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趕忙跟上那兩名工人。

兩名工人最終走進了一間存放製作煙花所要用到的原料倉庫裏。

司徒羽兩人跟到了門口,兩人互相點了點頭,也跟着走了進去。

由於要避免陽光,這個倉庫是用了特殊材料的,任何光都進不來,倉庫裏面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見,兩人拿出手機,剛想打開手電筒,卻發現背後有腳步聲傳來,原來是那兩名工人從背後接近了兩人,企圖偷襲兩人。

兩人立刻轉身,乾淨利落的擊昏了那兩名工人。此時,倉庫的燈被打開了,突如其來的強烈燈光,令兩人一時之間有些不適應。

當兩人使用了倉庫的燈光後,倉庫裏的情況令他們大驚失色,祁楓身體微微顫抖的站在一個蓋子已經被打開了的煙花原料桶旁,手裏拿着一個打火機。

司徒羽和江刃都清楚控制祁楓的人接下來要做什麼,這個倉庫裏可存放着大量的煙花原料,而且左右兩個倉庫也是用來存放煙花原料的,工廠附近還有不少居民,如果被引爆,後果將不堪設想。

祁楓此時點燃了打火機,司徒羽和江刃已經緊張的手心出汗了。

“你如果在異能覆蓋的狀態下,能夠在他點燃原料之前衝到他面前,奪下打火機嗎?”江刃小聲的問司徒羽。

“沒把握,我家這一脈注重的是雷電的攻擊力,並非速度,早知道就讓子陽也來了。” 江刃眉頭緊鎖了起來,加入異閣以來,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棘手的情況,按真正實力來論,就算三個祁楓也不是他的對手,司徒羽的實力也在祁楓之上,可是此時兩人都不敢輕舉妄動啊,哪怕有一絲火星進了原料桶裏,後果都是災難性的。

“江刃……快點動手殺了我……我快控制不住我自己了。”祁楓口中斷斷續續的說道。視覺系異能者雖然擁有控制別人的能力,但遇到意志力強大的人的時候,也無法完全控制他,祁楓就是這樣一個意志力強大的人,他甚至好幾次憑藉自己的意志力差點掙脫視覺系異能者的控制,可惜的是對方更技高一籌,他終究沒有掙脫開。

祁楓的話令江刃愣了愣,他和祁楓不只是同僚,還是非常要好的朋友,現在祁楓要他動手殺了自己,他無論如何也做不到。

“祁楓等着,馬上來救你。”江刃體內開始迅速凝聚異能能量,準備向祁楓衝過去,做最後一搏。

看到江刃這樣,司徒羽暗歎一聲,也開始凝聚異能能量,準備陪江刃一起去救祁楓,雖然他知道希望渺茫,但江刃畢竟是凌寒歌的哥哥,他不可能讓自己未來的大舅哥隻身犯險,凌寒歌雖然嘴上不說,但在她心裏江刃這個哥哥還是十分重要的,這一點司徒羽再清楚不過,要是江刃出了什麼事,還不知道凌寒歌會怎麼樣,所以即使司徒羽和江刃的關係還沒那麼鐵,他也還是決定陪江刃冒一次險。

就在兩人要向祁楓衝過去的時候,祁楓的表情突然變得十分的痛苦,大喊道:“你們快跑!”

祁楓剛說完,就將打火機扔進了原料桶裏。

司徒羽見勢不妙,連忙抱住已經開始向前衝的江刃的腰,瞬間進入異能覆蓋狀態,將自身速度提升到極限,帶着江刃全速逃離倉庫。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聲響徹明嵐市的上空,無數煙花升空,如果不是伴隨着煙花一同出現的慘叫聲和嚎哭聲,人們還以爲是哪個人傻錢多的土豪買了許多煙花在大白天放呢。

代表喜慶的煙花與悲痛的嚎哭聲同時出現,這是個很有諷刺意味的畫面。

……

旅館。

凌寒歌坐在牀上,手裏拿着電視遙控器,百般無聊的換着臺,本來她今天是準備和司徒羽一起去的,但是被司徒羽以,你現在是個孕婦。爲由給擋了回來,凌寒歌無奈,只好在房間裏看起了電視。她覺得現在在司徒羽心裏,自己簡直比大熊貓還要珍貴,這讓她哭笑不得。

金主蜜約:總裁的小辣妻 :“本臺剛剛收到的消息,我市一家煙花製造廠半小時前發生了煙花原料爆炸事故,爆炸波及了煙花製造廠附近幾十戶人家,目前具體傷亡人數還不明確,但是初步估計至少在五十人上下,據悉……”

不知道爲什麼,看到這條新聞,凌寒歌心裏突然咯噔了一下。

“寒歌,大事不好了!”呂輕玲打開房門,風風火火的跑了進來。

凌寒歌:“怎麼了?什麼事這麼着急?”


