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過三四個小時后,正如天龍星主所說的般,沒有任何星賊活下來,那些趕來的星能者出現也被無情的擊殺,可以說鮮血染紅這片空間,沒有任何的傷亡,雖然有幾個能量體受傷,但是他們呆的地方卻是星核存放處,不說他們需要,就算是不需要他們光光是呼吸就能夠恢復體內的傷勢,完全沒有任何其他的影響。

「現在還想跑了嗎?」躲在隕石背後的蒼蠅聽到天龍星主的話后瞬間雞皮疙瘩就要起來,他嚇的屁滾尿流,連忙跪在天龍星主的面前,兩根手指指著天地,滿臉委屈的模樣:「大人啊,我的忠心日月可鑒,從見到大人起,小人便要決定為大人做牛做馬,哪裡會去想逃呢?」那蒼蠅居然直接哭出來,不知道是被嚇的還是怎麼的,現在這蒼蠅橫豎都覺得天龍星主是不是哪個星際監獄放出來的。

怎麼會如此的恐怖,恐怖到他都要懷疑起人生。

天龍星主沒有說話,只是微微點頭,將具機甲丟給他,那蒼蠅自然是欣喜,他早就垂涎這機甲,現在能夠使用他自然是歡喜得不得了

「我們現在機甲還有庫存嗎?」突然天龍星主開口詢問身邊的羅莎。

「沒有,等天鷹后我再批量生產。」羅莎的眼裡露出疲憊,天龍星主微微點頭,簡單的清掃下戰場以及收拾好所有的空間戒指集裝箱后,唐風他們直接回去戰艦裡面,準備繼續的推行,不知道是怎麼的,蒼蠅星系的傢伙居然出現,看起來應該是蒼蠅星系的星際警察

「要弄死嗎?」凌純陽低聲的說道,他們還在外面,卻被幾十架星能戰車給包圍起來,看起來他們應該是目睹整個過程。

「你們已經被包圍,快脫下機甲束手就擒。」那些沒有任何腦子的士兵警察直接瞎嚷嚷起來,看到他們這樣的動作后,天龍星主直接甩出到眼色,緊接著,那些剛剛才回到戰艦裡面的十字作戰團還有星將直接衝出來,屠殺盛宴再次開啟,那些警察還有士兵到現在為止都沒有想到唐風他們居然敢對他們動手。

「你們居然敢生產機甲,要是被十二星知道你們要完蛋!」那些傢伙歇斯底里的咆哮起來,他們來的人數約莫是四五百位,實力都不是特別的強,在機甲的幫助下近乎可以說是碾壓性的勝利,為防止他們泄露,十字作戰團進行攻擊都是連車帶人一起擊殺毀滅。

徹底解決後唐風他們拍拍手,慵懶的繼續前進,自然也不忘把他們身上的空間戒指全部給帶走,能拿的東西自然就要拿走,蚊子腿上的肉也是肉,總不能去嫌棄,以後需要的物資會更多,而且現在這些能量體要養起來極其的麻煩,若是星核補給不夠的話,會導致他們整體實力會落下,這樣的話便會影響戰鬥,所以不僅僅是要養十字作戰團,還要養星將。 都說戰團艦隊極其難伺候,現在唐風回來后也是知道,為了讓唐風知道整個戰艦上下現在的開支,天龍星主特地會讓人送份報單給唐風,讓他也過目過目,每次還沒有看完唐風就被密密麻麻的字給折服,直接倒在床.上睡著,不管這些東西。

在戰艦上能做的事情只有打坐運轉螺旋勁這些,極其的枯燥乏味,會停在星球的附近都是很少的,大多數都是為買讓戰艦性能恢復到巔峰的燃料,這是必不可少的,唐風他們需要長時間的旅途,可以說唐風可能就要在旅途當中成年,這也是最讓唐風感到最憋屈的事情。

「你們究竟要去哪裡。」蒼蠅在這個月至少詢問千遍,唐風聽的耳朵都快起繭子。

「天鷹座。」終於天龍星主都嫌煩,把目的地告訴他,本來唐風覺得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結果那玩意居然驚訝的合不攏嘴。

「我們到天鷹座範圍圈的時候,羅莎你們開著戰艦去尋找沒有開採的豐富資源星球,等我們匯合。」天龍星主突然開口,這次的旅程已經高達近乎三個月,算算時間目的地也快到實際上的確是如此,下一個航線圖便是要進入天鷹座範圍。

