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雲手持刻刀,眼眸微微眯起,似乎是在回味著什麼。

刻制陣法,最好是一氣呵成,因為陣法一道太過精密,萬一某個地方斷開了,再想完美無缺的接合到一起,那就很困難了。

凌雲眼眸微眯,搖頭晃腦在心中構建出陣法雛形,片刻后,其眼眸陡然睜開,兩道精光射出,手中刻刀迅速舞動,頓時間,陣盤上碎屑紛飛,一縷縷極其玄奧的紋路被銘刻出來,最後構成一幅幅極其複雜的圖案。

「唰唰唰!」

凌雲手指上下翻飛,猶如穿花摘葉一般,手法極其自然迷人,看上去好像就應該這樣刻制一般。

「叮叮叮!」

由於凌雲心中早已構建好這一陣法的雛形,刻制起來自然是事半功倍,不一會兒,他便一氣呵成,將那煉製冰雷丹的陣盤給刻制了出來。

「呼!」

陣盤刻制出來,凌雲也是輕輕呼出一口白氣。

這塊陣盤,乃是凌雲用來煉製冰雷丹的第一塊陣盤,同時也是凌雲刻制的第一塊三階陣盤!

冰雷丹作為王階丹藥,僅靠一塊三階陣盤,自然不可能將其成功煉製出來,因此接下來,凌雲還要再連續刻制八塊陣盤,然後再將這九塊陣盤作為陣基,組合到一起,形成一個更強大的陣法,如此才有可能將冰雷丹煉製出來。

第一塊陣盤刻好,凌雲也算是有了些經驗,因此後面這八塊陣盤也就跟著如法炮製,除了中途不小心勾錯兩處陣紋,導致兩塊陣盤報廢之外,其他一切倒還都頗為順利。

望著天陣府中那明顯縮水大半的陣盤,凌雲也不禁微微苦笑一聲。

陣盤這東西,可是相當的稀少,在常人的眼中,這東西並無什麼特殊的作用,甚至對他們來說,這陣盤還不如一塊板磚好使。

但對於真正的陣法師來說,陣盤可就是頗為重要的東西了,無論是刻制陣法,亦或是進行實驗,都絕對離不開陣法的輔助。

所以陣盤這東西,在普通人眼裡,那就是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但到了陣法師的眼中,那就是生命中必不可少的東西,一塊高等級,能夠承載高階陣法之威的陣盤,絕對值得這些陣法師花費巨大代價去爭搶。

因為有些陣法師雖然自身等級極高,但苦於沒有一塊高等級的陣盤,而使得他們一身才華難以施展,畢竟那些低等級的陣盤材質實在太差,根本無法承載太強大的能量,這也使得很多強大勢力的守護陣法非常低劣。

不是他們用不起厲害的陣法,而是因為沒有厲害的陣盤,去承載威力強大的陣法,或許憑藉人力,他們也能將這陣法的威力爆發出來,但他們卻無法一代代的傳承下去。

作為一個勢力,最重要的是什麼?

傳承!

沒有傳承,這個勢力無論曾經如何輝煌,但最終一定會有衰敗的時候,因為他們的底蘊傳承不下來。

而一塊威力強大的陣盤,就是他們的底蘊!

天陣府主人雖然是聖者級別的存在,但他同樣也是極愛試驗陣法的陣法大師,天陣府中僅存的一些陣盤都被他拿去做實驗了,剩下寥寥無幾的一些陣盤,也是因為他看不上眼,這才傳承給凌雲。

可就是這些天陣府主人看不上眼的陣盤,現在也快被凌雲揮霍乾淨了。

從凌家堡與洪家堡之間的丹藥戰爭開始,凌雲手中的陣盤便是只進不出,一直被消耗。

而這東西,在古奇王國根本沒有,有錢都沒地方買,或許雪天皇朝有,但肯定也是被一些陣法師當寶貝一樣收藏著,哪會輕易拿出來出售?

所以這些陣盤若是被揮霍乾淨了,那凌雲的陣法試驗,恐怕也得暫時放上一放了。


「得找個機會,弄點兒陣盤過來。」凌雲心中暗暗的道。

心中這般想著,凌雲手中動作卻是不停,只見其手腳麻利的將雪龍鼎中原本裝嵌的陣盤拆卸下來,放到一旁,然後換上新刻制好的陣盤,再以一種奇特的方位擺好,這才算大功告成。

「呼!」

忙完這一通,凌雲這才長長的吐出一口氣,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然後**運轉,元力頓時湧入雪龍鼎之中。

