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從剛才對方無聲無息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應該還是前者的成分居多。

但是也不能就這樣的服軟,畢竟自己想要的東西還沒有弄到手。

只好裝作沒有將對方放在眼裡的樣子,淡淡的問道:「你是誰啊,這裡沒有你的事情,不想死的話,趕緊給我滾。」

慕容俊微微一愣,面前這個老道還真是挺凶的啊。本來自己一路之上,飢餐渴飲曉行夜宿的趕路,就已經夠累的了。

好不容易找到了個沒人的地方,準備好好休息一下。誰知道居然碰到了自己人的求救信號,不禁暗暗驚奇。

沒有想到在這種窮鄉僻壤的地方,居然還可以遇到自己人,而且看這個信號的規模還不小,看來是遇到大問題了。

只好一聲嘆息道:「自己果然就是一個勞碌命啊。」等自己趕到后才發現,好像自己已經來晚了。

一個身穿九龍服的自己人,渾身是血的躺在了地上。 安樂死

聽到這個老道蠻不講理的出口傷人,原本就一肚子火的慕容俊臉色一沉。

口中爆喝到道:「大膽,本官問話,你居然還敢如此囂張跋扈,看來定是歹人無疑了。地上的這個九龍衛,是不是你殺的。」慕容俊伸手一指地上,躺在血泊中的張致遠。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老道雲江子見到對方,勢必要和自己糾纏不清了。心中暗道一聲,真是麻煩。

隨即盯著對自己一臉恨意的小沈煉,突然流露出一絲殘忍的獰笑。

只見老道雲江子,掐住小沈煉脖子的那隻手,突然爆出一股強大的五色元氣。直接一股腦兒的全部打進了,小沈煉那瘦小的身體中。

只是剛剛進階到後天境界的小沈煉,怎麼會是面前這個大成境界老道的對手。就連剛才煉神境界的張致遠,都是丟了性命的,躺在那裡。。

結果是不言而喻的,伴隨著小沈煉的一聲慘叫,衝進身體之中的狂暴五色元氣。將小沈煉的所有經脈全部碾碎毀壞,就連四肢經脈都沒有放過。

就見原本還張牙舞爪的小沈煉,瞬間全身好似散架了一般,四肢無力的垂落下來。

感受到了自己的全身筋脈,已經被毀去的小沈煉,紅著雙眼咬著嘴唇道:「雲江子,你好狠毒啊你。我就是以後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此時的小沈煉,真的已經是萬念俱灰了。現在的自己不要說是給父母師傅報仇雪恨了,就連自己能不能生存下去,都成了一個巨大的問題。

因為自己現在已經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廢人了,全身經脈被毀,四肢筋脈全廢。不要說習武練功了,就連一個正常人的吃穿住行都已經無法自行完成了。這樣的自己還能做什麼。。。

眼前的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對面老道對手中小孩子下毒手之時,慕容俊見到后再想解救,卻也是為時已晚。

看到一個不到十歲的小孩兒,被這個狠毒的老道,毀成了這樣一個廢人。

慕容俊那帶著銀色面具的臉上,雖然看不出什麼表情。但是那微微顫抖的身體,足以表明了此時此刻,心底那憤怒的心情。

老道雲江子,根本不管小沈煉的連聲怒罵,隨手就將小沈煉扔在了旁邊的草地之上。


冰冷的聲音對著小沈煉說道:「等我先打發了這個多管閑事的人,一會兒我在慢慢的收拾你。你自己好好考慮清楚吧,你以為這樣就算完了嗎?呵呵呵,不交出九龍珠,你受苦的日子才剛剛開始。」

