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這條薩格地獄河的河水是那麼地危險致命,無論是林隕還是夜孤寒都不敢輕易觸碰!

“小畜生,你真有那麼多的精神力嗎?”

由地獄河水凝聚的鄭玄臉上露出了一個冷冷的笑容:“你的精神力終究會用光,可本座不一樣,本座在此地蟄伏數百年時光,積攢下的精神力足以殺死一百個你!你就慢慢掙扎吧,讓本座看看垂死的螻蟻到底能爆發出多麼微薄的力量,真是可笑啊……”

“不試一試又怎麼知道呢?老不死的!”

林隕輕笑道。

眼見着那道巨人身影再度站了起來,林隕倒是一點都不慌,他早就知道鄭玄沒有那麼容易對付。對方自恃有幾百年積攢下來的精神力,已經立於不敗之地。可他也擁有系統這個逆天的金手指,只要他的積分值夠用,根本就不怕精神力會用光!

他在等一個機會,能夠將鄭玄一擊斃命的機會!

而在此之前,他必須要慢慢地麻痹對方的神經,甚至是讓對方暗自認爲已經是勝券在握。要知道,人在自以爲掌控一切的時候,反而正是最容易露出破綻的時候!

“負隅頑抗!”

鄭玄冷哼一聲,眼中充滿了自信和張狂。他當然看得出來林隕有什麼別的打算,否則憑空消失的夜孤寒又去了哪裏呢?

人老成精,鄭玄又是人精中的人精,他早就察覺到林隕二人在暗中圖謀着什麼。

不過他並不在意,因爲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所有陰謀詭計都只是可笑的東西。哪怕夜孤寒真的隱藏在暗中想要偷襲他,他也不會有絲毫的損傷。

隨着時間的流逝,林隕一次又一次地擊潰鄭玄用精神力凝聚出來的河水巨人,他看着自己的積分值正不斷地在快速減少,心裏也是有些焦急了起來。

纔不過半天左右的功夫,居然已經耗光了將近1億的積分值!由此可見,他的精神力消耗速度究竟有多麼地恐怖了!

鄭玄沒有騙他,這老傢伙的精神力確實是多得嚇死人!

如果硬要打這場持久戰,逼迫鄭玄耗光自己的精神力,林隕很難保證自己的積分值到底夠不夠用!於是他心中靈機一動,這個僵局絕不能再繼續下去了。

他必須要想辦法提前打破這個局面!

“夜孤寒那傢伙應該也恢復得差不多了,是時候該動手了!”

林隕眼中精芒微閃,距離他跟夜孤寒約定的時間還沒到,但他相信後者一定能夠及時領悟到自己的意思。 哪怕是臨時改變計劃,夜孤寒的出手也不會有半點猶豫!

“老傢伙,受死吧!”

驀然間,林隕大吼一聲,他身後的地面竟是猛然有着四道驚人的靈光破地而出,其目標正是在河水巨人體內隱匿着的鄭玄!

這四道靈光,正是他事先藏在地底下的四把璇璣劍!

仔細觀察,那每一把璇璣劍的劍身上都附着凝實強大的真元之力,而在劍鋒之上……則是精神力!林隕深知,只有精神力才能傷得到鄭玄,但要破除地獄河水的障礙,僅憑精神力是遠遠不夠的!

所以,他在自己的璇璣劍上同時附着真元和精神力兩種截然不同的能量,其目的就是爲了要這兩種能量做到相輔相成,成功地助他打破鄭玄的防禦!

神魂體是很脆弱的,鄭玄之所以能夠展現出如此威能,完全是因爲他利用了這裏的地獄河河水。只要能夠破開這裏的河水,鄭玄的神魂體自然沒有任何保護的措施,到那時林隕只需要輕鬆一擊就能將其打得魂飛魄散!

“小畜生,終於等不及了嗎?”

面對林隕的奇襲攻擊,鄭玄卻是暗中冷笑,他早就看出林隕在暗耍花招。如今這四把璇璣劍驀然出擊,可謂是在他的意料之中!

咻!

他不慌不忙地操縱着大量的河水觸手護住自己,不得不說,那四把璇璣劍的威力非同小可,無論有再多的地獄河水擋在面前,都能夠一往無前,將其盡數擊破!

“不好!”