「我們要去哪裡。」羅莎也不問為什麼,直接詢問要去哪裡,現在整個星系都開採的差不多,其他的地方的話還沒有搜尋出來,極其的危險,沒有安全得到保障,天龍星主這樣說想必就會有個大致的目標。

「四仙地,那裡的空間環境很複雜,去碰碰運氣,如果可以的話把目標位置共享發給我們,我們能夠收到。」天龍星主揉揉太陽穴看起來這也是極其頭疼的事情,羅莎只是微微點頭,表示她明白。

「為什麼要分開行動。」羅莎明白但是唐風不理解,究竟是為什麼,天鷹座已經離天鶴星系如此的遙遠,怎麼可能會被發現。

「天鷹座被打碎。」天龍星主說話的時候看著那黯淡的航圖,說道,聽到這句話後唐風直接怔在原地,他一時間沒有辦法理清楚天龍星主所說的是什麼意思,天龍星主可是說的天鷹座不是說天鷹星,那可是極其遼闊的星系,而且還是如此繁華,怎麼可能被打破。

而這個時候蒼蠅卻是想逃出去,唐風一把揪過來,將他摔向牆壁,這傢伙居然這麼久過去還想要逃。

「你想逃?」唐風的表情變得玩味,話語當中顯露出濃濃的威脅,那蒼蠅沒想到居然直接哭出來,抓著唐風的衣服。

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大人啊,求你們放過啊,現在你們就是殺死我,我也不願意去天鷹座啊。」蒼蠅直接跪在地上,手裡拿起唐風腰間的槍,直接指在自己的眉心上,滿臉的絕望,看的唐風都覺得疑惑。

「有必要嗎?」唐風不理解蒼蠅,他這是要找死的行為,不就是讓他去個天鷹座,雖然天龍星主有意讓他去探路,但是這傢伙沒有必要向是要死的感覺吧,沒有任何的必要啊這是至關重要的。

「你是不知道啊大人,那天鷹座全部都是星球碎片,不說要找到真正的天鷹星難,就是活著出來也難啊。」蒼蠅鼻涕都流在唐風的衣服上,唐風滿臉的嫌棄,直接把他給推開來,把目光投向天龍星主,這傢伙的身形實在是不錯,不當偵察兵倒是真的可惜。

突然天龍星主的手裡出現張紙,那紙出現后蒼蠅的臉完全就是變幻起來,直接跪在地上。

「大人我去還不行嗎?別這樣啊。」蒼蠅瞬間就改變主意,因為天龍星主手裡的東西乃是契約,看著大小乃是奴隸契約,若是這傢伙背叛的話可是生不如死,要知道現在的轉換牆只要是有能量就可以召喚出已經死去的傢伙,這意味著說,只要是他做錯事,唐風他們完全可以讓他生不如死,這些日子他已經完全見識到羅莎和天龍星主他們的厲害,他可以明白他們的手段。

「現在才決定要這樣做?太晚了。」說完天龍星主直接用星能高高舉起他的身子,雖然契約的造價極其的昂貴,但是唐風他們不介意讓他知道什麼叫做底線,只見他體內的元神直接被天龍星主逼出來,半邊元神力量以及星能力量全部烙印在合同里。

只要是他違背唐風他們意願的事情他就會生不如死,全身如同火焰焚燒,雷霆轟擊般痛苦,甚至是萬蟻噬心。

可以說所有慘無人寰的手段他都要經歷過,可見那傢伙有多麼的痛苦,契約制定結束后,那傢伙的眼神黯然無光。

「等你以後表現好,立下功,我就燒掉契約起。」天龍星主慵懶的說道,看起來還是並不願意立下契約,畢竟這完全可以說是強迫性他人為自己賣命,天龍星主不喜歡這樣,但是這是迫不得已的,很多地方需要蒼蠅的幫忙。

通過下個空間節點的時候,唐風凌羊鐵斧以及天龍星主蒼蠅開著星能戰車直接衝進空間節點,自然羅莎他們就是前往四仙地,天鷹座的崩毀實在是太過於嚴重,嚴重到導致戰艦根本沒有辦法進入,但是哪怕是如此也無法阻止那些狂熱者對天鷹座財富的垂涎。

