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用心急,從這個圖書館過去也可以到達武器房的,其實那邊也不一定能發現什麼,畢竟那裏只是他們昔日用來早上練習射擊的。”

“我知道啊,只是剛纔你說東邊這裏可以到達武器房,現在沒有到武器房反而多出了一個圖書館,感覺你沒有說過,我有點驚訝而已。”蘇雲生說着,劉銘師傅又接着說:“沒錯,這警局看來比他們想象的要複雜多了,接着下去如果有什麼其他地方的出現,你都要事先告訴他們啊!”

“哈哈,你也太緊張了吧,老先生,有他們在難道你還擔心什麼嗎?畢竟他們對這裏很熟悉的!”仁俊風沒有讓謝凡開口就幫助他回答了,這兩個都是Y市警局的人,跟着他們是沒事,但畢竟不是修煉者,劉銘還是感覺需要他們預先知道的,經過協調指揮,謝凡就說一定第一時間告訴老師傅,他還是比較尊敬劉銘多一點,如果是蘇雲生說這樣的話,估計他就不會那麼在意了。

商量好,他們已經來到警局這個圖書館這裏,看到這個地方有許多變異獵狗在遊動,還有不少的類似水草一般的變異人類在那裏撕咬着一些警員的屍體,謝凡和仁俊風的氣就不打一處來,居然這麼肆無忌憚地攻擊他們的同伴,這不是要惹怒他們麼? 就在此刻他們都拿起武器在那些魔物的背後瘋狂地射擊起來,在那些密集的攻擊下,就算是敏捷的變異獵狗也無處遁影,全部被他們擊中,可是當他們帶着蘇雲生走進去圖書館櫃檯的時候,有許多變異人類居然從鐵護欄上爬了下來。


蘇雲生看到這圖書館除了轉動的木梯子可以上到二層外還有幾把鐵梯子,真不知道這個圖書館幹嘛可以古老到這種程度的,就好像幾十年前的那種佈局,現在蘇雲生終於看明白了,這藝術館一般的警局同時帶着一些古老的氣息,歐式藝術館的那種氣息,不認真觀察是感覺不出來的。

狼性大叔你好壞 ,鐵棍和護盾,當然蘇雲生就用靈師劍、錘子和斧頭也可以,劉銘師傅也有一把長劍,看到那些魔物撲過來就直接上去砍,都一點畏懼都沒有。

那些特警和仁俊風也是非常的勇敢,完全沒有退後的意思,那種速度很快就把眼前的這些魔物都分開成兩半,甚至是幾份,看到他們這樣,才稍微解除了一點謝凡和仁俊風的痛恨,之前一名警員就這樣在他們的眼皮底下死了,現在看到圖書館這裏又有他們這麼多的同事被咬着,作爲這裏的警員他們怎麼可能會不生氣呢?

就在此刻,他們踩着那些傢伙的屍體走過去,從旁邊的一個書櫃這裏,發現一個千斤頂不過已經損壞了,蘇雲生就問:“這東西如果可以移動開去或者能把那書櫃改變方向!”

“沒錯,好像到樓頂的樓被魔物破壞了,他們如果要去鐘樓必須要經過書櫃!”謝凡回答。

這個蘇雲生就不清楚了,反正現在不用過去,他們就先打開一道藍色的門,這裏出現另一個小房間,裏面放置了不少的木桶,在某個的地方傳來了獵狗吠叫的聲音,特別的幽深此起彼伏的,很快就又許多雙紅色的眼睛閃爍着過來了,看來那些變異獵狗已經發現他們了。

來到這裏,蘇雲生感覺是時候嘗試一下他驅魔**炮的威力了,看着那些變異獵狗集體移動過來,吠叫着拖動那沉重的身體,豎起頭上的毛髮衝擊着,蘇雲生的驅魔**炮首先發出了第一次攻擊,那巨大的**包圍着許多凌厲的靈力從天而降的墜入到那些變異獵狗的身前,轟隆一聲巨響過後,那些變異獵狗就全部被轟炸得粉碎。

雖然是第一次使用,但蘇雲生已經看出來這驅魔**炮的威力,簡直是驚人出乎意料的,看到那麼厲害的爆炸力,劉銘師傅也得意地撫摸着自己的鬍子笑道:“沒想到比我想象的厲害啊,看來這個**炮本來也是一樣很優秀的武器!”

“真是太感激你了,劉銘師傅,如果不是你的幫助估計這把武器還沒有這麼厲害呢!”

“哈哈你過獎了蘇雲生,其實它如果本來不厲害,我也沒有辦法的!看來這次你是撿到寶貝了!”

