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山谷祕境,雲蒼馬上就感應到了侏儒一族的氣息波動,臉色更加難看:嘴上說着對侏儒一族不感興趣,結果呢?還不是滅了山嶺巨人,把侏儒一族接了過來?

丁牧啊丁牧,你這小子也太雞賊了一點吧?

大國手 ,雲蒼沒有去找侏儒一族,而是先去找了丁牧。

如果丁牧真的有意收服侏儒一族,他貿然去找侏儒一族,很可能會引起丁牧的誤會,爲了自己的小命着想,還是先找丁牧探探口風吧。

找到丁牧之後,雲蒼也沒有和丁牧藏着掖着,直接問道:“丁牧道友,你怎麼又出手把山嶺巨人給滅了?你不是說你對侏儒一族沒什麼興趣嗎?”

丁牧看到雲蒼的時候就知道雲蒼的來意,數道:“我對侏儒一族是沒什麼興趣,也懶得拉攏他們,只是因爲某些原因,才把他們解救出來,安頓在這裏的。”

雲蒼苦笑,“丁牧道友,事到如今,我也就不瞞你了,你應該也能看出來,我做了這麼多,把煉氣士功法送給精靈一族和侏儒一族,就是爲了要拉攏他們,希望他們能給我提供一些助力,結果你這麼一搞,精靈一族和侏儒一族都在心裏念你的好,我想要拉攏他們,怕是沒有這麼容易了啊。”

丁牧說道:“那是你的問題,之前你不是說有教無類,希望精靈和侏儒能夠主宰自己的命運嗎?如果你真的是爲了精靈和侏儒着想,那你應該爲他們高興纔對。”

雲蒼搖頭,“我都跟你說了實話了,這世界上哪有什麼天上掉餡餅的事?我出手幫助精靈和侏儒,也是想要得到回報的,事到如今……”

“這樣吧,丁牧道友,你如果真的對精靈和侏儒沒什麼興趣,我可就出手了。我如今迫切希望能夠得到精靈和侏儒的幫助,如果你也想收服精靈和侏儒,你就說句話,我馬上退出!”

丁牧搖頭,“我說了,我對精靈和侏儒一族沒有興趣,精靈一族那邊我不管,但是你想要利用侏儒一族,還得問問詩慧的意思。”

林詩慧適時站出來,“雲蒼道友,我和侏儒一族有些淵源,不願意看到侏儒一族在蠻荒大陸受苦,所以才讓丁牧出手殺死了山嶺巨人,聽你的意思,你明顯是要利用侏儒一族,這我就不能答應了。”

雲蒼沉吟數秒,“這麼說,我可以出手拉攏精靈一族了?”

丁牧點頭,“精靈一族的死活,與我無關。” 打發了雲蒼,丁牧打算留在這裏好好修煉,畢竟這段時間的收穫不小,需要靜下來心來好好捋一捋,但是在他回到房間的時候,殺意分身突然出現。

“三月之期已到,你我之間,該有一場決戰了。”

丁牧看着殺意分身,臉上露出幾分詫異,三個月的時間,這麼快就過去了嗎?

回想一下,自己閉關了兩個月,又在嵐塵大陸、斷龍大陸來來回回跑了這麼就,三個月確實已經過去了。

“好,既然你出來了,那就來打一場吧。”丁牧起身,“咱們換一個地方,你跟我來。”

丁牧不想在這裏和殺意分身決戰,如今他們兩個都能爆發出仙帝級別的戰力,如果收不住手的話,這個山谷就算完了。

在離開之前,丁牧特意找林詩慧說了一下,如果他被殺意分身殺死的話,就讓林詩慧想辦法帶着巫穹返回地球,以林詩慧的修爲,足以在地球上稱雄了。

至於飛昇這些,就不要想了,沒有丁牧的幫忙,林詩慧和巫穹在修爲和戰力上,都差了一些。

林詩慧心中擔心,想要跟着丁牧一起過去,卻被丁牧拒絕了,理由是他和殺意分身戰鬥的時候無法分心,畢竟殺意分身如今的修爲和戰力,已經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離開山谷,在外面找了一片空地,丁牧取出殺意鐵劍丟給殺意分身,隨手又取出了陰陽劍和長劍,看向殺意分身,“出招吧。”

