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天強者雖然具備飛行能力,但飛行中消耗靈氣極大,就算有靈石丹藥在身,也無法保證持續不斷的飛行,因此不管是葉寒還是皇甫鍾等三人,每飛行一段時間,就得降下來進行調息。

就這樣四人你追我逃,繞來繞去的不知經過了多少城鎮鄉村,三日之後,葉寒飛臨到一處連綿山區之中,只覺這裡的天地靈氣似乎比其他地方要濃郁很多。

「這裡是……神農架?」

神農架位於鄂北省西部,東臨荊湘,南臨長江,西接山城市,北接武當,相傳遠古時期神農氏在此搭架採藥、嘗百草而得名,又因其主峰「神農頂」海拔三千多米,因此素有「華中屋脊」之稱。

葉寒對於神農架的了解,目前還僅限書本中,雖然此前也萌生過來神農架一游的念頭,但一直沒有成行。

「神農氏又被稱為炎帝,是這個世界上古傳說中的人物,修為強大,法力通天,也不知是否真的曾經存在過……」

葉寒本想從神農架的上空飛過,但當經過神農架的最高峰「神農頂」時,突然感應到神農頂下方的一片密林當中,傳出一股強烈的靈氣波動,他心頭一凜,回頭看了一眼,不見皇甫鍾三人的蹤影,知道他們距離還遠,便降下身形,落入那片密林當中。

這裡山勢險要,林密草盛,屬於神農架的無人區,偶爾可見有山雞野猴在林間一閃而沒。

葉寒雙腳落地,向前走出數十米遠,凝目看去,只見前方一座山峰的山體上,赫然出現一個天然山洞,那山洞的洞口被一層厚厚草木遮擋著,如果不是有靈氣波動自那裡傳出,還真難以發現。

「這個洞里有古怪!」

葉寒在洞口停頓了一下,隨即右掌輕輕拂出,遮擋在洞口前的那一層厚厚草木顫動了一下,化為一堆綠色齏粉,頓時,一個黑暗幽深的洞口呈現在葉寒眼前。

以葉寒現在的實力,這個世界上任何地方都能夠去得,因此這洞中就算有什麼兇險,他也無懼,而且他對這山洞中為何會產生靈氣波動感到十分好奇,想要看看其中究竟有什麼東西存在,當下以土靈氣護身,金靈氣繚繞拳掌之間,緩緩步入洞中。

洞中黑暗如夜,他目光如電,如視白晝,走出數百米遠,前方靈氣波動越發強烈,產生出一股極其強大的壓迫之力,如果是普通人,走到這裡后,就會受那股壓力所阻,再也難以前進一步,只能退回。

那靈氣蔓延過來的壓力,不弱於一名先天高手釋放出的氣息,葉寒釋放出相等的靈氣,抵消了那股壓力,繼續緩步向前。

轉過一個拐角,前方是一片耀眼的土黃色,那是由土靈氣構築成的一堵厚厚的「門」,顫顫而動,如水波一般豎立在那裡,阻擋住了去路。

毫無疑問,這道「土靈氣之門」肯定是一名實力不弱於先天強者的修者布下的,只是布下這道門的人會是誰?他為什麼要布下這道門?這道門的後面隱藏著什麼?

葉寒的好奇心越來越重,決心探個究竟,他右拳凝聚金靈氣,猛然一拳轟出,白色光團化為一根巨大鐵柱,挾著開天裂地的威力,狠狠撞向前方的那道土靈氣之門。

沒有驚天動地的巨響傳出,那道土靈氣之門被白色鐵柱撞中后,無聲無息的出現一個近兩米高、兩尺寬的通道,那通道邊緣顫動不止,似乎轉眼間就會重新合上。

葉寒深吸了口氣,目光堅定,靈氣遍布全身,凝神戒備,身形化為一道殘影,向著那通道中掠去。

這條被強行撞開的土靈氣通道,不知道有多長,葉寒全力向前掠行,過了小片刻,正當感覺到身周壓力倍增時,眼前豁然一亮,已從那條靈氣通道中脫身而出。

就像是寒冷的大冬天脫光衣服浸泡到溫度適宜的溫泉中,葉寒從那條靈氣通道衝出后,進入到一方奇妙無比的天地中,這裡靈氣的濃郁程度,讓葉寒覺得彷彿回到了自己重生之前那個修者遍布的世界里,讓他舒適的差一點沒叫出聲來。