隨即轉身一臉冷笑的盯著,眼前這個面帶銀色面具的『九龍門』九龍衛。

淡淡的說道:「你的同伴是我殺的怎麼樣,不是我殺的又待如何?」

慕容俊見到對方一副吃定自己的樣子,看來是絲毫沒有將自己放在眼中了。

不禁氣的笑道:「人是不是你殺的,現在已經不重要了。」

慕容俊伸手點指地上的小沈煉,緩緩說道:「從你剛才對這個小孩兒下毒手的一刻起,我就已經決定結束你這個罪惡的生命了。。 穿越時空的愛戀 。。。」


不待慕容俊說完這些話,忽然身後傳來一道金屬的撞擊之聲,緊接著就是陣陣的摩擦之聲。

慕容俊急忙轉身,就見一把寒光四射的碧綠色寶劍,被一隻黑色的圖紋手掌緊緊的攥住了劍身。

碧綠色的寶劍不停的顫抖著,想要往前推進,可惜卻是無法移動絲毫。只好發出陣陣的低鳴之聲,距離慕容俊的后心只有不到一指的距離,望而生嘆。

鋒利的碧綠色劍刃,與黑色的圖紋手掌摩擦時,發出的陣陣金屬之聲,叫人聽到後有種說不出的難受感覺。

這樣突如其來的變故,叫在場的所有人全都是一愣,剛才還一臉淡然的老道雲江子,此時的心中如同江河翻滾一般,再也無法淡定了。

在這個戴面具的九龍門到來之時,老道雲江子就已經將自己的碧綠寶劍埋伏在了地下。

準備趁對方放鬆戒備之時,給予對方致命一擊,力求乾淨利落一擊必殺。

所以才說了那麼多的閑話,就是想試圖轉移對方的注意力,而且看對方的樣子,也確實是沒有多加留心。

誰知道在出手之時,居然出現這樣的變故,真是出乎了老道雲江子的意料之外了。

此時的慕容俊也是心中一陣后怕,幸虧自己的封神圖突然出現,將自己救了下來。

要不然這突如其來的一劍,就說不能要了自己的性命,那也得弄個身負重傷。

盯著面前一副仙風道骨的老道,慕容俊被氣到極致后,居然笑了出來。

一臉笑意的道:「好,好好好,見過陰險狠毒,無恥至極的人。但還是第一次遇到,向你這麼手段陰險毒辣的老道。」

「別的出家人都講究一個,掃地不傷螻蟻命,愛惜飛蛾紗罩燈。你這個出家人可是倒好,一言不合便出手傷人,取人性命,毀人身體。」

「而且手段居然還是如此的陰毒,真虧了你一個堂堂大成境界的高手,居然用這樣下三濫的手段。」

說著話,慕容俊單一揮手,就見那隻黑手抓住的碧綠色寶劍緩緩的飛了過來。

慕容俊探手將碧綠色寶劍抓在手中,就見寶劍發出一陣陣的低鳴之聲。不停的劇烈搖晃著,好像要在慕容俊的手中掙脫出去一樣。

盯著手中的碧綠色寶劍,慕容俊淡淡的說道:「好賤,真的是好賤啊,和你這個賤人真是天生一對,相得益彰。呵呵,可惜了一把碧級的本命元器了。」

說道這裡,慕容俊握住寶劍的手掌,開始慢慢便紅。越來越紅,直到變成一團赤紅的火焰,將碧綠寶劍全部包裹在火焰之中。

就聽到碧綠寶劍發出一聲悲鳴,在慕容俊紅色的火焰里慢慢開始融化。最後變成了一堆黑色的灰燼,出現在了慕容俊的手中。

此時的紅色火焰已經慢慢的消散不見,慕容俊的那雙紅色火焰之手,又是恢復了之前那白皙修長的樣子。

慕容俊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那堆焚燒后剩下的寶劍灰燼,雙手輕輕的拍了拍,將寶劍的灰燼隨意的彈落在了地上。

在碧綠色寶劍被焚毀的一瞬間,老道雲江子就感覺心中一緊。五色玄關一陣劇烈波動,隨即心底一聲脆響。此劍乃是老道雲江子的本命元器,被慕容俊辣手毀去后,頓時是元氣大傷。


老道雲江子急忙運轉體內的五色元功,勉強壓住上涌的血氣。伸手點指慕容俊,口中大聲罵道:「好狠的九龍門,居然敢毀了貧道的本命元器,貧道和你拼了!」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幾人的動作僅發生才瞬間,衆人只看見武道雲將三人一一擊飛,驚訝於武道雲實力高強的同時,也在審視自身的實力,得到的結果卻是……

媽的,都是人,我咋就這麼挫呢!!!

不過天才就是天才,畢竟是少數,大部分人還是尋常百姓,雖然在場的人實力都不弱,基本上在其他人看來都是天才之說。

而武道雲將三人擊飛後,再次大開領域,這一次武道雲沒有被動防禦,而是主動上前,瞬間,武道雲竟然分身三人,分別來到三人面前,或拳,或腳,或肘,一一將三人擊出擂臺。

被擊飛的三人沒有絲毫不爽,迅速起身對武道雲言謝,雖然這幾人不想鐵牛那般幸運,但經過跟武道雲交手後也確實得到了一番經驗。

在擊敗三人後,陸陸續續就開始有人不停上場,又快速下場,這期間無一例外所有人均被武道雲在三招之內擊敗,直到第九人敗北,場下一時間竟然沒有人上了,今次來的都是些大家族的使者或者掌教,要不是輩分太高,要不就是不夠資格,所以能找到與武道雲同齡並且還有資格的人海真有點難,經過九場大戰後,這些人基本消耗光了。

