他出現了幻覺。他來到陳鈺的房間門口,發現她屋子裏面早就已經沒了燈。想必應該是已經睡下了,那麼又怎麼可能會突然來到他這裏敲他的門呢?

於是他心中篤定,剛纔肯定是自己出現了幻覺,一定是聽錯了。想來這幾天舟車勞頓,可能是太累了,腦子總是出現這樣的幻覺。

他轉身就要回房間,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聽見身後傳來了一道特別天真爛漫的笑聲。

“哈哈~呵呵哈哈~”

這笑聲雖然聽起來是一個特別天真爛漫的小女孩歡鬧的聲音。可是現在這大半夜的,明明周圍都沒有人,突然之間想起這麼一個聲音,就聽得讓人心裏感覺很害怕。

並且因爲之前發生的種種事情,本身這個地方就已經讓周宇感覺到有些詭異。 媽咪,我們要爹地

他猛地回過頭,結果竟然真的發現在他對面不遠處的那棵大槐樹,下面蹲坐着一個小女孩,站在那裏,不知道把玩着什麼東西,好像特別開心的樣子,笑得特別甜美。

最關鍵的是這個小女孩,周宇之前見到過,就是之前經過那院子的時候把他和陳鈺都下了一大跳的那個穿着白色連衣裙的女孩子。

周宇有些緊張的靠近那個女孩。來到她身後,大概半米左右的位置,問她:“小妹妹,請問你是誰呀?爲什麼大半夜的在這樹下面一個人玩耍呢?”


在靠近了之後才發現,原來這個小女孩在這個大槐樹下面種植一株小樹苗。

對於周宇的話,那個小女孩沒有立刻回答。而是回過頭一臉好奇地看着他,然後有些天真的問道:“聽爺爺說你是姐姐的朋友啊! 九叔 ?姐姐卻不回來呢?姐姐,明明答應我要陪我一起種植小樹苗的,可是她說話不算話…”

“爺爺?姐姐?”

聽到這兩個稱呼,周宇大概能夠猜出這個小女孩的身份了,問道:“你的姐姐是不是叫做林雪?”

“對呀對呀,我的姐姐就叫林雪,她的名字好聽吧,而且啊,她人長的可好看了,對我也特別好,只可惜我好久都沒有見到她了,不知道她去了哪裏,都不帶我玩了。”


做到林雪的時候,這個小女孩就更加開心了,整張臉上都是天真爛漫的笑容,讓人看着就很想要撫摸一把。

這個女孩雖然打扮的邋遢了一點,在這大半夜的不熟知她的人,大遠處看到它確實會感到害怕。但是真正的靠近看見她那張稚嫩的臉龐之後,卻會發現她長得真的很可愛,很漂亮。尤其是那雙靈動的水汪汪大眼睛跟她的姐姐林雪可是有些類似。

周宇嘗試着再度詢問:“你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我是你姐姐的好朋友,那麼我們也應該成爲好朋友,你說對不對?”

“我跟姐姐是很好的朋友,你又是姐姐的朋友,所以,我們也應該是朋友…”她一個人若有所思地嘀咕着。

最後點了點頭:“好吧,我覺得你說的有道理,那我告訴你我的名字,我叫做林媚。”

林媚,周宇笑了笑,這名字還真是人如其名,她的長相確實挺嫵媚的。

不過這女孩她的心智似乎有點問題,跟她的外貌似乎有點不是很搭。

本來周宇還想勸說她,這大晚上的還是儘早回去休息的好。但是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個穿着白色衣裳的婦人來到了這裏。

那個婦人看見他們頓時就有些擔憂的跑過來喊道:“哎呀,你這孩子怎麼大晚上的又往這裏跑了?怎麼都跑這裏來了?不是跟你說了,平時沒事不怎麼來這裏嗎?”

那個夫人看起來十分擔心的樣子,跑過來之後立刻就把林媚拉到身後,然後看向周宇,語氣不善的問道:“你是什麼人?我怎麼從來都沒見過你?你爲什麼在我們林家,有什麼目的?”

“媽媽,他是姐姐的…”林媚剛要幫忙解釋一句,結果就被那個婦人打斷。

“你住嘴!這裏沒有你說話的份!”

看到這副架勢,周宇就知道這個夫人應該很是難纏。

他直接開口解釋:“這位夫人你好,我確實是林雪小姐的朋友,這一次她沒有回來,拜託我來你們這裏幫他報個信。”

“原來是這樣,不過林雪自己都沒有回來,你們作爲她的朋友在這裏住兩天也就夠了,沒必要一直呆着吧,朋友總歸是朋友!”

說完這句話,那個婦人直接就拖拽着林媚離開了。

周宇看得出來,她似乎很不歡迎自己的樣子。

不過他也沒打算在這裏逗留太久,差不多明天就帶着陳鈺離開吧,反正之前林雪交代的任務已經完成,確實沒必要繼續呆在這裏了。

他擡頭望了望星空,最後欣賞了一番,然後就回房間休息,準備明天一早上就帶着陳鈺出發。

不過計劃好像永遠都趕不上變化,第二天他不是自己自然醒起牀的,而是被一陣劇烈的敲門聲所吵醒。

這一次敲門的真的是陳鈺。 她好像特別緊急的樣子,一邊敲門,一邊大喊:“周大哥,周大哥大事不好了,你趕緊起牀吧!這林家出大事了,你趕緊出來啊!”

周宇睡眼朦朧的出去開了門,然後就發現陳鈺竟然穿着衣服睡衣就在他這裏門口站定。

陳鈺對他說:“周大哥,你趕緊換好衣服,咱們去大廳裏面!林家家主…他死了…”

聽到這個消息,周宇先是呆愣了片刻。

“什麼?!”

緊隨其後的是無比的震驚。昨天他們才見過林家家主。怎麼這才一個晚上過去就突然莫名其妙的死了?

“他是怎麼死的?怎麼會這麼突然?”周宇發問。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