他們都知道當年十二宮進攻天鷹座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找到任何的財富,連半塊星核都沒有找到,這意味著天鷹座的神秘寶藏是絕對沒有被帶走的,那些還執迷不悟的傢伙就是奔著這些來,面前的景象讓唐風他們合不攏嘴。

因為各種半邊星球不規則漂浮起來,但是卻怎麼也無法撞出天鷹座的範圍圈內,還有的就是各種如同鏡子般的星球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唐風合不攏嘴這裡看起來沒有任何的生命足跡,沒有任何的生機,就像是成為這無盡宇宙間最可悲的笑話。

「星球本源被打碎。」天龍星主無喜無悲,他手裡拿著的是唐風的項鏈,這項鏈散發著微微的藍光,就像是為唐風他們指引目標般。

唐風思量起來,他明白星球本源是什麼,他也從書籍里介紹知道,星球本源已經是誕生靈性,會隨即改變位置,破碎的時候整個星球都不會留下任何生物,任何的生機也不復存在,星球本源的出現需要諸多的條件,不僅僅是高能量的本源,還有各個條件。

「我們要去哪裡。」唐風看著周圍懸浮著如同碎片的東西,下意識的隨便拿出個東西扔出去,東西碰到后詭異的乾淨利落分割。

天龍星主沒有說話,將項鏈懸浮在車窗面前,只見整個戰車隨著項鏈而進行懸浮,緊接著唐風他們居然看到星能者。

「為什麼會有星能者。」唐風可以感受到這空間的強烈的波動,戰車在這樣的空間環境下都不敢有任何加速的跡象,速度可以說是保持到最慢的狀態,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每當穿梭進去那虛幻迷離的碎片裡面,面前的場景都會不止的變幻著,極其的瑰麗,只是那風景卻是成為斷壁殘垣,倒是可惜,還有很多星能熱武器甚至是科技儀器的遺骸。

「還不是為了天鷹寶藏。」蒼蠅在旁邊嘟喃著,沒有自由的情況下他的眼睛有的只是幽怨,說話都陰陽怪氣的。

天龍星主沒有繼續的解釋,他的表情變得極其的嚴肅,項鏈不停的指引著戰車穿梭,而保護在星能戰車上的空間護盾卻是變得越來越脆弱,這是羅莎發明出來的,材質絕對可以說得上是頂尖,可見這裡究竟有多麼的麻煩,旁人都不敢開著戰車或者戰船戰艦進來,因為這波動的空間力量若是受到影響這可是會爆發出蟲洞,據說當年天鷹座毀滅時。

十二宮派強者前來搜尋寶藏以及當年天鷹座的星能武器等等,結果卻因為獅子星實在是傲,偏偏要開戰艦來,而且還速度爆發到極致,可以說是快到看不清,結果那時候就爆發出星際風暴,不僅僅是如此還有各種空間物質,讓那次前來的二千四百名強者全部死的乾乾淨淨,那個時候其他星系都說這是報應,之後十二星也陸陸續續派強者來搜尋,卻怎麼也找不到東西。

最後現在這廢墟天鷹座卻成為那些碌碌無為,不知道要怎麼提升實力的傢伙來尋找虛無縹緲的天鷹寶藏。

「你們到底要去哪裡,難不成也去找那什麼天鷹寶藏,怎麼可能,別傻了。」蒼蠅有些不耐煩,自從他沒有自由后,說話都大膽許多

「再說話我把你扔下去。」天龍星主惡狠狠的說道,這下面那是無數的懸浮碎片,這要是真的碰到他會瞬間化為肉泥,渣都可能不會剩下,那傢伙可是怕死的很,看到后連忙搖搖頭,表示自己不敢。

唐風他們自覺沒有說話,最近天龍星主脾氣特別不好,因此他們還是覺得放乖些,省的天龍星主連他們都懟。 就當唐風他們位於整個天鷹座中部,星河中最耀眼的地方,天鷹星,有傳言說這顆星球是整個星河的方向,而卻並不是天鷹座內部弟子口口傳言的天鷹之眼,據說天鷹座的寶藏都在天鷹之眼內,好在的是,整顆天鷹星還算得上是完整,只是山洪讓大地變得殘破。

「這裡真美」唐風不由喃喃說道,說美反而還不夠,哪怕是自然肆意的破壞,人為無情的毀滅,也難以抹平他最根本的繁華。

凌羊從星空外俯視著這顆被摧殘的星球,這顆星球極其的曠闊,廣闊到根本看不到他的邊際,唐風現在才能夠明白二十四星的主星究竟有多麼的恐怖,難怪這些小星球壓根就沒有打算打理,放幾十萬個資質低落的去自生自滅,成為殖民地。

