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是在跟本座談條件嗎?”凌天厲聲喝到。

嚇得申屠軒整個人都肝膽俱裂。如果不是拼命忍着,還真的會失禁了。

“沒有沒有,小人不敢。小人絕對沒有此意。小人只是跪求,哀求前輩大發慈悲,饒過小人而已。”

“你怎麼這麼多廢話。知道什麼就趕緊說。再囉嗦,別說我師父不殺你。我也忍不住要殺你了。”


仇正合天生就是一副兇狠之相,再加上冷酷無情的語氣,簡直就是天生的惡人,威脅感十足。

申屠軒連連磕頭求饒,隨後開口說道:“魯修遠的屍體是青巖山元陽殿的人帶回去了。”


“什麼?你們元陽殿的人帶回去了?”仇正合一臉震驚,甚至是難以理解過來。

不過這樣的結果對於今天來說卻沒有任何的意外。

“沒錯。從一開始,魯修遠就是殿主李沐韓整個計劃下的第一枚棋子。他表面是被殿主安排過來確認凌老前輩修爲近況的。實則是帶着兩大藉口過來興師問罪的。”

“什麼兩大藉口?還敢興師問罪?”仇正合再次打斷了申屠軒的話問道。

但這樣低級的問題,凌天早就在魯修遠來到絕情山上是就已經想到了。

所以他狠狠瞪了仇正合一眼,嚇得仇正合全身一個激靈,如同貓咪被嚇得炸毛了一般。

“也就是爲了之前李雲天之死代表天下的名門正道前來討個說法。第二個就是以李雲天是青巖山元陽殿的弟子,以及魯修遠是李雲天的師父爲由前來興師問罪。”

“這個凌老前輩一定早已知曉了。”申屠軒還擡起頭偷偷看了凌天一眼。

誰知凌天卻一臉冷漠的俯視着他,他立馬就把頭低了回去。

“行了。繼續。”凌天根本不關心這個,直接讓他說了下去。

“是!其實這一切都是殿主李沐韓設的局,他想得到元陽殿總殿的重視,他想要往上爬,所以必須得有卓著的功績傍身。於是他就策劃了肅清魔道,以正武林風氣的計劃。”

聽到這,凌天之前推測的所有事情算是完全聯繫上來了。

但是仇正合卻聽得雲裏霧裏的,心中更是疑惑重重。

不過他卻不敢問,不敢說話。只能呆呆的站在一旁。

“這麼說來,魯修遠的屍體從一開始,就是李沐韓派人挖的墳?然後也是他派的人給蝕魂殿送的假信?最後爲了推波助瀾,引發更大波浪,所以直接派人滅了蝕魂殿?”

“沒錯。凌老前輩你說的這些都是殿主李沐韓一首策劃的。包括前往淨月門屠殺她們,也是他爲了剷除異己下的命令。”申屠軒趕忙補充道。


他生怕凌天一怒之下,不分三七二十一,直接將他拍死了。

“哼!堂堂名門正道,還是如此德高望重之人,竟然如此陰險狡詐,簡直就是武林一大禍害。”凌天憤然。

仇正合更是恨得咬牙切齒:“師父,徒兒願意請戰。”

“申屠軒,除此之外,你還知道什麼一併說來。”

咯噔!

申屠軒心底一怔,腦袋嗡的一聲,差點變得一片空白。

因爲凌天這話說明,他所說的這一切還不足以讓他活下來。

如此,他能不懼怕到心神具碎嗎?

他使勁想,拼命想,絞盡腦汁往死裏想,但是很不好意思,真的什麼都想不起來了。甚至可以說,是已經沒有什麼有用的信息可以挖得出來了。

“沒有了嗎?有你就趕緊說,這可是你唯一活下去的機會。把握好吧。”


仇正合此刻還不忘在一旁添油加醋的,更是讓申屠軒驚懼得不知如何是好。

那張痛苦掙扎的臉,現在都已經變得扭曲猙獰起來了。彷彿再多逼迫一下就要瘋掉了一樣。

“申屠軒,沒事了。你可以活下去了。”凌天淡然說道。

申屠軒臉上的神情頓時凝固了。

一雙難以置信,又欣喜,又茫然……充斥着複雜情感的眼睛,一直定定的注視着凌天。

身子更是如同陷入了時間靜止一般,一動不動。

也不知過了多久,申屠軒嘩啦一下,淚水奪眶而出。隨即對着凌天猛然磕頭感謝。

凌天揮了揮手,示意仇正合替他鬆綁。

“申屠軒,本座問你,你是否願意入我玄冥教下,成爲本座的得力干將?”

愕然!

