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況身前這名黑衣少女的確有點神秘,竟然能直接浸泡在萬年寒潭裡,讓葉陽心中也有些好奇,因此才生出了問對方名字的想法。

然而黑衣少女卻是冷哼了一聲,「我的芳名憑什麼要告訴你這個偷窺狂?」

「偷窺狂?」

葉陽瞪了瞪眼,自己不過是看了一眼而已,注意力都在萬年寒潭上,幾乎什麼都沒看到,怎麼就成偷窺狂了?


他搖搖頭,懶得再理會眼前這名黑衣少女,準備繼續尋找玄虎。

然而那黑衣少女突然攔住了他的路,冷哼道:「你偷窺了我,想這麼容易就離開?」

「你想怎麼樣?」

看見黑衣少女將自己的去路攔住,葉陽皺了皺眉。

「不想怎麼樣。」黑衣少女道:「你偷窺了我,總得付出點代價吧?這樣,你只要幫我找到水龍草,我就不追究你偷窺我的事情,怎麼樣?」

「什麼?要我幫你找水龍草?」

葉陽眼睛一瞪,水龍草是一種天材地寶,是極為稀有的靈藥,是修鍊水屬性功法武技的武者夢寐以求都想得到的珍貴靈藥。

水龍草,通常只有銀焰豹守護,因為有銀焰豹的地方,才會有水龍草生長。

銀焰豹是一種極為強大的妖獸,最起碼也達到了四階,相當於蛻凡四重天。

這還是最起碼,運氣不好連七八次蛻凡的銀焰豹都有可能遇見。

葉陽進入魔雲森林,是來找玄虎的,可不是來幫別人找什麼水龍草的。

因此葉陽幾乎沒有半點遲疑就搖了搖頭:「我不過看了你一眼而已,就算看見了什麼,你也不能就這樣以此威脅我幫你做事吧?何況我只有二次蛻凡的修為,讓我幫你尋找水龍草,要是遇見了銀焰豹,不是讓我送死么?」

「別裝了。」黑衣少女直勾勾的盯著葉陽,道:「我已經將你身上所有的秘密洞穿了,你身上隱藏著一股強大力量,表面看起來是二次蛻凡,其實連三次蛻凡都不是你的對手,甚至連四次蛻凡都能對付。你這樣的本事,尋找水龍草已經足夠了。」

「什麼?」葉陽一聽,驚得差點從原地跳起來。

他瞳孔一縮,又重新打量了眼對面的黑衣少女,實在沒想到對方竟然能看穿自己的真實實力。

到底對方看出了些什麼?會不會知道了自己身上龍王塔以及功法的秘密?

葉陽內心有些擔心,但就在他這抹擔心剛剛升起的時候,腦海里突然響起了小妖的聲音。

「主人,放心吧,你眼前這個黑衣少女雖然有些神秘,但她是不可能看穿主人你身上的秘密的,除非主人主動施展出了九轉龍神訣的力量,催動了龍王塔,秘密才有可能被別人發現,而尋常情況下外人就算有所感應也不會發現主人身上的各種秘密,因此主人完全不必擔心。」

聽見小妖的聲音,葉陽恢復了滿臉的平靜,他看了眼黑衣少女,準備開口拒絕,然後以風雷之翼離開這裡。

然而就在他剛想開口的時候,懷裡的紅桃突然『吱吱吱』的竄了出來,在半空化為一道黑漆漆的殘影,竄進了身前那十幾步開外的黑衣少女的懷裡。

「啥?」

這一幕讓葉陽瞪眼,他都打算離開了,誰想關鍵時刻紅桃突然跳出來搗亂。

「呀,黑不溜秋的毛猴子,真可愛。」

身穿黑色花裙好似魔女般的黑衣少女將紅桃抱在懷裡,用小手摸了摸紅桃毛茸茸的腦袋,一臉的寵溺。

而紅桃則是樂滋滋的靠在少女的懷裡,一臉的享受,完全將葉陽這個主人給無視了。

「紅桃,你幹什麼?給我回來。」葉陽黑著臉道,然而他叫了半響,對面的紅桃也沒有半點回應,一個勁的躺在黑衣少女懷裡,小臉上滿是享受。

這讓葉陽臉色一沉,剛想發飆,就聽見對面的黑衣少女又傳來了聲音。

「你是乾天學院的外院學生吧?叫葉陽是么?你不用叫了,這隻黑得跟炭似的毛猴子已經中了我的幻術,陷入了我的幻術里,你是無論如何也叫不醒的。」

「什麼?」葉陽聞言大驚失色,紅桃竟然中了幻術。

他有些恍然,難怪他叫了紅桃半天也沒有反應,原來已經陷入了幻術里。

只是紅桃一直躺在自己懷裡,剛才也只是賊兮兮的露出了小腦袋而已,怎麼眨眼間就中了幻術?

到底,身前這個黑衣少女,到底是怎麼神不知鬼不覺的施展幻術的,怎麼自己沒有半點感應?