看看來運氣真的不錯,就剛纔看到那**的威力就知道了,感覺特別爽的還聽到劉銘師傅剛纔這樣稱讚自己,蘇雲生就感覺到內心更加好受,此刻他和其他人繼續一起前進,在武器房這裏到處搜索起來,東側區域這邊現在除了此處都沒有其他地方沒有找過了。

從這個拐彎過去發現武器房的另一邊剛好是養殖那些警犬的食槽,蘇雲生就問仁俊風說:“你們平時都有在這裏養殖警犬,沒想到他們都被魔力侵蝕了啊!”

“對啊,那些魔力估計瀰漫到整個警局了,現在在這裏的人和動物都不幸變成魔物,接着看到那些警犬他們必須要戰鬥。”仁俊風說道,

他們在一處食槽裏發現一些子彈,剛好剛纔就有點消耗,現在靠這些子彈補充回來是好事,得到補給後,蘇雲生在一處草叢裏發現一頭已經腐爛掉的警犬,看到它仁俊風就有所感觸的一般來到它的面前就好像看到自己一個好朋友出事了一般,他立刻涕淚交替起來說道:“小黑,沒想到真的是你,我還以爲是自己看錯呢,你怎麼會這樣,難道你也被害了啊!”

看着小黑遭到損害,仁俊風特別悲傷,這頭警犬應該是昔日仁俊風用過的,難怪他那麼難過了,應該是他專屬的警犬,每個刑警身邊都會養着這樣的警犬,用來幫助自己調查罪犯的行蹤,現在它已經死了,和它合作這麼久的仁俊風當然難過啊,蘇雲生也可以體會到那種失去自己戰犬的難過,就來到仁俊風的背後安慰他,可是他的情緒還是不怎麼好。

此刻附近又來了許多變異獵犬,應該是仁俊風的哭聲把它們吸引過來了其實這傢伙也挺難纏的一旦有點動靜就會發現它們,看到它們來了蘇雲生和謝凡等人立刻反應過來,並且讓仁俊風不要難過了,知道是這些變異獵狗害死他的小黑,仁俊風就拿起獵鷹手武器猛烈地進行射擊爲了給小黑報仇,他可以什麼都做到。

看到仁俊風那麼勇敢,大家也拿起武器瘋狂地攻擊起來,必須要趕快清理掉這些變異獵狗這樣纔可以安心地在武器房這裏進行調查,在一陣猛烈的攻擊下,那些變異獵狗都被他們擊殺了,其中還看到一隻嘴巴含着一根鑰匙的,沒想到之前沒有擊殺掉的這頭獵狗也出現在這裏,現在殺死它之後,蘇雲生就來到它的嘴巴把那鑰匙拿了起來,不知道這鑰匙是用在那裏的,但他先存放好,等到時候用的着就行了。

感概了一番之後,仁俊風也恢復過來了他知道自己現在應該是想辦法對付那些魔物,而不是在這裏悲傷的,自己的家人都沒有找到,還有局長根本沒有時間去悲傷,預期有時間悲傷還不如多殺一些魔物。

想到這裏仁俊風就堅定意志說道:“現在他們已經得到鑰匙了,我看這個綠色的正方形應該可以打開東側辦公室左邊中間的一個門,他們現在朝那邊進發吧!”


不是仁俊風提起,他們都忘記那邊還有個入口,現在過去也不遲,不過在武器房這裏的一個靶子背後,蘇雲生等人又發現這裏有一張地圖,沒想到居然就是警局一層的地圖。

有了這個他們就不會迷路了,而且還有指示了,當然這個地圖也只是蘇雲生和劉銘師傅用的着,可以讓他們更加清晰地瞭解到警局的情況,但仁俊風和謝凡他們當然不用,本來他們就是這裏的人,根本不用地圖啊,這可以方便到蘇雲生和劉銘師傅也好。

從那地圖上看,蘇雲生髮現東側辦公室過去是一個物證室,之後可以經過樓梯到二層。

很快他們回到東側辦公室這裏,剛纔在離開武器房的時候又遇到不少魔物,他們應該是從走廊上的窗戶那裏進來的,蘇雲生在清理掉他們知道後,把之前撿到的木板封閉在長湖上面,那些魔物就沒有那麼容易進來了,除非他們把那木板打碎但這個需要一定時間的,那他們就可以爭取到時間完成許多事情。

