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這陣平靜很短,地面突然傳來一陣晃動,這裏本是靈脈,所有的靈氣被陰柔離火絞的四散逃亡,紛紛外泄。

地面上出現了一條肉眼可見的裂紋,同時還不斷擴散,直至如同乾涸的麥田。

駱葉簡直看呆了,顧不得心疼那些流散到空中的靈氣,怔然入神,直到小連燕打破他的沉思。 駱葉看着小連燕手中捧着的一顆丹藥,結結巴巴地問:“這個、、、是你、、、煉製的?”

這顆丹藥包裹着一層銀色的外衣,時不時會反射一道好看的光,丹藥的四側還不斷纏繞着一層淺淡的靈氣,精純之程度遠超聚靈陣聚集的靈氣。

看到小連燕弱弱點頭後,駱葉終於怪叫一聲,“這年頭,一個不過十歲的小女孩,都能煉製出這麼彪悍的丹藥了?!”

小連燕聽出話裏的那絲怨氣,哼了一聲,“不許看不起小女孩!”


駱葉無奈的笑了笑,說道:“你可知道這是顆什麼丹?”

“固靈丹啊。”小連燕頓時用看傻子的眼神去看駱葉,完了完了,駱葉哥哥變成傻哥哥了!

駱葉被她噎的一翻白眼,看向固靈丹的眼神又多了絲貪婪,“這可是三品的固靈丹!”

煉藥是一種極考驗真氣控制力的細活,而且還需有極其堅韌的耐力。只有兩者兼備,才能夠煉製出上品丹藥,所以沒有幾十年的功夫,想要有一手的煉藥功夫,基本是天方夜譚。

可面前這個不過十歲年紀的小女孩,竟然給自己拿出來一顆三品的固靈丹。

三品!少說也值一百顆二品靈石,呸,二百顆!

駱葉自顧自嘿嘿的笑着,臉上的笑容不協調的**起來。

看着駱葉臉上稀有的猥瑣表情,小連燕知道他想的肯定是靈石了,老成地嘆口氣,“掉錢眼裏可別怕爬不出來啊。”

“切!飽漢不知餓漢飢,我哪跟你一樣啊,大把靈石花着,無數下人捧着。”駱葉將嘴角流出的口水擦乾,瞥了小連燕身上價值連城的皮襖說道,“我可窮的叮噹響,而且還不會煉藥,賺不到大錢。”

“煉藥?我教你啊。”小連燕嗤嗤笑着,話語裏不含一絲心機。

無語地拍了拍小連燕的腦袋,駱葉恢復尋常表情,“傻丫頭,別對別人一點心眼都不留,早晚會吃虧的。”

似乎有些接受不了駱葉語鋒的轉變,小連燕嘟起嘴來,“我只教給我喜歡的人的,比如駱葉哥哥,還有李哥哥。”

提到李遠征,駱葉胸腔中就好像有團火焰在燃燒一般。


衛城年青一代的佼佼者,除去自己的兩個哥哥,再就是鬼面候的兒子李遠征了。若將這三人逐一比較,李遠征雖可能最差,但依然不可小覷,他的水蛇劍劍勢之詭異,想必就算二哥寸天遇到也會忌憚三分。

而自己,遇上李遠征,是不是隻有認輸的份?

“小連燕,你說如果咱們遇到李遠征,結果會怎樣?”駱葉眼睛從小連燕的身上移向別處,心虛問道。

“我不知道,李哥哥這幾年沒在衛城裏,修爲有多高誰都不知道。” 小連燕不忘安慰駱葉幾句,“不過我知道咱們肯定會贏得!”

“爲什麼?”駱葉身體一抖,詫異得看着小連燕。

“因爲有你啊,其實我來參加這個考覈是父親准許的,他評價你是能有所執,必有所成。還說你比李哥哥的前途要好,起碼不會侷限於衛城。”

能有所執,必有所成。

實在是想象不到那個人妖會對自己的評價這麼高,駱葉心中流過一絲暖流,彷彿被這話激勵到一般,將李遠征這個心患揮卻一旁,充滿自信道:“對,我們會贏!”

二人打起精神,利用聚靈陣的餘威,又靜坐了幾個時辰。

駱葉一直在翻閱那本《樂術基礎》,利用這一段時間,又掌握了一種琴曲。看了看還在打坐中的小連燕,駱葉壞壞一笑,心想正好拿你試一下,反正有三品的固靈丹在這,也不怕將你身體裏的靈氣打亂。

迅速喚出錚骨琴,駱葉輕輕在地上蘸上一點聚靈粉,灑在琴絃上,奏起那首《回神》。

回神,一品琴曲,有養心修神,淨氣慧體之效。

悠揚而恬謐的琴聲瞬間籠罩住整個屋子,空中的靈氣竟也伴隨着琴聲隨之起舞,一時間屋子裏便變成了藍色的海洋。

小連燕本來還微皺的眉頭瞬間舒展開來,身體也進入到一種無以言表的狀態中去,就連駱葉都能夠看得出,她的修爲又小小的突破了!