「下去。」天龍星主無力的說道,像是蒼老幾十歲似的,聽得唐風他們心猛然抽搐,只好隨著天龍星主他們降落。

話說這天鷹星,他獨特的魅力想必便在於哪怕是被摧殘的不像樣還是會有很多六階上的星能者爭先恐後的前來,不知道究竟是抱著怎麼樣的目的來到這裡,當然唐風他們並不關係這個事情,因為他們來的真正目的他們也不知道,只是知道天龍星主變得焦慮而已。

戰車俯衝的速度很快,好比天外隕石墜落而下,同時和唐風他們下來的是各路星能者,他們看著唐風他們都是濃濃的好奇,因為唐風他們的實力僅僅是只有五階巔峰,要知道現在在這裡面的星空榜強者都可以看得見,他們都會被簇擁著,極其的高貴以及神聖。

「我們要去哪裡,看起來沒有完好無損的島嶼甚至是陸地。」凌羊眉頭不免微微皺起,來這裡的話想必沒有什麼別的目的,他也不明白唐風的項鏈為什麼會出現如此遙遠和神秘的天鷹座,更是不了解,為什麼天龍星主要如此堅定的來到這裡,而且過程當中是如此的感傷,至於為什麼,凌羊沒有去糾結,因為他們被攔下來。

「車裡坐著的哥幾個,能借你們的車開開嗎?」天鷹星裡面已經沒有任何的星能,可以說星能的本源早就被掠奪的乾乾淨淨哪裡還想有別的,看他們滿臉虛弱的模樣,像是在這顆星球裡面找尋長時間,而且看他們滿臉失意的模樣,便能夠明白他們肯定是沒有什麼收穫。

天龍星主沒有理睬,將方向盤打到死,直接轉彎要離開,而面前那四個都是六階的星能者,直接圍起唐風他們,滿臉的不善,他們並沒有打算要真的借唐風他們的,他們只需要輕輕掃視便可以知道,這裡面都是五階的,只是天龍星主他們看不透深淺,但是他們內心的貪婪已經完全抑制不住,能夠開進這顆星球來的戰車究竟有多麼的高端,他們左右揣摩都覺得唐風他們是哪個超級星系來的。

既然是從超級星系來的,自然身上有數不盡的寶貝,這裡可是非常適合殺人,沒有任何的星能,哪怕星能恢復的掌握能力有多麼的高端也不可能從荒廢星能幾十年的地方找尋到任何的蹤跡。

「讓開。」天龍星主的聲音變得冰冷,他的眼睛有些紅腫,身上的氣勢慢慢再釋放,那四個傢伙相互對視,直接如同餓虎撲食般直接衝來,唐風他們搖搖頭,連忙閉上眼睛,只見天龍星主身上機甲瞬間佩戴好,手中猛然出現長劍,長劍被當成長鞭使用,就是這樣輕飄飄的甩出去,四個滿是鮮血的頭顱卻是直接挑起,極其的血腥,唐風不理解為什麼天龍星主這麼大的火氣,要去浪費星能。

以他們這速度和他們現在虛弱感,想必連戰車都追不上,完全就是浪費時間的表現,但是看到天龍星主表情得以微微舒展,唐風他們便沒有再說什麼,能夠發泄自然是好事,唐風隨意的瞥那幾具屍體,發現居然是大熊座的,大熊座出名的便是超強的力量。

想必他們的實力不止會弱到這個地步,這地方實在是神秘,神秘到哪怕是共同實力的星系的弟子都會忍不住來看看究竟。

項鏈還是在指引著方向,不知道為什麼唐風有種錯覺,就是感覺自己的心跳頻率和整個星球進行鏈接起來,或者說整個空間波動的頻率,這是種奇妙的感覺,奇妙到讓唐風都感覺不對勁,不由的沉浸進去,他感覺面前都是血海,他聽見有不屈的女子在痛苦的發出哀嚎。

但是很快面前的景象被沖刷的乾乾淨淨,他感覺有東西在等待他,這像是某種使命感,這樣的感覺讓唐風感覺莫名的難耐。

現在他終於明白自己母親當年留給自己的目的,想必這裡有線索,找到自己父母的線索。

「該死的傢伙。」唐風低沉說道,他不由想起那個拋棄自己的父親,他相信自己的母親離開是有苦衷的,但是他的父親,卻是那樣的絕然,從小的時候開始他便如此的殘酷,或許就像他們所說的那樣,他就是看不起自己,唐風想到這裡身上的熱血不由的沸騰起來。