見狀,鄭玄臉色微變,就連他都沒有想到真元和精神力兩種能量疊加在一起的威力居然如此驚人。只見他連忙操縱着更多的地獄河水聚集而來,竭盡全力地護住自己的神魂體!

四把璇璣劍的威力就算再強,也終究敵不過這裏的地獄河水。無因其他,只因地獄河水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多到令人絕望。

最終,那四把璇璣劍毫無意外地跌落在地,還是沒能成功洞穿鄭玄以地獄河水凝聚出來的防禦壁壘!

又是一波大量的精神力消耗,林隕只覺得識海內空空如也,不剩下半點的精神力了。哪怕是有系統大量的精神力返還回來,他也不禁感到有些虛脫,臉色蒼白的他頭暈目眩,甚至是有些想要嘔吐。

剛纔的那一擊,他同時御使璇璣劍和施展極曜爆神術,實在是有些太過勉強了。可即便如此,他那蒼白如雪的臉色卻是不禁泛起一抹笑意,低聲道:“交給你了。”

咻!

幾乎是毫無預兆的,從那鄭玄的身後竟是陡然出現了一道詭異如鬼神般的身影,他手持長刀,眼神冰冷無情,驀然斬出了一道驚天刀芒!

這一刀,彷彿蘊含着天地威能,就連虛空都隱隱有些作顫了起來!


恐怖的刀意令人心悸,充滿着斬殺一切事物的決心,誓與這片天地爭個高低!

正是夜孤寒!

從他跟林隕分開之後,他就一直躲在河水對岸的地底下,等待着關鍵的斬殺機會!林隕提出的計劃,便是讓自己 用大量的精神力去消耗鄭玄的力量,給夜孤寒創造能夠擊殺鄭玄的大好時機!

可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鄭玄的精神力幾乎用之不盡,如果繼續消耗下去的話,最終提前虛弱的恐怕會是林隕。夜孤寒甚至以爲這次的計劃要徹底失敗了,可誰曾想林隕竟是還藏了一手,利用真元和精神力兩種能量附着的璇璣劍居然強行突破了鄭玄大部分的防禦!

雖然最終還是沒能傷到鄭玄的神魂體,但這已經足夠了!

對於夜孤寒而言,鄭玄最棘手的就是能夠操縱大量的地獄河水,讓他根本沒有辦法近身!可現在,鄭玄凝聚而來的地獄河水被林隕擊潰了大部分,哪怕他現在極力地在控制那些河水返還自身,這也需要一點點的時間!

而就是這一點點的時機,正是夜孤寒最好的機會!

於是他毫不猶豫地出手了!

不得不說,這次林隕和夜孤寒的配合可謂是天衣無縫,默契十足!


轟!

冷刀無情,斬斷水流!

那龐大的地獄河水竟是被夜孤寒生生地砍出了一道巨大口子,那驚人的刀意更是瞬間擊中了一直躲在河水巨人體內的鄭玄!

“啊!”


鄭玄如遭重擊,當即發出了悽慘的尖叫聲。

神魂上所受到的創傷,遠比肉身上來得更加嚴重,痛感更是相當地可怕。哪怕是活了好幾百年的老怪物,也未必能夠承受得住這種痛苦。

“兩個混賬小子,你們是在找死!”

鄭玄怒不可遏,竟是在瞬間又凝聚出了大量的地獄河水,化作一隻龐大的手掌驀然朝着夜孤寒拍了過去!

夜孤寒臉色劇變,這可是由地獄河水凝聚而成的手掌,若是被觸碰到的話,他的肉身恐怕會被當場侵蝕殆盡!他下意識地想要躲避,可他的周身附近已經被地獄河水給包圍了,根本無處可逃!

鏘!

一道清脆的劍鳴聲響起,一柄古劍帶着耀眼的靈光劈開了地獄河水,夜孤寒面前陡然出現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口子。他當機立斷,直接從那口子逃了出來,這才堪堪地躲過一劫!

而那柄古劍,正是璇璣劍!

救他的人,除了林隕還會有誰?

視線驀然拉近,此時的林隕居然不知何時消失在原地,夜孤寒放眼望去,在那鄭玄所凝聚而成的河水巨人頭頂,竟是站着一名手心燃燒着冰藍色火焰的青年,正是林隕!

而那道冰藍色火焰,不是青霜冷焰又是什麼呢? “這……是天地玄火?!”

