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個都是精緻到完美的菜肴,色香味一應俱全。

然而歐陽紫玥卻沒有什麼胃口,只是怔怔的看著這些菜,卻不動筷子。

本來還有一點點食慾的,都被這變態給折騰完了……

他的啰嗦程度,跟唐僧級別的烈焰有得一拼!

「你不吃嗎?」男子輕佻的聲音再度響起。

歐陽紫玥已經形成條件反射了,一聽到他的聲音,胃裡的酸水就又向上涌了一下。

她無力的擺擺手:「我沒胃口,你自己吃吧!」

「我知道,你看著我就茶飯不思。只想看我,都顧不得吃飯了。」男子一副心知肚明的樣子,笑眯眯的說道,眼裡洋溢著得意和喜悅。

媽的!歐陽紫玥努努嘴,將差點脫口而出的髒話壓了下來。

「沒錯,我看著你就飽了……」

說完,就迅速的拿起筷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夾著菜直往嘴裡塞。

生怕一個不小心,他就又說出了更多讓她倒胃口的話。 生怕一個不小心,他就又說出了更多讓她倒胃口的話。

很快,她就吃得酒足飯飽了,還很沒形象的打了個飽嗝。

紫衣男子看著她因為吃飯而變得愈發潮紅的臉蛋,嘴角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這就對嘛,吃飽了才好辦事嘛!」

「辦……辦什麼事?」歐陽紫玥聽得出他這話說的不對勁,一雙杏眸緊緊的盯著他。

這才發現送上來的菜,他一口也沒吃,心裡愈發覺得不對。

他難道在這些菜里嚇了什麼毒?

被這種想法嚇出了一身冷汗,她只能牢牢的握住拳,來宣洩自己的不安。

「你說呢?」男子曖昧一笑,忽然用雙手撐著歐陽紫玥的椅子,湊近了她的臉,滾燙的身子也愈發的貼近她——

「你到底要幹什麼?」這種有驚無險的事多了,歐陽紫玥也就淡定了,乖乖的坐著,沉靜說道。

「你吃飽了,也就該我用餐了吧?」男子熱乎乎的氣息在她耳畔掃過,吹動著她的髮絲,輕輕的撓動著她的皮膚。

「你要怎麼用餐?」雖然覺得這問題很白痴,但歐陽紫玥還是頂著頭皮問出口。


「當然是吸你的血啦……」一句話引得歐陽紫玥小腿都開始打顫起來。

媽呀,這個莫名其妙冒出來的男人真的是吸血鬼?!

也難怪他所做的事情都不像正常人了!

一想到,自己被吸幹了血,像個乾屍一般躺在地上,歐陽紫玥嚇得眼淚都快流出來了,激動地大喊大叫:「不要啊不要……」

「遲了,已經太遲了……」男子的笑容深不可測,張開血盆大口,瞬間就要咬上她的脖子。

正在這時,「砰」的一聲,門突然被踢開了。

紫衣男子眯了眯眼, 游俠武凌傳 ,只留下一縷冰冷的空氣。

歐陽紫玥嚇得驚慌失措,不住的拍打著:「不……我不要被吸血……我不要死……嗚嗚……」

胸前的衣襟都被她的淚水浸濕了,君無邪忍不住低下頭,吻住她的眼角,憐惜得將她滾燙的淚水全部都吻去。

原本她本是不怕死的,可是自從有了君無邪,有了現在的幸福生活,她真是越來越怕死了!

熟悉的氣息鑽入鼻子里,歐陽紫玥含著淚眸,稍一抬頭,就看到那張熟悉的臉——

心裡的防線全部都崩潰瓦解,便「哇」的一聲嚎啕大哭起來,哭得更加大聲了,似乎要把滿心的委屈全部都哭出來。

那響徹天地的哭聲哭得君無邪心都碎了,卻只能皺緊眉,不斷的安撫她:「好了,沒事了,玥兒,有我在,沒事的……」

「哎呀,真是沒意思,連個玩笑都開不起……」不遠處傳來一個涼颼颼的聲音,卻依然含著滿滿的笑意。

一句話,引得歐陽紫玥和君無邪都直直的望向他。

紫衣男子依舊不緊不慢的翹著二郎腿,坐在板凳上,唇邊掛著如沐春風的清淺笑容。

「那麼皇叔的玩笑是不是也開得太大了呢?」君無邪清俊的臉上顯出一抹強勢的慍色,彷彿暗黑的龍捲風,狠狠的刮進心的最深處。 「那麼皇叔的玩笑是不是也開得太大了呢?」君無邪清俊的臉上顯出一抹強勢的慍色,彷彿暗黑的龍捲風,狠狠的刮進心的最深處。