這時,幽幽飛上來一個帥氣的流氓,爲什麼說着這個人是帥氣的流氓,因爲此人及其英俊,但一臉壞相,一看就是街邊流氓的感覺,沒錯,此人便是藍海,之前九場藍海之所以沒上是因爲他覺得自己應該最後一場上比較有看點,同時覺得自己這麼帥氣應該是boss纔對。

底下的人可是有不少人認出了藍海,這人便是讓武道雲不惜得罪羅洛特家的那個神祕人物,經過不少人觀察發現在印象中根本沒有這一號人物,不禁對藍海的身份起了極大的好奇心,此時見藍海上了擂臺,更是勾起了衆人的好奇心。

藍海上臺行雲流水,中間沒有泄露一點一滴念氣,同道中人一見便知道藍海定是實力高強之輩,而且從藍海身上散發出的氣勢來感受還能察覺出一絲時間領域的味道。

沒想到這個比起武道雲還要年輕的少年竟然也是個領域強者,這可讓不少人驚訝甚至恐懼,出了武道雲一個人就已經足夠吃驚了,沒想到今天竟然見到了兩位未成年的領域強者。

藍海一上臺便娓娓道來:“武兄,這最後一場,我來當你對手如何。”

“呵呵,藍兄言重,道雲實力孱弱怎麼是藍兄的對手,倒是道雲向藍兄請教了。”說着武道雲竟然對着藍海輕輕抱拳,所有人都知道,這種抱拳禮只在實力差不多的人中間纔可能看見,此時一見武道雲竟然對着藍海行抱拳禮,皆震驚四座,驚恐不已,震驚於藍海的實力,恐懼於藍海的身份。

看武道雲對自己抱拳,藍海知道武道雲是將自己當做同一等級的人來看待了,便也對其一抱拳:“武兄言重了。”

忽然,藍海的身影消失了,這速度至今爲止衆人僅在武道雲身上見到過,如今見藍海竟然也能憑藉實力達到這種速度,頓時都有了一絲請教的味道,這種等級的戰鬥可不常見。

面對藍海的攻擊,武道雲終於第一次挪動了位置,但武道雲不退反進,手中摺扇便是他的武器,空中劃過一絲戾氣,摺扇竟然被這武道雲使得劃破了空氣。

藍海更加誇張,身形如電,是真的如電,身上帶着一絲電弧,速度快到讓所有人看不到,這其中便包括武道雲。

此時的武道雲心中無疑是驚恐的,知道藍海實力不弱,但沒想到這藍海竟然這麼強,這種速度自己只在父親身上見到過,可自己的父親,那可是半空境界巔峯的人物。

雖然驚訝,但武道雲能在如此年紀達到這般等級,不論實力還是戰鬥意識都非同尋常,閃動間已作出決策,摺扇展開,瞬間將周圍的空間切割開,藍海被迫後退。

雖僅是瞬間之舉,其中兇險十分,一個不好就是重傷下場,這場戰鬥註定只有少數人能看懂。

武道雲再不敢小瞧藍海,否則今天就要在自己的成年禮上栽了,只見他將領域力量大開,武道雲的領域是完美領域,比起藍海的不完美威力更強,破綻更少,而藍海卻也憑藉着上古殘篇閃雷的力量與武道雲抗衡。

雖然領域不完美,但閃雷卻彌補了這一點,雖然藍海一直報怨閃雷是逃命功法,但到戰鬥的時候,閃雷的作用被體現的淋漓盡致,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即便武道雲擁有完美領域,即便武道雲等級上壓制藍海,但藍海由於功法特殊,竟然以不完美領域完美抗衡武道雲。

這可以說非常罕見了,想武道雲這種人修煉到額功法定不會差,而且龍紋大陸不比靈魂大陸,這裏玄黃功法雖然稀少但也不是沒有,各個超一流勢力有有一部超越天階的玄黃功法,而武道雲身後的武家作爲大陸超一流勢力,自然也擁有玄黃功法。