感受到那一冷一熱的詭異溫度和恐怖的氣息,鄭玄的聲音都有些變了腔調,恐懼道:“你的身上怎麼可能會有天地玄火?”

對於神魂體而言,天地玄火的威力是不言而喻的,絕對致命!

如果林隕用天地玄火來對付他的話,那他必定會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他萬萬想不到,林隕居然還藏着這麼一招殺手鐗!

“老不死的,你也該死了!”

林隕冷笑道。

“不!”

無視了鄭玄的慘叫聲,他毫不猶豫地將手中的青霜冷焰激發到了極致,原本只是巴掌大小的火焰竟是在陡然間席捲了整個河水巨人,將其徹底地籠罩起來!

鄭玄的神魂體哪怕是真的想逃出去,也是無濟於事,因爲林隕早在他被夜孤寒吸引注意力的同時,就已經暗自激活了青霜冷焰!

換句話來說,無論是林隕之前的璇璣劍攻擊,還是夜孤寒的刀意攻擊,其實全都只是一個幌子!

真正的殺招,其實還是林隕的天地玄火!

鄭玄固然是人老成精,聰明絕頂,他也的確猜到了林隕和夜孤寒二人早有預謀要偷襲自己。但他終究是低估了林隕,夜孤寒的刀意固然能夠傷到他,卻並不致命。真正想要徹底毀滅鄭玄,唯一的辦法就是林隕手上的天地玄火——青霜冷焰!

斬草除根,殺人誅心!

“老傢伙,你輸了!”

林隕寒聲道。

他這一招是計中計,鄭玄就算再怎麼聰明,也絕對想不到一直被當成是誘餌的自己,結果到最後反而纔是真正的殺手鐗!

這也是無可厚非,想要對付像鄭玄這樣的強者,如果不動點腦筋的話,他和夜孤寒根本就是毫無勝算。


啪。

龐大的河水巨人在青霜冷焰的焚燒下徹底崩潰,鄭玄的慘叫聲也漸漸消散,動盪不安的薩格地獄河也漸漸恢復平靜。林隕和夜孤寒的心這才終於放了下來,因爲他們知道鄭玄一定是被青霜冷焰燒得魂飛魄散,再也沒有復活的機會了。

“合作愉快。”

塵埃落定,林隕突然向夜孤寒伸出了自己的手掌,笑道:“別在意,這是我的故鄉獨有的一種握手禮儀,用來體現友善的。”

“無聊。”

夜孤寒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並沒有伸出自己的手,嘴角還微微扯了下,看上去很是不屑。

“我看你纔是真的無趣。”

林隕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想要指望這個冷冰冰的傢伙轉性,簡直就比登天還難。

“跟你這個死傲嬌比起來,還是小白比較可愛。話說我們打個商量吧,好歹這次我救了你,你就當還我一個人情,把小白的意識放出來跟我聊幾句。”


“休想。”

夜孤寒頭也不回地道。

可就在他以爲林隕還要繼續嘮叨的時候,他心中竟是陡然浮現出了一種極其不祥的預感。強烈的危機感讓他下意識地回過頭去,結果眼前出現的一幕,竟是讓他當場雙目血紅,憤怒到了極點!

只見林隕的胸膛不知何時被徹底洞穿,那血洞竟是足有皮球大小,正是由地獄河水凝聚而成的水柱造成的!

而在林隕身後,一道看上去詭異至極的液態人型漸漸從地面上浮現出來,那張枯瘦的老臉漸漸露出了猙獰駭然的笑容,寒聲道:“乳臭未乾的兩個小鬼,真以爲能殺得了本座?”

鄭玄!

他居然還沒有死!

甚至還在無聲無息間偷襲了林隕!

“你,你怎麼可能沒死……”

感受着胸口傳來的劇烈疼痛,林隕面色如紙,大量的鮮血從口中溢出。就連他的意識都開始模糊了起來,眼前的視線更是變得渾濁無比,整個天地開始旋轉。

他受了傷,而且還是重傷!

鄭玄的偷襲不僅僅洞穿了他的胸口,更是打碎了他的半個心臟!從穿越至九州大陸以來,林隕從來都沒有受過如此嚴重的傷勢,哪怕是他的意志力再怎麼堅韌,此刻也漸漸要陷入了昏死狀態。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