歐陽紫玥瞅瞅紫衣男子,又看看君無邪,心裡不禁打起了小鼓。

哎呀,吸血鬼和妖孽對上了……

然而還蓄著淚的眸子卻突然一轉:「慢著,你說……他是你的皇叔?」

「瑞王,君天祺。」 閃婚99分:王牌貴妻 ,咬著牙,緩緩的吐著字。

每一個字都堅硬而生澀。

「想不到當年的小無邪已經長這麼高了呢,風度翩翩,一表人才,尤其武功,更是精進不少……」紫衣男子唇角掀起,一絲飄逸的笑容溢出。

「無邪能活到現在,也得感謝當年皇叔的手下留情呢。」君無邪面色未變,說話不疾不徐,但不難從他的口氣中聽出一絲嘲諷之意。

聽到他這話,君天祺眸光不由得一黯,懸在嘴邊的笑容也盡數斂去,「唉,我當年也不是故意想殺你的,只是一時鬼迷心竅……」

神馬?這個變態大叔當年曾經想要殺她們家君無邪?

歐陽紫玥眯緊了杏眸,倏然放開了緊扯著君無邪衣襟的手。

君無邪低下頭,錯愕的看了一眼歐陽紫玥,不知道她接下來到底要幹什麼。

歐陽紫玥死瞪著對面的君天祺,彷彿與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你這個進化不完全的生命體,基因突變的外星人,被毀容的麥當勞叔叔,裝可愛的話可以瞬間解決人口膨脹的問題,耍酷裝帥的話人類就只得用無性生殖,如果你的醜陋可以發電的話,全世界的核電廠都可以停擺,去打仗的話,子彈飛彈會忍不住向你飛,手榴彈看到你會自爆,你說你,你這種天理不容的人還活在這世上幹什麼!」

歐陽紫玥就像只噴火龍似的,一口氣怒吼了一通,那氣吞山河的吼聲罵得幾條街都聽得到!

打不過,她難道還罵不過啊?


君天祺石化了,沒有想到這個一直被他欺負得體無完膚的嬌小女人居然有這麼大的爆發力!

前面她說的那麼多話中有很多名詞他都沒有聽懂,但是從她最後一句話,他完全察覺得出來她是在罵他。

君天祺沒有惱怒,反倒沖著君無邪曖昧一笑,「小無邪,你倒是找了個好女人呢!」

靠,被罵得狗血淋頭,還不忘沖她們家君無邪拋媚眼,這男人的臉皮果然不是一般的厚,原子彈都打不穿!


君無邪寵溺得揉了揉歐陽紫玥的頭髮,凜冽的眸光又瞟向君天祺,冰冷得沒有一絲溫度。

「皇叔知道她是我的女人就好。」


淡靜而好聽的聲音盤旋在空氣中,卻潛藏著不容忽視的霸氣與高傲。

君天祺忽而嫵媚一笑,一個鮮紅的東西就這麼「嗖嗖」的閃了過來。

歐陽紫玥還沒看清, 大唐封魔錄

「以後管好你的女人,別讓她到處胡鬧,否則我可是隨時都會把她吃掉的哦!」輕飄飄的聲音飄散開來,房間里已經沒有了君天祺的人影。 「以後管好你的女人,別讓她到處胡鬧,否則我可是隨時都會把她吃掉的哦!」輕飄飄的聲音飄散開來,房間里已經沒有了君天祺的人影。

咦,人呢?