到達東側辦公室,他們沒有多想,而是直接使用鑰匙從左邊這裏過去,一打開門聽到裏面又傳來嗷嗷的叫聲,大家就握緊武器做好準備,蘇雲生一開門幾個變異人類就舉起手撲了過來,這些傢伙是在門前等待多久了啊,一開門就如此兇殘,估計是憋久了,當他們撲來之前,謝凡的特警隊已經瘋狂地進行射擊,那些傢伙剛好抓住蘇雲生的肩膀就全部被擊中。

蘇雲生一腳踢開他們後,和大家踩在他們的屍體進入到物證室這裏,看到這個地方所有的櫃子當中都放着不少物證,什麼指甲、血液、衣服等等各種物件都有,整齊地在櫃子裏陳列着,形成360度的趨勢,這裏是整個Y市所有罪證的所在,當然數量不少了。


看着這些密集的東西,蘇雲生都有點眼花繚亂的,因爲他還是第一次進入警局這個區域,看着那麼高的櫃子,他就問仁俊風:“這裏會有什麼發現啊?”

“我也不清楚,隨便找找吧,現在可不像之前他們來這裏了這警局的全部的情況都不一樣。”

說着仁俊風開始帶頭搜索起來,隨後大家都在一週到處搜索着,好像很忙碌的樣子,從一些櫃子裏面,劉銘師傅忽然找到一疊文件,本來還以爲是那些案件的宗卷,但看着又感覺不是,仁俊風說如果是案件的宗卷不應該放在這裏的,因爲這裏不是檔案室。

他說着就把那些東西拿到自己手上看了起來,不知道看了多久,仁俊風就說道:“這裏面好像透露了一些信息是副局長寫的,他說局長被魔物感染了,在警局地下區到處亂跑,他囚禁了一些警局裏的人,不讓他們出去!”

“不是吧?難道這件事和局長有關,沒想到是他把人囚禁起來的!”謝凡說道。

“要是這樣,那我的妻子和兒女都應該在地下區域了。”仁俊風說道,劉銘師傅也點頭說是,現在他也在找自己的妻子和女兒啊,同樣很緊張的,不過他跟仁俊風說:“你剛纔是什麼態度,我都沒有同意你就這樣從我的手裏奪走我要看的資料。”

“現在既然知道他們所在的位置,我就沒有時間和你扯了,他們立刻行動起來,不管你是什麼修煉者,在警局這裏你就要服從他們的命令!”仁俊風的態度變得很嚴肅。

“如果我不說不呢?”劉銘師傅當然不會就這樣同意畢竟他纔不害怕這個刑警呢。

“那他們分開行動吧,反正現在他們集中起來行動範圍太小了,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找到三塊石板,他們必須要趕快,雖然他們分開行動但最終的目標都是找到那些石板開啓地下區的門!”仁俊風提議道。

蘇雲生卻說如果現在分開,你們會不會有危險啊,沒有修煉者的保護,我感覺會很困難的。


“蘇雲生沒想到你師傅看不起我,現在你也是這樣啊,那他們就更加必要要單獨行動了,謝凡你覺得怎麼樣?”仁俊風問。

“你們還是不要內訌吧,都什麼時候了給我安靜下來專心對付那些魔物,其實我也贊成分開行動,我相信他們是可以對付那些魔物的,蘇雲生有些話你還是不要說的那麼絕對!”謝凡的意思就是說他太看不起他們的了,現在這麼逼迫出來,蘇雲生想回頭都不行,那就這樣吧,他說:“那彼此小心一些,我和劉銘一組,你和仁俊風商量一下看看怎麼分配吧!”

說着蘇雲生和劉銘打開物證室的門出去,之前他們在這裏發現了一個巨大的齒輪,不知道是用來幹嘛的,看着好像是某個機器裏的零件,之後一定會用的着啊,得到好東西,他們都很高興的,從這物證室一出去按照地圖的指示他們上了樓梯,感覺現在還真不用地圖都不行了,因爲沒有那些警察在身邊,接着下來的路都由他們兩個自己去走啦。

上了樓梯之後,他們發現不遠處是一個汗蒸室,沒想到在警局這種地方也有如此的服務,真是無語,不會是那些警員工作累了之後就上來汗蒸放鬆下吧,不管怎麼樣,他們還是來到這裏了,打開門之前發現旁邊有一個武器庫,但因爲那門打開不了,他們暫時進不去。

此刻他們先到了汗蒸房這裏,看到幾個更衣室在旁邊,他們首先進入第一個,在一個衣櫃的前面發現一具坐在這裏的屍體,他是一名警員,手裏還拿着自己的工作證,另外的手中有一把黃狼手武器,這種武器蘇雲生看見過,威力很好的,拿在手上他轉頭問劉銘師傅:“這武器也可以用來改裝麼?我看着很適合我的啊!”