「這裡居然是一個小結界,而剛才的那道土靈氣之門,就是這個小結界的入口!」

眼前所見,是一片壯美山河,山川雄偉,江河澎湃,虎嘯猿啼,鳥語花香……葉寒心中激動不已,忍不住仰天長味出聲。

「想不到誤打誤闖,居然闖進了一個小結界里。這個小結界,應該是一位擁有強**力的修者開闢出的修鍊場所,說不定能在這裡撞到大機緣!哈哈,這下發達了!」

葉寒此刻站立的地方,是一座高逾千丈的山峰峰頂,舉目四望,一切景物盡收眼底。這個小世界里,遍地都是可以用來煉製丹藥的仙花靈草,如赤金花、靈狐草、鳳眼仙蓮、火靈果、地仙參等等,在這裡也隨處可見。

葉寒目光所及,甚至發現了一片生長了數千年之久的仙花靈草,這些靈草能夠用來煉製上品靈丹,而一顆上品靈丹,足以讓一名先天之下的修者短時間內提升一層實力,就算在葉寒生生前所在的世界,也是不可多得的珍稀藥材。

也只有在這種靈氣濃郁的結界當中,才能生長出如此具有靈性的藥材,在外面的世俗界中,根本就不可能!

葉寒感慨了幾句,飛身而起,落到那一片有著數千年葯齡的仙花靈草前,小心翼翼的一株株拔下,放進儲物戒中。

這一片草藥采完,葉寒越過一座山峰,繼續搜索著可用的仙花靈草,留待以後煉丹靈丹。

翻過幾座山峰,葉寒突然間心有所感,抬頭向前望去,只見前方數里之外一座山峰高聳入雲,直入蒼穹,一道道靈氣如水波一般,自那座山峰瀰漫而出,向著四周擴延,彷彿這個小結界里的所有靈氣,都是由那座山峰衍生而出。

那山峰上,一定有曠世寶物!

葉寒精神大振,身形電射而去,凌空虛渡,瞬間落在那座高峰的峰頂。

峰頂光滑如鏡,面積有一個籃球場大,頂上擺放著一張石桌、一張石凳,石桌中心赫然放著一尊尺高的綠鼎。

那一道道如水波般的靈氣,正是從這尊小綠鼎中瀰漫而出,向著四方擴散,滋養著這個小結界當中的山川河流,一草一木。(未完待續。。) 綠色小鼎,不知是什麼材質鑄成,鼎身遍布各種神秘紋路與符號,看上去古樸而神秘。

海量的靈氣,源源不斷的從鼎內外溢,充斥在天地之間,囊括了金、木、水、火、土乃至陰、陽靈氣,這七種靈氣,共同構成了這個小世界,進而讓這個小世界衍生出了一些有靈智的生命。

七種靈氣中,以木靈氣最為濃郁,因此這個小世界中的花草樹木也最為繁盛。

此刻的葉寒,就像一個餓了幾天的叫花子看到了一桌美味,兩眼放光,一副貪婪之色,一步步向著那張石桌靠近。

那綠色小鼎彷彿有生命一般,感覺到有人靠近,竟發出一聲鳴響,剎那間青芒大盛,在石桌四周一丈方圓內,自行結成一個由木靈氣凝聚出的防禦結界,於是一丈方圓之內立即成為禁地,葉寒嘗試了幾次,甚至以金靈氣全力出手攻擊,都無法破開這一層木靈氣結界。

「乖乖,好強大的防禦!」

葉寒是先天強者,金靈氣全力一擊之下,就算是一座小山都能轟塌,可是拳頭擊打在這一層防禦結界上,卻連一絲波瀾都沒有激起,由此可見這綠鼎的防禦能力有多麼強大。

這綠色小鼎能夠衍生靈氣,並且可以進行自我防禦,說明它不是一件凡品,已經具有了極高的靈性,再加上先天強者的全力一擊無法對它造成絲毫傷害,葉寒據此推斷。這綠鼎應該是一件威力強大的秘寶,並且絕對是屬於聖品之上的秘寶。


秘寶屬於修者的輔助性武器,具有攻擊或防禦能力。依據其威力,分為下品、中品、上品、聖品、仙品、神品六個品階,這綠鼎的品階在聖品之上,那就應該是仙品甚至是神品了。

仙品或者神品秘寶, 萌寶來襲︰娘親,你從了爹爹吧 ,即便像葉寒所在的「仙醫門」。鎮門之寶也不過只是件聖品秘寶而已。

如果能把這綠鼎據為己有,用來防身,那麼葉寒就可以從容面對追擊自己的三名「玄冰奇火宮」弟子。哪怕他們都是先天強者,葉寒憑著此鼎,也能立於不敗之地。

想到這裡,葉寒激動萬分。目光變得灼熱無比。恨不得立即把那石桌上的綠鼎摟在懷中。

只是讓葉寒暗暗惱火的是,無論他怎樣嘗試,就是無法破開那層木靈氣構築的防禦結界,綠鼎近在咫尺,卻可望不可得,這讓葉寒抓耳撓腮,氣的想要跳腳罵娘。

葉寒知道,追蹤自己的三人都是先天強者。這個小結界自己能發現,他們同樣也能發現。自己能夠進入這裡,他們肯定也能,萬一這綠鼎被他們進來后得到,他們的實力將會因此飆升,那時自己就算想逃都逃不掉,唯有被擊殺一途。