臉色變得通紅,鐵斧不解的拍拍他的肩膀,他才從這種仇恨的狀態當中回過神來,搖搖頭,表示自己沒事。

不得不說天鷹座當年爆發的戰爭規模是極其大的,空中漂浮著各種各樣的的殘骸,大多數都是戰艦,可以看得出是瞬間被毀滅的,唐風不由對真正的超級勢力的科技進行思量,他還沒有見識過究竟有多麼的厲害,但是想到羅莎唐風便知道的差不多,因為他相信羅莎的機械水平已經高到個頂點,羅莎發明出來的東西都可以說是改變貧瘠的狀態,解決現在科技問題的根本。

「戴好機甲。」天龍星主開口說道,戰車的速度變得越來越慢,而星能者不知道為什麼卻越來越多,這裡就像是中心般,唐風他們掃視著這些在焦急尋覓著的星能者,這些傢伙的實力都極其的深厚,深厚到像要陷下去,唐風他們不敢多去想。

這些星能者近乎都是勢力群眾,都是整隊整隊的,而且大多數都帶著傷,看起來是發生過爭奪。

「我們要去哪裡。」唐風好奇的問道,戰車開啟隔音效果,聽不見外面說,裡面說也傳不出去,為的就是防止被泄露。

「大哥,你看這裡居然有戰車。」遠處有個傢伙指著唐風他們,他的臉色不善,而奇怪的是他稱為大哥的傢伙倒是沒有任何的反應,反而是饒有興趣的注視著唐風他們。

「這戰車有秘密,好好跟著。」那傢伙像是期待著什麼。

「為什麼?這不正常嗎?很多人都從天鷹座廢墟裡面找到完整的。」那傢伙不解,他覺得他大哥反而是浪費時間,他們人手並不多,來的只有四五個,若是派出去盯著反而會耽誤其他的搜尋時間,十二星不去翻東西,他們可是想翻出些好東西。

「他們的戰車居然像船樣可以推動空間,我想是十二星的哪位大人物的子嗣,若是實力強,他們吃肉,我們喝湯,若是實力弱,肉湯我都要了。」那傢伙玩弄著他修長的手指,以及擺動著他長長的指甲,眼睛里閃爍著異樣的火花。

天鷹座很遼闊,若是沒有戰車的話想必唐風他們都會迷失方向,這裡根本就沒有任何方向感可言,除去黑漆漆的廢墟堆,還有那空中漂浮著的殘骸,就是難見到的綠色,還有那地下滾燙的海水,溶漿在地表裡不停的滾動著,散發著他的熱量,像是為他自己的存在感加分

唐風不理解,為什麼不去天鷹座中心,反而越走越遠,但是奇怪的地方是,這裡的空間指數卻是越來越凌亂,戰車都搖搖晃晃的,而且居然還可以見到奇怪的東西,不停的漂浮著,若是說是英魂唐風倒是覺得不是,想必是某種其他奇怪的生物,畢竟有些生物會隨著環境的改變去改變自身的生命機能,因此唐風他們走的更加的小心,他們現在不停的在望西北方向進軍。

蒼蠅的表情變得更加的惶恐,他連忙說:「大人啊,去不得那裡,當年就是那些大人,都還是再三思量後集合前去。」蒼蠅像是提醒著什麼,唐風不理解,凌羊不知道怎麼的,從腰間的兜里拿出張地圖,這是他特地在電腦上列印出來的天鷹星內部地圖,至於究竟是否權威還待觀察,凌羊皺著眉,不由看向天龍星主。

天龍星主要去地方乃是天鷹座當年的聖地,據說那裡有無盡的危機,可以撕裂星空的巨鷹在那裡棲巢,更有傳言說,從天鷹山俯視下來看,整個天鷹山下的地便是只雄鷹,至於真的有沒有沒有人知道,因為從來沒有找到過傳說中天鷹山,更別說見到天鷹地。

雖然當年十二宮進入聖地的時候的確是見到巨鷹,但是那個時候已經是奄奄一息 「後面有人跟著。」鐵斧突然開口,他身上的肌肉完美的爆發出來,那裡面流動著的星能極其的醒目。

