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還沒等他講完,秦小雨跟王紫嫣心不在焉的樣子,也是引起了他注意,“後排那兩個女生,我說過上課,要好好聽講!你們不聽講,想幹嘛呢?還有,在我印象中,女生都是愛學習的,喜歡坐在前面,你們坐的那麼靠後幹嘛?快給我到前面來,還有,你們叫什麼名字?”

秦小雨眉頭緊皺,因爲她隱約感受到,葉飛揚早上消失,可能去找李剛了,因此,她也是攥緊紫嫣的小手,“紫嫣,你說他會不會有事?要不要去找找他!”

紫嫣拍打着秦小雨的手,“沒事,他不會有事的!”

“喂喂喂,說你們呢!”見兩人不理自己,笑臉彌勒略顯尷尬,趕忙將書往講臺上一摔,氣沖沖的就朝兩人走來。

兩人還在沉思,並沒注意到笑臉彌勒,氣的笑臉彌勒也是不行,可當笑臉彌勒要接近兩人時,兩人忽然站了起來。

笑臉彌勒頓覺有了效果,“小樣,我笑臉彌勒的威嚴,豈是你們能挑戰的?你們要是不聽,我保不定把你們送到校長室呢!”

得意一笑後,他便要朝秦小雨跟王紫嫣擺手,斥責兩人,但還沒等他開口,兩人卻是慌忙跑到門口,不等笑臉彌勒來得及阻攔,已開始捶打如大叔般打扮的傢伙。

“你去哪啦,急死人啦!”


“飛揚,你不聲不響的走,知道我們有多擔心嗎?”

葉飛揚嘿嘿一笑,“我就上個廁所,你們還這麼擔心,要不以後我們一起上廁所!”

“去死!”秦小雨瞪了葉飛揚一眼,“騙鬼吧,上廁所能上兩個多小時?”

“就是!”王紫嫣應和道。

葉飛揚聳聳肩,“那不是掉廁所裏嗎?要不聞聞我身上的味兒?”之後,拉着衣裳,就朝二女嘴邊送去。 新來的班主任,本就氣憤秦小雨跟王紫嫣,對自己不理不睬,現在又瞅見葉飛揚,在班門口調戲二女,心中的怒氣頓時不打一處來,捲起衣袖,氣憤異常的就朝葉飛揚趕來,“小兔崽子,敢在我面前調戲我班女生,不想活了啊!”

看着他憤怒的樣子,其他學生,不由睜大了眼睛,“是葉飛揚厲害,還是新來班主任厲害些呢?”

“廢話,新官上任三把火,這班主任剛來,葉飛揚招惹他,不相當於往槍桿上撞嗎?”

“那倒也不是,葉飛揚這傢伙,就連李子豪,杜飛都敢惹,還有,昨天他不是在國旗下表白了嘛,還有什麼事,他幹不出來?或許,當場打班主任一頓,都有可能!”

“你就在那兒吹吧!要是葉飛揚敢揍這班主任,我給你一百塊錢!”

“行啊,要是他不敢揍,我給你二百!”

“來來來,下注了,壓葉飛揚贏的這邊,壓班主任贏的這邊!”

不知不覺,本只是看戲的一夥人,竟成了賭徒,在那兒下起注,搞的一些女生羨慕不已,紛紛跑了過去下注。

而在他們下注中,新來班主任也是走到了葉飛揚跟前,惡狠狠的看着葉飛揚,“同學,知道我們在上課嗎?”

葉飛揚點點頭,“知道啊!”

“知道還擾亂我班秩序?”對於明知故犯的人,新來班主任容忍不下,若是葉飛揚說不知道,他或許對葉飛揚教訓一頓,就算過去了。但葉飛揚屬於明知故犯的人,若他放過葉飛揚,那他威嚴還在?

因此,他也是如審犯人一樣,審問着葉飛揚,“叫什麼名字,哪個班的,班主任是誰?要不給我說清楚,我立馬送你去校長室!”

葉飛揚上下打量着新來班主任,“貌似我沒見過你,新來的吧?”

“是的,我是新來的!”新來班主任也不否認,“怎麼,是想欺負我新來的嗎?”