歐陽紫玥疑惑的望著四周,不禁從腳底心升起了一股寒意,瑟縮的環抱著肩:靠靠的,這神出鬼沒的變態男人不會真是吸血鬼吧?要不然,怎麼來無影去無蹤的?

正在這時,君無邪卻把什麼東西塞到了她手心裡。


歐陽紫玥撐開掌心,低頭一看:儼然是她的蛇信子!

居然失而復得了!鮮紅的顏色在燈光下散發著奪目而清洌的光芒。

「老公愛死你了!」歐陽紫玥看到蛇信子又回來了,心中一陣狂喜,抱著君無邪的腦袋,就狠狠的「啵」了一口,親得他那張妖孽得不可方物的臉上滿是口水。

「老公?」君無邪挑眉,不滿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我有那麼老嗎?」

那樣子真是可愛死了。

歐陽紫玥強忍住又想強吻他的衝動,大眼睛眨巴著,笑眯眯的望著他:「這是我們那裡的稱謂啦!老公就相當於相公,老婆,就相當於娘子。」

「哦……」君無邪低低的應了一聲,然後忽然邪肆的笑開了,「老婆。」

那甜糊糊的聲音簡直叫得歐陽紫玥心都要化了,腳步飄渺得,彷彿馬上就要升仙了……

君無邪望著她潮紅的小臉,心裡一陣悸動。

雖然這個稱呼叫得有點奇怪,但是只要她開心就好。

他忽然俯下身子,用額頭抵住了她光潔的小額頭,兩人的鼻尖也親密的抵觸著。

這個視角,可以將她嬌羞的姿態一覽無餘。

「為什麼會遇到君天祺?」他醇厚的聲音帶著不容置喙的口吻。

兩眼肆意的在她臉上亂掃著,彷彿在威脅她。

只要她敢不說實話,他現在立馬就將她「就地正法」!

歐陽紫玥無奈的撇撇嘴:這腹黑男人老是這麼威脅她,不過也奇了怪了,這種威脅方式,次次都有效!

於是她拿出那張紙條遞給他:「喏,這是有人給我的。」

君無邪接過紙條,迅速瀏覽了一下上面的兩行字,忽然面容一下子就繃緊了,「誰給你的?」

歐陽紫玥眼瞳里閃過一絲異樣,「這個……我也不知道……等到我想要看清那個人的模樣時,她已經不見了……」

她撒謊了,對君無邪撒謊了,可是卻不知道自己為何要維護那個菁兒……

難道是因為她幫助了她,所以她不希望她陷入什麼困境嗎?

君無邪看著她忽閃忽閃的眼神,抿著唇,沒說話。

既然她不想告訴他,他自然也不會逼她,反正以他的能力,遲早會查清楚的。

「西涼坡我已經找到了,那裡有個墳墓,好像是你母妃的,剛才你那個變態皇叔似乎經常去祭奠她,這已經是一條線索了。」

聽到她這話,君無邪眼裡掠過一絲詫異,隨即腦海中似乎有什麼疑團緩緩解開了。

「這個纖穎看得出來是個人名,你知不知道她是什麼人?」 「這個纖穎看得出來是個人名,你知不知道她是什麼人?」

「玥兒,剩下的事,你不要管了!」君無邪靜靜的看著她,眼瞳中閃爍著擔憂。

剛才君天祺的話讓他非常在意,他知道君天祺表面上是一隻「笑面虎」,可他要真發起瘋來,也是非常可怕的,要不然先帝就不會被他逼到那種地步了!

「那怎麼可以?你的人是我的,你的事當然也是我的事!」歐陽紫玥昂高了小頭顱,一雙水汪汪的杏眸就那麼無所忌憚的望著他,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引火的話。

「我的人是你的?嗯,我的人確實是你的。」某人笑得很妖孽很邪惡,就像是餓到極致的野狼,一雙紫眸發出了幽涼的光亮。

「我……我錯了……」歐陽紫玥乖乖舉起雙手,棄械投降,她可不要在這種地方被他吃掉呢!

「不……你沒有錯,事實上你老公也忍了好久了……」

新詞活學活用,是他君無邪一貫的作風。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