呂輕玲喘了幾口粗氣,緩了緩,道:“司徒哥和刃哥被炸傷了,現在在醫院。”

“什麼!?”

當凌寒歌,呂輕玲,風子陽三人火急火燎的趕到醫院的時候,司徒羽和江刃已經包紮好了傷口。

凌寒歌趕忙跑了過去,道:“你們怎麼樣?沒事吧?”

司徒羽搖了搖頭,道:“沒事,擦破點皮而已。”

風子陽走了過來,道:“你們不是去拿巽風槍了嗎?怎麼會捲進爆炸?”

江刃此時還沉浸在失去朋友的悲痛當中,完全沒有注意到風子陽說了什麼。

司徒羽嘆息一聲,將事情的經過給三人說了一遍。

呂輕玲聽完,義憤填膺的道:“他們怎麼能連累這麼多道無辜生命?太可惡了!”

凌寒歌坐到司徒羽和江刃兩人中間,輕輕的拍了拍江刃的手,道:“哥,這不是你的錯,不要自責了。”

江刃道:“但這次我也有責任,我如果能早點看出這是個陰謀的話,祁楓,還有那麼多無辜的人他們或許就不用死。” 國王的遊戲 ,江刃痛苦的閉上眼睛。

過了一會,他睜開了眼睛,掏出一盒煙,向醫院的吸菸區走去,只要是心情不好的時候,江刃就會抽菸。

凌寒歌站起身來,想要跟過去,司徒羽卻一把拉住了她,道:“讓他一個人靜靜吧。”

你喜歡的樣子我都有 :“是啊寒歌,就讓刃哥一個人待會吧,你放心,他不是那種鑽牛角尖的人,他會想明白了。”

江刃從吸菸區裏出來道時候,精神面貌已經比進去的時候好了不少,他說道:“我剛纔已經跟張叔彙報過了,他會處理好明嵐這邊的事情的。”

凌寒歌道:“那現在怎麼辦,回去嗎?”

江刃點點頭:“張叔讓我們先回去,然後等待下一步指示。”

司徒羽重重的砸了一下牆壁,道:“可惡!上次無功而返,這次又是這樣,還被人家陰了,我咽不下這口氣。”

江刃:“放心,總有一天會讓他們加倍奉還的。”江刃的語氣和眼神之中都出現了一絲寒意,他這次是真的怒了。

凌寒歌敏銳的感覺到了江刃的情緒變化,她擔心的道:“哥,你沒事吧?”

江刃調整了一下情緒,道:“我沒事,放心吧。好了,你們先回旅館吧,我去看看龍翎。”江刃轉身向電梯走去。

看着江刃的背影,凌寒歌嘆息一聲,道:“昨天答應李龍翎要把祁楓救出來,今天卻要去告訴他祁楓的死訊,這對他來說,也一定很不是滋味吧?”

……

當時針指向十二的時候一輛從明嵐駛來的高鐵抵達了瀚海市高鐵站,地小隊從高鐵上下來,雖然經過了一天的休整,但是地小隊的士氣還是比較低落的,不過這也是正常的,畢竟連續經歷了兩次失敗,士氣如果還那麼高昂的話那就不正常了。 在高鐵站附近的飯店吃過飯後,江刃對其他人道:“大家這幾天都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我估計咱們最近應該不會再有任務了。”

風子陽道:“那我先回酒吧了,這麼多天沒回去墨菲一定有了很多怨言。”

呂輕玲道:“捎我一程吧,我剛好要回家看看甲醛揮發的怎麼樣了。”


“好,走吧。”

風子陽和呂輕玲先離開了。

江刃看了一眼手機,對司徒羽和凌寒歌道:“我還有點事,你們先回去吧。”

“好。”

江刃也離開了。

司徒羽道:“咱們也走吧。”