就在葉陽心底被駭然和疑惑充斥的時候,小妖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主人,我知道了,這個少女其實用的並不是什麼幻術,而是她那雙眼睛有問題。」

「眼睛?」葉陽問道:「她那雙眼睛有什麼問題?」

「主人,這個少女的雙眼,其實就是她覺醒的武魂,是稀有的本體武魂,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應該是眼睛武魂里一種極為稀有的武魂,被稱為天魔眼。」小妖道。

「本體武魂?眼睛武魂?」

葉陽暗暗有些驚奇,武魂種類無數,有器武魂獸武魂植物武魂等等,其中還有種稀有的武魂,就是本體武魂。

這類武者覺醒的武魂就是讓身體的某個部分成為了武魂,從而稱之為本體武魂。

本體武魂很強大,比如頭髮武魂,就擁有伸縮自如的能力,用頭髮就能將敵人活活纏繞致死。

比如耳朵武魂,能讓擁有者比常人聽力更強,甚至覺醒到最後可以成為千里耳。

而眼睛武魂,除了增強人的視力以外,還會誕生出各種能力,這些能力就是瞳力,有時候與眼睛武魂對視,就會陷入對方的瞳力,不明情況的人還以為中了幻術,其實並不是什麼幻術,而是瞳術。

葉陽也沒有想到,眼前這名神秘的黑衣少女竟然擁有稀有的眼睛武魂。

但他並沒有聽過什麼天魔眼,因此有些疑惑道:「小妖,什麼是天魔眼?我怎麼沒聽說過?」 「主人,天魔眼是遠古時期誕生的神奇武魂,擁有攝人心魂的能力。」

小妖為葉陽解釋道:「在遠古時期,其實並沒有什麼天魔眼。有這樣一個傳聞,天魔眼的由來,其實是擁有天辰眼武魂的人和修鍊魔功的人魔結合,所生下來的後代,產生了些許蛻變,才誕生出了『天魔眼』,只是天辰眼早就已經絕跡了,天魔眼更應該會絕跡,沒想到這個小位面竟然還有擁有天魔眼的人。」

「原來如此。」

葉陽聽了小妖的解釋,暗暗點了點頭,天辰眼他有過聽聞,是傳說之中眼睛武魂中的頂級武魂,但從來沒有人擁有。

這讓他有些疑惑:「小妖,為什麼?為什麼天辰眼會絕跡?」

「嘿嘿…」小妖笑了笑道:「主人,在遠古時期,人和魔經常發生大戰,雙方互相敵視,而擁有天辰眼的人類卻和人魔結合生出了更可怕的天魔眼,那個天魔眼的擁有者當時將整個世界攪得烏煙瘴氣。人類當時以防後患無窮,所以下令誅滅了所有擁有天辰眼的人類和魔族,因此如今的天辰眼應該已經絕跡了,而天魔眼更應該絕跡。但眼下這名黑衣少女卻擁有天魔眼,實在有些奇怪,或許她其實擁有天辰眼,但體內擁有魔族的血統,所以產生了蛻變,這才成為了天魔眼。不管如何,這個黑衣少女體內肯定流著魔族的血統,是個十足的魔女,這點主人你要小心。」

「魔女?」

葉陽壓下了內心的震驚,面無表情的看著那名黑衣少女,「你用幻術迷惑住了我的紅桃,到底想怎麼樣?」


「紅桃?這個黑不溜秋的小傢伙叫紅桃?還有這樣奇怪的名字…」

黑衣少女喃喃自語了兩句,隨後將目光看向葉陽,道:「我總不可能就這樣白白被你看了吧?你只要答應幫我尋找水龍草,我就不追究你偷窺我的事。」

葉陽臉色發黑,對方擺明了就是想威脅自己,如果換在平時有人威脅他,他話都懶得說就要直接動手。

但今天的事的確是他理虧,他的確看了對方几眼,何況紅桃還在對方手裡,如果自己不答應,指不定對方會做出什麼瘋狂的舉動。

因此葉陽思前想後最終點了點頭,「好,我可以幫你尋找水龍草,不過你現在就得將紅桃還給我。」

「可以。」黑衣少女點了點頭,手指在紅桃的眉心一點,頓時紅桃嘴裡發出了『呀』的聲音。

紅桃醒了,當她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陌生人的懷裡時,頓時驚叫了起來,吱吱吱的從黑衣少女的懷裡掙脫,一溜煙竄回了葉陽懷裡。

「老大,這個人好厲害,我不過是看了她一眼而已,就感覺來到了一個黑漆漆的空間,怎麼走也走不出去,可嚇死我了。」


紅桃竄進葉陽的懷裡,小臉上寫滿了委屈,氣呼呼的盯著對面的黑衣少女,一副想要衝上去報仇卻又不敢的模樣。

「集中精神,別看對方的眼睛就行。」

葉陽摸了摸紅桃的小腦袋,再看了眼對面的黑衣少女,沒想到對方這樣爽快就把紅桃還給了自己,難道不怕自己就這樣離開了?

