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確定你是在跟我說話麼?”白人青年臉上閃過一抹猙獰的笑意,用槍口頂了頂楊青青的腦袋。

“好吧,有什麼要求你說!我儘量滿足!”秦洛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讓我們離開,你的人不準阻攔,也不許跟蹤。我們安全之後,自然會放了她!”白人青年冷笑道。

“你覺得我是白癡麼?”秦洛聞言,不由得嗤笑道。

我是大神的頭號黑粉 如果你不同意,大不了我們魚死網破。我死了倒是無所謂。可這個大美女如果死了,估計你會傷心很久吧?”白人青年哈哈大笑了起來。

這時,躲在暗處的特戰分隊小隊長衝着秦洛做了個就位的手勢。

秦洛餘光一撇,隨即沉吟道:“我可以考慮讓你們離開這裏,但是出了這裏,你們必須馬上放人!”

白人青年聞言,下意識地扭頭望向了那個黑人光頭。

就在這個時候,秦洛的手指動了。隨着一聲槍響,那個白人青年手中的****被子彈直接擊飛了出去。

白人青年臉色狂變,拉着楊青青就打算躲入水箱之後。

可秦洛怎麼會給他這樣的機會?‘砰砰!’又是兩聲槍響,兩顆子彈直接擊穿了對方的膝蓋骨。那白人青年站立不穩,雙腿一彎,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躲在水箱之後的黑人光頭反應了過來,擡槍就打算向楊青青開槍。就在這個時候,一顆***的大口徑子彈,快速地穿過了他的額頭,帶出了一片血花。

“啊!”楊青青一聲尖叫,朝着秦洛這邊就飛快地跑了過來,一頭扎進了他的懷裏。

“秦洛哥哥,我好害怕!”楊青青趴在秦洛的胸口嗚嗚抽泣了起來。剛剛死裏逃生,那種恐懼感讓這個小丫頭心驚膽顫,還未解脫出來。

“沒事了青青。我保證,只要我在,沒人能夠傷害你!”秦洛摟緊了楊青青,在她的俏背上輕輕地拍了兩下,柔聲地安慰道。

三名特戰隊員立馬衝上去,一名檢查着已經被擊斃的黑人光頭。另外兩人將那個失去行動能力的白人青年給控制了起來。

“報告首長,死了一個,還有一個活口!”小隊長檢查了一番,隨即轉過身,對着秦洛彙報道。

秦洛拍了拍楊青青的肩膀,將她從自己的懷中拉開,輕聲地說道:“你先下去等我。我得問那傢伙一些問題,一會我就下來!”


“不要!”楊青青卻是搖着腦袋,撅着小嘴拒絕道。

“乖,聽話!你不是想要做我的女人麼?首先得學會勇敢哦!”秦洛無奈,只能拿出了殺手鐗。

果然,楊青青一聽這話,頓時雙眼一亮:“你是認真的?”

“當然!”秦洛點了點頭。

“那你要快點下來哦。我害怕!”楊青青這才破涕爲笑,點頭答應了下來。

秦洛隨即安排了一個特戰隊員護送楊青青下樓,這才邁着步子走到了那個白人青年跟前。

“你不用問了,我是什麼都不會說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白人青年似乎知道秦洛的目的,咬着牙很是光棍地冷哼道。

“不錯,有骨氣!”秦洛豎起了大拇指,隨即蹲下身,趁着對方還沒反應過來,一把就捏住了他的下巴,迫使他張開了嘴巴。

緊接着,秦洛強忍着噁心,伸出手指在那個傢伙的嘴巴里鼓搗了好一陣,這才從裏面拔出了一顆裝着毒囊的牙齒。

“首長,你怎麼知道他牙齒裏藏毒了?”原本還覺得秦洛惡趣味的小隊長頓時雙眼一亮地問道。

“電影裏不都是這麼演的麼?”秦洛一臉認真地反問道。

“……”白人青年。

“……”小隊長。

感情是看電影看出來的?這都行?

“喂,你不是想死麼?現在你死一個我看看?你不想開口,我想我的兄弟會有很多辦法讓你開口的哦!你要不要試一試?實話說我還沒見識過呢,很期待啊!”秦洛這時笑眯眯地對着白人青年說道。

“有本事你直接殺了我!”白人青年不由得咬牙切齒。

“那可不行。我還沒從你嘴裏得到我想要的答案呢!怎麼能這麼痛快就讓你死了?”秦洛卻是一本正經地搖頭說道。

“別做夢了,我不可能說的!”白人青年咬着牙,一副寧死不屈地樣子。

“行,你牛逼。”秦洛豎了大拇指,然後對着那個小隊長道:“你應該有辦法撬開他的嘴吧?”