「噗!」


只聽得一聲輕響,金色的火焰,便是在葯鼎之內升騰著燃燒了起來。

眼睛透過葯鼎表面的鏡面,凌雲望著裡面那些胡亂竄動的金色火焰,待得冰涼的葯鼎溫度逐漸高起來之後,這才偏過頭,對著雪芊芊得意的笑了笑,雪芊芊當即給他翻了個白眼。

對於這個白眼,凌雲直接選擇了無視,不過該說不說,美女就是美女,翻白眼都是那麼好看。

目光轉回,凌雲臉色再次變得凝重,靈魂力量透體而出,順著手臂鑽進葯鼎之中,將那些桀驁的金色火焰,順利的控制了下來。

「可以開始了。」

望著葯鼎內逐漸平靜的金色火焰,雪芊芊臉上也是浮現出一抹微笑,心中暗道:「這小傢伙,陣法一道的造詣是越來越高了。」

微微點頭,凌雲手掌熟練的從身旁抓起一株通體碧綠地植物。

此物名為碧葉花,其枝葉中所蘊含的溫潤能量,用來保護經脈,是最合適不過的藥草。

煉製冰雷丹,不只需要冰雲芝,生血果以及絕雷草三大主葯,還需要很多普通的藥材加以輔助中和。

這些輔助藥材等級不高,都屬於頗為常見的藥材,凌雲根本不用刻意尋找,便能買到一大堆。

眼角瞟了瞟手中的碧葉花,凌雲手掌略微停滯了片刻,便將之彈射進了葯鼎之內。

剛剛進入葯鼎,洶湧地金色火焰便是撲涌而上,轉瞬間,碧綠的枝葉,便是迅速變得焦黃。

有了事先刻制好的陣法,因此接下來的步驟,根本不需要凌雲再過多的插手,陣盤便會幫他完成一切。

葯鼎之中,淡淡的火焰苗子,帶起一陣不熱不冷的溫度,逐漸的熏烤著懸浮在火焰上方地碧葉花。

隨著這般烘烤的持續,碧葉花的枝葉表面,也是開始滲透出一滴滴綠色的液體,隨著液體越來越多的滲透而出,其枝葉,也在迅速的萎縮著。待得碧葉花花體內最後一滴綠色液體被壓榨而出之後,其本體化為了漆黑的灰燼,沉落在了葯鼎之底。

「成了!」

眼見第一次提煉便順利成功,凌雲也是微微一喜,雖然之前就知道自己能夠刻制出來三階陣法,但畢竟還沒有真正的實踐過。

有句話說的好,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只有經歷過實踐,凌雲才能知道自己刻制出來的三階陣法是不是真的有用。

微微一笑,凌雲手掌一招,葯鼎之內的綠色液體便是被吸掠而出,最後被他小心翼翼地撞進一個玉瓶之內,等待著待會融合之用。

在取得碧葉花的能量汁液之後,凌雲又再次分別的煉化出了四十八種顏色各不相同的液體,共計四十九種輔助藥材,花費了他整整半天的時間。

王階靈丹的煉製,可不是那麼簡單的,單單是這些需要煉化的輔助藥材,便有四十九種之多,更別說融合之時的順序以及比例都不能有絲毫失誤,所以說想要自創一種高階丹藥的丹方,真的是很難。


凌雲根本無法想象,那些動輒便需要上萬種藥材才能煉製出來的超高級靈丹,究竟是怎麼被人創造出來的?

上萬種藥材之間的比例組合方式,凌雲想想就覺得頭大,這樣的丹方,竟然也會被人發現,然後創造出來?

凌雲表示,學霸的世界,他們學渣真是看不懂啊!

輔助藥材全部提煉完畢之後,凌雲也是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畢竟煉丹步驟雖然是事先設定好的,只要根據陣法的走向,便能將丹藥煉製出來,無需他親自插手。

但陣法的運轉,也是需要能量,而催動它運轉的能量,自然便是凌雲體內的元力了。

雖然使用元晶也可以催動陣法運轉,但想要催動這種等級的陣法,必然需要極多高質量的元晶才行。

元晶少了,根本無法將陣法完全催動起來,若是因為能量不足而使得藥材被焚毀,那凌雲可就哭了。

因為之前的修鍊以及消耗,再加上他從來不知道掙錢,導致元晶儲備大幅度減少,現在的他,可謂是一貧如洗,他身上,可真沒多少元晶啊!

… 安靜的山谷中,凌雲獨坐於青石之上,安靜的望著面前轟隆作響的雪龍鼎。

整整四十九種輔助藥材提煉完畢,凌雲運轉功法,稍事休息之後,體內元力便恢復的差不多了。

接下來要提煉的,便是那三大主葯中的生血果!