在面對擁有玄黃功法,並且天賦極高的武道雲,藍海仍然能保持不敗,這已經是一個奇蹟了,畢竟像武道雲這種人越級殺人什麼的還是很輕鬆的。

從這方面也體現出了上古功法與現在功法的不同,藍海即便僅有一部閃雷卻也使他立於不敗之地了。

在看那武道雲,將藍海擊退後,雖然神情中有一絲敬畏,但更多的是興奮,武道雲自小便已經出類拔萃,家中再無人是其對手,今日能碰到一個旗鼓相當的對手也實屬不易。

唰的一聲,武道雲將手中摺扇合起來,徐徐說道:“藍兄果然不俗,看來我得非常認真才行了。”

“嘿嘿,正有此意。”

說完藍海便化爲一道閃電射向武道雲,武道雲眼中昂然戰意,手下卻不滿,結印速度已經快如閃電,僅僅剎那便結印完成,只見武道雲面前忽然出現一陣虛化,這便是武道雲較爲出名的本領之一,時間碎片。

藍海不顧武道雲,隻身上前,一拳打在武道雲面前的時間碎片上,可忽然,藍海的拳影消失了,藍海詫異,身形閃動,瞬間來到武道雲身後,正要以拳相擊,忽然武道雲消失在自己面前,而一隻碩大的拳頭瞬間出現在自己面前。

藍海大駭,這不就是自己之前揮出的那一拳麼,情急之下,藍海連忙舉拳相抗,只聽得“轟”一聲,藍海身形暴退。

就在此時,武道雲卻動了,武道雲掌握時間領域,可以加快或者減慢領域內的時間,就靠着這特殊的屬性,竟然硬生生讓武道雲的速度達到與藍海一樣。

武道雲瞬間出現在暴退的藍海身後,手中摺扇向藍海擊去,卻不知藍海早已有防備,空中竟然展開迷棠七影,幻化出兩道人影后,藍海雙腳立刻踩在兩道人影身上,竟是化頹勢爲順勢,舉拳擊向武道雲。

顯然武道雲沒想到藍海竟然擁有如此精細的計算能力,一時間竟然有點慌亂,手下動作一慢,竟叫藍海搶了先機,一拳擊在自己面部,武道雲瞬間被擊退,不過藍海並沒有看見被擊飛的武道雲嘴角露出的笑容。


剎那後,藍海彷彿被什麼重重擊中,身影也似武道雲般控制不住的向後飛去,待藍海停住身影,定睛一看,原來是武道雲之前的一道攻擊,不過被其控制時間,就在那千鈞一髮之際擊中自己,沒想到武道雲的挨這一下竟然是個幌子。

二人均被對方擊中,算是平手,但其中兇險恐怕鮮有人知,不少實力高強之輩連連稱讚,被二人這堪稱經典的對戰徹底折服,同齡中恐怕沒有幾個能將境界修煉到如此高深,如此徹底,二人不愧是天之嬌子,恐怕今日一戰會在不久傳遍大江南北,而二人的名頭恐怕也會更加響亮。

不過此時,二人的戰鬥並未結束,雖然都被擊中,但二人並非凡人,又皆是聰慧之輩,防禦自然做到極致,所以此時也沒受多重的傷。

落地後的二人相視一笑,都看出對方眼中的惺惺相惜,芸芸衆生中能碰到一個同道中人是極難的。

相視一笑便錯身而出,第二輪攻擊再次降臨,這一次二人更加謹慎,同時也更加酣暢。

只見藍海掏出標誌性的武器,湮滅獠牙,這一舉動卻是落入有心之人眼中。

“戰地修羅,那是,戰地修羅藍海!”

果然有人認出了藍海的身份。

“什麼!你是說那個人就是從玄月萬千傭兵和半空境界的槍行者手中搶過閃雷並且安然無恙逃離的戰地修羅。”


“沒錯,就是他,我有個朋友當日便在那裏,他目睹了一切,沒想到戰地修羅竟然年紀這麼小,而其實力竟然……”

“……着實恐怖。”

經過有人確認後,底下幾乎所有人都對藍海的年齡大感好奇,究竟是什麼樣的天才才能在這麼大就能達到這種境界,看藍海的年齡應該比武道雲還要小一點,雖然境界上稍遜一籌,但實力卻絲毫不懈怠。

看着場中兩個不到十六歲的少年,底下人均慚愧的低下了頭,面對這兩個人後,這些也被成爲天才的人恐怕以後再也不敢承接這個名頭了。

而藍海的出現也引起不小的震動,畢竟藍海的名頭可是直逼現在出世的數位超級年輕強者,而經過了這一戰,恐怕藍海從此便有資格進入超級年輕強者哪一行列了吧。 說著話,雲江子身形暴起飛到半空之中,雙臂大開,極速變化出複雜的手勢。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