唐風他們沒有這個技巧能夠通過大地甚至是空中含有的元素力量進行查詢,這空間裡面已經沒有任何的星能,哪怕唐風他們是可以進行短距離的搜尋,也不可能像鐵斧這樣可以完全無視這樣的規則進行探尋幾百幾千里這樣的距離。

天龍星主的眉頭輕輕皺起,不由速度再快幾分,空間隱隱要破碎,周圍的破空聲極其的刺耳,哪怕是有隔音效果還是回蕩在車內。

「那傢伙感覺到我在探尋他。」鐵斧的臉上低落豆大的汗珠,看起來那傢伙不僅僅是發現這麼簡單,還給鐵斧回應。

「很強嗎?」唐風隨意的說道,他直接脫下他的鞋,挑起腳趾甲來,幾天沒有洗澡的唐風身上散發著莫名的惡臭味,異香回蕩在封閉著的戰車裡,天龍星主嫌棄的連忙打開排氣系統。

「大人啊,別去了,哪裡去不得的啊,後面的幾位大人夠強了,他們都要拿你們探路。」蒼蠅的表情到現在都還是波瀾壯闊的,他在驚嘆著羅莎超高科技星能戰車的前提,也在驚嘆著天鷹座現在的狼狽以及這空間不停擠壓的空間力。

天龍星主突然剎車,直接按著蒼蠅暴打頓,打的唐風都心疼起來,完全可以說是欺壓,唐風心裡為蒼蠅默默祝願,希望他好好的,別在路上就被天龍星主給打死,唐風對於萍水相逢的朋友都還是會感到難過,這裡沒有可以挖墓的地方,若是真在這裡死,只能隨意丟在地面上,或者是沿途的海水內,被地底下滾滾的熔岩化為灰燼,想必就算是他真死了,也會感到憋屈。

星能戰車劇烈晃動著,可以說是完全速度受到抑制,面前是如同刀割的勁風,切割著戰車的防禦盾,那刺耳的聲音極其的煩躁,天龍星主的表情沒有任何的變化,突然他停下戰車,改變方向,像是要改變軌跡般,而背後緊緊跟著的傢伙卻是窮追不捨。

「果然他們是知道些什麼,居然知道十二星內部弟子才找到的捷徑。」那被稱為大哥的傢伙滿臉的戲謔,他的實力完全說是前來的星能者內最強的那個,看他直接是撕裂空間來走便能夠體現出他真正的力量,而且看他這副姿態,像是皇帝般,想必就是在星空榜也不會排名特別的后,唐風他們沒有辦法感應到這傢伙的具體實力,只是知道想必用機甲都難以撼動。

現在鐵斧對於這傢伙的感覺就是可怕,那種陰森的感覺讓他不由的躁動起來。

「我們要去哪裡。」唐風看著天龍星主不停的改變著軌道,加上凌羊手中地圖的牽引,完全就是沒有按照任何的道路規律來行走

而且這邊極其的奇怪,好像星球的破壞完全沒有對這裡造成任何的影響,這裡的古木比高樓還要高,就像是直入雲霄的高峰。

看它們的樹輪便知道存在的時間已經有近千年,雖然幾千年的植物在星河中經常可以見得到,但是這麼多的就有些意外,而且這些樹木密集到恐怖,這裡沒有風,但是卻處處透露出危險的感覺,讓人感覺被盯上,自己等成為獵物般。

「下車。」突然天龍星主開口說道,他身上直接佩戴好機甲,看他現在這樣,就能夠體現這裡的危險程度。

他左手握著長狙,右手握著長劍,腰間的彎刀用繩子掛在脖子上,身上的各種武器隨時保證可以瞬間的抽出。

當然他自然要防止蒼蠅的逃,直接踹出蒼蠅,這裡的大地何止是遼闊可以形容,唐風他們呆在這裡有種呆在巨人的世界,他們像是被縮小無數倍,唐風他們連忙佩戴后機甲,環視周圍,那些樹葉子裡面沙沙作響,這裡還殘存著星能,但是這裡星能濃郁的程度卻是不高,而且噴發的感覺像是有規律,又或者說像是固定性的,讓唐風好奇起來,他感覺全身變得輕鬆,就像是魚兒回到海里般。