不僅僅是申屠軒如此,就連仇正合整個人都怔住了。

“你好好考慮下。畢竟你做出瞭如今的抉擇,對於你日後定會有極大的影響。其他的也不必我多說了。”

凌天從高臺下緩緩走了下來。隨後對仇正合吩咐到。

“好生安排,去留自願。”

“是。師父。”

仇正合恭敬行禮。目送凌天朝着主殿後走去。

此刻,申屠軒才完全回過神來,趕忙對着凌天離去的方向深深一鞠躬。

“感謝凌老前輩。申屠軒必定好好考慮。感謝!”

“走啦!”

仇正合一臉不解的看着申屠軒,嘴裏不禁嘀咕起來。

“也不知道師父看上你什麼了,竟然沒有一招滅了你?不過你放心就是了。師父一言九鼎,說饒你一命,絕對不會食言。你就放心住吧。”

申屠軒聞言,直冒冷汗。心中更是忐忑不已。

這答應吧?

可謂是伴君如伴虎,這可是魔道祖師爺啊,比什麼君啊,虎啊還要恐怖的存在。一不小心,自己豈不是就完蛋了。

但不答應吧?

又感覺離開真離開這裏之後,沒有任何庇護,最終也會因爲背叛而被元陽殿的人追殺至死方休。


難啊!

我實在是太難了啊!

“你就住在這裏吧。平時可以在這一片區域內走動。前面就不要去了。偏殿也不建議你出去。所以主殿你就別去了。”

“這裏面有個大書房,裏面有各種奇奇怪怪的典籍。喜歡就自己去裏面看。都是些上不得檯面的玄品,地品功法。所以師父就全部丟到這裏面來了。”

噗!

聞言,申屠軒差點沒有嘔出一口精血來。

地品級別的功法,也能叫上不得檯面?這絕情山果然像傳聞中所言,絕世功法隨地扔嗎?

申屠軒似乎找到了可以說服自己留下來的理由了。 從主殿回到密室之後,凌天的腦海中便響起了系統提示音。

“叮!恭喜宿主完成支線任務:魯修遠屍體真相已經調查完成,獲得兌換點1000點。”

“叮!恭喜宿主邁出支線任務,強大自身,招賢納士的第一步,獲得兌換點500點。”

“叮!恭喜宿主得到申屠軒的頂禮膜拜,獲得兌換點200點。”

嘿嘿~

這多不好意思啊!

就這樣,輕輕鬆鬆,1700點兌換點平安入袋。真是……哈哈~

凌天盤坐在圓形石塊之上。

隨即打開了系統界面。

姓名:凌天

種族:人族

壽命:1274天13小時40分(可購買續命卡續命)

地位:玄冥教教主,魔道祖師爺,天榜第一

修爲:武魂初期境界(可修煉狀態)

奇門九技錄等級:一級(等級點:700/20000)

奇門九技錄修爲:無敵掌控(此技能爲絕對領域範圍內施展的能力)

絕對領域範圍:2222釐米(以自身爲圓心向周圍無死角覆蓋的範圍)

兌換點:6000點

道具:絕對反擊卡三張(天品高階),海納百川卡兩張(天品特級1,天品中階1),彈指一揮間一張(地品初階),特殊技能卡(隨機贈送),龍陽百轉解毒丹一枚(天品特級),絕對格擋三張(天品高階1,地品特級2),無形氣盾一張(天品高階),反彈之盾一張(天品特級),逆天反擊卡三張(天品中階),《清心蓮柔玄舞圖》功法(天品高階),七星鎏虹劍一把(天品特級),傲視羣雄卡一張(天品中階),一招必殺卡兩張(地品高階),不可描述卡兩張(地品特級),銅牆鐵壁卡兩張(地品高階)

主線任務:清理門戶,重振旗鼓(2/9);調查分裂叛離真相(需要完成前置人物才能觸發獎勵機制)

幸運值:1點(滿十或其倍數必得神祕大禮包一份)

技能:審判之眼(效果永久,今日使用次數:3次)

師徒:穆塵雪(忠誠度95%),竺興修(忠誠度20%),仇正合(忠誠度25%)(認可此關係的人才會出現在此列)

坐騎:重明鳥(超天品特級,上古神鳥)

增幅道具:幻神化形衣(天品特級:可額外增加絕對領域範圍3米;可百分百幻化出任何人物。)

……

6000點!

凌天雙眼瞪大,這一天都還沒有完全過完,就已經給自己積攢瞭如此之多的兌換點。

簡直就吊炸天了!

“看來以後要多管齊,各種獲得兌換點。”

不過當凌天的目光落在主線任務上時,他的臉頓時就沒有這麼愉悅了。

先不說別的,就這仇正合已經迴歸絕情山,而且忠誠度都已經回升到了25%,比竺興修的都還要高一些。

但爲何這進度還是2/9?

難不成要給天雷劈一劈纔算數?

想到這,凌天心中有數了。等這件事暫告一段落,論功行賞的時候,就劈一下試試。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