就在這時,結界之門一陣波動,三道身影疾如閃電般竄了進來,落在遠方的一座山巔上。

「媽地,真是擔心什麼就來什麼!」

葉寒見皇甫鍾三人陰魂不散,果然追了進來,瞳孔陡然收縮,戰意提升至巔峰,這個時候,他只有全力一戰了。

皇甫鍾三人進入到這個小結界之內,也感受到了這裡充裕的靈氣,不由又驚又喜。尤其是皇甫鍾,他的實力原本在先天境界巔峰期,遠超同行的雷縱和雷橫兩兄弟,此前在外面受到天地規則壓制,他的實力降到初入先天境界,因此一直無法追上葉寒,而到了這個小結界中后,他的實力瞬間恢復到了正常狀態。

皇甫鍾神目如電,進入這個結界里后,立即就看到了站立在前方數裡外那座山峰上的葉寒,同時也感應到了葉寒身後瀰漫而出的強大靈氣波動。

「小賊,這次看你還往哪裡逃!」

帶著一臉獰笑,皇甫鍾三人飛越了幾座山頭,落在葉寒的對面,讓他們感到詫異的是,葉寒這次居然沒逃,反而昂首挺立,雙拳緊握,一副「老子跟你們拼了」的神態。

「那是什麼寶貝?」

落到葉寒所在的山頂后,皇甫鐘的注意力,頓時被葉寒身後木靈氣防禦結界里的綠鼎吸引過去,反而把葉寒給忽略了——在他看來,已經恢復了巔峰實力的自己要對付葉寒這個初入先天的後輩,就彷彿一隻大象面對一隻螻蟻,反手就能拍死。

雷縱、雷橫自然也被那綠鼎所吸引,同為修者,他們自然知道那是絕世秘寶,神色間流露出貪婪之色。

「我來收這件秘寶,那小子交給你們對付!」皇甫鍾雙眼生光,目光不離綠鼎,緩緩說道。

雷縱、雷橫互視一眼,心中暗嘆,雖然他們知道這秘寶不凡,都想據為己有,但一來皇甫鐘身為「玄冰奇火宮」長老,地位比他們尊崇,二來皇甫鐘的實力也遠超他們,他們兩兄弟就算聯手,也毫無勝算。

出於對皇甫鐘的忌憚,雷縱、雷橫兩兄弟不得不放棄綠鼎,把目光轉到葉寒身上。

「給你兩個選擇:一,你自己死,我們留你個全屍;第二,我們動手,你灰飛煙滅,形神俱滅!」雷縱獰笑著對葉寒說道。

這個世俗界的修者真是膽大包天,居然連殺「玄冰奇火宮」的四名弟子,惹得宮主動怒,派出他們三人攜帶著鎮宮之寶「陰陽塔」前來複仇,從這個修者殺掉「黑白雙煞」的那一刻起,就已經註定了他的悲慘結局。

