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祖境屍王睜眼,毫不猶豫跳進星門,陌孤來的時候沒有刻意隱藏修為,陌孤感受到兩個祖境屍王的瞬間,它們就已經逃走,陌孤感受著遺留的戰鬥氣息。

陽光子的力量到處都有殘留,宇宙星空,陸地星球,大陸上那深不見底的黑色隧洞,殘留著濃烈的力量,那是陽光子自創的戰技——陽塵

一指陽塵險些擊穿大陸底層,最底部,是一頭屍王殘骸,能在陽光子的陽塵下死亡,還沒有泯滅,至少也是祖境屍王。

地面還有不少血紅的屍體和屍王在遊走破壞,聖塵子剛來,說明這裡剛剛才到戰鬥尾聲。

陽光子肯定聯繫過自己,但沒有傳遞出來,可是,就算聯繫到也沒用,自己這邊也被拖住了。

陌孤懊悔,應該剛開始就不留餘力打死那條魚的,可惜現在一切都已經晚了。

陌孤揮手,星神之力散發,接觸一個又一個屍王,後者憑空被滅殺,屍首無存。

即使是半祖屍王,也根本跑不到星門,開玩笑,要不是那兩個祖境屍王跑得快,也會被殺。

在屍王眼中,這片時空憑空出現了一個殺神,所有人不是一招之敵。

磅礴的星神之力覆蓋整片星空,所有屍王和血族無處遁形,一個個泯滅消失,即使是極境屍王,陌孤也沒有放過,這些東西有著人形,但已經完全不是人了,已經變成了徹徹底底的喪屍。

偏遠星球上,所有人恐懼,一頭啟蒙境的屍王散發震懾人心的氣息,所有人看著它,如同看向惡魔,看向魔鬼。

就是這個屍王,雙眼通紅,站立在最高的山峰之上,這顆星球的強者一個個沖了上去,但都被一個個捏死,像捏死小雞一樣,毫無反抗之力。

那一個個神聖的面孔變成一具具屍體,被無情的丟下山。

「這是假的~」

「這一定是假的!紅王怎麼可能會死!!」

「紅王,你快站起來,打敗他!!」

。。。。。。

哭喊聲,哽咽聲,所有大屏幕都播放著這令人絕望的場景,一個個星球絕頂的強者,在他們面前死亡。

突然,一道流光直接擊穿啟蒙境屍王,這道流光所有人看的清清楚楚,但彷彿時間被放慢,啟蒙境屍王也是,看得見,但還沒移動就已經被貫穿腦殼,身軀爆炸,徹底死亡。

星球上所有人愣住了,那個高山之上的魔鬼,死了?

大部分人還沒有從絕望之中走出,那個啟蒙境屍王給他們帶來的絕望難以抹消。

陌孤出現,江水倒卷,一指擊穿星球,地底,一個巡航境人類抬頭,目光疑惑,但感受到危險之後,掏出猩紅豎眼,嘴角歪笑。

「停手~看我手……」

他想要說什麼,但還沒捉說完,就被擊殺,這種人有天賦,短時間內修鍊了屍王變,但可惜是屍王變,背叛了族人,背叛了星球,背叛了人類,這種人死不足惜。

還想拿猩紅豎眼亮身份威脅,可惜遇到了陌孤,周邊的儀器被一同摧毀,這些儀器因為他的能力,連接星球各個地區,所有網路被入侵覆蓋,也是他在操控著所有大屏幕。

所有人的手機恢復正常,周邊的一切都恢復正常,唯獨那座高山下,一具具屍體,證明著剛才發生了什麼事。

陌孤將星球一齊帶走,這種星球在這片時空應該還有,屍王他們就這麼看著,沒有出手,陌孤能想到的只有一個——永恆族想要圈養人類。

如果真是這樣,陌孤絕不能再讓星神時空重蹈覆轍墜光時空的遭遇了。

陽光子杳無音信,想來也多半是是有死無生,陽光子這種強者都被算計,星神時空的未來,陌孤知道面對一個未知強度的敵人,自己,真的要算無遺漏,不能出一點差錯。

永恆族短時間內不會再來,只能儘快尋求外援,尋找域外的力量!