「主人,這個黑衣少女修為強大,連我也捉摸不透她到底是什麼修為,不過我估計最低也有五次蛻凡的境界。」小妖道:「這個魔女擁有魔族的血統,我勸主人還是乖乖和她一起去找水龍草,就這樣離開對方很有可能會暴走。」

「五次蛻凡?」

葉陽心中一驚,眼前這黑衣少女也就和自己同齡,修為竟然強到了這種地步,還是保守估計。


不知道對方的真實修為到底有多強。

葉陽收起了就這樣離開的想法,他如今修為太弱,就算加上九轉龍神訣的力量,擊敗五次蛻凡的高手他也沒有多少信心,更何況對方的真實修為極大可能超出了五次蛻凡,因此他只能答應對方的要求。

「既然你將紅桃還給了我,我也遵守諾言幫你尋找水龍草。」

葉陽看了眼渾身上下都透露著神秘的黑衣少女,面無表情道:「走吧,我幫你尋找水龍草。」

「苦著臉幹什麼?就跟誰欠你錢似的。」看見葉陽答應,黑衣少女眼裡閃過一抹狡黠,隨後道:「不用找了,我知道哪裡有水龍草。」

「什麼?」葉陽皺眉,「你知道哪裡有水龍草還找我幹什麼?」

「嘿嘿…」黑衣少女露出一個魔鬼般的微笑,「我發現的那株水龍草有一頭銀焰豹守護,那頭銀焰豹達到了六次蛻凡的境界,我雖然不怕它,但也不想和它產生劇烈的爭鬥,所以需要一個人將那頭銀焰豹引開,這樣另一個人就能毫不費力的採摘到水龍草。」

葉陽一聽,臉色一黑,就差當場翻臉了,「你的意思是,讓我去當誘餌,將那頭達到六階的銀焰豹引開?」

「沒錯。」

黑衣少女點了點頭,用你真聰明的目光看著葉陽,「怎麼樣,這個計策不錯吧?毫不費力就能採摘到水龍草哦。」

「你倒是不費力,我卻要面臨銀焰豹的追殺。」葉陽搖了搖頭,「我只是一個小小的二次蛻凡而已,就算再有本事,又怎麼可能是六階妖獸銀焰豹的對手?你讓我去當誘餌,確定不是讓我去送死?我才不去。」

「別裝了。」黑衣少女冷哼道:「你身上的強大自信已經被我感應到了,那是一種能夠睥睨一切的自信,你能深入這裡,又怎麼可能沒有點本事?何況你答應了我,難道要反悔?」

「好吧,我可以幫你當誘餌。」

葉陽有些無奈,六次蛻凡的銀焰豹,他雖然不是對手,但的確對他造不成威脅,因為他有修羅之翼,在速度上輕輕鬆鬆就能將銀焰豹耍得團團轉。

但其中還是有一點風險,畢竟對方是六階妖獸,而他僅僅只是一個二次蛻凡,一個不注意就極有可能受傷。

因此葉陽道:「要我幫你當誘餌也可以,但你得告訴我哪裡有玄虎,水龍草那麼稀有的靈藥都被你找到了,你肯定將魔雲森林翻了個遍吧?」

「玄虎?」黑衣少女點點頭,「我的確知道玄虎在哪裡,距離水龍草所在的地方並不遠,你找玄虎幹什麼,難道是要完成學院的任務?」

「沒錯,我來這裡就是為了尋找玄虎。」

葉陽神色一喜,「既然玄虎就離水龍草所在的地方不遠,不如等我擊殺了五頭玄虎,再去將那頭銀焰豹引開如何?」

「可以。」黑衣少女想也沒想的就點點頭。

於是,葉陽就這樣跟著黑衣少女前往了魔雲森林的更深處。

水龍草所在的地方大約距離這裡有數十里,一路上也沒有什麼危險,所以兩人很輕鬆就能抵達目的地。

一路上葉陽問了黑衣少女各種問題,但什麼信息也沒得到,就連對方的姓名也不知道,來歷完全是個謎。

黑衣少女似乎有意想隱匿身份,不過葉陽對此並不在意,他和黑衣少女只是偶遇,不久后就要分別,就這樣相忘於江湖再好不過。

「前方不遠處就有玄虎。」

葉陽兩人此刻已經進入了一片陰森森的樹林里,隨著黑衣少女的開口,葉陽果然在樹林的盡頭依稀看到了玄虎的存在。

玄虎有一丈長,是真正的猛獸,獠牙連鋼鐵都能咬透,骨爪也能輕易拍裂金石。


二階玄虎,甚至連三次蛻凡的武者都能擊殺。

但三階玄虎,遇見二次蛻凡的葉陽卻連一招都擋不住,當場就要一命嗚呼。

樹林中的玄虎看見葉陽和黑衣少女的出現,嘴裡發出了暴吼,眼裡閃爍著暴戾,帶著嗜血的殘忍襲來,要讓葉陽這兩個人類葬身在此。

但衝來的玄虎不是被葉陽一劍開膛破肚,就是被一掌當場拍死。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