殺意分身沒有任何話語,身體化作一道紅光融入到殺意鐵劍之中,頃刻之間朝着丁牧飛射而來。

丁牧心中驚訝,他也沒有想到殺意分身一上來就是拼命的招數,面對這一招,他根本沒有機會展開雷劍領域,凝聚劍意雷龍什麼的,只能憑藉劍術抵擋。

當下他揮動長劍,自在歸真劍施展出來,和殺意鐵劍撞到一起,一聲輕鳴之後,殺意鐵劍震顫不已,丁牧則是後退幾步。

自在歸真劍可以消散靈氣,而殺意分身的本質就是靈氣,要不是殺意分身躲在了殺意鐵劍裏面,面對丁牧施展出來的自在歸真劍,怕是直接就消散無蹤了。

不過丁牧也不好受,殺意分身已經將殺意完全融入到殺意鐵劍之中,就算有自在歸真劍的影響,這些冰冷的殺意還是順着長劍進入丁牧的身體,打死破壞丁牧體內的生機。

丁牧冷哼一聲,長劍再次刺出,強忍着殺意在體內肆虐的痛苦,卻沒有任何停止自在歸真劍的架勢。

殺意分身也忍受着自在歸真劍的影響,全力和丁牧過招。

雙方都知道對方的招數和底細,一上來就是巔峯對決,沒有任何妥協的意思。

如果丁牧放棄自在歸真劍,單憑雷劍領域,都沒有把握擋住殺意分身和殺意鐵劍的攻擊,同樣的,殺意分身若是敢有半分猶豫,不融入到殺意鐵劍之中,丁牧就能憑藉自在歸真劍分分鐘將他擊殺。

所以這場戰鬥一開始就進入了白熱化,丁牧和殺意分身都在苦苦堅持,看誰先撐不住。

因爲施展自在歸真劍的時候,丁牧無法從識海小草中獲得生機,只能依靠強悍的肉身對抗殺意的肆虐,所以丁牧的臉色已經變得有些猙獰。

殺意分身也不好受,他能感受到自己的身體正在不斷被削弱。

論肉身強度和體內蘊含靈氣的總量,他根本不可能是丁牧的對手,所以在十幾招之後,他決定拼命了。

此時的殺意分身已經在一定程度上完成了以殺證道,只不過還不完美,畢竟他殺死的只是重霄祕境內丁牧的鏡像,並非丁牧的本體,但就算在這樣,殺意分身所能爆發出來的戰力也已經超出尋常仙帝大能太多了。

只見殺意鐵劍上爆發出一道耀眼的紅芒,頃刻之間來到丁牧面前。

丁牧不敢怠慢,雙手握住長劍,迎了上去。

長劍和殺意鐵劍碰撞,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停止了。

殺意鐵劍上的紅芒在自在歸真劍的作用下快速消散,但還是有一部分紅芒順着長劍進入丁牧體內,丁牧原本就猙獰的臉變得更加恐怖,他的身體開始忍不住地顫抖,殺意入體的痛苦,絕非常人能夠忍受。

好在這種痛苦沒有持續多久,隨着殺意鐵劍上的紅芒不斷消散,僅僅兩秒之後,殺意鐵劍就哐噹一聲掉到地上,殺意分身最終還是先一步被自在歸真劍擊殺。

丁牧這才鬆了一口氣,用長劍支撐着身體大口喘氣。

剛纔,他能感覺到自己距離死亡只有一步之遙,如果殺意分身能夠再多堅持幾秒,他很可能就真的死在這裏了。

沒想到,殺意分身竟然在不知不覺中成長到了如此地步。

他突破到入禪境,不單單是自身修爲的提升,就連殺意分身都獲得了明顯提升。

如今他面對殺意分身的時候就已經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脅,隨着他修爲不斷提升,殺意分身必然會繼續變得強大,或許將來真的有一天,他會死在殺意分身手裏也說不定。

