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息地圖上那兩個小點的距離好像永遠也無法接近一般,從全息屏幕上面看到,妖風的駕駛艙已經千瘡百孔了,幸好米雪的駕駛技術非常精湛,這個時候,米雪也不求殺死斑斕殼蟲了,只是希望能夠避開一些斑斕殼蟲臨時的襲擊。

在蟲潮之中,斑斕殼蟲有一個非常良好的習性,斑斕殼蟲不會緊盯住一個目標發動襲擊,而是統一以一個速度奔跑,逐漸加快速度。

無疑,這是一個良好的習慣,這習慣說是習性,還不如說是紀律,正因為有了這個紀律,斑斕殼蟲形成蟲潮的時候相當快速可怕。

不過,如果身在蟲潮中的機甲掌握了這個習性之後,跟隨著斑斕殼蟲的節奏同向奔跑,活下來的希望還是很大,在蟲潮之中,如果想逆流而上,那簡直是找死,可想而知,數萬,乃至數十萬,四百萬斑斕殼蟲以萬馬奔騰之勢奔跑過來,你擋在前面,不是找死是找什麼?

掌握了斑斕殼蟲蟲潮的節奏,就就像是在大海之中游泳一般掌握了海水的習性。

逆流而上是大忌,但是,睚眥卻就是逆流而上。

鄒子川已經在數萬斑斕殼蟲之中殺進了四十公里,但是,他與米雪的距離還有十公里,因為,米雪也在向前奔跑,其實,睚眥現在是逆流殺進,距離沒有越來越遠已經是奇迹了……

已經五十分鐘了,米雪的情況越來越不妙了,妖風幾乎是遍體鱗傷,駕駛艙裡面不停響起報警聲,現在看來,哪怕是斑斕殼蟲不襲擊妖風,米雪也堅持不了多久了,當妖風失去動力的那一瞬間,就會被狂奔的斑斕殼蟲踐踏為一堆廢鐵,米雪也會變成一堆肉泥。

四十分鐘高強度的戰鬥以鄒子川那堅韌的神經都快感覺到了崩潰的邊緣,他已經不知道殺死了多少只斑斕殼蟲,完全是光腦記錄,但是,光腦記錄的只是睚眥的出擊次數,而不會記錄斑斕殼蟲的數量,當然,數量也是可以統計的,必須在戰後調閱全息影像統計。

在短短的四十分鐘,睚眥總共出擊了一千二百次,平均每秒五次,睚眥已經失去了那閃亮的光澤,渾身被斑斕殼蟲花花綠綠的體液包裹,睚眥不光是一雙長槍獵殺斑斕殼蟲,睚眥的背脊,肘關節,肩部,膝蓋都裝置有猙獰的倒刺,千萬別小看了這些倒刺,其殺傷力毫不遜色於兩桿長槍,因為,睚眥身體部位的武器都是依賴睚眥那巨大的慣性來殺傷斑斕殼蟲,重達兩百多噸的睚眥的衝撞力是異常恐怖彪悍了……

正因為鄒子川的利用了睚眥的每一個部位獵殺斑斕殼蟲,他的體力消耗也到了極致,精神也逐漸開始渙散,實際上,這個時候,鄒子川完全依賴驚人的意志力堅持著。

鄒子川不知道他殺死了多少斑斕殼蟲,但是,空中不停穿梭的全息攝像儀器忠實的記錄下了睚眥的每一個動作,還有殺死的斑斕殼蟲的數量。

數據不停的在刷新。

一百隻!

兩百隻!


長相思2:訴衷情

……

數百萬觀眾目瞪口呆的看著全息屏幕上面不停刷新的數據,就是羅蘭都是一臉震撼的看著全息影像上面的睚眥,他已經渾然忘記了戰場上轟轟烈烈的戰鬥,他完全被鄒子川駕駛的睚眥所吸引了。

這個女婿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

羅蘭雖然是一個軍人,而且是一個級別很高的軍人,自然看的出操縱這機甲的格鬥師是多麼的厲害。

睚眥始終都保持著行雲流水一般的流暢,動作精準,一些變相動作和格鬥技巧簡潔而有效,偶爾會出現一些令人驚艷的華麗動作,讓人眼睛一亮。

高手!