“交給我好了!”那小隊長嘴角一翹,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說道。顯然之前沒少幹這樣的事情。



接下來逼供的環節,的確讓秦洛有種大開眼界的感覺。別說那個白人青年了,就算是秦洛看着都忍不住蛋疼菊花緊。這個小隊長下手也夠狠,把他折磨得幾乎快沒人樣了。

可讓人意外的是,這個白人青年的確很有骨氣。即便是受盡了折磨,依舊沒有鬆口的架勢。

“這裏條件有限,好多工具沒法用。這傢伙的嘴太硬了!”小隊長最終給了秦洛一個無奈地眼神。 第一百二十六章 真心話藥劑

秦洛見這個特種小分隊的隊長都無可奈何了,不免有些驚訝。看來這幫人還真不是一般貨色,應該受到過極爲嚴苛的訓練。不管是心理承受力還是身體意志方面,遠非一般人可比。

當然,這也是受場地和工具限制,不然結果還真是兩說。

但秦洛可沒時間等着特種小分隊把人帶回基地去審問。等審出結果,估計對方也早就跑沒影了。

想到這裏,秦洛不禁有些頭疼。該怎麼讓這個硬骨頭開口呢?

對了!自己沒辦法,可以問一下系統啊!說不定就有什麼尋釁逼供的道具呢?片刻,秦洛突然靈光一閃,立馬在系統的商城當中查找起來。

很快,秦洛就找到了一個名爲真心話藥劑的道具。不過再看那價格,頓時就讓秦洛噴血了!又是5個億,而且這5億一小瓶的用量,僅僅只能對十個人使用!相當於五千萬用一回啊!這逼供的代價也太尼瑪逆天了吧?

“系統你個周扒皮!能便宜點不?”秦洛臉色有些難看地詢問道。

“對不起主人,系統標明的所有商品概不還價!”系統精靈傲嬌的聲音頓時就響了起來。

“奶奶的!你這就是在吸血啊!剛纔車技就讓我5個億沒了,現在還要5個億,豈不是一天內10個億就打水漂了?”秦洛頓時不忿地抱怨道。

快穿之女配心願 怎麼能說是打水漂呢?至少主人享受到了系統提供的加成道具服務啊!”系統精靈卻是一本正經地提醒道。

“行行行!你有道理,你個周扒皮。本少爺不跟你爭!那什麼真心話藥劑到底靈不靈啊?萬一沒效果,小爺我可要退貨的!”秦洛咬牙切齒地冷哼道。

“放心,系統出品,良心保證,絕對可靠。只需要一滴真心話藥劑,就可以讓對方將他所知道的一切毫無隱瞞的說出來!”系統精靈信誓旦旦地說道。

“那我要怎麼用?直接給他吞下去?”秦洛追問道。

“主人智商堪虞,是否需要本系統商城的腦力開發藥劑?保證服用後智商達到250!”系統精靈鄙夷道。

秦洛翻了個白眼,不再搭理這個不着調的傢伙,乾脆用了5億兌換了一瓶真心話藥劑。


“首長,現在怎麼辦?”那小分隊隊長見秦洛半天沒動靜,不由得開口問道。

秦洛回過神,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拍了拍那隊長的肩膀道:“放心吧,交給我!想在我面前嘴硬,那是不可能的!”

那小隊長聞言,頓時雙眼一亮。聽這話的意思,秦洛還有手段啊!

那白人青年一臉陰鷙地盯着秦洛。從他的笑容當中,白人青年讀到了一絲自信和不屑。這讓他的心頓時就打起鼓來。

不緊不慢地將手伸入自己的褲袋當中。或者說是裝模作樣更加合適。當他的手再從褲袋裏出來的時候,手心裏就多了一個透明的小玻璃瓶。

“首長,這是什麼?”看着那小瓶裏的藍色液體,小隊長一臉好奇地問道。

“能夠讓他乖乖開口的好東西!”秦洛微微一笑,隨即吩咐道:“把他給我按死了,將嘴巴撬開。免得浪費我的好東西!這玩意可貴着呢!”

秦洛說話的時候心還在滴血呢!這瓶玩意可是5個億換回來的!這用一次就是五千萬出去了啊,能不貴麼?

“好嘞!”那小隊長聞言,立馬對身邊的戰士使了個眼色。

兩人一個按住了白人青年的上身,一人很是粗暴地就直接捏住了他的下顎骨,手槍的槍柄就直接卡在了對方的嘴中。

“來吧!”那小隊長可不管白人青年的掙扎,衝着秦洛笑道。

秦洛走到了白人青年跟前,將手中的小藥瓶遞到了他嘴邊,同時對準了口內,從瓶口的橡膠封口處擠出了一滴藍色的液體,直接就滴入了對方的口中。

“好了,鬆開他吧!”秦洛將藥瓶蓋上,這纔對着兩人吩咐道。

白人青年原本掙扎的身軀卻是突然間安靜了下來。帶着一絲慌亂的眼神也逐漸變成了漠然之色。好像整個人突然間癡呆了一般。

“首長,你這藥水管不管用啊?怎麼他這樣子好像是傻了?”那小隊長這時有些遲疑地問道。

“放心,你現在問他什麼,他都會乖乖回答你!不信你試試!”秦洛自信地一笑,衝着那白人青年努了努嘴。

“你叫什麼名字?來自哪個組織?”那小隊長不信邪地就對那個白人青年開口問道。

“我叫路易斯,是天使傭兵團野狼小隊的副隊長。”白人青年目光呆滯地開口說道。

那小隊長聞言,頓時雙眼一亮,不由得回頭看了秦洛一眼。貌似這藥劑真的有效啊!