這三大主葯,每一種都極其珍貴,花費了凌雲極大的心力,這才將它們找齊,容不得絲毫閃失。

深吸了一口氣,凌雲翻手拿出那枚氣血瀰漫的生血果,然後便將準備之投入雪龍鼎之內。

生血果作為王階靈藥,其抗煉性必然是極其強大的,現在凌雲也只能寄希望於他的三階組合陣法真的有用,即便無法將之煉化,那也絕對不能將它煉廢了,要知道凌云為了得到這枚萬年生血果,花費的力氣可著實不小啊!

因此到了這種時候,即便凌雲知道他的陣法非常完美,卻也不敢完全放開,精神完全集中在雪龍鼎內,隨時準備搶救生血果。

所幸,他這一次刻制的三階陣盤倒是頗為完美,沒有讓他失望。

三階陣盤雖然對應煉製的乃是三階丹藥,但事實上,即便是普通的三階煉丹師,理論上都是有可能煉出王階丹藥的,只不過這個可能性極低極低而已。

而凌雲的三階陣盤,只要陣法刻制正確,那麼它煉出丹藥的成功率便是百分之百的,更別說這還是一套幾乎不遜色與四階陣法的組合陣法了。


生血果一出,剎那間,一股磅礴的氣血之力瀰漫開來,只是輕輕吸上一口氣,凌雲便感到自己血氣動蕩。

這生血果,對於氣血之力的恢復與強化,絕對是有著奇效!

緩緩地吐了一口氣,凌雲屈指輕彈,生血果便是被準確的射進了雪龍鼎之中。

與此同時,凌雲手掌迅速觸摸上雪龍鼎火口,靈魂力量急忙覆蓋進去,稍有不慎,他便會立刻就生血果搶救出來。

「轟轟轟!」

當元力灌入雪龍鼎的瞬間,雪龍鼎頓時爆發出風暴般的激蕩轟鳴,這標誌著生血果提煉反應已經被開啟。

九塊三階陣盤組合在一起,正常運轉之下,威力也是極強。

靈藥入鼎,剎那間,雪龍鼎表面出現無數發光陣紋,猶如封條般把雪龍鼎給穩住了,無論內部反應多麼激烈,風暴般轟鳴多麼嚇人,雪龍鼎始終紋絲不動。

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的時間,雪龍鼎內的動靜逐漸開始變小。

凌雲刻制出來的三階組合陣法,精密度非常之高,提煉的步驟完全是按照陣盤上刻制的那樣進行的,沒有絲毫誤差,再加上凌雲一直全神貫注的關注著雪龍鼎,所以這一次的提煉過程也是頗為順利。

生血果能量提煉完畢之後,凌雲又先後將絕雷草與冰雲芝投入雪龍鼎之中,這兩種靈藥提煉之時,同樣也是異象紛呈。

不過凌雲的三階組合陣法還真不是蓋的,整個提煉過程沒有出現一絲一毫的失誤,與他之前預想的一模一樣,因此又過了大約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后,三種主葯的精純能量便是全部提煉完畢了。

望著擺在自己面前整整五十二隻小小的晶瑩玉瓶,凌雲也是長長的吐了一口氣,不過現在還不是放鬆的時候,因為現在還只是提煉,真正最重要的步驟還沒開始呢。

提煉,算是煉製丹藥最初始的步驟,提煉完畢之中,還要融合所有藥材的能量,按照合適的順序以及比例,對它們進行融合凝丹,這一過程,更加不容許失誤,只要順序或比例有一絲一毫的錯誤,那麼這次煉丹便直接宣告失敗了。

凌雲眉頭依然緊繃著,不敢有絲毫放鬆,再次將冰雷丹的煉製過程在心中過濾了一遍之後,這才面色凝重的望著面前的眾多玉瓶,旋即手掌一震,整整四十九隻輔葯玉瓶,便按照一種特定的順序,分別將其中的能量液體投入了雪龍鼎之中。

「噗!」

四十九種不同的能量液體進入雪龍鼎,瞬間便被雪龍鼎底部的金色火焰包裹而進,然後開始了最猛烈的煅燒。

「呼呼!」

隨著烈火的不斷熏燒,那四十九種顏色各不相同的能量液體,也開始了逐漸的融合。

液體與液體互相融合,然後在火焰中緩緩地翻滾著,隨著時間的移動,丹藥的雛形,也是逐漸的出現在了葯鼎之中。

此時的丹藥雛形,表面上布滿著坑坑窪窪,而且形狀上,也全然沒有規則,表面上的光澤,也是青一塊,紫一塊,看上去,就猶如一個布滿菱角的古怪物體一般,完全不像那些成品丹藥那般圓潤而富有光澤。