“不是!”葉飛揚搖搖頭,“是你頂替丁雨涵位置的?”

“是又怎麼樣?”新來班主任點點頭,盡顯得意,心想,多少人擠破腦袋,都想到合豐大學任教,奈何這邊審覈標準太高,一般人根本進不來,而自己憑藉一些關係,不但進了合豐大學,而且還當了班主任。因此,他也是相當的自豪。

葉飛揚又瞥了他一眼,之後下垂着的手,猛然攥起,在新來班主任,未反應過來時,直接打在了他腹部上,“TMD,信管10級2班的班主任,是丁雨涵,就算她走了,你TMD也不是,以後少在我面前擺臭架子,不然,我見你一次,打你十回!”

“你……”新來班主任,身體胖乎乎的,被葉飛揚一拳擊中,顯然有點吃不消,只能不解的看着葉飛揚。

說真的,從他任教以來,還沒學生敢打自己,並且還是在衆目睽睽下,眼下竟被一看似大叔的傢伙揍了一拳,他心中的火氣更不打一處來。

隨即,他就拉住了葉飛揚,“小子,你真有種!今天這事,我若不跟你做個了斷,我就不是廖中天!”

接着,他就掏出手機,撥通了電話,“喂,校長,有學生在我班門口鬧事,打了我一拳,我要求開除他!”

“還有這種事?你問問他叫什麼?”

廖中天朝葉飛揚瞥了一眼,“你叫什麼名字?”

“葉飛揚!”葉飛揚拉着二女,做到最前面的位置上。

“校長,他叫葉飛揚!”廖中天上氣不接下氣應答道。

“行行行,過會兒我讓汪主任去解決這事!”聽到這話的校長,趕忙掛掉電話,撇撇嘴,“就知道是這小子!”隨即,便給汪八單撥去了電話。

掛掉電話的廖中天,盡顯得意,“等着吧,看這次誰能救你!”

望着這一幕,押注的學生們,不覺疑惑起來,“這次算誰贏?”


Wшw¸ttкan¸C ○

“當然是我贏啊,咱壓的是,葉飛揚敢不敢揍班主任,剛纔,他揍了班主任一拳,當然是我贏了!”

“放屁,剛剛明明壓的是,誰能贏?葉飛揚雖說揍了班主任一拳,但毆打老師,是大過,要被開除的!葉飛揚要是被開除了,那他就輸了!所以,要想知道結果,得等會兒!”

“你怎麼這麼不講理啊!明明壓的是,葉飛揚敢不敢打老師!”

葉飛揚動手打班主任,記大過,被開除是板上釘釘的事,因此,壓葉飛揚贏的人,紛紛辯解道,奈何另一夥人,不承認,要等最終的結果,不然,就沒收壓的注,一時間,場面顯得混亂起來。

而在衆人爭論中,帶着金絲眼鏡,仿若漢奸的汪八單,也是緩步走進了教師,看着鐵青着臉的廖中天,他點了點頭,之後就朝葉飛揚走去。

葉飛揚捏摸着秦小雨的手,完全沒在意汪八單的到來,稱讚道:“小雨呀,你的小手怎麼又嫩了,要不要撫摸下哥哥的胸膛,讓哥哥爽一下呢?”


“去死!”秦小雨瞥了他一眼,趕忙抽開了小手。

而在她抽開小手時,汪八單也是走到了葉飛揚跟前。

葉飛揚坐在座位上,並沒站起,如若汪八單,找的人不是他一般。

若是放在一天前,汪八單見到葉飛揚這副模樣,定當訓斥他一番,“TMD,葉飛揚,給老子立馬捲鋪蓋走人!”

可現在卻不同,就連校長都得給葉飛揚點菸,這種人物他敢招惹?並且,他手裏還有葉飛揚的把柄,若是惹怒葉飛揚,將他的事抖出來,他還怎麼混?

因此,走到葉飛揚跟前的他,不但生氣,反倒是笑臉盈盈的跟葉飛揚說道:“葉同學,廖中天的脾氣,確實古怪,惹你生氣,自在預料之中,你不要生氣,過會兒,我教育教育他,保證他以後不會再招惹你的!”