高手!

睚眥戰鬥的過程成了一個個人表演,沒有人知道鄒子川已經快到了油盡燈枯的境地。

第三顆!

這已經是鄒子川吃下的第三顆提神藥丸,這也是最後一顆,從太空之中都地面戰鬥,雖然過了十多個小時,但是,鄒子川休息的時間還不到二個小時,他已經耗費了太多了精力。

「米雪,堅持住,我馬上就到了!」鄒子川咬著牙關。

「子川,我父親的人快到了,你快回到大部隊吧。」

「沒事,我馬上就到了!」

……

米雪和鄒子川對話永遠是簡單的,兩人的距離已經縮小到了五公里,實際上,這個時候雙方都到達了城市裡面,因為街道的原因,蟲潮越發擁擠,最讓人恐怖的是,這個時候,大面積的蟲潮居然在潰敗,蟲潮開始反向逃竄,試圖隱藏到城市裡面,鄒子川的壓力減小了很多,但是,心裡的壓力卻更大了……

這一次高強度的戰鬥和磨礪,讓整個颶風冒險團脫胎換骨,團員們不光是掌握了機甲的操作,還明白了協同作戰的道理,也正是這一次戰鬥,讓吉桑七劍客和七個海盜變得更成熟。


這種大規模的戰役和單打獨鬥根本是兩回事,他們從本質了解到了不同,特別是吉桑,作為除鄒子川外颶風冒險團的最高指揮官,他的改變最多。

四千重型機甲能夠把數十萬斑斕殼蟲打得潰敗而逃,雖然與重型機甲的優勢有關,但是,更多是鄒子川的指揮藝術,一開始用炮火壓制打擊,然後把機甲戰鬥編組,進行輪番攻擊替換,利用重型機甲的強悍硬生生抵擋住斑斕殼蟲的第一波攻擊,使得斑斕殼蟲的速度無法提高,這是取得勝利的關鍵。

當鄒子川營救米雪去的時候,吉桑接受了指揮權,就是這一刻,吉桑開始了蛻變。

很多時候,成長是需要獨立的,鄒子川短暫的離開,無疑是為吉桑提供了成長的環境。

全息屏幕前面的數百萬觀眾都變得興奮起來。

每一個人都親歷了戰爭的整個過程,在全息屏幕前面,人們的熱血在沸騰,互相慶祝著……

這是每一個人的勝利!

看著那潮水一般潰敗的斑斕殼蟲,還有後面緊追不捨的鐵甲洪流,人們再一次把目光落到了那架令人如痴如醉的黑色機甲身上,沒有人知道那架機甲的名稱,但是,那架機甲實在是太好辨認了,渾身披滿鱗甲,手持雙槍……

而且,這個時候,控制全息攝像儀的人似乎明白了鄒子川的目的。

﹝綜英美﹞十九號實驗體

妖風!

立刻,那架陷身蟲潮之中的汪藍色妖風出現了人們的視野,這個時候,妖風已經搖搖欲墜,在它周圍數百米的,正有大群大群的機甲趕過來,可惜,面對潰敗的蟲潮,那些機甲群根本無法接近,立刻被衝散了……

全息屏幕一分為二,一面是那架汪藍色,渾身殘破的妖風,一架是奮力斬殺斑斕殼蟲的睚眥,雙方還有五百米。

五百米,對於身高近十米,重達兩百多噸的機甲來說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是,對於現在的睚眥和妖風來說,五百米成了一個可望不可即的。

這個時候的斑斕殼蟲已經沒有了節奏,一隻只如同發狂一般在城市的街道逃竄,根本不可能跟隨蟲潮的節奏。

實際上,這個時候已經不是蟲潮了,斑斕殼蟲就像無頭的蒼蠅一般在城市裡面亂竄,肆意摧毀著城市的建築物,好像在報復人類一般,只是數分鐘,一座繁華的城市大街小巷擠滿了斑斕殼蟲,被破壞得滿目瘡痍……