凌寒歌:“你先自己回去吧,我回趟家,畢竟這麼大的事情總要告訴我爸媽和爺爺奶奶一聲。”凌寒歌說着,擡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司徒羽點點頭:“確實要告訴他們,我陪你一起去吧。”

“不用了,爺爺和小翼也都不知道這事呢,你回去告訴他們吧。”

“那好吧,你一個人小心點。”

“放心吧。”

……

江刃開車來到葉晴雅家樓下,從車上把在路上買的禮物拿了下來,畢竟第一次登門,不能空着手啊。

江刃擡頭看向葉晴雅家所在的頂層,暗自吞了口口水,雖說他這次來找葉晴雅是有正事的,可是一想到葉晴雅她爸是葉軒辰,江刃心裏就忍不住緊張,葉軒辰是誰?和張皓洋並列的異能界四大頂尖高手之一啊。

葉軒辰和張皓洋一樣,是江刃從小就憧憬的偶像啊,兩人的故事江刃都能倒背如流了,不過和張皓洋不一樣,江刃還沒見過葉軒辰呢,所以纔有些緊張,不過這也難怪,即將見到偶像了,換做誰都會緊張的吧?

江刃深吸一口氣,走進了樓裏。

來到葉晴雅家門口,江刃深呼吸了幾下,平復了一下激動的心情,然後按響了門鈴。

給江刃開門的正是葉軒辰,看到葉軒辰,江刃原本已經平復下來的心情變得激動了起來,他有些緊張的道:“前輩您好,我是江刃,是葉子的小隊隊長,我來找葉子,這是給您和阿姨帶的禮物,請笑納。”江刃將手裏的禮物遞了過去。

葉軒辰楞了一下,隨後迅速反應過來,露出一絲微笑,道:“原來是當代地修羅啊,早就聽說過你了,快進來坐。媳婦,快點沏茶,來客人了!”

江刃被葉軒辰迎了進來,坐到了沙發上,樑落雨微笑着端了一壺茶出來,葉軒辰倒了一杯,遞給江刃。

江刃惶恐的接過,其實論實力而言,江刃不見得比葉軒辰弱,甚至比他還強,可是在葉軒辰面前,江刃拘謹的卻像一個小孩子。

樑落雨看着江刃的樣子笑了笑,道:“小夥子別緊張,他很隨和的。”

江刃:“阿姨我沒緊張啊。對了,葉子呢?”

葉軒辰:“葉子出門買東西去了,一會就回來。”

“哦。”

葉軒辰道:“聽葉子說,你們地小隊剛成立就特別忙。”

“其實還好了,不算很忙。”

葉軒辰:“葉子身體不舒服,所以沒能參加任務,我得代她向你說句抱歉。”

江刃連忙擺了擺手,道:“沒關係的,身體最重要。”

樑落雨越看江刃是越滿意,她暗自點了點頭,問道:“小江啊,有沒有女朋友啊?”

“還沒呢,阿姨。”

“那你覺得葉子怎麼樣啊?”

樑落雨這一問直接把江刃給問住了,他怎麼也沒想到樑落雨居然會問這個問題,一時之間江刃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樑落雨纔好了。

葉軒辰也差點被嘴裏的茶水嗆到,心想,媳婦啊,你這問的也有點太早了吧?

還好此時葉晴雅回來了,不然的話江刃指不定怎麼尷尬呢。

葉晴雅先和江刃閒聊了幾句,然後帶着江刃進了自己房間。

看着兩人的背影,葉軒辰道:“媳婦啊,你看小江和咱們葉子有多大可能呢?”


樑落雨道:“很有可能,你見過你跟小羽以外的男人進過葉子的房間嗎?而且還是她自己帶進去的。”

葉軒辰點點頭:“這倒是,只希望他不要嫌棄夢舒。”

“葉子的性格你還不瞭解嗎?小江如果嫌棄夢舒,葉子根本不會對他這樣。”


“也對。”

葉晴雅帶江刃進了房間,道:“隨便坐吧。”

江刃拉過梳妝檯前的椅子坐了下來,葉晴雅則坐在了電腦椅上。

江刃顯得有些緊張,他已經好幾年沒進過女生的房間了,緊張是在所難免的。

“夢舒呢?我給她買了玩具。”爲了緩解緊張和尷尬,江刃開口問道。

“在幼兒園呢。”

“哦,我忘了今天是星期一。”江刃略顯尷尬的笑笑。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