「這裡還有星空榜存在的星獸,是當年天鷹座圈養的,因為十二星不知道怎麼來這裡,導致這些星獸因為天鷹座的保護沒有波及到,這裡算得上是天鶴星最後的凈土。」天龍星主解釋的說道,他不由的往後看去,他自然也是發現那些傢伙的足跡,只是看他們這樣子,是將自己等人的氣息全部鎖定住,這讓天龍星主不由的頭疼起來。

「戰車怎麼辦。」凌羊不由的說道,天龍星主將引爆裝置丟給凌羊。

「十分鐘后你記得引爆戰車,他們跟進來自然要給他們驚喜。」天龍星主的表情變得玩味,將戰車裡面的東西帶出來后便帶領著唐風他們慢慢的前進,腳步聲儘可能的壓到最低,唐風好奇天龍星主背包裡面的東西,但是知道天龍星主帶來的定然是不得了的東西。

就在這樣慢慢前進十分鐘后,凌羊按照天龍星主的意識引爆戰車,戰車爆發出蘑菇雲,雲菇讓整個森林都沸騰起來,鷹啼響徹天地,遠處直接衝來道勁風,唐風他們卻是找就找到時機,躲進古樹內的樹洞,他們透過縫隙,看見比奎鷹身形大百倍的星獸直接衝出去,像是看到仇敵般。

「為什麼星獸不喜歡變小些。」唐風不由的頭疼起來,有些星獸甚至有整顆星球大小,可以說星獸是星河間最大的生物。

只不過他們這龐大的體型雖然奠基著他們最得意的防禦,卻最遲鈍的攻擊成為他們的軟肋,只要是幾個星能者搭配得當,完全可以獵殺和自己相同等級的星獸,這也是星獸為什麼死亡的速度如此慢,但是昆蟲星獸繁衍速度實在是恐怖,甚至其他的海陸星獸數量更是惶恐,宇宙間最多數量的不是人類而是星獸,這是毋庸置疑的,也是導致為什麼,人族大量的屠殺星獸也沒有造成任何滅絕趨向。

「那是傳說中的那隻嗎?」唐風不由的詢問說,雖然當年的十二星是看到真正的傳說中的天鷹,但是不代表說它就一定會被十二星帶走或者被十二星所殺,天龍星主搖搖頭,下去樹洞,繼續前進,只不過這次他前行的速度變得更快,看起來是極其的心急。

「我需要知道為什麼要來這裡。」唐風突然開口,天龍星主突然怔住,他拉開唐風,躲進草叢內,看著凌羊他們。

「你去前面探路,十分鐘后回來這裡告訴我們情況。」天龍星主對著蒼蠅說道,蒼蠅的臉直接變得鐵青,但是他想到這裡環境的隱蔽性,還是變得大膽些許,只是稍微抵抗便服從命令,消失在唐風他們的面前。

「我需要證實事情,你要記住最後的受益者是你。」天龍星主指著唐風說道,看起來是在不滿唐風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表現。

「好處,我還真不需要,你要好處你可以自己去拿,我真的搞不懂,你每天都這麼神神秘秘的,有意思嗎?」唐風想要發泄情緒,但是突然就哽住,因為他看到天龍星主那經歷歲月摧殘的臉,天龍星主艱難的扯起小臉,伸出他的大手,輕輕在唐風的腦袋上揉揉。

「以後你會知道的,你要好好修鍊,直到你有這個能力去承擔這些。」天龍星主說完這句話便循著蒼蠅的足跡慢慢前行,凌羊和鐵斧輕輕拍拍唐風的肩膀,他們雖然不理解唐風的心情,但是知道他現在定然是複雜的。

唐風只好無奈,心裡暗暗問候天龍星主祖上幾代,簡單發泄後繼續跟著天龍星主。

那頭不知道長多少的星獸鷹回來了,它沒有發現唐風他們的蹤跡,倒是奇怪的地方是,他身上居然負著鮮血,那些傢伙居然能夠對他造成傷害,這究竟有多麼的強,而且看它傷勢的嚴重,近乎是扳倒性的勝利,這讓唐風不由的緊張起來,因為面對的似乎是頂尖強者。

「不錯,有幾下。」天龍星主看不出是怎麼樣的情緒,只是說話有些陰陽怪氣。

「那頭鷹有多強。」唐風試探性的去問問。

「八萬名左右吧,倒是算得上不錯,至於那傢伙,看他的攻擊方式應該是火屬性的,在這裡倒是有利。」天龍星主打著哈欠說道,他的臉上儘是疲憊,長達幾天的旅程讓他精神一直保持在緊繃的狀態下,終於找到蒼蠅,蒼蠅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在看著什麼。