「子川,我堅持不住了……」全息影像已經遭遇到了破壞,屏幕上面米雪的全息影像無序的跳動著。

「堅持住!」

「子川,我想睡覺,我想睡覺……」米雪的眼神有點迷離,神智不清了。

數百萬觀眾都站了起來,心臟瘋狂的跳動著,那架秀氣美麗的汪藍色機甲已經連續摔倒了兩次,一隻右機械臂也生生斷裂,從駕駛艙那巨大的窟窿裡面可以隱隱約約看到裡面……

「米雪,米雪,振作起來,我們還要回到瑞德爾星球去,哪裡,有我們的家……」鄒子川的聲音突然莫名的變得哽咽了,五百米現在正了天塹,睚眥不但沒有接近,反而遠了二十多米。

「子川,你還要我嗎?」米雪的聲音有點迷糊了。

「我……」

「我和威廉沒有什麼,沒有,沒有,真的沒有……」

「轟!」一聲巨響,在數百萬觀眾的目光下,傷痕纍纍的妖風轟然倒塌……

……

PS:求10張月票,寫這一章,霸道的眼睛有點濕潤,呵呵,感動了自己,不知道能否感動大家……(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氣息不一、腳步沉重、還散發著靈力的波動,來勢洶洶啊!」

王毅依舊是在閉目打坐,但是此刻他已睜開開了雙眼,雙目之中還爆發出了一抹鋒利之色,他感到正有一群人火速的向他這疾馳而來,此刻他也是做好了全力應戰的準備。

「王兄?王兄可在?」一個身形魁梧的壯漢從天而降,大聲的嚷嚷著,緊隨其後,便又是數道身影呼嘯而來,更是在這大地之上掀起了一陣狂風,這幾名弟子,皆是修為精湛,都有著初識境三重天之境。

屋內的王毅聽到了這粗獷之聲,也是不由得怔愣了一下,隨即走出房門,凝視而去。

「王兄,可還記得我葛方?」那站在最前面身形魁梧的弟子,面帶微笑的看著王毅。

王毅怔愣了一下,走了上前,隨後也是不由得笑道「當然記得,不如先到我的寒舍之中坐一會吧?」

「呵呵,王兄的好意,方某心領了,多日不見王兄的修為是更加的精湛了啊!」

王毅也是笑著點了點頭,看了這葛方身後的三人,皆是一副不屑之情,但是他們也都是沉默不語,更是神情冰冷,雙目之中都折射出一股堅毅之色,王毅一看就知這幾人皆是心堅之輩。

王毅想到這也是心知肚明了,「葛兄有話直說就是,不必拐彎抹角!」

「好!那我就看門見山了,在這百里之外的林中正有一對火雲豹,這火雲豹也是不斷地襲擊周圍的村莊,造成了不少百姓死亡,那杜長老讓我帶幾名外宗弟子,前去捕殺與它們,不知王兄你可有興趣與我們一同前去?」

「原來是這樣,閑著也是閑著,就陪你們一同前往吧!」王毅沒有絲毫的顧慮,立馬就答應了下來,他還想試試自己新煉的神通之術呢!

「王兄真是一個爽快之人啊!那王兄你先收拾一下,我們片刻再走。」

「沒什麼好收拾的!現在就出發吧!「王毅伸出左掌,對準那兩扇門,隔空緊緊一握,瞬時間那兩扇門輕晃了一下,便緩緩合上。

這一幕讓這眾人看得也是怔愣了一下,緊隨其後,站在葛方身後三人那一臉的不屑之意更濃,其一人斜嘴笑道「雕蟲小技!我說葛方,你確定我們三人與你一同前去不夠嗎?為何還要加他?這多了一人就少了一份分成!」