“主任,明明是他揍的我,還說我不對?”本就氣憤不已的廖中天,聽到汪八單,不但不幫他,反倒說他不對,心中的憤怒頓時不打一處來,隨即甩手道:“這事要不給我個說法,我還就不幹了!”

“不幹了是吧?”汪八單並沒被廖中天話嚇到,反而擺手道:“既然你不願乾的話,就寫份辭職報告吧!不過,在你離職前,要跟葉同學道歉!不然,這事就上報教育局!”

“什麼?讓我道歉?”廖中天一蹦三尺高,“我被打了,還要跟打的人道歉?並且,我若不道歉,還要將這事上報教育局?這是什麼世道啊!”

汪八單也沒給他好臉色,“你怎麼進來的,你不知道嗎?還有,忘了告訴你一件事,之前被調走的丁雨涵,就是因爲葉同學的關係,所以,該不該道歉,你該懂的!” 這一刻,廖中天終於意識到自己的錯誤,怪不得汪八單,對葉飛揚這般客氣,原來這小子關係硬啊!

要是不跟他道歉,與他死磕下去,被調走的只能是自己!

權衡利弊,沉思片刻後,廖中天終於壓住心中怒火,來到葉飛揚跟前,恭敬的道歉道:“葉同學,我爲之前的莽撞,爲你道歉,希望原諒我!”

“這都是小事!”葉飛揚繼續捏摸着秦小雨和王紫嫣的小手,“剛纔你好像向她們指手畫腳過,只要她們原諒你,我無所謂!”說着,葉飛揚不由指了指秦小雨跟王紫嫣。

“這?”向葉飛揚道歉,廖中天已將老臉豁出去了,現在又要向秦小雨跟王紫嫣道歉,就算他脾氣再好,他能向二女道歉嗎?明明是她兩人不對,若是向她們道歉了,自己以後還怎麼混?

但要不向她們道歉,那自己連混的機會也都沒了,所以他也是狠狠心,朝兩人道歉道:“兩位同學,我錯了!希望原諒我!”

“這還差不多!”儘管之前,秦小雨跟王紫嫣,並沒聽到廖中天的斥責聲,但廖中天向她們道歉,她們怎能不同意呢?因此,秦小雨也是滿意的點點頭。

再次看向葉飛揚,她只覺這傢伙太恐怖了,竟然誰都被他征服,還好自己沒被他征服,不然……

在得到兩人原諒後,廖中天終於鬆了口氣,並且在心中立下誓言,就算這三人讓自己當牛做馬,也要答應,不然這合豐大學,自己是沒法混了。

而在他立下誓言的剎那,幾名身穿黑色西服,帶着墨鏡的男子,也是走進了教室,沒有任何猶豫,剛進教室的幾人,頓時將目光鎖定在葉飛揚身上。

“這不是溫向東的人嗎?他們怎麼來了,不會是來殺葉飛揚的吧?”

班裏的人,不乏見識淵博的人,幾人一進門,他們便認出了來人的身份,一時間,衆人便攥起拳頭,爲葉飛揚祈禱開來,“希望葉飛揚不要有事!”

雖說葉飛揚與他們接觸時間不長,但葉飛揚的舉動,已深深震撼住他們,不說別的,就說主任對葉飛揚恭恭敬敬這事,不得不讓他們要巴結葉飛揚。

但沒想到的是,他們剛剛找到機會,溫向東的人,便找上了門,若葉飛揚被殺掉的話,那就沒機會巴結他了。

感受到來人身上的冰冷、殺氣,汪八單跟廖中天趕忙撤到了一邊。

而在他們撤離後,幾人也是來到葉飛揚跟前,整齊劃一的朝葉飛揚鞠了一躬,“揚哥,你讓辦的事,我們辦完了,爲了賠罪,我們東哥晚上請您吃飯,地點是和風齋,還請揚哥您賞臉!”

葉飛揚點點頭,“效率還行,這是解藥!”說着,就從口袋中摸出了一瓶藥,雖說藥瓶上,還沾有某種粘液,不過,接過藥的墨鏡男子,倒沒顯得生氣,反而是謝意連連,“謝謝您揚哥,希望晚上您一定參加!”