“哈哈,你真是懂得收集沒有想到你去到那裏都第一時間就找到武器啊,你的洞察力現在都擊中在武器這裏了。” “哈哈,習慣了,你只要答應我是不是可以改裝就行,師傅。”說着他把黃狼手武器遞給劉銘,很快師傅認真地檢查了一遍後,好像這樣的接口不行,不過作爲普通的武器使用附魔也是可以的,比起普通的手武器要厲害多了。

“好吧,雖然有點遺憾,但有驅魔**炮我就已經很滿足了!”

說着他們兩個又在更衣室這裏摸索了一下發現那警員的身上還有點子彈和一個手**,他們就收集起來,在經過幾個更衣室之後,進入到汗蒸房,發現這裏有一個管子裂開了,使勁地在那裏放出氣體阻礙了他們的去路,蘇雲生就想這要怎麼過去啊?

劉銘師傅在這個時候發現旁邊一個開關但沒有了齒輪的轉動,他們就明白過來剛纔得到的齒輪到底是怎麼使用的了,安裝上齒輪轉動過後,那煙霧果然消失了,他們就成功經過這裏走過去,在中途的時候,一個櫃檯的裏面居然跑出來一個變異人類,那傢伙伸出手就掐在蘇雲生的脖子上,好像想要了他的性命一般,幸虧劉銘師傅的靈師劍早就已經在手上一看到那傢伙撲來,他就直接砍斷了他的手臂,沒有了身體支撐的變異人類還是那麼強悍,那手卻沒有分開,這是一個警員,不知道潛伏在這裏多久了,也不知道他被魔力侵蝕了多久。

感覺他的力氣挺大的,就這樣掐着蘇雲生,他就感覺到無比的窒息,就好像要斷氣一般,蘇雲生用力地推動着他的手居然都沒有反應,而且對方還越掐越大力的,真是麻煩東西,劉銘師傅罵了一句該死之後,也用力幫蘇雲生去扳那傢伙的手,經過兩個人的努力下那手臂終於被拉出來了,但背後那斷手的變異人類再次撞了過來,看到他就在劉銘師傅的背後,蘇雲生拿出弓箭發射過去,在那東西撲到劉銘身上值錢就已經把擊中了,對方無力地撞到牆壁上血液流到四周圍去了。

第345章八爪魚怪物

蘇雲生髮現這些魔物一旦被徹底殺死之後那些血液都會向四周圍擴散的,那就證明他們已經徹底被擊敗了,知道這個情況對於他們之後對付這些魔物也有一個好處,不用擔心他們到底死了沒有,看到這種現象後他們就放心繼續經過汗蒸房的這個區域進發,接着他們來到一個個汗蒸的房間這裏,昔日那些警員應該在這個地方進行汗蒸的,這些房間有不少。

就蘇雲生隨便計算了一下都有3個了,裏面有不少座位,此刻這裏的氣溫也挺高的,一進去不到幾分鐘,他們就弄得衣服都溼透了,看來這汗蒸的機器還在開着,蘇雲生他們看到某個地方發出了一些火花,感覺那地方的機器要出問題了,還沒有來得及過去,他就發現那牆壁轟隆一聲發出了一條火舌,幸虧他們都沒有去到那裏,不然現在絕對變成烤豬了。

這個汗蒸房裏胡亂地散落着許多衣物,還有一些紙巾或者易拉罐,看起來有點不堪的樣子,並且還有不少的廢舊報紙,牆壁有裂開的痕跡,感覺這裏好像使用了很久一樣,有被魔物破壞過的痕跡,蘇雲生想怎麼這裏那麼多垃圾呢?他蹲在地上小心地檢查了起來,此刻從那牆壁的邊緣出現火舌之後那救火系統就自動開動了。

這些都是有感應的,在那救火系統使勁地進行噴撒的時候,劉銘師傅就說道:“他們還是等到那些火焰都消失再過去吧!雖然我也不想待在這種垃圾崗一般的地方。”

“沒辦法,他們堅持一下,順便在這些位置上找找,如果能發現子彈也不錯!”說着蘇雲生就和劉銘到處摸索起來,好像對這裏產生了什麼興趣一般,連那些座位的抹布都不放過,這些東西都是昔日那些警察用過的。