待小連燕醒來時,駱葉都不由得欣慰笑了,看到自己的夥伴有了進步,自己也會高興的。

“駱葉哥哥,謝謝你。”小連燕發自真心得感謝他。

駱葉淡淡一笑,說道:“那顆三品的固靈丹,你快點服下吧,對你的修爲有好處的。”

誰知小連燕竟然搖了搖頭,“我不吃,你說過靠丹藥增長修爲並不好,雖然我知道我沒有什麼天賦,但我也要跟你一樣能夠靠自己的力量,看着自己每一點每一點的成長。”



有些驚訝的看了看小連燕,駱葉點了點頭,拉她起來,從儲納戒中拿出一物,塞到她的懷裏,“雖然不知道粉妝侯是不是齟齬我這《踏星步》,但你確實討人喜歡,我就送你吧。”

受寵若驚得看着懷裏的《踏星步》竹簡,小連燕不知所措。

“我這可不是討好你那個不正常得父親。”

小連燕被他逗的一笑,小心將《踏星步》收好,隨即又掏出那顆三品固靈丹,遞向駱葉。

駱葉眼裏頓時冒出精光,但這畢竟是小連燕的心血,許久,他纔不忍得收回目光,強自鎮定道:“你快點收好,小心一會兒我還真的跟你搶。”

小連燕十分不以爲然,遞過去的手依然沒有收回的意思。

“你真的要給我?”駱葉小心翼翼問道。

看着小連燕揚起的嘴角,駱葉終於伸出了手。

三品固靈丹!二百顆二品靈石!我來了。

“不給。”

小連燕突然將自己的手收回,留下駱葉停在半空中的手,尷尬之極。

駱葉呆呆得看着小連燕收回的手。

看着駱葉呆滯的目光,小連燕不由呵呵笑了起來,將另一隻手中的紙團拋給駱葉,“這是固靈丹的配方,自己練去,在外面可別看到靈石就流滿口水,給我丟人。”

駱葉大腦還沒有反應過來,顫顫巍巍看了手中的配方之後,他方纔醒轉,“我又不會煉製丹藥,你給我這東西有什麼用啊。”

“父親說了,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小連燕在地上放了一堆煉藥的原料後,便轉頭走向屋外,嬌小的背影充滿了狡猾,“我要去修煉《踏星步》去咯。”

駱葉眯着眼睛看着小連燕,直到她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外,才重新低下頭仔細閱讀起那張配方。

越看駱葉的臉色就越差,看完之後,他直接將固靈丹扔在地上,對着小連燕消失的方向,不忿說道:“當我真傻啊,這些東西如果真的能夠煉製出三品的固靈丹,那些煉藥師還混個屁!”

配方上寫的藥草全部都是一品的藥草,最好的也就是二品的烏羽草,至於最重要的藥引,纔不過是一品的凝靈石。

用一堆一品的原料練出三品的固靈丹,白日做夢!

駱葉頓時對這張配方嗤之以鼻,看都不再看一眼,邁過那張配方,走向屋外。

可他的心卻還被那張配方勾着,似乎有種藕斷絲連的感覺。煉藥一途本就充滿玄妙,也許真的有普通藥草煉製出高品階的靈藥呢,這裏面不是還有用料以及火候之分麼?

駱葉腳步頓滯。

拍了自己腦門一下,駱葉懊悔說道:“憑我這點見識,竟然去對煉藥一學妄加揣測,實在可笑。”

重新撿起配方,駱葉又跑到自己的臥室中,從書架上抽出一本厚重的書籍,仔細的翻閱着。

找到了!二品固靈丹的配方!

駱葉將二者仔細比較,終於找到了這兩份配方的區別,不說靈草的用料多少,就這張三品的固靈丹配方,比起二品固靈丹,更要多上幾味靈草。

再仔細查閱一下這本關於煉藥的書籍,駱葉驚訝的發現,依照書上所說,世上的固靈丹,最多就是二品,根本沒有三品之說。

難道是小連燕不小心投錯了靈草,結果誤打誤撞得煉出了三品固靈丹?

駱葉並非沒有想到粉妝侯手中有三品固靈丹配方的可能,但就算有,依照小連燕的修爲和煉藥的經驗,粉妝侯定也不會將這套配方傳授給她的。看來唯一的可能就是,這三品固靈丹是小連燕煉藥時偶然爲之的結果。

“這孩子,一點都不注重自己的文化成果。”駱葉和上書,將那張配方默默記在心裏,夾在書縫裏,嘭的一聲,塞回書架。 “什麼!那張配方你沒有學?”

小連燕的聲音引來陣陣目光,駱葉趕緊對她做了個噤聲手勢。

“馬上就要初試了,人多眼雜,你這麼大聲幹嘛?”

這日已經是內門考覈的初試時間,駱葉一大早便同小連燕來到了死亡樹林外,等待着考覈開始。

小連燕嘟起招牌性的嘴脣,語氣委屈,“可是那張配方是我好不容易寫下來的,你知道在腦子裏記住投錯了的靈草樹木,有多難麼?”