葉飛揚擺擺手,“參加可以,不過,最好別是鴻門宴!”

“揚哥,您放心就是,若是鴻門宴的話,您就把我頭砍下來!”生怕葉飛揚不去,其中一個人也是保證到。

葉飛揚雖不知溫向東葫蘆裏賣的什麼藥,但這晚宴他必須參加,不然,日後溫向東還會在他背後使絆子的。

而在得到葉飛揚應承後,幾人才一步一回頭鞠着躬,離開了教室。

再次看向葉飛揚,廖中天終於明白了葉飛揚的厲害之處,“這小子果然厲害!難怪主任跟校長,都不敢惹他!以後我要好生待他!”如若說,剛纔廖中天對葉飛揚臣服,是被逼的話,那現如今可是心服口服。

和他一樣,在這夥人出現後,汪八單終於對他心服口服,“這小子還是學生嗎?明顯的是帶頭大哥!看來,以後得巴結他一下了!”

一時間,二人看向葉飛揚的眼神,發生了三百六十度轉變。

不過,葉飛揚並沒搭理他們,而是朝押注的同學們喊道:“童鞋們,贏錢的,可不要忘了請我葉飛揚吃飯哦!”


“揚哥,咱們現在就去吃飯!”

見識過葉飛揚的厲害之處後,下注的同學們,竟沒了之前爭吵,而是異口同聲的請求道。

“嘿——你怎麼這麼不講理,剛纔你明明壓的揚哥輸了,請客的話,也是我們贏的請,你們跟着湊熱鬧,是想蹭飯嗎?”

得,廖中天的三把火還沒放,就被葉飛揚搞成了這樣,看來日後,他只能加入葉飛揚大軍了。

而在衆人爭吵着,秦小雨的電話也是響了,之後就聽到秦小雨興奮的喊叫聲,“孟林老師,你說的是真的?我可以跟着你學習啦?”

“可以,明天就搬過來吧!”

“太好啦,太好啦!”掛掉電話的秦小雨興奮萬分,激動之餘竟是一把抱住了葉飛揚,“親愛滴,你真的太厲害啦!真是愛死你啦!來嘛,親一個!”

不顧在場之人的目光,秦小雨竟是嘟着嘴,主動在葉飛揚臉上親了一口。

“啵!”

剎那間,葉飛揚就覺得自己飛上了天,不自覺的,小兄弟竟猛然樹立了起來,頂在秦小雨身上,奈何秦小雨沉浸在興奮中,並沒注意到有不適,緊緊貼在葉飛揚身上,摩擦着葉飛揚的小兄弟。

整的葉飛揚小臉通紅不已。

看着這一幕,不論是男生,還是女生,只能是羨慕的吧唧着嘴,“秦小美女,校花級人物,都能被葉飛揚整的服服帖帖,他還有什麼做不到?”

可能怕驚擾兩人擁抱,汪八單跟廖中天,只能相互拉扯一下,嘆息着離開了教室。

不知被葉飛揚小兄弟摩擦了多少下,秦小雨才從興奮中醒過來,感受到有個如火的東西,在摩擦着自己,她才狠狠地瞪了葉飛揚一眼,“你那個不爭氣的小東西,是不是又想幹壞事啊?給我老實交代!”

葉飛揚尷尬的點點頭,“是啊,要不咱們把壞事幹了?”

“去死!”說着,秦小雨就離開了葉飛揚的懷抱,之後拉起紫嫣小手,就朝外面走去,“紫嫣,走,請你吃好吃滴!”

紫嫣點點頭,就跟着秦小雨走了。

望着離去的兩道身影,小兄弟鬥志昂揚的葉飛揚,也是趕忙追上去,“紫嫣老婆,小雨不讓,要不咱倆……”

“自己解決吧!”跟葉飛揚接觸時間長了,紫嫣也熟悉了葉飛揚的作息,沒管他,就跟着秦小雨走了。 出了學校的秦小雨,果然大方的請葉飛揚跟王紫嫣吃了一頓,雖說花了三萬塊,但秦小雨卻一點兒都不覺得貴,相反還抱怨花的有點少,氣的葉飛揚,咬牙切齒,恨不得找塊豆腐撞死。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