隨着時間的推移他們卻覺得這裏越發變得悶熱,汗水比之前還流的多,整個都好像落湯雞一般了,真是誇張,這種效果居然都變成外面被淋雨了一般,如果是汗蒸還不錯,但現在他們不是啊,沒有這個心情的時候來汗蒸,會很難受的,當他們看到那火舌已經完全熄滅的時候迫不及待地經過那裏直接走出汗蒸房,此刻蘇雲生再次打開警局的地圖看了起來。


發現這一層地圖上面就是二層的地圖,如果不是這樣,剛纔他也不會看到二層的區域啊,本來以爲這地圖就只有一層的,從汗蒸房出來後,他們來到地圖上指示的藝術展覽室2號廳這裏了,這個地方的意思就是警局的第二個藝術展覽室了,好像這樣的藝術館,怎麼可能只有一個藝術展覽室呢?蘇雲生想,有幾個也是很正常的。

來到這個藝術展覽室2裏面,他們發現之前那耶穌像遺失的書籍就在這裏,是蘇雲生從一櫃臺上找到的,得到它之後,蘇雲生得回到一樓先啓動那石像再說,但在回頭的時候聽到藝術展覽室2號廳外面傳來了詭異的噠噠噠響聲,不知道是什麼來了。

他們兩個立刻警惕起來,一分鐘後有一隻好像八爪魚一般的怪物從門外彈了進來,翻轉着身子跳起來直接撲到蘇雲生和劉銘的頭上,這傢伙的動作極其複雜多變也很連貫但就剛纔那些動作連接起來其實才經過了不到一分鐘,很驚人的速度!

當他們意識到有危險的時候,頭上已經變成一片漆黑,那傢伙一旦跳起來就會把頭上的一切燈光都徹底遮蓋住,這個地方卻不像一樓的那個藝術展覽室,周圍都是燈光。

而且還清潔的很厲害,到處的牆壁都一塵不染的,有不少石膏的頭像和藝術品整齊地擺放在這裏,還有不少水墨畫貼在牆上,這裏可是顯得挺有中國風的,不過那魔物纔不管這些,但它看快要包裹住蘇雲生和劉銘師傅的前一刻,蘇雲生沒有猶豫,驅魔**炮直接發射,轟隆一聲巨響就這樣在頭上響動了起來,那魔物被炸的整個彈飛了出去,看到那八爪魚在地上強烈地掙扎了幾下,本來他們都以爲這傢伙絕對完蛋了,沒想到它搖動一下身體之後很快就恢復過來並且跳到一塊牆壁上打橫着走了過去。

它好像想從側面去攻擊蘇雲生和劉銘,看到它的動作很快,劉銘握緊自己的驅魔氣動武器,看到八爪魚怪物移動到那裏就跟着它進行射擊,本來他的那些彈藥都全部擊中那八爪魚怪物了,可是對方卻依然沒事一般繼續行走着。

這就讓劉明師傅的氣不打一處來了,他還是第一次遇到有這種完全不害怕他攻擊的魔物,這八爪魚怪物完全無視了他的攻擊,使勁地爬動着,趁着劉銘師傅裝填的時間它直接躍起,幸虧蘇雲生早就已經做好準備,在八爪魚怪物想偷襲劉銘師傅之前再次用驅魔**炮瞄準那傢伙狠狠地發出一驅魔**!!

一陣巨響轟炸在那八爪魚怪物的身上,害它的中心在直接破開一個大洞,這次應該是擊中那八爪魚怪物的弱點了,那東西無力地倒在地上,那紫色的血液好像缺堤一般瘋狂地流了出來。

八爪魚怪物在地上劇烈地顫抖了幾分鐘後,完全沒有動靜了,終於解決這傢伙啦,他們都鬆了口氣,不過劉銘師傅卻說:“看來我漸漸的不如你了,蘇雲生,之後的日子就得靠你們這些後輩啦!我這種年齡其實早就應該退休享樂了,沒想到會遇到這種情況的!”

“師傅你不是說過這世界始終有一天都會變成這樣嗎?難道你認爲龍脈可以趕得及修復?”蘇雲生問。

“恩,趕不及了,巫山那邊的剛好修復完,現在又輪到太行山和靈山那邊出現裂縫,要是這次他們可以活着度過這些難關,他們必須要去太行山和靈山封閉最後兩個魔力裂縫。”

掌家小農女 我明白了,這個任務就交給我吧!”蘇雲生答應着他們就離開藝術展覽室2號廳這裏,很快他們先不繼續前進,而是下樓梯經過東側辦公室然後走到一層這裏的藝術展覽室這裏,到達那耶穌像的前面,把那書籍放在了他的另一隻手上,很快那石像就咔嚓一聲轉動了起來,眼睛和嘴巴居然都忽然動了,裏面發出紅色的光。