果然,那顆超級固靈丹,是小連燕偶然做出來的。

在心中讚歎一句小連燕的有心,駱葉笑而不語,心說要是能練我能不練嗎,我又不是你那樣的天才,對於煉藥,我可是一竅不通。

小連燕氣鼓鼓,再也不肯理他。

又接近過了半個時辰。兩位身穿儒袍的考官緩緩走出,其中一個考官手裏拿着厚厚一疊名單,環視了一下逐漸密集的人羣,該考官捋了捋不長的鬍鬚,清聲說道:“這次初試的規矩提前已經告訴大家了,我就不多闡述,只希望大家能夠在這次初試中,能夠顯露鋒芒,得到那枚‘生’字玉簡。”

人們一聽到‘生’字玉簡,紛紛興奮起來。

那考官乾咳幾聲,壓制住現場火熱的氣氛,繼續說道:“每十組經過一條主道,這條主道內分支甚多,若持有‘生’字訣的一組不慎迷路,那麼這條主道里的其他人,想贏就費些力氣了。所以,我勸大家,速戰速決。”

另一位考官似乎嫌棄他說得太多,單手側於嘴邊,低聲說了幾句。

那考官打了個哈哈,“很久沒看內門考覈了,我都有些興奮,話說多了,大家可聽可不聽。好了,大家各自找各自的主道,一炷香之後,初試開始!”

衛城之內,除了座最恢弘的鬼神殿外,再就當屬衛城四侯的居舍令人豔羨了。其中,衛城最東南角的一處宮殿,靈氣最爲稀缺,但卻十分精純!宮殿中,到處都是粉色的凌布,或挽作花朵懸於房樑之上,或當做地毯鋪在小道之上,地毯正中央,盤坐着一位妖嬈女子,畫着淺淺粉妝,眼神嫵媚。

“真不知道駱少爺和小燕子能撐過幾輪呢,唔呵呵呵呵。”女子掩嘴失笑,聲音卻在嫵媚中憑加一絲粗重,就像是刻意細着嗓子說的。

粉妝侯! 拐個閻王當老公

他手中輕放着一張方紙,皺皺巴巴的,紙上的字跡清秀好看:父親,駱葉哥哥的踏星步我已經拿到了,果然不出您的所料,裏面確實記載着星源這種吸取靈氣的神祕功法。另外,駱葉哥哥手裏有本《樂術基礎》,很詭異,將本不強大的樂術演繹的頗有威力。

託着方紙的手掌徒然升起一絲青煙,隨後那張方紙竟然無火自燃,化爲灰燼,而且這灰燼,還是粉色的。

“真不知說多少遍你才明白,叫我母親,討厭。”好像感覺到自己的語氣有些過重,粉妝侯竟又捂住嘴巴,看着遠方,默不作聲。

一炷香的時間已過,所有人都領到了自己的玉簡,初試正式開始!

所有的小組都開始行動,黑壓壓的人羣頓時四散,紛紛擠上前去,妄圖搶個好道路,能夠減少一些不必要的危險。

駱葉右手牽起小連燕,笑道:“讓我看看你的《踏星步》修煉的怎麼樣。”

說罷,他就已經竄了出去。

小連燕的踏星步纔不過剛剛邁入一星破體的門檻,哪能追的上駱葉的速度。她只覺得自己嬌嫩的臉龐,被冷冽刮來的寒風劃的生疼,肉皮緊緊繃着,彷彿有一道傷口就能夠扯開整張人皮!

心中不免冷汗直流,這或許纔是真正的吹彈可破吧。

跑了一陣,駱葉確信自己已經到了隊伍的最前方,方纔停下腳步。

看着跑的面紅耳赤的小連燕,駱葉微感歉意,拿出水壺,倒了點水,輕輕擦在小連燕的臉上。

感受到臉上的絲絲涼意,那種火辣的疼痛頓時消失不見,小連燕擡起頭來,甜甜笑道:“謝謝。”


這丫頭,也太好哄了。

想到剛剛還對自己一言不發的小**筒,駱葉一陣好笑。

等到小連燕臉上的潮紅漸退之後,駱葉開始觀察起周圍的環境。 重生之高官之子 ,這裏妖獸縱行,毒草繁盛,就連空氣中也時常充滿瘴氣,十分不利於修者生存。但這裏也是無數低階修者的樂園,正因爲這裏的惡劣環境,所以纔會有很多人來這裏修煉,因爲只有經歷過最困苦的磨練,才能夠有所學成。

“唔,貌似這裏的情況還不算糟,並沒有什麼食人花的存在。”對於死亡樹林,駱葉知之甚少,同樣的,死亡樹林裏面的可怖植物,他也不甚詳細。

小連燕的臉色卻無比凝重,將隨意走動的駱葉一把拉住,口吻不同於以往的稚嫩,“駱葉哥哥要小心,這裏雖然瘴氣不重,但卻有幾味十分危險的植物,比如說這株蜂尾花,每當受到外部刺激時,能夠放射出毒針,不亞於二品蠍毒的。”

駱葉聽得一身冷汗,眼前這株花,生得嬌豔欲滴,煞是好看。尤其是它最小的一片花瓣上,還長了一根金黃色的針形部位,暗金色不斷流轉,就像是枚金針。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