“你們這次來華夏有什麼目的?爲什麼要對楊青青進行綁架?”小隊長繼續問道。

“我們的任務是得到楊釗手中有關於新型金屬合金的技術資料。因爲楊釗現在在我們手上,卻不配合我們,不肯交出東西。所以我們需要用他的女兒來逼迫他就範!”路易斯繼續解釋道。

“只有五分鐘的效果啊!五分鐘之後他就恢復清醒了。撿重點問!”秦洛這時開口提醒了一句。

“你們一共有多少人,現在在哪裏落腳?另外被你們劫持的楊釗,現在在什麼地方?”小隊長聞言,趕緊出聲詢問道。

“野狼小隊一共八個人,全部都潛伏在東海。除了我們之外,還有六個隱藏在蘇綸酒吧的地下室。楊釗也被關押在那裏!”路易斯立馬就將自己團隊的情況全部說了出來。

緊接着,又問了一下問題。路易斯都如實回答,可是沒有多少有用的信息。秦洛知道他們是受僱於人,但是背後的金主是誰,連路易斯和他們隊長都不知道。可見這個天使傭兵團的保密工作做得十分到位。

“沒想到這傢伙居然是天使傭兵團的人!情況看來有些棘手。我們現在要立馬趕到蘇綸酒吧麼?”小隊長站起身,皺着眉頭對秦洛問道。

“這個天使傭兵團能牛逼麼?”秦洛見小隊長的反應,不由得雙眉一挑。

“他們是歐洲排名第三的僱傭兵團。戰鬥力自然不是普通的傭兵團能比較的!天使傭兵團在全球都有很龐大的勢力以及情報網絡,讓各國都很是頭疼。只不過他們從來沒進入過華夏境內,沒想到這次爲了楊釗,居然鋌而走險來到了這裏!”小隊長皺着眉頭解釋道。

“聽上去的確很厲害的樣子。不過我看也不過如此了!”秦洛冷笑了一聲,心中已經有了主意。 第一百二十七章 進入酒吧

就在這個時候,路易斯空洞的眼神恢復了一絲神采。顯然五分鐘藥效已經過去,這個傢伙清醒過來了。

“你們對我做了什麼?”路易斯看到秦洛笑眯眯地盯着自己,心底突然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當然是把你的嘴巴給撬開了!你剛纔不是還很硬氣麼?結果還不是該說的都說了?”秦洛得意地冷笑道。

“不可能。我是不會告訴你們的!”路易斯一臉的難以置信,腦袋拼命地搖晃着。

“天使傭兵團,八個人的小分隊,現在楊釗就被你們關在蘇綸酒吧的地下室對不對?”秦洛臉上的笑容就更加燦爛了起來。

路易斯聞言,頓時就呆住了!秦洛居然真的知道了!難道真的是自己開口告訴他的?

“不可能。你剛纔到底餵我吃了什麼?該死的!”路易斯氣急敗壞,頓時咆哮了起來。他還從來沒聽說過世界上有這種神奇的藥水!

“讓人把他押回去!我們下去吧!”秦洛卻是沒再搭理路易斯。對着那小隊長吩咐了一聲,就轉身走下了樓去。

很快,那小隊長就從後面跟了上來,有些好奇地問道:“首長,你剛纔的那個藍色藥水,還有多少啊?”

“幹嘛?別打我藥水的主意啊!地主家也沒餘糧了!而且這麼寶貴的東西,我可是花了很大代價才弄來的!就剛纔那一滴就價值五千萬呢!”秦洛聞言,立馬一臉警惕地說道。

那小隊長瞪大了眼睛,懷疑自己的耳朵有沒有出問題?那一滴藥水居然就要五千萬?這是天方夜譚麼?

“別不相信。除非你能給我5個億,那我就把這瓶藥水全給你!”秦洛知道這貨在想什麼,一臉得瑟地輕哼道。

“那還是算了吧!這麼貴的東西,我們還真用不起!”那小隊長聞言,不由得搖頭苦笑起來。

見秦洛終於從樓上下來了。早就已經等得不耐煩的楊青青立馬就撲了過來。

“秦洛哥哥,怎麼這麼久啊?人家好害怕!”帶着一絲哭腔,楊青青躲在秦洛的懷中不安地說道。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