石像的這個舉動剛開始把蘇雲生和劉銘師傅都嚇倒了,不過等一會兒之後,看到這石像也只是隨便動了一下,他們就放鬆下來,拿到那石像頭上的一枚藍綠色的寶石,不知道這東西又是用來幹嘛的,不過能有所收穫就好了,等到他們離開着個1號藝術展覽室之後,他們再次上樓,之前警局二層還有地方沒有去過的,但在他們離開這裏的一刻另一隻的八爪魚怪物又來了,真是難纏的傢伙,沒想到這種魔物又會在這裏出現的,看到有危險,他們兩個都拿起武器準備戰鬥。

當那八爪魚怪物翻轉着身體又貼到牆壁上的時候,他們就知道那東西又要側擊,不過這次他們還有可能上當嗎?看到那東西要過來的一刻,兩者分別朝着兩邊的牆壁發出了猛烈的攻擊!

那八爪魚怪物沒有迴避,硬着頭皮就這樣衝了過來,蘇雲生早就知道它會這樣了,他就用力扣動着前面**炮的扳機,狠狠地把驅魔**轟擊到它的身上,那傢伙好幾次被轟擊得整個飛了起來,趁着機會,劉銘再次發動氣動子彈,那東西被釘在了牆壁上,好像一蜘蛛的軀殼一般停留在那裏流動出許多血液。

竹馬大人太妖孽 ,極其的詭異,他們避開那傢伙繼續前進,回到樓梯這裏上去,從新到達了警局的二層。

之前進入到汗蒸室,但之後的走廊都沒有去過,那邊還有地方沒有探索的,按照地圖上的指示那裏是警局的工藝室,不知道什麼意思,進去一下就知道了,幸虧這邊不用鑰匙直接可以用手打開的,來到工藝室當中,蘇雲生他們看到這裏面都被魔力纏繞起來了,一開始蘇雲生沒有看明白的,但劉銘師傅阻止他前進的時候就和他說道:“這不要過去,前面有一些魔力屏障啊!”

剛開始蘇雲生還真的不小心就跨進去了,幸虧有劉銘師傅在幫忙,拉着他,師傅說如果剛纔就這樣踏入,蘇雲生的身體就會瞬間被魔力吞噬。

蘇雲生問劉銘師傅爲什麼會這樣,師傅說這個地方應該有魔物故意佈置了一個屏障讓他們不能過去,估計不遠處應該會有發現的,但不是現在,此刻必須要先破除這個屏障才能繼續前進,既然是這樣那麼他們兩個就合力來破除這個屏障吧反正現在還有時間的。

說着他們兩個就面對着那屏障,一開始蘇雲生看的不是很清楚,劉銘師傅提起的時候他才依稀感覺到工藝室裏面有點障礙物,但當劉銘師傅站到他的前面揮動了一會兒手臂之後,那屏障的顏色就變得很明顯了。

這裏面有一層灰色的煙霧阻擋了他們的去路,感覺還挺堅固的,在眼前就這樣隔開了他們前進的機會,爲什麼會這樣呢,到底是什麼魔物乾的,現在他們都不清楚,只能拿起武器破除它,按照劉銘師傅的說法,要想破除這個魔力屏障,需要擊中兩個人的靈力。

首先劉銘師傅就說要用到升龍訣第二重的力量,幸虧現在蘇雲生剛好已經修煉到這裏了,他就告訴師傅自己可以的,劉銘師傅聽到後,就和他一起合力把靈力擊中在那驅魔**炮的上面,現在作爲可以破除這屏障的武器,還是蘇雲生的這把好點。

劉銘師傅的驅魔氣動武器很明顯就沒有蘇雲生的厲害了,經過兩個人合力形造的力量後,那驅魔**炮的威力又再次上升了,此刻兩者一起握緊驅魔**炮瞄準眼前的那個工藝室的魔力屏障發射了出去,一聲巨響過後,一道裂縫就這樣出現了,其實這種方式很像之前井靈告訴他的那種,只是現在魔物形造出來的魔力屏障顯然比之前那些靈物要厲害。