瞧著這枚丹藥雛形,凌雲心頭壓著的重石終於是完全的落下。

到了這一步,煉丹,幾乎已經成功了百分之九十。剩下的,便是最後的凝丹步驟了。

手掌握著那被提煉而出的三種主葯能量,凌雲偏頭望向雪芊芊,見到她那微笑點頭的神色,這才輕吸了一口氣,不再遲疑,將瓶中的主葯能量,傾倒進了葯鼎之中。

能量剛剛進入葯鼎,便是發出一陣陣沉悶的雷鳴之聲,似有天雷在鼎中炸響一般。

天雷炸完之後,緊跟而來的便是一陣極其可怕的寒氣,那股寒氣之強,幾乎要將葯鼎底部正在燃燒的火焰都給冰凍一般。

隨著時間的推移,冰寒之氣也是漸漸散去,凌雲連忙控制著這些能量,將其覆蓋在那了那枚丹藥的雛形之上,然後緩緩的旋轉了起來。

與此同時,雪龍鼎上的陣紋也是一陣閃耀,緩緩的壓制著金色火焰的溫度,將之壓縮在一個不溫不火的地步,緩緩地熏烤著那被三大主葯能量包裹的丹藥。

待得這三大主葯的能量近乎完全融入丹藥之後,一股更加強大的氣血之力卻是猛地爆發出來,竟是形成了一圈宛若實質一般的能量漣漪,險些將雪龍鼎給掀翻了,凌雲好一通手忙腳亂,這才將雪龍鼎給控制了下來。

最後一步的凝丹,足足持續了接近半個小時,那三大主葯的能量,才徹底被金色火焰不溫不火的熏烤進了丹藥之內。

而此時,雪龍鼎周身陣紋上一直壓縮著金色火焰的靈魂力量猛然一收,頓時,金色火焰洶湧撲上,轉瞬間,便攜帶著狂暴的溫度,將丹藥包裹在了其中。

金色火焰一放即收,迅速的被陣紋再次壓制在最低點,而此時,隨著金色火焰的退縮,一枚通體呈現冰藍色的渾圓丹藥,便是光彩奪目的出現在了葯鼎之內。

望著這枚冰藍色丹藥,凌雲忍不住的咧嘴一笑,旋即手中印決猛然變動,一道道元力自其指尖飈射而出,然後順著一縷縷極其玄奧的軌跡,落在那在雪龍鼎中滴溜溜旋轉的冰藍色丹藥表面之上。

隨著冰雷丹的自我轉動,很快凝丹陣紋便繚繞了整枚冰雷丹的丹身。

凝丹陣紋的銘刻,持續了約莫一分鐘左右的時間,這才將凝丹陣紋完全銘入冰雷丹丹體之內。

至此,這枚幾乎耗盡凌雲所有身家的冰雷丹,終於是被煉製出來了。

「王階丹藥!」

望著這枚幾乎可以說是瑰麗華美的丹藥,凌雲的嘴角也是不由的咧了咧。

雖然為了這枚丹藥,凌雲付出了相當多的東西,但一想到將這枚丹藥服用下去,然後徹底煉化雷靈毀天珠之後取得的成就,凌雲的心情也就變得好了起來。

手掌一招,凌雲將冰雷丹從葯鼎中吸掠而出,然後飛快的從一旁取出玉瓶,將之裝了進去。

手掌抽離葯鼎,其內的金色火焰,也是急速消退,片刻后,熱鬧的葯鼎,便是變得安靜了下來。

丹藥入瓶,玉瓶頓時變得冰涼無比,其中還有著雷光不斷閃爍著,若不是這隻玉瓶品質極好,又有著陣法的加持,恐怕還難以承受著冰雷丹的威力。

搖了搖瓶中的丹藥,凌雲輕嗅了一口瓶口散發而出的葯香,不由得滿臉陶醉,半晌后,方才對著一旁的雪芊芊笑道:「冰雷丹成功了!」

「嗯,不錯。」對於凌雲此番煉製,雪芊芊心中也是極為滿意,縱使挑剔如她,也無法對凌雲的煉製提出如何過錯。

要知道,這枚冰雷丹,可是王階丹藥啊!

王階丹藥,即便是對元王強者都有著莫大的吸引力,一位王階層次的煉丹師,絕對值得一名元王強者放下所有身架去結交,即便是如同焚天宗這等老牌的皇級勢力,也絕不敢忽視一位王階煉丹師所擁有的威能。

而煉製出這枚冰雷丹的主人,年紀不過十四歲而已。



Leave Reply