一段時間之後,墜光時空被肅清,陌孤一面精準擊殺所有屍王,一面帶領所有倖存者,雖然數量不少,但大部分都是普通人,很多星球強者甚至星空強者都已經戰亡。

對於永恆族來說,普通人,真的好控制的多。

他們太聽話了,尤其是懼怕死亡,殺幾個人不行,就殺幾個國家,普通人的血性也就那樣,真正面臨不可抵擋的力量,再加上死亡的來臨,留給他們的選擇只有臣服。

陌孤救的人對於整片墜光時空來說,是很少一部分人,大部分人都在戰鬥中死亡,能夠圍殺陽光子的力量,隨便一個波及就摧毀星球大陸,即使是剛剛那個啟蒙境屍王,連一個波及都扛不住。

陌孤也有些猶豫,如果以後真的也面臨這種危險,星神時空的這種布局,可能打起來是毀天滅地的。

「草尼碼的,為什麼不早點救我們!」

「嗚嗚嗚~老公,你怎麼還不回來~」

「唉~」

很多人咒罵,很多人哭泣,很多人無奈,也有很多人不知道在想什麼,以他們的高度,最多看到宇宙,看不到星域,看不到星系團,看不到時空的格局。

對這些普通人來說,星球之外就已經是未知數了,他們連星球都沒出去過。

回到星神時空,陌孤把這些人都放到了聖塵超星系團,三大超星系團之一的聖塵超星系團,地方大,加上聖塵子也還在,交給他剛剛好,低層次的普通人,對於陌孤來說都一樣。

但交給聖塵子是最合適的。

天地星神之力匯聚,陌孤點頭,陌問,突破了祖境,也就是啟天境。

沒有多交代,陌孤告訴陌問和陌天,自己一個人出去一段時間,隨後交給陌問一顆石頭,他在墜光時空無意發現的,帶有一絲時間的力量。 周大山看著自己兒子又活過來了,他也激動呀,他竟然直接就給胡天跪下了。

「恩人,感激不盡,感激不盡……」

胡天把周大山扶起來,笑著說道:「你不用謝我,我身上帶的煙抽完了,如果你身上有煙的話就給我一根。」

周大山趕緊從身上掏出中華煙,遞到了胡天手裡。

胡天看著周大山竟然抽這麼好的煙,於是問道:「大叔,你們上山來做什麼?」

「不要叫我大叔,如果你不嫌棄的那你就叫我周大哥吧。」

周大山嘆了口氣,繼續說道:「唉,一言難盡吶!」

於是胡天叫他周大哥了。

原來,周大山其實是山南市裡的人。

因為周小碧的爺爺得了一種奇怪的病,曾經有幸得到一位國醫聖手的診斷,那位泰斗留下了一張方子就走了。

那方子上有一味重要的葯,需要黑色穿山甲身上的鱗片。

但穿山甲是保護動物,對於周大山來說搞到那種養殖的穿山甲倒是不難。

難的是搞到一隻黑色的穿山甲,而且必須還得是十年以上的那種。

他聽打獵的人說,在這片山上看到過黑色的穿山甲,於是就帶人來碰碰運氣了。

沒想到自己兒子卻被毒蜘蛛給咬了,如果不是遇到胡天,可能兒子就沒了。

胡天聽完后,笑著說道:「其實你不需要再去找什麼黑色的穿山甲了,我可以給你家老爺子治好。」

「不過今天不行,明天你帶你家老爺子來山南縣,我會去縣裡進葯,到時候可以幫老爺子治療一下。」

「可你還沒有問我家老爺子得的是什麼病呀?」周大山有些驚訝的說道。

胡天笑著說道:「其實我是神醫,不管是什麼病我都能治,不過我是神醫的秘密你要給我保密,因為我想低調。」

要是換做別人跟周大山這麼說,周大山可能會覺得這人是個神經病。

但是胡天這麼說,他不僅信,而且還深信不疑。

因為從胡天剛才把已經沒了的兒子給救活了,他就知道這小夥子的醫術,到了一個什麼樣的恐怖層次。

哪怕是當今的大國手,也絕對達不到胡天這樣的水平!

周大山還是見過不少世面的。

他倒是覺得胡天的醫術如此了得,肯定是哪位隱士高人的後人。

「胡老弟,你就放心吧,這是我的卡片,上面有我電話,明天你到了縣城打我的電話就可以了。」

「還有,你拿著這張卡片,可以在周氏集團旗下的任何一家店鋪進行消費,絕對沒有限制。」

周大山從懷裡拿出一張金色的卡片,遞給了胡天。

周氏集團,胡天是聽說過的,是一個很有實力的上市公司。

聽說在山南省,任何一個縣級以上的城市都有分店,涉及餐飲、酒店、娛樂場所等產業。

胡天也知道這張卡片的重要性,他不能收。

因為這張卡片絕對價值上千萬了,只是他沒想到這個周大山看起來普普通通,竟然這麼有錢!