只是在兩人合力的攻擊下,在堅固的屏障都會被破除的,他們現在終於可以成功進入到工藝室這裏了,剛纔這裏一直都被一層灰色的煙霧矇蔽所以看不清楚裏面的情況,但現在都看的很清楚,那些灰色煙霧都被兩人驅散了,工藝室顧名思義就是擺放着警局一些工藝品的,這裏有雕塑的用品,也有各種石膏像另外還有一些裝飾物,全部放置在一個個的玻璃櫃子裏,展覽了起來,好像來到這裏的人都會忍不住陶醉在觀看那些工藝品一般。 當然這些東西也有古董在裏面,按照蘇雲生的鑑寶眼睛看了一下,他發現這裏面都有一些比較珍貴的古董,這個劉銘師傅也是看出來的,不過他們現在沒有時間理會這些,蘇雲生卻在一古董的旁邊駐足了很久,劉銘師傅就有點生氣:“蘇雲生他們沒有時間去看這些古董了,快點繼續前進吧,既然這裏沒有發現及不要待太久的!”

“我沒有啊,師傅,這項鍊的背後好像有什麼機關,你沒有注意到嗎?”要不是蘇雲生提起這件事,劉銘師傅還真是就這樣過去了,此刻他來到那展覽玻璃櫃的前面認真地看着這裏,發現那展櫃的背後過去有地方不一樣用手一拖,展櫃就掉下來一把手了。

看到有機關,蘇雲生用力拉動着把手,一會兒之後展櫃竟然發生了移動,他想昔日在這裏工作的謝凡和仁俊風也不知道發現這裏的祕密沒有?這工藝室裏居然有這樣的機關,但當那些展櫃移動結束後,他們發現眼前開出了一條的通道。

隨後他們發現一個落地窗在眼前,估計想進入另一邊必須要經過這裏,所以他們就趴着身子要爬過去了,首先是蘇雲生在前面開路,隨後劉銘師傅也跟了上來,兩者一前一後的進入到落地窗裏。

不知道經過多久,在一條狹窄的長廊上爬行着,蘇雲生髮現眼前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在移動起來,好像發現一個皮球還是什麼東西在眼前移動,他努力地跟隨着那個東西跑動起來,隨後聽到眼前有咳咳咳哈哈的孩子的叫聲,當那個皮球掉落下去之後,他發現背後的劉銘師傅不知道去那裏了。

他吃驚地回過頭去檢查了好幾次都沒有見到他的人,該死!怎麼會這樣,之前和仁俊風他們失散了現在又看不到師傅,那到底怎麼回事,難道接着下來的路都要自己一個人前進啊,但這也沒有辦法,沒有可能剩下一個人就不敢前進的,他從狹窄的通道里跳下來之後,發現自己已經來到警局這裏的檔案室了,沒想到居然爬過來了,這個地方之前謝凡跟他說過,本來他想先搜索完東邊這裏的地方纔過來的,但現在爬過來也就只能直接搜索這邊。

按照地圖上的指示這邊還有西側辦公室和記者招待室,但現在進入到檔案室先,就在這裏搜索吧,來到那些檔案文件櫃的附近,他開始翻箱倒櫃起來,按照一般的規律就算在這裏沒有什麼發現都必須要搜索一遍的,幸虧蘇雲生的努力沒有白費,很快他經過一陣搜索之後就發現了一份檔案上有一個人的指紋,這指紋有提示說是武器庫裏的開鎖方式,沒想到是指紋鎖,之前蘇雲生試過許多辦法都沒有打開東邊的武器庫,原來是這麼回事啊,此刻他帶着喜悅先放棄對警局西側區域這裏的調查,拿着那指紋來到東側的武器庫這裏,用那東西直接打開了武器庫的門,可是他纔打開門那裏面的變異人類直接撲到他的身上。

這是一名警員被魔力侵蝕的結果,幸虧蘇雲生對於這種情景已經擁有了一定的控制能力,所以當那傢伙撲來的時候,他一個瞬移就來到他的背後了,隨手拔出自己的匕首刺入到那警員的脖子上。

那傢伙被擊中要害沒有力氣的倒在了地上,經過一陣危險後,蘇雲生鬆了口氣,此刻他開始對這個武器庫進行搜索,看到這些武器箱子裏面都是各種武器,有什麼子彈啊,一些火焰彈和一些冷凍彈,另外是***之類,但都有密碼封閉了它們的入口,估計系那個得到這些武器必須要想點辦法。

看到這箱子的前面有一個主控制器在這裏,蘇雲生就明白了,這些各自的武器箱要打開都是需要相應的密碼的,按動那前面控制器後,就可以打開這裏的武器箱了,蘇雲生嘗試了一下按動了121的號碼,果然那個121的箱子就打開了,可惜的是這個主控制器第3和第4的按鈕被人拿走了,所以現在有一些地方的武器箱子都打不開。