深吸幾口氣,丁牧藉助識海中小草快速恢復體內的傷勢,左手打出幾個法訣,殺意分身再次凝聚。

只不過此時的殺意分身的身影看起來單薄了不少,剛纔的戰鬥對他也造成了不小的影響。

“你輸了。”

殺意分身冷哼一聲,右手一擡,殺意鐵劍落入手中,“只差一點,我就能殺死你了。半年之後,我會再向你發起挑戰!不管你殺死我多少次,我都能復活,但只要我殺死你一次,就足夠了,好好珍惜你現在的生活吧,因爲總有一天,你會死在我手裏。”

丁牧呵呵笑道:“那好,我等着那一天的到來。”

殺意分身沒有和丁牧再說什麼,化作一道紅光進入丁牧的身體。

丁牧感受着愈發強大的殺意分身,心裏也有幾分無奈。

殺意分身是一個極強的幫手,多次在關鍵時刻救了他的性命,但偏偏殺意分身追求以殺證道,以殺死他爲終極目標,這就很頭疼了。

總是這樣和殺意分身糾纏也不是辦法,雖然在短時間內可以督促自己不斷抓緊時間修煉,但長遠來看,還是很危險的。

正如殺意分身說的那樣,他可以殺死殺意分身無數次,但殺意分身只要能殺死他一次,就足夠了。


有這樣一個隱患一直留在自己身邊,他如何能放心?

如果將來有一天,他在和某個超級大能戰鬥的時候身受重傷,無法恢復,殺意分身會不會趁機弒主?

就像在重霄祕境中遇到的鏡像和鏡像殺意分身那般,在鏡像被丁牧打成重傷之後,鏡像殺意分身就毫不猶豫地殺死了鏡像,完成以殺證道。

鏡像可以說是他的複製體,鏡像殺意分身能做的事,殺意分身也一定會做,只不過丁牧一直以來都很小心,沒有給殺意分身這樣的機會罷了。

所以想來想去,丁牧還是覺得應該想辦法擺脫殺意分身這個威脅才行。

但,要怎麼才能擺脫呢?

頭疼。 丁牧返回山谷祕境,林詩慧圍着丁牧打量許久才確定丁牧沒有事,忍不住撲過來抱住丁牧。

“你沒事,真的太好了。”

丁牧笑道:“放心吧,殺意分身是我凝聚出來的,他想殺死我,還沒有那麼容易。”

林詩慧點頭,“嗯,我知道,你一定能行的。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嗎?”

丁牧好奇,“怎麼了?怎麼突然問這個了?”

林詩慧說道:“殺意分身一直都想要殺死你,但是我看你這段時間並沒有外出遊歷,都是在閉關修煉,但一直閉關也不是辦法,我還是覺得你現在外出遊歷才能得到更大的提升,我可不想將來有一天你被殺意分身殺死。”

丁牧點頭,“沒錯,這段時間我留在這裏閉關就是爲了參悟雷劍領域,如今我已經領悟了雷劍領域,而且威力不俗,也是時候去找其他二十階妖獸的麻煩了。上次在無回山峯遇到劍羽雕,吃了一個暗虧,這次我打算去找它的麻煩。”

“我能去嗎?”林詩慧眼裏帶着幾分希冀。

丁牧搖頭,“你不能去,不過我給你準備了別的東西。”

說着,丁牧擡手凝聚出一個光團,放到林詩慧手裏,“這是我在無意之間得到空間神通,目前來看我是沒有時間來研究這些了,就交給你來研究了,等你研究出來一些東西,再告訴我就行了。”