「王兄你別介意啊,他是刁兄,一貫如此。」那葛方看了一眼這身高略高一些的刁兄。

「不會!」王毅也是神情冷漠道。

「你們都不要小看了王兄,他神通廣大,武技也是層不不窮,我們對戰的可是將近靈動一重天的凶獸呢!當然是人手越多越好了!」這葛方對著另外三人緩緩而道。

「希望他像你說的這般強!那就走吧!」那姓刁的弟子也是看了一眼王毅,又繼續目視前方,沉默不語了。

王毅此刻心中也是冷笑無比,不過其神情依舊是冷漠無比,雙目更是冷若寒冰,若是對上一眼,定會被他這股冰冷的眼神所震懾。


「好,我們五人定要團結一致,畢竟我們面對的可是相當於兩名靈動境一重天的強者!出發!」這葛方大聲喝道,其聲更是蒼勁有力,傳遍八方。

緊隨其後,王毅隨著眾人皆是腳踏靈力,化作數道長虹,在這空中呼嘯而過。

許久之後,王毅與眾人看見了一處村莊,便緩緩而降,而迎接他們的卻是數百村名,他們衣著樸素、皮膚黝黑、神情更是透露著一份嚴謹,但再也壓制不住那眼神之中的恐懼之情。

這些王毅都一一看在眼裡,站著的村民大多數皆是婦女與老人,罕有男人與孩童,這村長縱長達數千米,在這每一戶的人家門前都種著田地,看得出來他(她)們儘管不富裕,但是確豐衣足食。

但是此刻那緊張、恐慌、害怕之情已經取代了那淳樸的微笑,這一幕也是震動了王毅那封存在腦海最深處的一抹記憶,王毅也是閉上了雙眼,隨後看著前方的樹林,吐出了一口虛無之氣。

「可算把你們盼來了,我、我是這兒的村長,我們整個村死去男丁已然過數十,那凶獸就在這林中!還請各位神通廣大的修靈者幫我們除掉這凶獸!」

這滿臉溝壑、神情枯槁的老者,急忙說出,他語音顫抖不已,話語之中還摻雜著一股凄涼、一股恐懼、但此刻更多的則是一份嚴謹,修靈者是這修靈界之中的最高存在,百姓心中的敬畏之情那是熾熱可在。

「嗯,我們定會除掉這凶獸!你們放心吧!」那葛方也是拍了拍胸脯慷鏘有力的說道。

「好好好,現在天色不早,不如幾位修靈者在寒舍住宿一夜,明日再進林出凶獸吧?好讓我們進一下地主之誼!」這老者聽到葛方自信滿滿的話語,頓時神情就鬆懈了好多。

「也好,這夜晚的確不容易行動!那就歇息一晚,明日一早就進林!」

「好!我們為你們騰出了兩間房,今晚你們就住在那吧!」

「嗯!」

???

迎面走進來了幾名婦女,端著香噴噴的飯菜,輕輕地放在了桌上,臉上的嚴謹與恐懼之情還是絲毫不減,她們雙手都還在瑟瑟發抖,王毅已經看出了這凶獸給這些村名帶來了莫大的恐慌,定也是極難對付。

「望這些飯菜還能入得了幾位修靈者的口!「那村長站在一旁神色很是恭敬。

「對了,說說,這凶獸是如何進攻你們村莊的吧!也好讓我們多了解了解。」這時那葛方忽然開口提問道。


這年買的村長,聽到這句話,也是渾身不禁一顫,滿臉恐慌道「這凶獸起初是偷吃我們養的家畜,後來我們日夜防範,更是設下了無數陷阱,他都一一逃過,後來家畜幾乎被它吃光,它有轉向與村裡的男丁,於是悲慘的一幕發生了???」

「嗯,這凶獸吃人倒也是不少見,可如此頻繁的進攻,定有蹊蹺!」那葛方也是雙眉微皺,思考了起來。

「對了,葛方,你對著火雲豹又有多少了解?」王毅突然問道, 太后,悠著點 ,眼中輕視更重。

「哦,都忘記跟你說了,這火雲豹,擅長速度與火攻,不僅如此,也是機靈的很,我看這一戰不好對付啊!」葛方神情也是沉重了起來。

「那杜長老,不是給了我們釋放三個神通必殺嘛,不必擔心!」那姓刁的弟子啞然開口,瞟了一眼王毅。

「嗯,希望如此吧!」

站在一旁的村長聽到這對話,心中更是忐忑不安了起來,但是也不敢多言。 「啊……」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