如果想得到這裏的所有武器必須要找到那第3和第4的按鈕,當然這個就之後再說了,蘇雲生先把現在可以拿到的武器都拿下了,這些冷凍彈火焰彈之類可以安裝在他的驅魔**炮裏面,之後就可以帶來更加巨大的作用。

把可以得到的武器拿到後,蘇雲生身上多出了一件防彈衣,還有一個旅行袋,這樣就可以增加他存放東西的空間,不過他本來的那個壓縮的旅行袋就可以帶上不少東西了,另外他還可以把東西放在系統裏,各種方法都可以。

拿到武器之後他在武器庫的內部又看到一把雙節的警棍,普通的警棍他看見的多了,但好像這種雙節的還是第一次看到,所以他對這個非常感興趣,他打開櫃子得到那雙節警棍之後,在上面進行了附魔,現在那雙節警棍就比之前更加厲害了吧。

他把武器放在手上比劃着,感覺還挺合身的,或許這種武器剛好適合自己啊,比起什麼靈師劍、金鋼武器、匕首那些都要好的多,當然這是近身武器來說的,如果是遠程的武器那還是自己的驅魔**炮好點,總結了一下之後,蘇雲生收起這些武器又聽到外面傳來了噠噠噠的聲音,這種熟悉的聲音讓蘇雲生想起了那種八爪魚怪物,沒想到這些難纏的傢伙又要來了。

有時候蘇雲生真的很懷疑是不是每次對付的都是之前第一次在藝術展覽室遇到的那隻八爪魚怪物,不過它沒有可能生命力如此頑強的,在蘇雲生拿起驅魔**炮正要出去的時候,兩隻八爪魚怪物就從警局武器庫的外面爬進來了,沒想到這次來了兩隻啊,之前自己和師傅一起對付一隻都那麼困難啦,更加不要說要對付兩隻。

看到它們來到,蘇雲生卻沒有畏懼,他怎麼想都沒有想過自己會害怕這些八爪魚怪物,給自己的驅魔**炮裝備了冷凍的子彈,朝着一頭八爪魚怪物發射了過去轟隆一聲巨響過後,其中一隻八爪魚怪物就被凍結起來了這下子蘇雲生就有時間去對付另一隻的八爪魚怪物,看到那傢伙已經來到自己的頭上,伸出那藤蔓一般的觸鬚就要甩過來,蘇雲生換上火焰彈炮擊過去,再次是一聲巨響不過這次那八爪魚怪物直接被擊中核心全身粉身碎骨,它的血肉在一分鐘之後從天而降全部落下到蘇雲生的身邊。

此刻另一隻八爪魚怪物也從凍結中掙脫了出來,看到自己的同伴已經死去,它沒有後退而是轉動着身子伸出那些觸鬚朝着蘇雲生髮射了過來,這次蘇雲生不小心被八爪魚怪物的那些觸鬚給纏繞住,四肢一下子不能移動,而且那八爪魚怪物還把他一直拉了過去,八爪魚怪物同時張開那如同人類腦袋的嘴巴想吃掉蘇雲生,本來蘇雲生應該會很麻煩的,誰知道就在他快要被咬死的前一秒,背後忽然有人直接分開了那八爪魚怪物的身體,看到玄武劍熟悉的光影,蘇雲生就知道有誰來了。

那個熟悉的身影直接把這八爪魚怪物魔物從背後分開了兩半,多麼熟練的曉柔劍法,加上雙龍劍法的威力,這八爪魚怪物完全沒有動彈的機會,收起玄武劍之後謝靈欣就和蘇雲生說道:“你怎麼那麼不小心呢?”

“雅馨!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裏啊?我都沒有帶你來Y市!”蘇雲生整理了一下身上有點滑膩的感覺,剛纔那八爪魚怪物在纏繞他的時候分泌出一種粘稠的液體落到他身上了,這種感覺讓他渾身都不怎麼舒服。

“哈哈,不就是因爲感覺到你有危險麼?幹嘛你不問謝小雨去哪裏了?爲什麼沒有和你一起來呢?‘謝靈欣好像話中有話的,想故意刺激蘇雲生,他有點尷尬,都什麼時候了,還在這裏爭風吃醋的感覺不好,蘇雲生就說道:“謝小雨忙別的嗎?”

“沒錯,她還要留在旅遊區那邊保護大家呢,你不知道,自從你們離開後有許多外面的人大規模地涌入到旅遊區,現在弄的旅遊區都變得很擁擠了,他們好像發現旅遊區是安全的一樣。”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