“空間神通?”林詩慧臉上露出驚訝之色,空間神通極爲難得,放眼整個千嵐星,能夠領悟空間神通的人都極爲少見,就她所知道的,也只有她和丁牧能夠施展瞬移神通,其他仙帝大能都無法施展出來。

而瞬移神通只是空間神通的入門神通而已。

傳送陣法雖然也是空間神通的一種體現,但傳送陣法都是依靠陣法和各種材料來實現的,嚴格來說,算不上空間神通。

影帝之巔峰演技

更重要的是,只要她能將空間神通完全領悟,再傳給丁牧,丁牧就能花費極少的時間掌握空間神通,這對丁牧也是有極大好處的。

只要能幫上丁牧,她就願意去做。

“好,我這段時間就研究空間神通,等你回來的時候,我一定要研究出來一些名堂!”

丁牧點點頭,“辛苦你了,蠻荒大陸上還有三隻二十階的妖獸,無回山峯的劍羽雕,乾坤山脈的紫虎和烈焰火山的火蟒,我準備都去會一會他們,如果順利的話,我會把它們的屍體帶回來,到時候看看能不能給你也煉製一柄極品靈寶。”

林詩慧笑了,“好,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丁牧揮揮手,走進傳送陣法,激發之後,來到了,無回山峯。

上次在無回山峯吃了暗虧,現在是時候把場子找回來。

無回山峯上到處都有劍羽雕,之前還能對丁牧造成威脅,但是現在,丁牧已經直接無視它們了,進入無回山峯之後直接激發雷劍領域,任何敢於靠近的劍羽雕都會受到淡藍色劍意的攻擊。

這些淡藍色的劍意中蘊含了雷光,便是十七階的劍羽雕被擊中,也會陷入麻痹之中,被隨後落下的淡藍色劍意擊殺。

一點不誇張地說,沒有仙帝大能的修爲,面對丁牧的雷劍領悟,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可能!

一路行來, 怪力王妃,專治病嬌 ,丁牧根本懶得管,只有超過了十三階的妖獸,丁牧才費些手段,取出妖丹,至於劍羽雕的屍體,直接無視了。


就這樣一路飛行了三公里,劍羽雕的數量明顯減少了不少,但是卻沒有看到二十階劍羽雕的身影,丁牧心中生出了一些疑問,難道二十階劍羽雕都不管它族羣的死活嗎?

又或者,劍羽雕也已經不在無回山峯了?

丁牧鎖定附近的一隻十七階劍羽雕,發出一道淡藍色劍域將其擊殺,又發出一道靈氣將劍羽雕的屍體捲過來,搜魂術發動,片刻之後,丁牧就露出了玩味的表情。

根據搜魂的結果,二十階劍羽雕在一個月之前就離開了無回山峯,一直都沒有回來。


和劍羽雕一起來開的,還有李晉!

一直以來,丁牧對李晉的認識都是一個爭奪歸元宗宗主的失敗者,心思黯然之下才在無回山峯隱居,不問世事,沒想到他竟然也離開了無回山峯。

而且通過這次搜魂,丁牧發現李晉和二十階的劍羽雕關係很不錯,這次劍羽雕之所以離開無回山峯,和李晉有直接的關係。

那麼李晉隱藏如此之深,到底有什麼目的?

劍羽雕的離開,和蠻荒巨鱷的離開是不是也有一些關係?

蠻荒巨鱷是在一個神祕人的慫恿之下離開的,一直到現在都沒有任何消息,那麼李晉和帶走蠻荒巨鱷的神祕人,有什麼關係?

單單對十七階的劍羽雕搜魂,已經得不到更多的消息,丁牧也只能放棄,不過丁牧還是把目標鎖定到了乾坤山脈的紫虎和烈焰火山的火蟒上。

蠻荒大陸一共五隻二十階的妖獸,如今有兩隻都被神祕失蹤,剩下的兩隻,是不是也被神祕人帶走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