「你在看什麼?」天龍星主走上前去,拍他的肩膀,嚇的蒼蠅險些叫出來,擺出個噤聲的手勢,透過那和唐風他們身材差不多的樹葉,看到幾個如同山嶽般高的鳥.蛋,這裡居然是這鷹的巢,實在是奇怪,天龍星主環視著周圍,不知道在搜尋著什麼。

「我們要等等。」天龍星主突然變得嚴肅起來,唐風他們不理解,這老鷹不是受傷了嗎?為什麼沒有回去自己的巢,而且居然不回來守著 這種種跡象表明這裡的環境生存是極其舒適的,這代表說這裡不可能僅僅只會有這巨大的鷹星獸,天龍星主從他的背包裡面拿出根竿子,這竿子實在是奇怪,而天龍星主卻是大費周章的在每三百六十米的地方插.下,一共是八十一根,鏈接起來是長方形的模樣。

更是奇怪的是天龍星主居然還帶上電腦,看起來也是配置極其高,而且這電腦倒是極其的奇怪,只有手掌大,直接移在護星腕上,面前是現實出來的水藍色屏幕,只見天龍星主不知道是操控什麼,導致那些竿子內全部射.出水藍色的光柱,這些光柱就像是在吸引著什麼

「你這是在幹什麼。」唐風不理解,他看著天龍星主手腕上的微型電腦,還有那懸浮著的屏幕,不由的好奇,這屏幕像是蜿蜒的山脈,而且在不停的活動當中,就像是極其有規律跳動著的心臟,但是奇怪的是周圍的星能卻是詭異的濃郁起來,腳底下的泥土更是變得鬆軟,更讓唐風感到莫名不對勁的是,他居然能夠感受到地面在微微顫抖。

「叫出些樂子。」天龍星主的表情變得玩味,只見天穹突然想起嘹亮清脆的鷹啼,大地猛然顫抖起來,那些古樹上的樹葉子拚命的晃落,像是生命就要到此為止,只見遠處濃霧覆蓋的地方卻是變得明亮起來,地面居然在改變著,像是某種物質強行改變著地貌。

唐風他們用星能穩固著身子,只見那些光柱的地方顯化出道天鷹,那是道鷹首,那靈動的眼睛讓唐風不由的痴獃起來。

但是更加讓唐風心中世界晃蕩的,是那靈動的雙眼卻是流下兩行水藍色的淚,如此的真實化,唐風感覺莫名的難受。

緊接著的是整個大地都晃動起來,無論是在何處的星能者都可以感覺到天鷹座的變化,那後面尾隨著的傢伙更是慌張起來,因為他們被星獸包圍,這些星獸就像是連綿起伏的山脈,而唐風他們卻是在看著面前盤旋著陣子伏下來的天鷹,那天鷹環視著周圍,緊接著,滿是鮮血的另外只天鷹跑過來,滿臉的委屈,那傢伙水色的眼睛變得赤紅,看起來像是要噴發的火焰。

只見它瘋狂的扇動起巨大的雙翅,它的身下出現幾道如同古木高的颶風,那颶風直接隨著這條寬道衝過去。

就在幾道颶風過去的時候,天龍星主居然直接沖草叢裡面走出來,空間似乎是被凝固住,唐風他們完全怔住,天龍星主完全是瘋了。

蒼蠅是不由自主的跟過去的,他感覺到那兩頭當初天鷹座圈養的天鷹凌厲的眼神,那如同刀割的眼光直接刺在他的身上,讓蒼蠅雙腿發抖起來,臉色發白,想要跑卻全身像是軟掉,那頭從高空俯衝下來的天鷹只要是有眼力的都能夠看出他比旁邊那隻小巧些的天鷹至少強大十倍,而且看起來是更加的兇猛,結果天龍星主居然挑在這個時候直接走出去,雖然唐風他們就像是螞蟻般。

但是唐風他們身上的機甲卻是在吸引著這略微算得上稀薄的星能,星能的吸引足以讓這頭空中王者發現。

「老傢伙,你是瘋了嗎?」唐風他們不由低聲叫喚出來,趁著這兩傢伙沒有發怒,得趕緊跑,否則的話想是逃都逃不掉。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