雷縱、雷橫的實力,都是初入先天境界,和葉寒相當,以二對一,兩人勝券在握。

葉寒也不說話,昂然挺立,以冷笑作為回答。

「哆嗦,直接滅了他就是!」雷橫性格火爆,大吼一聲,率先出手。

他修的是火靈氣,一拳轟出,熱浪滾滾,烈焰滔天,一條巨大火龍向著葉寒席捲過去,火龍所經之處,山石草木皆被焚為一片焦土。


葉寒一聲輕哼,轟出一記烈焰拳,和雷橫的火龍針鋒相對。

「轟!」

巨大的火球與火龍相撞,猶如一團煙花在半空中炸開,眩目耀眼,璀璨無比,灼熱無比的氣流以兩人為中心,向四周激速擴散,令方圓十餘丈的空間溫度驟然上升,草木化為飛灰。

唯一沒有受到氣浪波及的,只有四人站立的地方以及那綠鼎所在的一片空間。

「再來!」

雙方第一個回合的交鋒,平分秋色,不分勝負,雷橫大吼一聲,眼光精光綻射,身形踏前一步,雙拳齊出,再次轟向葉寒。

雷橫的第一擊,只是探試性的攻擊,實力有所保留,而葉寒的火靈氣境界,目前也只達到第八層左右,這才能和雷橫抗衡。

眼見雷橫第二擊到來,轟出的火焰烈度遠超第一擊,彷彿能焚燒這天地萬物似的,葉寒知道他已經全力以赴,當下也不敢怠慢,雙拳合擊,全力轟出一記驚濤拳。

剎那間,伴隨著一陣海嘯聲,一排數丈高的怒浪憑空顯現,挾著能夠吞噬一切的氣勢,撲向著對面兩道火龍。

怒浪與火龍相遇,沒有想象中的激烈碰撞,也沒有發出驚天巨響,就好像一塊石頭扔進了水中,只是將這一片空間激蕩起一陣陣漣漪,隨即火龍不在,怒浪消失,天地重新歸於平靜。


「好小子,居然是雙屬性修者!更留你不得!」

雷橫兩擊無功,鬥志被徹底激起,吼聲連連,攻擊不斷,然而他的實力與葉寒相當,不管攻擊多麼猛烈,卻都被葉寒一一化解。

見葉寒居然能夠凝聚水、火兩種靈氣,一旁觀戰的雷縱、皇甫鍾兩人都是暗暗心驚,要知道雙屬性修者擁有著極佳的修鍊天賦和無限潛力,只要給他們時間,他們將來必成一方強者。

例如「玄冰奇火宮」的宮主仇裂,就是水、火兼修,他現在的實力已步入丹元巔峰境界,就算是皇甫鍾在他面前,也是如同螻蟻一般,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因此當葉寒展露出雙屬性資質時,雷橫等三人就下定決心,無論如何也要將這個修鍊天才扼殺掉,免留後患。

「看來想要解決這個世俗界的修者,你們兄妹必須要聯手了!行了雷縱,別再觀戰,速戰速決吧!」皇甫鍾沉聲說道。

雷縱點頭,和雷橫並肩站到一起,兩兄弟心有靈犀,同時發出大吼,同時出招,火龍火龍齊頭並進,以一往無前之勢轟向葉寒。

葉寒臉色凝重,他雖然是五行之軀,天賦無雙,但目前只有水靈氣進入先天境界,以一人之力,根本無法抗衡對方兩名先天強者,眼見兩人聯手襲來,威勢滔天,不敢硬碰,身形向後電射,已落在後方的一座山頭上。

這一方小世界,方圓只有數百里,雷縱、雷橫並不擔心葉寒能夠逃脫,再加上這裡沒有天地規則壓制,皇甫鍾已經恢復了巔峰實力,因此他們要滅掉葉寒,輕而易舉。

「這尊綠鼎,能夠自動衍生靈氣,已經具有極高的靈智,它究竟是仙品,還是神品?」

眼見雷縱、雷橫兩兄弟去追殺葉寒,皇甫鐘的目光這才重新定格在眼前石桌上的那尊綠鼎上。

ps:推薦朋友的一本書:《瘋狂龍族》——都市版的《x戰警》!(未完待續。。) 在皇甫鍾想來,如果自己能得到這尊綠鼎,把它祭煉成秘寶,那麼依靠著這秘寶,就算是對上宮主仇裂,都有一戰之力,到了那時,自己就算開宗立派,雄據一方,都不再是夢!

皇甫鍾心裡這樣想著,再也難以掩飾心中的激動,雙手微顫,一步步向著石桌走去。

「給我破!」

走到石桌一丈外,皇甫鐘被那層木靈氣結成的防禦結界阻攔,他虎目圓睜,並掌如刀,一道火刃斜斜斬向那層防禦結界。

皇甫鍾擁有先天境界巔峰期的實力,他這隨意的一擊,蘊含著無窮的威力,如果換作葉寒,絕計無法抵擋,然而那木靈氣防禦結界在他的攻擊之下,卻只是微微一顫,旋即恢復如常。


「好強的防禦!」

皇甫鍾倒抽了口涼氣,知道僅憑自己一人之力,無法攻破保護綠鼎的防禦結界,於是向著正在追殺葉寒的雷縱、雷橫兩兄弟看了一眼,心想加上他們兄弟兩人,三人合力一擊,不知能否成功。

葉寒速度奇快,在雷縱、雷橫兩兄弟的瘋狂追擊下,身形化為一道流星,在這一方小世界里縱橫來去,雷縱、雷橫兩兄弟圍追堵截,一時片刻竟奈何不了他,氣得「哇哇」大叫。

「一對廢物!還要我親自動手!」

皇甫鍾輕哼一聲,眼見葉寒靠近自己,腳底在地面輕輕一踏,身形詭異消失。再次出現時,竟已攔截在了葉寒的正前方,阻攔住葉寒的去路。

他面帶譏諷。冷眸如電,看著葉寒的目光,彷彿像一個老獵人在看著一隻即將落網的獵物。

「靠!這老傢伙的實力,明顯比後面那兩人強大許多!老子打不過他,只能躲了!」

葉寒飛行之中,感應到前方瀰漫而來的強烈殺意,猛然頓住身形。眼見皇甫鍾右掌高高舉起,正準備對自己發動攻擊,驚駭之下。傾盡全力向左橫移。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