「周大哥,這張卡片太貴重了,我不能要。」

胡天把上面的號碼記下后,就把卡片還給了周大山。

就在這個時候,周小碧醒了。

胡天趁機把卡片塞進周大山的口袋裡,然後笑著說道:「你兒子醒了,趕緊帶他下山吧,我也要回去了。」

說完,胡天背上背簍拉著野豬就走了。

周大山給周小碧餵了點水,周小碧悠悠轉醒,說道:「爸,我剛才好像看到了一頭豬。」

「你知不知道你剛才差點沒命了……」

周大山剛說出這句話,他就意識到了,胡天已經走了。

他竟然連胡天的聯繫方式都沒有!

而他一摸口袋,發現了口袋裡的那張卡片,胡天竟然又還給自己了。

「唉,瞧我這腦子……」周大山有些懊惱。

他還來得及好好感謝人家呢,怎麼光來顧著兒子了,於是他趕緊派人去把胡天追回來。

不過胡天已經拖著野豬,飛到另一座山上去了。

只要周圍沒人,胡天會直接拉著豬在空中飛,所以地上壓根就不會留下痕迹。

周大山派來的人,在山上找了大半天也沒有找到胡天,因為胡天已經飛走了。

胡天一路飛到胡家村的後山,就落地了。

他可不想飛著回胡家村,要是被人看到,那人還不得嚇死啊,他現在要低調。

胡天拖著野豬回到家,一路上並沒有誰發現,因為他家的位置比較偏。

回到家后,胡天把鐵皮石斛用袋子收好,然後拿著刀開始砍豬了。

胡天砍了兩隻前腿肉,其它的用袋子裝起來放冰箱,明天要拿到縣裡去賣的。

胡天拿著一隻豬前腿肉還有摘的蘭花去了李小燕家。

那個煤老闆已經走了,李大炮正喜滋滋的坐在門口拿著一摞紅票子在數。

這些錢,是那個煤老闆留下的訂金,整整五萬塊,李大炮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錢呢。

看到髒兮兮的胡天抱著一腿豬肉過來了。

他冷冷的說道:「站住!胡天,你還來我們家幹什麼?」

「炮叔,我來給小燕送野豬肉。」胡天笑著說道。

李大炮心想,媽筆的,一腿豬肉能有幾個錢,能有煤老闆值錢嗎?

想到這,他竟然裝逼了。

這傢伙斜著眼看著胡天,說道:「你已經配不上我們家小燕了,我們家小燕以後可是要嫁到城裡去的,這豬肉還是留著你自己吃吧。」

「什麼意思?」胡天有些不解的問道。

李大炮給自己點了一支煙,拿著那一摞紅票子在手裡捏了捏,慢悠悠的說道:

「意思已經很明顯了,那就是我們家不歡迎你,你以後不要再來找我們家小燕了,我們家壓根就不稀罕你的野豬肉。」

聽到這裡,就算是個傻子也知道李大炮的意思了。

胡天氣呼呼的把那一腿野豬肉扔到了地上,罵道:「好,我就是把它扔了也不會給你。」

說完,胡天頭也不回的走了。

李小燕正好從裡頭屋子裡出來,看到胡天的背影,於是喊道:「小天哥哥……」

但是胡天已經走遠了。

李大炮這逼雖然嘴上說著不要,但是他看到胡天走了后,竟然趕緊跑到屋子前面,屁顛屁顛的把豬肉撿起來抱回家了。

李小燕也大概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了。

於是她有些生氣的對李大炮說道:「爸,你怎麼能這樣……」

「反正他已經丟掉了,我這算是撿的,這可是野豬肉,不要白不要了……」李大炮抱著野豬肉嘀咕道。 比賽一開始,赤焰荊棘魂宗雙手同時揮動,身上的第三魂環閃亮,意圖搶佔先機。

赤紅色的光芒以他的身體為中心擴散而出,大片大片的紅色荊棘拔地而起,足足有兩米多高。

這樣一來就阻隔了雙方的視線,對方也無法看到他的行動。

其目的就是為了將夏天靈困在自己的荊棘之內。

這位兄弟對自己武魂的火焰抗性非常有信心,認為自己火屬性的植物根本不會受到夏天靈火焰的傷害。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